大唐44
第三章 傷心憾事

    徐子陵怕他傷神過度,暗捏印訣,湊到他耳旁喚道:「小妹!」
    陰顯鶴聞言劇震,醒轉過來,茫茫然掃視坐在前方的寇仲和右側的跋鋒寒,遠處角落尚
是首次見面的宋師道,最後發覺徐子陵正在後面按著背心輸氣,一呆道:「甚麼一回事?」
    跋鋒寒解釋一遍,又介紹宋師道予他認識,接著問道:「陰兄酒醉時喚著小妹這名字,
是否陰兄的親人?」
    陰顯鶴露出古怪的神色,歎氣搖頭,像鬥敗公雞似的頹喪失落的道:「往事不堪提,
唉!我要走啦!」掙扎著站起來。
    徐子陵抓著他雙肩硬把他按回椅內,懇切的道:「陰兄定有一段傷心往事,若當我們是
兄弟就說出來,五個人想總好過一個人想。」
    寇仲乃玲瓏剔透的人,猜到陰顯鶴非是如他們原先猜估般暗戀宗湘花,只是認錯她是他
的小妹子,經宗湘花否認後,受不住那沉重的打擊和失去希望的痛苦,故借酒來麻醉自己,
致有此失常之舉,柔聲道:「陰兄在找尋小妹嗎?大家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人多
好做事,怎都好過你一個人去碰運氣。」
    跋鋒寒幫腔道:「少帥在塞外有一定的影響力,做起事來方便點,勝過陰兄一個人去碰
運氣。」
    徐子陵移到他旁坐下道:「信任我們好嗎?」
    陰顯鶴目光移往徐子陵,呆望他半晌,身軀一陣抖顫,頹然道:「小妹是我這世上唯一
的親人,她……唉!」
    徐子陵射出鼓勵的神色,輕輕道:「你怎會和小妹失散?」
    陰顯鶴雙目異芒大盛,透出盡傾五湖四海之水難以淡化的仇恨,沉聲道:「是拐子幫硬
將她搶去,還把我打得剩下半條人命。」
    寇仲忙道:「陰兄當時是甚麼年紀?」
    陰顯鶴道:「當時我只有十二歲,小妹七歲,後來聽人說那趟拐子共搶走當地十多個不
過十二歲的女孩,唉!我不想再說啦!」
    跋鋒寒皴眉道:「那就是十多年前的事。」
    寇仲和徐子陵均大感頭痛,十多年前一個給喪盡天良人口販子搶走的小女孩,在茫茫人
海中如何尋找?宗湘花定是長得有點像陰顯鶴的親妹子,才令他誤會,他不斷出現她眼前,
是希望勾起她兒時的回憶,認出他是自己親兄長。
    這確是人間悲劇!難怪陰顯鶴經常落落寡歡,像給天下所有人遺棄的樣子,因為目睹親
妹給搶去的童年悲慘回憶,使他不能像正常人般生活。
    宋師道長身而起道:「幸好陰兄肯把此事說出來,因我對此宗舊事亦有所聞,寒家還曾
派人調查呢。」
    陰顯鶴劇震一下,雙目射出熾熱的渴望,卻說不出話來,只是大口喘氣。
    宋師道移到桌旁坐下,道:「據我們調查所得,此事禍首實為楊廣那個暴君,執行的是
他的走狗巴陵幫。據聞一天楊廣忽然生出主意,想把其中幾座行宮的宮女用上未成年的少
女,於是左右佞臣遂通知巴陵幫執行。當時巴陵幫的大龍頭陸抗手知此事必犯眾怒,命手下
秘密在全國各地搜羅拐擄長得標緻精靈的少女,事後放出煙幕,謠傳少女是給賣往塞外。」
    陰顯鶴顫聲道:「那批少女被送到那座行宮去?」
    宋師道道:「楊廣轉頭就將此事忘記,接著出征高麗,那批少女仍應在巴陵幫手上。」
    寇仲大怒道:「竟又是香家父子幹的好事!他娘的,希望香小子陪頡利一道來,那我們
就可當面質問他,陰兄放心,此事包在我們身上。只要令妹……噢!不!我們定可為陰兄找
到令妹。」
    陰顯鶴低念道:「巴陵幫!巴陵幫!蕭銑是否巴陵幫的大龍頭?」
    徐子陵道:「陰兄勿要輕舉妄動,因為此事非武力可以解決,必須計劃周詳,更不可打
草驚蛇壞了事情。我們有位朋老叫雷九指,他一直在想辦法對付巴陵幫,對香家父子的事非
常熟悉,是最理想的好幫手。」
    寇仲沉吟道:「我又想起另一件事,照道理趙德言和香玉山是大纜扯不到一起的天南地
北兩個人,為何香玉山忽然會拜趙德言為師?是否趙德言和香家或巴陵幫一向關係密切,因
為巴陵幫的所作所為,確似魔門不擇手段令人神共憤的作風。」
    徐子陵記起往事道:「你這分析根有道理,還記得香玉山說過他的氣功出岔子,是被陰
癸派一位長老所害。只要有一半是實話,他和魔門的關係亦不簡單。」
    寇仲雙目殺機大盛,道:「魔門因知犯眾怒,故由明轉暗,表面看來與他們全無關係
者,事實上正是他們的人,林士宏如此,輔公佑和錢獨關亦是如此,現在可能再要多出個蕭
銑來。陰兄放心,你的敵人就是我寇仲的敵人,他娘的,巴陵幫本就是我們的死敵。」
    陰顯鶴雙目射出充滿希望的神色,精神大振。
    徐子陵安慰他道:「回中土後,我陪陰兄去找雷九指,令妹的事必可圓滿解決。」
    足音響起,可達志與杜興聯袂抵達。
    陰顯鶴見到杜興,露出厭惡神色,起身道:「我到外邊走走!」二話不發的跟兩人擦身
而過,走到街上回復孤冷的本色。
    杜興回頭盯他背影一眼,訝道:「這不是蝶公子嗎?」
    可達志不滿道:「他是甚麼一回事,碰面都不打個招呼。」
    寇仲道:「不要怪他,他就是那樣子的一個人,坐下喝杯酒再說。」同時介紹宋師道予
杜興認識,後者曉得他是名震天下「天刀」宋缺的兒子,態度即大是不同。
    酒過兩巡,可達志頹然歎道:「小弟果然所料無誤。」
    寇仲色變失聲道:「真是烈瑕那小子?」
    徐子陵雖對尚秀芳沒有丁點兒野心,也大感不舒服,緊蹙劍眉道:「烈瑕那來空閒陪尚
秀芳?」
    杜興冷哼道:「烈瑕算甚麼東西,讓我們聯手將大明尊教的人殺得半個不剩。」
    跋鋒寒淡淡道:「該否由許開山開始,他是否仍在城內?」
    杜興微一錯愕,不悅的狠盯跋鋒寒一眼,沉聲道:「我說話一是一、二是二,說過不當
許開山是兄弟就不當他是兄弟,還要我說多少遍才足夠。他奶奶的,現在連我都不曉得他在
那裡,有本事你跋鋒寒就揪他出來,看看老子會怎樣對他。」
    徐子陵心頭一陣煩厭,起來道:「我出去看看蝶公子。」
    離座走到衙上,清冷無人的朱雀大街左右延伸,馬兒見到徐子陵,興奮的過來與他親
熱,孤立門外的陰顯鶴冷冷道:「香家父子究竟是甚麼人,你們和他有何瓜葛?」
    徐子陵明白他的心情,總望能知道得愈多愈好,抬頭望往籠罩著這命運難卜的塞外奇城
的燦爛星空,歎道:「我真有點不知該從何說起,那時我們經歷尚淺,不懂人間險惡,以為
自己把心掏出來待人,別人會作同樣回報,怎知卻全不是如此理所當然的一回事,由那時開
始,我們再不輕易信任人。」
    陰顯鶴淡淡道:「我從不相信人,你是唯一的例外。」
    徐子陵欣然道:「陰兄令小弟受寵若驚。」接著沉吟道「我有個疑問,陰兄是否在上次
來龍泉時,已懷疑宗湘花非是令妹?」
    陰顯鶴臉色陰沉,點頭道:「小妹絕不會著人趕我打我。自賊兵作亂,害得我家破人
亡,我兩兄妹流浪天涯、相依為命,只要她真是小妹,定可把我認出來。我還記得她被人擄
走時的眼神,當時我躺在血泊中,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她小時已很堅強,我知她定會活下
來。」
    徐子陵很想問他那套打遍東北的劍法是如何學成的,終忍著不問,答他先前的問題道:
「香家父子負責巴陵幫妓院和賭場的業務,據傳人口販賣亦由他們主持,長安六福賭館的老
板池生春,極有可能是香貴的長子。唉!」
    陰顯鶴一震道:「妓院?」
    徐子陵明白他的感受,岔開道:「陰兄的小妹叫甚麼名字?」
    陰顯鶴顯是想到妹子大有可能被賣入妓寨,臉色慘白,急促的喘氣道:「我不殺盡巴陵
幫的狗賊,誓不為人。」
    徐子陵再找不到安慰他的說話。
    陰顯鶴沉聲道:「我想獨自一人到城外走走,明早我會在小龍泉等你們。」說罷舉步往
北門方向走去。
    看著他孤獨修長的背影,徐子陵暗下決心,定要把巴陵幫這喪盡天良的罪惡集團連根拔
起。
    陰顯鶴忽然止步,輕輕道:「我的妹子叫陰小紀。」說完大步走了。
    徐子陵心念一動——陰小紀,腦海裡浮現長安首席名妓紀情的玉容,她那對不住變化的
靈活眼神,似乎每一刻都湧起新的念頭,新的主意。她更有一雙起舞時非常悅目好看的長
腿,想要跟他學賭術背後的原因耐人尋味。
    差點就要追上陰顯鶴將此事告訴他,又怕只是一場誤會,徒令他多添煩擾。
    蹄聲驟起,一騎從南門方向急馳而至。
    來騎迅速奔至近前,蹄音粉碎小長安龍泉上京近乎膠著的肅靜,徐子陵認得是隨他們齊
闖宮禁的宗湘花親隨之一,此時他神色張惶,差點是滾下馬來,嚷道:「不好哩!突厥狼軍
開始揮軍進逼。」
    徐子陵失聲道:「甚麼?」
    那宗湘花的親兵道:「頡利大汗帥軍剛至,圍城的大軍便開始悄無聲息的移動,往我們
迫近。」
    徐子陵愕然以對。
    寇仲、杜興、可達志、跋鋒寒、宋師道五人從鋪內搶出,聞訊無不色變。
    頡利竟比突利早一步抵達,若此是突利故意遲到,便是居心叵測,任由頡利放手屠城。
又或是頡利趕在突利前頭來攻城,攻城戰一旦開展,雙方互有死傷下,會激化民族間的仇
恨,至乎失控難制。
    大草原各族一向打的是消耗戰,對敗方盡情屠殺搶掠,除非力有不逮,否則總是要令對
方陷於滅族的結局。對頡利來說,任何不聽話的民族,都要毫不留情的連根拔掉。
    眾人目光集中到可達志身上,後者正代表冷酷無情的突厥戰士,還是他們中年青一代最
出類拔萃的人物之一。若非因他與寇仲和尚秀芳的關係,他會是毫不猶豫贊成屠城的人,此
刻卻現出無奈的苦笑,道:「讓我出城去見大汗,瞭解情況。」
    宋師道搖頭道:「可將軍萬勿如此,否則將來後患無窮,你可以回到大汗身旁,但千萬
不要為龍泉說任何好話,只可如實稟告。」
    寇仲等均點頭同意,如讓頡利發覺可達志是站在他們一方,會被頡利視為叛徒。
    杜興道:「照我看此舉示威多於實攻,他不會不曉得突利的兄弟正在城內。」
    寇仲問那粟末禁衛道:「菩薩的軍隊有甚麼動靜?」
    禁衛答道:「菩薩的回紇軍和阿保甲的鷂兵仍是按軍不動,只有突厥狼軍迫近南門。」
    徐子陵淡淡道:「可兄請立即歸隊,這裡的事自有我們想辦法應付。記緊宋二哥的話,
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怪責可兄的。」
    可達志歎道:「這是首趟有我不願打的仗。不過我仍不信大汗會真的攻城,他只是要加
強與你們談判的籌碼。各位珍重!可達志去了。」言罷招來戰馬,飛登馬背,一聲吆喝,戰
馬放開四蹄,迅速去遠。
    宋師道向杜興道:「此事杜霸王不宜參與,最好立即煩貴幫兄弟從北門離城,以表立
場。」
    杜興猶豫片晌,「唉」的一聲道:「我杜興就交了你們三位朋友,以後大小姐的生意,
我定會用眼睛盯緊,不會疏忽,有甚麼事可來向我問責。山海關見!」
    到剩下四人和那禁衛後,宋師道道:「可達志對頡利的分析肯定錯不到那裡去,頡利現
時只是擺出攻城的姿態,向我們加重心理的壓力。大草原的民族最重信諾,既定下日出是最
後期限,絕不會在日出前發動攻擊,問題是我們陷於被動,若不能扭轉這形勢,我們將處於
談判的下風。」
    徐子陵點頭道:「他可以粟末族不能交出五採石為藉口攻城,那突利很難怪他。」
    寇仲沉聲道:「我們先到南門瞧清楚情況,再決定該如何行動。」
    南門外漫山遍野全是一排一排佈置有序的火把光,照得星月黯然失色,夜空火紅。
    最接近的先鋒隊伍推進至距南門只有半里之遙,頡利的帥旗在里許外一處的頂上,眼所
見的總兵力約在兩萬人間,清一色騎兵,看不到攻城的工具,很有可能收藏在較遠的密林
內,稱得上是人強馬壯,士氣如虹。
    菩薩的回紇兵仍在原處不動。
    客素別、宗湘花等一眾粟末將領集中在南城牆頭,人人臉色凝重。
    在目前士氣低落的情況下,敵人從四方八面發動猛攻,龍泉能捱半天已相當不錯。
    寇仲環視敵勢,忽然露出一絲笑意,道:「頡利是迫我們出城去向他叩頭求饒,好小
子!,真不愧縱橫大草原的梟雄。」
    跋鋒寒指著菩薩右鄰靠北處的點點燈火,皺眉道:「那是何方人馬?」
    宗湘花道:「那是與頡利同時柢達的鐵弗由黑水靺鞨戰士,兵力在八千人間。鐵弗由是
我們靺鞨部裡反對我們立國最激烈的部族。」
    徐子陵聽得一顆心直沉下去,敵方聯軍的人數在龍泉軍數倍以上,這場仗如何打得過。
    寇仲回復自信冷靜,道:「客相和宗衛長可否讓我和子陵全權與頡利談判?」
    宗湘花和客素別你眼望我眼,因事情關係重大,而寇仲和徐子陵始終是外人,一旦他們
答應頡利的條件,他們只有照辦的份兒。
    宋師道道:「兩位請和同僚私下商討,有答案再告訴我們。」
    徐子陵懇切的道:「各位請信任我們。」
    待宗湘花等到一旁商議,寇仲低聲向宋師道、跋鋒寒和徐子陵道:「眼下的情況非常明
顯,就是突利把民族的利益置於兄弟之情上,所以我們不能倚賴他,必須自己想辦法,把這
局面扭轉過來。」
    跋鋒寒雖對他用兵如神的本領信心十足,可是見守城的粟末兵人人垂頭喪氣的樣子,苦
笑道:「你憑甚麼把這局面扭轉?」
    寇仲哈哈一笑道:「解鈴還須繫鈴人,我這句話不知是否形容貼切。」
    此時客素別回來道:「我們決定由少帥和徐公子作全權代表,只有一個條件,若頡利要
求我們將儲君交出,我們寧選殉城死戰。」
    寇仲欣然道:「這就成哩!你們愈能擺出不惜殉城死戰的格局,我愈有把握爭取頡利退
兵的好條件。」
    「篷!蓬!蓬!」
    無敵於大草原的突厥狼軍,適於此際擊響戰鼓,一下一下的敲進守城的戰士心坎上。
    ------------------
  掃瞄者:張寄雲、南茜、葛雷新  由ns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