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4
第十三章 劫獄壯舉

    徐子陵和跋鋒寒憑著過人的靈銳和超凡的身法,趁兩邊望樓的守衛瞧往別處的剎那空
隙,翻過後宮的宮牆,悄沒聲息的往西北角內宮監的方向潛去。
    兩人躍上內宮監東隔牆外一棵大樹,內宮監正門的情況映入眼簾。
    看著內宮監緊閉的鐵柵大門和門外八名守衛,兩人均眉頭大皺。
    他們以為寇仲正通過杜興設法把平遙商弄出龍泉,又怕時間失誤,所以沒去尋他逕自來
此。
    跋鋒寒道:「組成鐵閘的每枝鐵均粗比兒臂,就算借助工具亦非一時三刻能損毀,門內
守衛有足夠時間鳴鐘示警,那時我們不但救人不成,還打草驚蛇。」
    又道:「你說客素別會否知道開牢口令卻偏不告訴我們,是怕我們立即去救人呢?」他
們從客素別處知悉啟牢須有秘密口令,而客素別說過連他都不知道,故有此一疑惑。
    徐子陵道:「這個很難說,人總是有私心的,目前唯一辦法,就是在這裡為宋二哥等護
法,必要才出手。咦!有人來哩!」
    身穿將軍服飾,卻戴著丑神醫莫一心面具的寇仲,跨步進入院門,大模同樣的朝內宮牢
走去,登時惹起守衛的注意。
    徐子陵和跋鋒寒瞧得目瞪口呆,懷疑自己不是眼花就是在作夢。
    由於徐子陵和跋鋒寒毫不掩飾對他的注視,寇仲立生感應,朝他們藏身的牆外大瞧去。
    跋鋒寒知機的探頭出枝葉外隔遠和他打招呼。
    寇仲也糊塗起來,心想世事之離奇莫過於此,兩個小子怎會在這麼適當的時間現身於
此。此時無暇多想,其中一名把門的禁衛隊長喝道:「口令!」他要求的只是一般通行的宮
內口令。
    寇仲慢條斯理的來到隊長和眾衛身前,背後則打出手勢,著兩人把這名門衛收拾,肅容
道:「石生五采。」
    隊長一呆道:「這位將爺是‥‥」寇仲湊近他耳邊低聲道:「我是宮奇將軍的人,長年
在外,所以面生一點,令趟是奉大王之命來問宋師道幾句話。我入去後你最緊要把宮牢重新
鎖緊,到我出來才再開閘,這可是宮將軍的命令。」
    小隊長懷疑盡去,一來宮奇和他的部隊確長期在外辦事,認不出他手下的樣子是理所當
然,其次是對方主動提出入牢後鎖門,將不怕犯人逃跑。遂喝道:「開閘!」
    門內侍衛接令啟鎖。
    此閘必須從內開啟,所以即使魯妙子復活親臨,對著這麼一堵閘亦  手無策。
    鐵柵內移,牢門通行無阻。
    在眾衛注視下,寇仲進入牢內,垂手不動,任由衛士把閘上鎖,再把鎖交與門外隊長,
才笑道:「宋師道在那裡?我要和他說幾句心事,大王有令,其他人均不准偷聽。」
    隊長忙下令道:「把將爺帶到囚禁犯人的牢房後,所有人退到大門這邊來。」
    寇仲心中好笑,旋又大吃一驚,只見入門後左方有個兩丈許見方的石室,貼牆處有一列
列的木架,放滿枷鎖鐵鏈一類監獄常見的東西還有兵器弓矢軍服,但這均非教他吃驚的東
西,頭痛是室內正中處放置的大銅鐘,還有敲鐘的撞  ,如若敲響,拜紫亭睡熟亦肯定被喚
醒。
    自己剛才還著跋鋒和徐子陵出手收拾門外守衛,不讓他們有通風報訊的機會現在當然是
不可行的。
    人急智生,又退至閘門處,好讓聲音傳往外面,道:「差點忘記大王另一個吩咐,大王
指示只要一見疑人,勿只想著動手,首先要敲響牢內的大鐘,明白嗎?」
    小隊長只有立正應是,心忖那用你吩咐。
    牆外的跋鋒寒和徐子陵收到警告,當然不會輕舉妄動,但仍想破腦袋也不明白為何寇仲
說得出啟牢的口令,據客素別所言只有拜紫亭一個人知道。
    跋鋒寒歎道:「唉!這小子扮那樣似那樣,若我是守衛也要給他騙得貼貼服服。」
    徐子陵仰望星空,月兒剛升上東方天際,心忖明晚的星空下,眼前壯麗的宮殿樓台,會
否變為殘爍瓦碎?救出宋師道等人已從不可能變成可能,可是龍泉城軍民的命運卻是無人能
作出預測。
    寇仲隨一名牢衛往兩邊牢房林立的長廊盡處走去,此時他摸清牢內的情況,閘內有十二
名牢卒,只要手腳快點,兼之位置恰當,可在任何人鳴鐘示警前將牢內小卒收拾,外面的當
然交由跋鋒寒和徐子陵侍候。
    想到這裡,心情大佳,差點吹起口哨來。這幾天受的冤屈氣太多,報復起來自是份外痛
快。
    術文和他的兄弟共二十五人分散關在左右牢室,全體重枷腳鎖,一臉頹喪失落。
    到達長廊盡處,右邊的牢房內宋師道除手腳均有枷鎖外,還加上牛筋繩來個五花大綁,
顯是怕他內功精純深厚,一般鐵枷困他不住。
    宋師道臉色比今早見他時好多了,靠牆而坐,閉目不言,神情倨傲不屈。
    牢卒把鐵閘門打開,道:「將爺請進,下屬會依規矩把門鎖牢。」
    寇仲微笑道:「當然應依規矩做。」
    宋師道聞言一震朝他瞧來,認出他的聲音。
    寇仲背著守衛向他眨眼睛。
    牢閘在後銷上,牢卒返回大閘處。
    寇仲搶前跪下,邊研究如何為他解除束縛,邊道:「他娘的,拜紫亭竟敢冒犯你,我定
要他本利歸還,伏難陀剛給我宰掉,而韓朝安那小子我曾答應不把他的卑鄙行為洩露出
去。」
    宋師道聽得一塌糊塗,不知其所云,只知回復自由是不爭之實,道:「若給看到我脫去
枷鎖,那牢卒怎肯給你開閘?」
    寇仲笑道:「這個沒有問題,我還要二哥幫手,不讓人敲響警鐘。」
    拔出井中月,先把牛筋挑斷,再取出針灸用的銀針,力貫針尖,只幾下便將手腳鎖頭打
開,展示從陳老謀和魯妙子處學得的本領,道:「你坐著不要動,我去喚人開閘。」
    放聲讓道:「啟門!」
    那牢卒慌忙趕來,寇仲故意擋著他視線,牢卒不疑有,一心一意把閘門啟鎖拉開。
    寇仲右手一探,抓著胸口,同時送出真氣,牢卒哼也不哼的昏迷軟倒,給扯進牢內。
    寇仲立即為他解袍脫靴,向宋師道道:「快扮成他的樣子,待會彎腰跟在我背後,保證
不會被發覺。」
    又大聲道:「大王說對這犯人要客氣點,因為他老爹是中土很有名望的人。」
    這番說是說給外面的牢卒聽的。
    宋師道一邊活血行氣,一邊迅速穿衣,到搖身變為牢卒時,隨寇仲走出牢房,又裝模作
樣為牢房上鎖。
    寇仲大步朝長廊走去,揚聲道:「大王說若你們能看牢這批犯人,擊退突厥賊後所有人
等均晉陞一級,賞金五兩。」
    眾衛信以為真,齊聲歡呼。
    宋師道跟在他身後。
    外面的徐子陵和跋鋒寒正全力竊聽牢內的動靜,聞言知是時候,就那麼躍過院牆,大鳥
騰空的往門外的衛士撲去。
    眾衛的注意力全被寇仲的甜密謊言吸引,到警覺時,徐子陵和跋鋒寒勁氣壓頂。
    牢內眾衛自然往閘外瞧去,駭然失色之際,寇仲和宋師道同時發難,將他們逐一點倒。
只眨幾下眼的光景,內宮牢所有守衛全被制服。
    跋鋒寒從隊長身上取得鎖匙,正要遞給寇仲將閘子打開,驀地蹄聲自遠而近,二十多騎
衝進院門來。
    寇仲等無不色變,牢內仍關著術文等,難道這劫獄壯舉,就此功虧一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