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4
第九章 真相大白

    人影一閃,拜紫亭在伏難陀倒臥街頭前,將屍身擁個結實,老淚縱橫的痛哭道:「國師
三年前曾佔到自己會在渤海立國前遭逢死劫,想不到真的一占成讖。國師並沒有死去,你永
遠活在我們心中。粟末族定不會辜負國師的期望。」
    寇仲三人聽得臉臉相覷,這分明是拜紫亭見勢不妙人急智生作出來振奮手下的謊言,一
切推往老天爺身上。老天爺要他死,伏難陀自是在劫難逃;同樣老天爺要粟末族勃興,天王
老子都阻不住。難得是他說得情辭氏切,表情十足。
    寇仲倏地踉蹌兩步,張口噴出一蓬鮮血,顯示他為殺死伏難陀,非是沒有付出代價。
    城頭和大街兩端擠滿龍泉城千百計的將領軍民,但仍是靜至落針可聞,沒有人能接受他
們視為天人的伏難陀橫死街頭的殘酷現實。
    氣氛沉重至極點。
    跋鋒寒打出手勢,著寇仲移到他們處,危險的形勢一觸即發,再不受他們的控制,若龍
泉城狂怒拚死的軍民一湧而上,可將他們搗成肉漿,其麼武功都不管用。
    寇仲卻是不敢輕舉妄動,止步立穩,指頭都不敢稍移。
    拜紫亭將伏難陀攔腰抱起,狂喝道:「龍泉必勝!渤海必勝!」
    龍泉軍民轟然喝應,吶喊聲直衝上龍泉城上空。
    拜紫亭瞪圓如銅鈴的目光往寇仲射去,厲喝道:「我們就以他們三人的鮮血,祭祀國師
在天之靈。」
    四周喊殺聲震湯迴響,傳遍整條朱雀大道,有武器和沒有武器的兵將平民,均狀如瘋子
的四下圍攏殺將過來。
    寇仲等早猜到他有此一著,若非如此如何能渲洩龍泉軍民的悲憤和怨恨,再沒時間和拜
紫亭計較他的無和不守信諾。
    跋鋒寒向寇仲大喝道:「入店!」
    邊說邊和徐子陵往適才與拜紫亭等人談判的食店退住去。
    箭矢密集射至,寇仲縱身避過,在宗湘花、宮奇等將領趕到攔截前的一刻,也朝食館大
門掠去。
    宮奇的馬刀,宗湘花的劍,緊追而至,燃燒著恨火的人潮水般湧過來,群情洶湧,此時
即使拜紫亭改變主意,亦無法阻止。
    喊殺聲把一切淹沒,嘈吵至令人聽不到聲音的境地。
    兩張大圓台從占內旋轉飛出,剛好留下一個空隙,可容寇仲穿過。
    寇仲狂喊一聲,換氣加速,險險避過一根從左側投來的長矛,迅疾投進店內去。
    跋鋒寒和徐子陵正不斷把桌子擲得旋轉往外,阻止擁殺進來的敵人。否則如被困往,必
死無疑。
    寇仲擲出最後一桌面,硬把十多人撞得東僕西滾,狂喝道:「從後街走!」
    不待他吩咐,跋鋒寒和徐子陵早緊貼他背後,衝過後門。
    就是那瞬間,食店內滿是想擇人而噬發瘋般的龍泉軍民,把一切能搗毀的東西粉碎。
    三人竄房越房,直到撲伏於一座樓房瓦背處,發覺與東城牆只是一街之隔,城牆上雖有
守衛,但若他們突然發難,肯定可輕易逾牆離城。
    城南門那邊喧吵震天,且逐漸擴散往全城,但相對下目前處身的地方仍算寧靜,街上幾
乎不見行人。
    寇仲縮回探看城牆方向動靜的大頭,歎道:「我們絕不能這麼拍拍手便離開,離開後可
能沒有辦法回來。」
    側臥瓦脊向著他的徐子陵點頭同意道:「沒有宋二哥、術文和他的兄弟與我們兩匹馬
兒,我們不可以離去。」
    寇仲苦惱的道:「為甚麼會發展成這樣子,我是否殺錯伏難陀?拜紫亭難道不著緊被我
們劫去的守城必需品嗎?」
    躺在別一邊的跋鋒寒冷然道:「你並沒有做錯,因為拜紫亭請我們三個入城,早有預謀
不讓我們活著離開。拜紫亭此人不但精通兵法,更是個好戰的狂徒,不能以常理測度。」
    徐子陵同意道:「我們之所以一再吃虧,正因我們是正常的人,他是瘋子。」
    寇仲深吸一口氣,正要說話,風聲驟響,一人從下方橫巷翻上瓦面來,三人大吃一驚,
看清楚竟是「霸王」杜興,都不知該繼續緊張還是放心。
    杜興喝道:「他奶奶的熊,想要命就跟我來!」
    寇仲向兩人打個「且跟去看看」的眼色,領頭追在杜興背後,隨之而去。
    杜興把他著名的長柄「霸王斧」解下放在桌面,向三人苦惱的笑道:「這把鬼東西又笨
又重,我請人打造時只懂叫他落足料子,結果重達一百零八斤,背在背上不知多麼不便,平
時還可著兒郎們做腳夫,像現在這情況只好自已當苦力,早知當初揀輕些的東西來練。」
    三人雖視他為敵,亦不由為之莞爾。
    這是杜興在皇宮對面裡坊內的另一巢穴,可見這位在山海關稱霸的黑道龍頭,在龍泉已
生根。
    「砰!」
    杜興一掌拍在桌上,口沫橫飛的道:「他奶奶的熊,伏難陀竟給少帥宰掉,恐怕發生此
事前整個大草原沒人會想到。現在小龍泉和老拜的大批補給全落在你們手上,老拜是大勢已
去,再難成事。」
    寇仲道:「我們也有人和馬匹在他手上,杜霸王有甚麼好提議?」
    杜興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只要你們向拜紫亭說出『大祚榮』三字真咒,保證拜紫亭要
乖乖屈服。」
    跋鋒寒皺眉道:「大祚榮是其麼東西?」
    杜興哈哈笑道:「他奶奶的熊!大祚榮是甚麼東西?大祚榮並非東西,而是拜紫亭足五
歲的愛子,他粟末族長的繼承人,是拜紫亭的心肝命蒂,是拜紫亭最寵愛的妃子為他生的,
且其愛妃因產子而死,令拜紫亭更視大祚榮如珠如寶。刻下大祚榮給安頓到臥龍別院,由他
的心腹武士保護,縱使龍泉失陷,大祚榮亦可安全離開,將來為拜紫亭報仇。而這才是拜紫
亭的要害,只要讓拜紫亭生出兒子再不安全的危機感,三位大哥可把老拜玩弄於股掌之
上。」
    寇仲動容道:「我立即去找拜紫亭。」
    杜興得意笑道:「少帥稍安毋躁,我已使人傳書老拜,封函上只寫『臥龍別院大祚榮少
帥敬奉』寥寥數字,足可制得老拜不敢輕舉妄動,就當是我杜興送各位的一份小禮。」
    三人聽得臉臉相覷,杜興為何忽然變得這麼合作幫忙?
    徐子陵不解道:「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杜興冷哼道:「兄弟可以成仇敵,仇敵自亦可變為朋友兄弟,出來江湖混當然要看形勢
變化。勿要怪我坦白言來,他奶奶的,你們大小姐以後想做關外線的生意,仍要看我杜興的
臉色,荊抗算是老幾,若非高開道看著他,老子早把他煎皮拆骨。告訴我,大小姐是否打算
做完這筆羊皮生意後就金盤洗手,躲在家中帶孩子?」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我開始有點歡喜你哩!因為你的確很有趣。」
    杜興拍胸道:「這是你們掙回來的,人總有不同的一面,對朋友我杜興兩脅插刀甘之如
飴;對敵人我比任何人更狠辣無情。非如此如何生存?不過我不來和你計較,你也勿要和我
計較,是敵是友全由你們決定。」
    寇仲苦笑道:「我們可否先弄清楚些事情?」
    杜興道:「這個當然,不如此老子反會懷疑你們沒有做兄弟的誠意。」
    寇仲道:「你為何在與我們和可達志說話後,立即去告知許開山此事。」
    杜興微一錯愕,罵道:「你奶奶的熊,竟敢找人跟我。他娘的!我愛做甚麼是我的事,
許開山敢騙我,我當然要當面去操他十八代的祖宗。他奶奶的,分明是大明尊教的妖孽,卻
推個一乾二淨,以後許開山再不是我的兄弟!你們聽清楚了嗎?許開山再不我『霸王』杜興
的兄弟,就算他給人五分屍,也不關我的屁事。」
    說時額上青筋暴現,銅鈴大眼似像噴出火焰,神情激動,使人感到他的恨火發自真心,
非是裝出來的。
    寇仲等呆看著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杜興急喘幾口氣,平復少許時歎道:「你們來龍泉只是幾天的事,當然不能在短時間內
弄清楚真正的情況,但我卻是參與者之一,知道很多你們不曉得的事。」
    三人開始感到杜興確有和解的誠意,關鍵處仍是個人的利益,因為正如他所說的拜紫亭
大勢已去,杜興必須為自己作打算。
    跋鋒寒訝道:「你不是半個突厥人嗎?為何會助拜紫亭跟頡利、突利作對?」
    杜興冷笑道:「但我也是半個契丹人,頡利一直想找人來取代我,作他入侵中原的踏腳
石。細節我不想說出來,你們知道這麼多該足夠。而拜紫亭只要能牽制頡利亦足夠,那時沿
海的生意,都是我杜興囊中之物。你們可知有過萬兒郎跟著我混飯吃,我不為自己著想也要
為他們著想。」
    徐子陵道:「有甚麼事我們是不曉得呢?」
    杜興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道:「你們可知托我尋找其芳蹤的美艷是誰的女兒?」
    三人為之錯愕。
    杜興拍桌笑道:「哈!真好笑!像馬吉那樣的大肥豬,竟生出個如此嬌滴滴的女兒
來。」
    三人失聲道:「甚麼?」
    杜興意興飛揚的大笑道:「有甚麼不甚麼的?美艷就是馬吉的女兒,伏難陀的小情人,
由伏難陀在床上親身授她天竺愛經。甚麼波斯大明尊教拉摩的傳人只是派胡言,只有笨蛋才
相信。拉摩非是沒有傳人,但聽說早給回紇的大明尊教追殺滅族,被迫逃往中原去,明白
嗎?」
    三人你眼望我眼,均感難以接受。
    杜興歎道:「你們可知殺掉伏難陀,事實上是幫了拜紫亭一個大忙。」
    三人愈聽愈糊塗,深感憑表面情況的猜想,與事實確大有出入。
    不過只看騙子管平既為拜紫亭辦事,本身又是美艷的人,可看出美艷很有問題?只是被
她美麗的外表蠱惑,沒作深思。
    杜興一不說二不休的道:「事情要從五年前伏難陀西來傳法開始,那時拜紫亭仍安安份
份做他的粟末族大酋,年年忍受頡利對他的苛索,到伏難陀為他佔得著名的立國卦,才把他
的命運,也是粟末全族的命運改變。」
    跋鋒寒搖頭哂道:「拜紫亭精明一世,竟沒想過此乃神棍的騙人手法,就那麼把整族人
的生命財產押上去?」
    杜興不耐煩的道:「你先聽我說,伏難陀的手段當然不止如此,佔得此立國卦不久,契
丹阿保甲傳來保管多年的五採石失竊的消息,此事更增拜紫亭的信心,認為是應卦之象。又
兼突利和頡利在很多事情上發生磨擦,而頡利重用趙德言,苛索無度,更使一向靠攏頡利的
人萌生離心,在此種種情況下,拜紫亭遂大興土木建設龍泉,擴軍備戰。他娘的,真正有野
心的人是伏難陀,拜紫亭只是他的扯線傀儡。照我們猜,縱使渤海成功立國,伏難陀亦會害
死拜紫亭,再把大祚榮捧作傀儡皇帝,自己做太上皇,時機成熟後更取而代之。你看看街上
的暴民,該知伏難陀在他們心中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
    寇仲問道:「拜紫亭何時發覺伏難陀對他的威脅?」
    杜興沉吟道:「這個很難說,我猜是自從兩年多前伏難陀和高麗的蓋蘇文開始來往,他
才生出警覺,所以暗中拉攏野心勃勃的大明尊教,以對抗伏難陀與日俱增的實力。至於馬吉
和伏難陀何時搭上,則該是伏難陀到龍泉前的事。但伏難陀和拜紫亭的關係惡化,則應是美
艷將五採石托你們帶來龍泉促成的。你們應知若非五採石出現,頡利和突利未必能這麼快講
和,龍泉也不用面臨狼軍壓境的厄運。」
    寇仲不解道:「這樣做對伏難陀有甚麼好處?」
    杜興沉聲道:「這是伏難陀策劃的一場豪賭,最理想是拜紫亭戰死,伏難陀代其領隊擊
退狼軍,蓋蘇文則借勢取高麗王高建武之位而代之。至不濟伏難陀亦可與蓋蘇文瓜分拜紫亭
多年斂聚的金銀珠寶,拍拍屁股各自回國。死的只是粟末族的人,他們不會少半根汗毛,如
若成功,得益將是難以估計。」
    三人終明白為何宰掉伏難陀竟是幫拜紫亭一個大忙,因為伏難陀已變成粟末人心人的
神,就像畢玄之於突厥,傅采林之於高麗,即使拜紫亭亦無法動他。
    他們更想起馬吉船上的三大箱黃金珍寶,大有可能是伏難陀的私產。
    寇仲忍不住問最關鍵的問題,道:「狼盜究竟和你老哥有甚麼關係?」
    杜興立即殺氣大盛,咬牙切齒的道:「我一向只知狼盜是拜紫亭的人,劫來的貨均交給
馬吉處理,只要他不犯我,我杜興可隻眼開隻眼閉,殺幾個漢人算甚麼鳥事。到安樂慘案發
生,我才覺到事不尋常,而你們更揭破狼盜與大明尊教有關,我首次生出警覺。我操他奶奶
的祖宗,當你們告訴我許開山是大明尊教的大尊或原子,我才醒悟到事情的真相,包庇狼盜
的不但有許開山,還有荊抗那殺千刀的老傢伙,安樂幫因發現荊抗和狼盜的關係,其幫主才
會全家遭遇毒手,此事我絕不會猜錯。事實上我還很感激你們,否則我被人害死仍不知是甚
麼一回事,死後也要做個糊塗鬼。」
    真相確是離奇曲折,若非三人曉得平遙商到山海關後是由荊抗招呼,令任俊無法阻止平
遙商北來,肯定一時間不能接受杜興的說法。
    四人八目交投。
    寇仲吁出一口氣道:「假設狼盜真與杜霸主沒有關係,以後我們就是朋友。」
    杜興哈哈笑道:「我之所以和許開山成為拜把兄弟,全是由拜紫亭從中穿針引線,我真
正的兄弟是呼延金,希望三位看在我臉上,在頡利和突利面前說幾句好話,勿要和他計
較。」
    三人恍然而悟,始明白到呼延金昨晚肯與他們講和的原因,正因受杜興的影響。
    跋鋒寒道:「杜霸王那封代我們向拜紫亭發出的警告信,己打草驚蛇,拜紫亭會否立即
把他的兒子搬走。」
    杜興道:「這是沒有可能的,蓋蘇文亦非善男信女,有大祚榮在手上,才不怕會被拜紫
亭出賣。這是一個交易,拜紫亭只能來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