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3卷)
第十三章 愛情承諾

    從廳堂傳出來的箏音竟是如此動人,沒有任何虛飾,宛如天生麗質的美人卸下盛裝,
益發清麗脫俗。
    寇仲本是煩躁和沾滿塵俗的心靈,因受箏音滌洗,竟在他不自覺下升至忘憂無慮的
境界,差點連徐子陵也忘掉。心忖音樂練至如此層次,天下間恐怕只有石青璇的蕭音差
可比擬。
    他捨正園而取橫過花圃,來到廳堂側的格窗,朝內瞧去,只見尚秀芳一人席地坐在
廳心,專心的撫箏,奏出簡單而無比豐盛的音符,不知他寇仲正飽餐其秀色,作她的知
音人。
    坦白說,直到今天他寇仲仍對音樂一竅不通,在這方面他的靈性和愛好亦稍遜徐子
陵。可是當他把箏和尚美人兒視為一體,登時魂為之銷,像喝著最香醇的響水稻米酒般,
有無比酣暢和飄飄然的感覺。
    在這充斥戰爭仇殺的年代,再無一片樂土和人間世,這厭惡戰爭的美女,彷彿荒旱
大漠中一股清洌的流泉,超然於惡劣的環境之外,悠然自得的追尋她藝術的理想,要以
她的音樂打動千萬人枯萎的心靈與受折磨的精神。
    寇仲首次湧起配不上她的感覺。
    宋玉致亦是愛好和平的人,所以寧願違反心意拒絕寇仲的追求,怕的是宋缺和他聯
手去爭霸天下,帶來嶺南人民的災難。
    唉!我並非偏好戰爭,只是要通過戰爭去一統天下,達致和平。
    問題是李世民,很多人均視他為統一天下的明主,但說到底他只是大隋的舊臣,更
非李淵指定的繼承人,將來若當皇帝的是李建成,那不如由他寇仲來當家作主更佳。
    寇仲聳身穿窗而入,緩緩移至尚秀芳身後坐下。
    尚秀芳雙手奏出連串清音,倏地收止,輕歎一口氣,道:「少帥終於來哩!」
    寇仲感到她說話的語氣聲調,有種見外陌生的味道,心中暗歎,再說不出調皮話來,
苦笑道:「死不掉自然要來聽秀芳的訓誨。」
    尚秀芳別轉嬌軀,清麗脫俗的絕世玉容泛起幽怨神色,秀眉輕蹙的再歎一聲,道:
「少帥的人生目標除了擊敗敵人,尚餘什麼呢?」
    寇仲微一錯愕,頓悟道:「原來我在秀芳眼中,只是個好鬥的人,我還可怎樣解釋?」
    尚秀芳凝望著他,搖頭道:「我只是在昨晚才生出這對少帥的想法,以前在秀芳心
中對少帥的印象並非如此。」
    寇仲心中一震,暗忖難道她真的愛上烈瑕,所以對自己改變想法,立時湧起忿忿不
平的失落感,旋又把這惱人的情緒拋開,心忖罷了,自己因宋玉致的關係,已失去得到
她的資格,既然她移情別戀,自己只好乘勢抽身而退。
    問題是若她真的愛上烈瑕,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自己怎容此事發生在她身上?
    寇仲矛盾得差點要喊救命,無可奈何的道:「小弟從沒有改變過,一直身不由己扮
演寇仲這個角色。秀芳有哪趟見小弟不是打打殺殺、與人鬥個你死我活的?」
    尚秀芳白他一眼,像會說話的眼睛清楚傳出「虧你敢說出來」的心意,淡淡道:
「你少帥寇仲不想做的是,誰敢迫你或惹你?」
    寇仲搖頭道:「秀芳的話很新鮮,我倒從未想過這問題。這麼說我應是四處撩事生
非的人,弄得天下大亂的禍首。」
    尚秀芳「噗哧」嬌笑,有若鮮花盛放,看得寇仲一呆時,又橫他千嬌百媚的一眼道:
「少帥生氣啦!好吧!人家說些你愛聽的話吧,假設少帥捨棄爭霸天下,秀芳願常伴君
旁,彈箏唱曲為你解悶兒。」
    寇仲虎軀劇震,不能置信的呆瞪著這色藝雙全、能傾國傾城的人間絕色,一時連宋
玉致都忘記。
    尚秀芳瞟他一眼,幽怨的眼睛像在說「有什麼好看的,你這大傻瓜」,然後垂下螓
首,那種不勝嬌羞的動人女兒情態,可以把任何鐵石心腸的人溶化打動。
    如能和她雙宿雙棲,享受真正琴瑟之樂,天下間哪還有比這更愜意的美事?
    只可惜……
    唉!
    只可惜自己已身陷塵網之中,一手創立的少帥軍正等著他回去領導參與統一天下的
鬥爭,且還有宋缺對自己的期望,還有其他數也數不清的人事糾纏,豈是說退就退。更
何況尚有宋玉致。
    寇仲暗歎一口氣,苦笑道:「秀芳是否明知我辦不到,才會說出這番話來耍我呢?」
    尚秀芳嬌軀輕顫,迎上他的眼神,語氣出奇的平靜,柔聲道:「是秀芳不好,就當
秀芳沒說過這話吧!從少開始,秀芳早立下志向,要窮一生的精力時間,全心全意鑽研
音律曲藝之學,再無閒暇去理會其他。」
    寇仲聽出她說話間暗含的怨懟,偏是無法安慰解釋,難受至極點,只好岔開問道:
「突厥大軍即來,秀芳一向討厭戰爭,何不及早離開這是非之地,以免捲入戰爭這無情
的漩渦去。」
    尚秀芳淡淡道:「你根本不明白我,少帥只管自己的事好嗎?秀芳有自己的主張。」
    寇仲心中苦歎,道:「頡利雖非好人,拜紫亭又能好到哪裡去,我只是為秀芳著想。
唉!我對秀芳……」
    尚秀芳打斷他,微笑道:「少帥可知口說無憑?好聽的話秀芳早聽夠聽厭,寇仲啊!
你可知秀芳欣賞你什麼呢?」
    寇仲老臉一紅,道:「以前或許尚有些優點,現在該已蕩然無存,只留下惡劣印象。」
    尚秀芳沒好氣的搖頭道:「少帥錯哩!秀芳仍是那麼欣賞你,因為你是個不折不扣
的傻瓜、凱子和大混蛋。」
    寇仲聽得目瞪口呆,「傻瓜、凱子和大混蛋」雖是罵人的話,但吐自她的香唇,以
她動人的聲音說出來,卻是情意綿綿,誘人至極。
    尚秀芳別轉嬌軀,雙手撫箏,弄出連串音符,若無其事的悠然道:「沒事啦!不再
阻少帥的時間,你去辦你的大事吧!」
    寇仲頭皮發嘛,進退兩難,招架乏力。
    尚秀芳收回撫箏的玉手,安坐箏前,柔情似水的道:「少帥有很多閒暇嗎?」
    寇仲不能控制的探手撫著尚秀芳香肩,感覺著她動人的血肉,把臉孔湊在她天鵝般
優美的香項後,頹然道:「秀芳!我很痛苦。」
    尚秀芳紋風不動,亦沒有拒絕他的冒犯,輕輕道:「秀芳並不比少帥好過。」
    寇仲嗅吸著她的髮香體香,心內卻在滴血,忽然坐直虎軀,放開雙手,一字一字緩
緩道:「我要送秀芳一份小禮物,以報答秀芳對我寇仲的恩寵,那是我寇仲永誌不忘的。」
    尚秀芳玉容平靜,唇角逸出一絲苦澀的笑意,搖頭道:「罷了!少帥請!」
    寇仲失去理性的激動道:「秀芳你怎能這樣把我趕走?」
    尚秀芳別過俏臉,凝視他好半晌後,柔聲道:「是秀芳趕你走嗎?秀芳怎麼捨得呢?」
    接著望往前方,美目異彩漣漣,像陷進令她魂斷神傷的回億般道:「我第一次認識
少帥,是在洛陽王世充府內,少帥和其他人均不同,多出他們沒有的坦承和率直,更好
像天下間沒有任何困難可把你難倒。你看人家目光直接,不會有任何隱瞞,現在仍是那
樣。要說的話秀芳全說出來啦!」
    寇仲呆頭鳥般說不出話來,心兒給激烈的情緒扭曲得發痛。
    尚秀芳又回過頭來,抿嘴笑道:「你要送什麼禮物給秀芳,何不說來聽聽?」
    寇仲雖矛盾痛苦的想自盡,仍不由被她多采多姿的風情傾倒,道:「倘若我能化解
龍泉這場戰爭,秀芳可肯笑納,並暫緩對小弟判極刑。」
    尚秀芳秀眸采芒大盛,迷人至極點,喜孜孜的道:「少帥哄人家的話真厲害,你可
不要騙人,此事你怎能辦到?」
    寇仲心中稍定,又暗罵自己作孽,問題是他縱使犧牲性命,亦不願尚秀芳傷心難過,
歎道:「確是難比登天,卻非絕無可能。人說傾國傾城,只為博美人一笑,我只好來個
反其道而行,救回龍泉無辜的百姓,讓秀芳可在和平安樂的環境下闡發仙姿妙樂。」
    接著把大頭湊過去,愛憐地在她香滑嬌嫩的臉蛋香上一口,哈哈笑道:「就當是秀
芳給小弟的獎賞和鼓勵吧!」
    尚秀芳橫他一眼,嬌羞的垂下頭去。
    寇仲長身而起,心中百感交集,眼前明明是自己心愛的玉人,但他卻因種種原因,
不能拋開一切令她幸福快樂。
    徐子陵說的對,他根本不應見尚秀芳,可是若時間能倒流,事情能重演,他仍禁不
住要見她、接近她。
    眼前情景實在太動人。
    寇仲轉身離開,直抵大門。
    尚秀芳的話從後方像清風般拂來道:「少帥何時再來見秀芳?」
    寇仲答道:「只要我有空便來,縱使要過五關斬六將的殺進來,我也要見到秀芳才
肯罷休。唉!又是鬥爭哩!秀芳定不愛聽,不過事實如此,我更沒有誇大,請秀芳見諒。」
    說罷大步踏出。
    來到堂前花園,客素別迎上來道:「大王正恭候少帥大駕。」
    寇仲依依不捨的回首一瞥,深吸一口氣道:「請引路!」
    客素別領路前行。
    寇仲仰望晴空,想起不知去向的徐子陵、生死未卜的陰顯鶴、壓境而來的突厥大軍
和自己為討美人歡心的承諾。
    暗歎一口氣,邁開步伐。
    ------------------
  掃瞄者:Ro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