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3卷)
第十二章 伊人遠去

    徐子陵緩緩張開雙眼,燦爛的春光下,鏡泊湖寧靜的在眼前擴展。
    鏡泊湖或許不及江南水鄉湖泊的建艷多姿,卻擁有東北草原的自然樸素,粗曠中顯
出純真秀麗。
    一群天鵝翩然飛過湖面,點水即起,充滿大自然的野趣。
    師妃暄走了!
    他並沒有失落神傷,反而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心內充滿她那溫柔的滋味,她芳香
的氣息仍纏繞他的觸覺感官。
    這是他平生的第一段情。
    沒有山盟海誓,沒有卿卿我我,但他卻清楚感受到海枯石爛、此情不渝的戀愛滋味。
就像眼前碧波微瀾的湖水,綠萍浮藻,隨風蕩漾,襯著藍天上的白雲,本身已是幅絕妙
的動人畫卷。
    湖水中忽然冒出一個人頭,朝他泅至。
    徐子陵被扯回現實裡,定眼一看,大訝道:「顯鶴兄為何如此有興致,大清早竟到
鏡泊湖來暢泳?」
    穿著夜行衣的陰顯鶴濕漉漉的躍上岸來,來到他身前學他般盤膝坐下,苦笑道:
「我像游早泳的樣子嗎?」
    徐子陵見他一副精疲力竭的樣子,歉然道:「我剛調息醒來,神智不太清醒。究竟
是什麼一回事?可達志說過陰兄會跟蹤深末桓的。」
    陰顯鶴道:「我很想告訴徐兄幸不辱命,可惜事實非是如此,還差點掉命。少帥呢?」
    徐子陵想起昨晚發生的事,頗有再世為人的感覺,答道:「他和可達志去尋你,看
來該是白走一趟。究竟發生什麼事?」
    陰顯鶴不曉得寇仲因伏難陀傷上加傷,心想有可達志和他在一起,什麼事亦能應付,
便道:「我依計行事,尋到跟蹤的目標,直追到城外,現在回想起來,實在過分容易,
可見是敵人故意布下的陷阱。」
    徐子陵一震道:「不好!」
    陰顯鶴抹去臉上殘留下的水,愕然道:「寇仲加上可達志,該不用為他們擔心吧!」
    徐子陵苦笑道:「若在昨晚前我也會像陰兄般想,但你若知我們昨晚所經歷諸般不
幸的遭遇,該改變想法。雖說我和寇仲負傷,但伏難陀確是厲害得令人難以相信。他單
獨出手已令我兩人差點給宰掉,要靠可達志出手救我們。而連他都不敢去追已負傷的伏
難陀,只此可見一斑。」
    素無表情的陰顯鶴動容道:「伏難陀終於出手啦!」
    徐子陵難解憂色道:「最怕是許開山向他們出手。我現在有八成把握許開山就是大
尊,此人的武功,會是石之軒的級數。」
    陰顯鶴道:「邪王石之軒?」
    徐子陵訝道:「你認識石之軒嗎?」
    陰顯鶴若無其事的道:「石之軒這名字現在天下誰人不識?誰人不曉?長安一戰,
石之先獨戰正邪兩道的代表人物,已使他名傳天下。首次認識他的人,才曉得天下間竟
有能令白道與魔門同時畏懼的人物。」
    徐子陵苦笑道:「這或許就是紙包不住火,又或雞蛋那麼密亦可孵出小雞,但陰兄
可知石之軒長安之戰的因由?」
    陰顯鶴道:「這方面恐怕沒多少人清楚,聽說當時你們也在場。」
    徐子陵想起昨晚的石之軒,忽然全身劇震,腦際靈光乍現。
    石之軒的不死法印根本是無敵的。天下三大宗師合起來雖可擊敗他,但休想能殺死
他。
    他只有一個破綻。
    今趟師妃暄的塵世之行,最終目標當然是希望天下統一,人民不用再受戰禍荼毒。
但亦是針對「邪王」石之軒的行動。
    碧秀心與師妃暄分別是慈航靜齋兩代最出類拔萃的高手,與石之軒展開史無先例的
鬥爭,誰佔上風現時仍難以逆料。碧秀心雖給石之軒害死,卻為他誕下女兒,並使他因
過度內疚陷於精神分裂。
    石之軒一手促成大隋的覆滅,昨夜又藉邪帝舍利復元,可是蕙質蘭心的師妃暄亦找
到他唯一的破綻。
    石之軒的破綻就是石青璇。
    即使他變回認識碧秀心前談笑殺人的石之軒,石青璇仍是他的破綻,唯一的破綻。
    師妃暄曾多次提到石青璇,並非一意要撮合他們,而是看到石青璇在與石之軒鬥爭
上的重要性,她更曉得自己不宜介入徐子陵與石青璇的微妙關係間。至於怎樣才能除去
石之軒,恐怕師妃暄亦沒有定計,她只憑著異乎常人的預感,隱隱感到徐子陵與石青璇
的微妙關係會是主要關鍵。石之軒應是把徐子陵視作女兒心儀的男子,因此才有長安河
道之遊,向徐子陵洩漏心中悔疚。
    所以她不但向徐子陵直接指出石青璇是石之軒唯一的破綻,指出石之軒會殺害女兒,
臨走前更千丁萬囑他勿要忘記此事。
    她斷然決定返回靜齋,是一種充滿智慧和犧牲自己的行為。
    假若他們昨夜能成功除去石之軒,說不定她會留下來長伴他旁。
    唉!
    這些念頭電光石火的閃過腦海,最後化為一聲歎息。
    陰顯鶴見他顏容忽晴忽暗,滿懷心事,訝道:「徐兄在想什麼?」
    徐子陵心忖這麼複雜的事,要向寇仲解釋清楚亦需大費唇舌,何況不明內情的陰顯
鶴,岔開話題道:「此事一言難盡,先說陰兄昨夜的遭遇如何?」
    陰顯鶴逐漸從疲累回覆過來,精神轉佳,道:「昨夜我追著木玲等一夥人到城外,
依可達志之計丟下能反映月色的甲片,豈知旋即給銜尾追來的十多名蒙臉敵人追殺,幸
好我熟悉這一帶的形勢,成功逃往鏡泊湖脫身。這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不但跟不
上木玲,還差點掉命。」
    若寇仲在此,當知他甲片留跡之法被敵人識破,還利用來布下對付寇仲和可達志的
死亡陷阱。
    徐子陵倒抽一口涼氣道:「難道是杜興一方的人?」
    陰顯鶴搖頭道:「我看不道杜興的霸王斧,兵器一式是斬馬刀,作風很似狼盜。」
    徐子陵道:「狼盜?」
    旋又想起昨夜離宮時,宮奇正等待送他們至朱雀門的拜紫亭舉行軍事會議,故肯定
追殺陰顯鶴的人中,沒有宮奇在內。
    解釋一遍後,陰顯鶴仍深信自己的想法,道:「我對狼盜曾下過一番研究功夫,覺
得這批鬼鬼祟祟的人是狼盜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頓後續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發生的事早發生了。」
    徐子陵長身而起,背後涼颼颼的,始知背後衣服破裂,道:「我們回城看看情況吧!」
    喚他的人是平遙商布行存義公的歐良材和蔚勝長的羅意,兩人神色惶恐,把他扯到
一旁的向內說話。
    羅意道:「形勢不妙,我們必須立即離開。」
    寇仲訝道:「拜紫亭肯讓你們走嗎?」
    歐良材慘然道:「他的人迫我們簽下欠單,我們急於離去,別無選擇下只好依他們
的意思做。」
    寇仲暗叫慚愧,若非自己辦事不力,羅意他們何至如此任人魚肉,又記起若沒有荊
抗從中弄鬼,他們根本不會到龍泉來,肅容道:「不用擔心,你們的貨已有著落,我現
在正是要入宮向拜紫亭替你們討回公道。兩位可否勸其他人安心等候消息,我轉頭回來
找你們,保證你們可安然離去。」
    羅意頹然道:「少帥的見義勇為,我們非常感激,不過錢財只是身外物,我們出門
做生意的人,早預料有意外的損失,只祈求能保平安,此事不如就此作罷。」
    寇仲大吃一驚道:「現在形勢紛亂,路途不安,你們既是漢人,又沒有保護自己的
能力,這麼長途跋涉的回山海關去,實屬不智。信我吧!給我兩個時辰,我還可央求我
的兄弟突利護送你們安然回去。」
    歐良材拉羅意到一旁密酌一番,回來後羅意道:「如此就麻煩少帥,但你最好不要
動武,我們回去等候少帥的好消息,正午才啟程離開。」
    寇仲心忖自己現時哪有動武的資格,除非是助頡利、突利大破龍泉,那更非自己所
願。
    再安慰兩人幾句話後,繼續行程。
    徐子陵和陰顯鶴伏在龍泉城西的一座樹林裡,目送一隊近千人的靺鞨兵馬從西門馳
出,神色匆匆的朝西北方趕去,領隊的正是長腿女將宗湘花。
    陰顯鶴一瞬不瞬的注視宗湘花,雙目射出奇異的光芒。
    徐子陵沒有在意他的神色,皺眉道:「他們要到哪裡去,黑狼軍該沒那麼快來到。」
    陰顯鶴仍目光不捨的目送去遠的宗湘花,沒有答話。
    城南的方向擠滿離城的車馬,此是意料中事,他們並不奇怪。
    徐子陵突然心中一動,道:「有氣力跑兩步嗎?」
    陰顯鶴微一錯愕道:「無論他們去做什麼事,我們追上去亦難起任何作用,只會追
得精疲力竭。」
    徐子陵點頭同意道:「但我覺得事不尋常,放過有些可惜。」
    陰顯鶴道:「好吧!也可能與少帥有關,我們可隔遠吊著看看是什麼一回事。」
    兩人哪敢延誤,飛身掠出,藉樹林邊緣掩飾行藏,全速趕去。
    寇仲抵達朱雀大門,曾接待過他的文官客素別正在恭候大駕,客氣有禮的道:「秀
芳大家正在內宮西苑等候少帥,大王命我在此候駕引路。」
    寇仲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客素別明是接待,實則觀察他離開龍泉。殺他不成,
只好把他瘟神般送走。
    上一趟亦是由這文武雙全的人代表拜紫亭招待他,可知他就算不是拜紫亭的心腹,
也是拜紫亭信任的人,有一定的本領。
    客素別領他進入王城,看似隨意的問道:「因何不見徐公子同行?」
    寇仲給他觸及心事,內臟緊抽一下,表面不敢漏出任何神色,道:「他知我是去見
秀芳大家,故不肯陪我。哈!我可否見大王一面,因有十萬火急的事要和他商量。」
    客素別皮笑肉不笑的道:「真巧!大王也想和少帥說幾句話,看看可否討回些屬於
我們的東西。」
    寇仲心裡一顫,隱感不妙,只看客素別的神色,可知拜紫亭手上另有討價還價的籌
碼,他寇仲非是一定可佔上風。
    客素別領他穿過內宮側院的月洞門,指著在花木濃蔭中的一座雅致平房,道:「秀
芳大家就在那裡,少帥請!」
    靺鞨軍隊分出小股人馬,離開往西北馳去的大隊,馳往東北,取的是疏林區的路線,
若徐子陵和陰顯鶴緊跟隊尾,說不定會受愚被騙,他們因遠遠落後,又延疏林區邊延地
帶前進,反聽到似開小差的小隊伍遠遠傳過來的蹄音。
    徐子陵躍上樹巔,遙望過去,赫然發覺十多名騎士裡竟有宗湘花在其中,躍下地上
欣然道:「這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定有非比尋常的事,否則宗湘花際此突厥大
軍壓境之事,哪有分身餘暇。」
    陰顯鶴乃跟蹤的高手,凝神細聽,道:「如我所料無誤,他們該是往渤海小龍泉方
向馳去,那是龍泉附近最大的海港,是最重要的海防重鎮,宗湘花到那裡幹什麼呢?」
    徐子陵笑道:「跟著去看看不是一清二楚嗎?」
    陰顯鶴雙目射出令徐子陵難解的神色,點頭道:「由我這識途老馬領路吧!保管不
會被她發現。」
    ------------------
  掃瞄者:Ro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