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3卷)
第六章 各展奇謀

    伏難陀天竺魔功的高明奇詭,大出寇仲和徐子陵意料之外,而且戰術策略,更是針
對兩人的傷勢,務要兩人生出有力難施、白花氣力的頹喪無奈感覺,以削弱兩人拚死之
心及為生命奮發的鬥志。
    高手相爭,尤其是寇仲和徐子陵這層次的高手,講究的是氣機交感與氣勢的對峙,
以全心全身的力量把對方鎖定,從中爭取主動,搶佔上風,決定成王敗寇。
    但受傷的寇仲和徐子陵由於功力大打折扣,無法辦到這點。
    伏難陀的厲害處,在於看破兩人間不怕為對方犧牲的兄弟深情,更明白兩人合作無
間,故以此消耗戰術,牽著兩人鼻子走,直至他們力盡不支。
    寇仲現在的任務,就是在徐子陵送入真氣的支援下,把這令他們必敗無疑的形勢扭
轉過來。
    眼看伏難陀雙袖迎上寇仲的井中月,伏難陀又施奇招,身體像變成上下兩截,上的
一截往左側拗去,枯黑的兩手從由內滑出。有如能拐彎尋隙的兩條毒蛇,十指撮成鷹喙
狀,從外側繞擊寇仲沒有持刀的左手和左脅;下一截則踢出左腳,疾取井中月鋒尖。
    這些本該人體承擔不來的怪異動作,他卻奇跡似的輕鬆容易辦到。
    寇仲胸前的傷口開始迸裂淌血,這最重傷口傳來的痛楚,令其他傷口的疼痛均變成
無足輕重。沒有多少血可流的他等若同時面對兩個敵人,任何一路的進攻,均可要他老
命。
    寇仲拋開一切,心神晉入井中月的境界,無驚無懼,還哈哈一笑,倏地後退,竟來
一招「不攻」。
    以往他放展此招,均在開戰之始,以之試敵誘敵,但用在交戰正酣之際,還是第一
趟。只見他井中月似攻非攻,似守非守,卻是無隙可尋,全無破綻。
    變化之精奇奧妙,恰到好處,教旁觀的徐子陵亦要歎為觀止。徐子陵當然不會閒著,
正不斷提聚功力,隨時接替寇仲,準備以消耗戰對消耗戰,因為無論他或寇仲,此時都
沒有持久作戰的資格與能力。
    在伏難陀眼中,寇仲被徐子陵輕撞一記肩頭,立時脫胎換骨地變成另一個人,刀氣
劇盛,立即將他籠罩緊鎖,迫他不得不作全力硬拚。不過這亦是正中他下懷,他是天竺
數一數二的武學大宗師,精通梵我不二的瑜珈精神奇功,不但清楚感應到徐子陵把真氣
輸入寇仲體內,更知早先不與對方全力作戰的高明策略,已成功大副削弱兩人的鬥志和
信心。所以只要覷機擊潰寇仲的攻勢,再趁徐子陵尚未完全提聚功力之際,重創寇仲,
那時還不勝券握。
    可惜徐子陵一句「小腹」,破壞了他的戰略計劃。
    首先,伏難陀生出被徐子陵看通看透的可怕感覺,其次是他以為寇仲會以他小腹作
為攻擊目標,故所用招數亦針對此而發,豈知全不是那回事,落得連番失著,反落下風。
    奇變迭生,以伏難陀之能,亦禁不住心內猶豫。
    究竟是變招再攻,抑是後撤重整陣腳。
    伏難陀所有動作斂消,一口釘子般釘在地,身子卻不斷擺動,似往前仆,又若要仰
後跌,怪異至極點。
    如此招數,兩人尚是首次得睹,心中生出詭奇古怪的感覺。
    寇仲更感到對方似真的與他所謂的梵天,聯成渾然不分的一股力量,若再向他強攻,
等若向整個秘不可測的梵天挑戰。
    「不攻」再使不下去,寇仲井中月疾出,劈往伏難陀身前四尺許空處。
    以人奕劍,以劍奕敵。
    橫奕。
    井中月帶起的勁風狂飆,波浪般往兩旁捲湧,螺旋般的勁氣,另從刀鋒湧出,朝眼
前可怕的敵人湧去,笑道:「這招大概該叫梵我如一吧!」
    這比諸以前的棋奕,是更上一層樓,不但能惑敵制敵,控制主動,更能在這特殊的
情況下破敵。
    只要能迫得伏難陀只餘往後傾之勢,他這招「天竺式」的「不攻」勢被破掉。
    伏難陀果然立定,單掌直豎胸口作出問訊的姿態,化去寇仲的刀氣,朗聲道:「我
是梵,你是他;你是梵,我是他。梵即是我,我即是他,他即是梵。如蛛吐絲,如小火
星從火跳出,如影出於我,若兩位能明白此義,當知何謂梵我如一。」
    寇仲雙目精芒大盛,胸口的血漬開始滲透衣服顯現出來,哈哈笑道:「果然是個堅
持在戰場一邊想殺人一邊說法渡人的古怪魔僧,看刀。」
    刀化擊奇,劃過空間,朝對手咽喉彎擊而去。
    若有選擇,他絕不會如此倉卒出手,問題是他沒有堅持下去的本錢,必須愈快愈好
的爭奪主動權。
    徐子陵同時配合移動,搶往伏難陀右側,牽制對方,使他在分神顧忌下難對寇仲全
力還擊。
    豈知伏難陀閃電後移,退到大門外兩步許處,徐子陵的威脅立即失去作用,只餘正
面寇仲在氣機牽引下窮追不捨的獨攻。
    三方面均為頂尖兒的高手,除在功力、招數方面互爭雄長,還在戰略、心理各層面
上交鋒較量,精采處人目不暇給。
    井中月的鋒尖變成一點精芒,流星般破空往伏難陀咽喉電射而去,呼嘯聲貫耳轟鳴,
聲勢凌厲。
    螺旋真勁貫徹刀梢,鋒銳之強,氣勢之盛,誰敢硬攖其銳。
    寇仲曉得這一刀是決定他和徐子陵的生死,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如能把伏難陀迫
出門外,他將得以放手強攻,加上徐子陵,展開聯擊之術,始有些微勝望。
    伏難陀實在太可怕。
    就在徐子陵也以為伏難陀除後撤再無他途之際,奇變突起,伏難陀的身體竟像一根
枯黑木柱般往前直挺挺的傾來,變得頭頂天靈穴對正寇仲井中月刺來的鋒尖。
    寇仲當然曉得伏難陀不是要借他的寶刀自盡,而是施出能把脆弱的頭頂罩門化為最
堅強攻擊武器的天竺奇功,不過此時已無法作出任何改變,事實上他多麼希望能換氣改
進為退,再看看伏難陀僕在地上的可笑樣子,如若他仍要乘勢追勢,則讓虎視一旁的徐
子陵以他的手印好好招呼他。可是身上的傷口和一往無回的刀勢絕不讓他這般如意。
    刀尖在刺中伏難陀天靈要穴三寸許的空隙餘暇間,伏難陀斜僕的身子雙腿忽曲,把
與寇仲刀鋒的距離扯遠少許,然後雙腿撐個筆直,才迎上刀鋒。
    就是這精微的變化,寇仲吐勁拿捏的時間失去準頭,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蓬」!
    真勁交擊。
    無可抗禦的力量,像根無形鐵柱硬撼刀鋒,沿井中月直搗進寇仲經脈內。
    這一記頭撞,聚集伏難陀全身經穴所有力量,絕非說笑。
    寇仲手中井中月「嗡嗡」震鳴,全身劇震,往後踉蹌跌退,潰不成軍,身上大小傷
口迸裂,形相慘厲。
    伏難陀亦渾體一顫,雙手卻虛按地面,似欲要趁勢窮追猛打寇仲,取他小命。
    伏難陀的天竺魔功,與畢玄的赤炎大法確是所差無幾,奇招層出不窮,這樣的一記
硬拚,清楚說明寇仲即使沒有負傷,純比內力,仍遜此魔僧一籌。
    徐子陵卻知道伏難陀雖成功令寇仲傷上加傷,但非是不用付出代價,本身亦被寇仲
反震之力狠創。
    際此生死關頭,他完成晉入井中月的至境,既能抽離現場,又對現場一切無有遺漏,
萬里通明。
    雙腳離地彈起,寶瓶氣積滿待發,截擊伏難陀,時間角度妙若天成,無懈可擊。
    「啪」!
    「轟」!
    寇仲先壓碎一張小几,然後背脊重重撞上另一邊的牆壁,力度的狂猛,令整座大堂
也似晃動,掛牆毯畫鬆脫,掉了下來,情況的混亂可想而知。
    「嘩」!
    寇仲眼冒金星,渾身痛楚,喉頭一甜,幸好嗔出一蓬鮮血,胸口一舒,回復神智。
    此時他唯一想的事,就是在伏難陀殺死徐子陵前,回復出手作戰的能力。今趟縱使
拚掉性命,也要拉這惡毒狡猾的天竺魔僧作陪葬。
    騰空而起的伏難陀心中暗歎,計算出絕難避過徐子陵的截擊,尤其對積滿而未發的
拳勁,使他更不得不全力應付;臨急應變,他借力腳撐大門框邊,改向凌空而來的徐子
陵迎去。
    徐子陵心平如鏡,伏難陀雙手雖幻化出虛實難分的漫天爪影,鋪天蓋地的往他罩來,
他卻能清楚把握敵手的真正殺著。
    最令他安心的是伏難陀因被自己看透他的心意,再不能保持梵我不二的精神境界,
使他非是無機可乘。
    「砰」!
    兩人在大堂半空錯身而過。
    寶瓶氣發,氣勁爆炸,把漫天爪影粉碎。
    殺氣凝堂。
    為免觸發右脅的傷口,徐子陵只憑左手對雙爪,在接觸前以精妙的手印變化,著著
封死伏難陀輕重急緩的無定魔爪,到最後以拳擊中他的右爪,高度集中的寶瓶印氣驟發,
令伏難陀空有無數連消帶打的後著,亦無從施展,被徐子陵以拙破巧,以集中制分散,
無法佔得半分便宜。
    如非伏難陀仍未從寇仲的反擊力回復過來,徐子陵亦恐難有此驕人戰果。
    縱是如此,伏難陀攻來的真氣確深具妖邪詭異的特性,寒非寒,熱非熱,似攝以推,
無隙不入,陰損至極,令離痊癒尚遠的經脈捱得非常辛苦。
    兩人分別落往相對的遠處,寇仲則位於兩人旁邊的靠牆處,仍在閉目調息。
    徐子陵旋風般轉過身來,淡然一笑,右手負後,左手半握拳前探,拇指微豎虛按。
    一指頭禪。
    伏難陀同一時間觸地旋身,雙手合什,一瞬不瞬的注視徐子陵的拇指,首次露出凝
重神色。
    使他吃驚的非是徐子陵的一指頭禪,而是徐子陵的精神境界。
    他再感應不到徐子陵的狀態。
    自梵功大成後,他尚是首次遇上這樣一個對手,迫得他不得不對兩人作重新的估計。
只徐子陵已足可把他纏上好一會,若讓寇仲回復作戰的能力,他將再沒有殺死兩人的把
握。
    在一輪血戰後,強橫如伏難陀,信心終於受挫。
    寇仲此時已成功壓下翻騰的氣血,緩緩運氣提勁,井中月艱難的舉起,眼睛睜開,
射出拚死力戰、一往無前的神色。
    伏難陀心中大懍,怎也想不到寇仲回氣速度快捷如斯,不過他已陷入勢成騎虎之局,
拚著損耗真元,冒被殺傷之險,亦要除去兩人,否則待他們完全康復後,日子將非常難
過。
    徐子陵生出感應,曉得伏難陀在再找不到自己任何破綻下,會被迫得冒險全力出手,
因而更是靈台清明,嚴陣以待,要藉此良機,重創眼前可怕的大敵。
    伏難陀口發尖嘯,全身袍服拂動,接著雙腳離地,像鬼魂般腳不沾地,往徐子陵移
去,兩手隔空虛抓。
    狂飆倏起。
    就在這要命時刻,徐子陵澄明通透的心境浮現出邪帝舍利,接著湧出師妃暄的如花
玉容,井中月的境界登時煙消雲散。
    石之軒竟於此千鈞一髮的要緊時刻,以邪帝舍利引祝玉妍去決戰,慘在徐子陵和寇
仲此刻自身難保,遑論分身往援,而往援的師妃暄當然要冒上非常大的危險。
    這想法頓時使他像被石塊投進本來沒有波紋的井水,登時激起擾亂心神的漣漪。
    伏難陀立生感應,加速推進,在氣機感應下,右手爪化為拳,往徐子陵轟去。
    徐子陵像從九霄雲端墬下凡塵,伏難陀的拳頭立時擴大,變成充塞天地的一拳,從
無而來,往無而去,後著變化,他再不能掌握。
    高手決戰,豈容絲毫分心。
    徐子陵心知要糟,又不得不應戰,勉力收攝心神,一指頭禪按出。
    拳指交擊。
    如果徐子陵能摸清楚伏難陀出拳的所有精微變化,由於一指頭禪是更集中的寶瓶印
氣,專破內家氣勁,故不懼對方功力比自己高強。但此刻當然是另一回事,徐子陵只能
卸去對方七成真勁,其他的照單全收。
    悶哼一聲,徐子陵應拳斷線風箏的往後拋飛,舊傷迸裂,口中鮮血狂噴,重重掉在
窗下的牆角處。
    寇仲一聲不吭的閃電撲至,井中月全面展開,狂風暴雨的朝伏難陀攻去。
    伏難陀心中叫苦,想不到寇仲絲毫不因徐子陵被重創而失去冷靜,兼之徐子陵反震
之力令他內傷加重,在沒有喘一口氣的空隙下,一時只能見招拆招,再次落在下風。
    寇仲「唰唰唰」連環劈出十多刀,黃芒大盛,刀勢逐漸增強,一刀比一刀重,有如
電殛雷劈,螺旋氣勁忽而左旋,忽而右轉,選取的角度弧線刀刀均教人意想不到,刀刀
都是以命博命,不顧自身安危,水銀瀉地的朝伏難陀攻去,凜冽的冰寒刀氣,裂岸驚濤
似的不住衝擊敵人。
    他將徐子陵是生是死的疑問置于思域之外,只知全力以赴,與敵偕亡。
    可是從傷口滲出鮮血把他的衣服染得血跡斑斑,所餘無幾的真氣迅速消耗,無論他
的死志如何堅決、戰意如何昂揚,始終不能突破體能的限制,漸到了由盛轉衰的階段。
    伏難陀妙著連出,爭回少許主動,心中暗喜,知寇仲成強弩之末,立即展開一套詭
異莫名的身法、手法,身體作出種種超越正常人體能的古怪動作,以對抗消減寇仲凌厲
無雙的刀勢。
    寇仲冷哼一聲,井中月在空中畫出大小不一的七、八個圈子,每圈子均生出一個螺
旋氣渦,鋪天壓地的把對手完全籠罩突襲,以伏難陀之能,亦應付得非常吃力。
    假設徐子陵在旁目睹,當可猜到這是寇仲「井中八法」最後一式,第八式的「方圓」。
    寇仲在螺旋氣勁助攻下,似退非退,似進非進,倏地一刀刺出,看似簡單,卻有方
中帶圓、圓中帶方的氣機,玄妙至乎極點。
    伏難陀竟不知該如何招架封格,駭然後撤。
    刀是直刺,但螺旋氣勁卻是方圓俱備,既一堵牆般往敵手壓去,核心處仍是圓圓的
螺旋勁,刀法至此境界,實盡奪天地的造化,教他如何能擋。
    此招「方圓」是給迫出來的,以前寇仲雖想到有此可能,卻未試過成功,故從未以
之應敵,際此生死關頭,終成功使出來。
    寇仲噴出小口鮮血,無力乘勢追擊,行雲流水的往後飄退,挾起徐子陵,破窗而出,
落到房舍和高牆間的側園處。
    伏難陀閃電穿窗追來,大笑道:「少帥想逃到哪裡去?」
    寇仲左手摟緊徐子陵的蜂腰,感覺到自己兄弟仍在活動的血脈,迅速仰首瞥一眼天
上夜空,只見星月蔽天,無比迷人,一陣力竭,心忖難道我兩兄弟今晚要命喪於此奸人
之手。
    就在此時,一道刀光從牆頭電射而下,筆直迎向正往寇仲背後殺至的伏難陀擊去,
帶起的凌厲刀氣,有若狂沙拂過炎旱的大漠。
    「蓬」!
    伏難陀早負上不輕的內傷,兼之事出意外,偷襲者又是級數接近的高手,猝不及防
下,慘哼一聲,給刀勢衝擊得從窗戶倒跌回屋內。
    可達志一招得手,卻不敢追擊,來到寇仲身旁,喝道:「隨我來!」
    ------------------
  掃瞄者:Ro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