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3卷)
第四章 四面楚歌

    伏難陀仍是那從容不迫的神態,微笑道:「兩位可汗志不在五採石,而在大王。」
    轉向可達志道:「對嗎?」
    徐子陵和寇仲交換個眼色,均看出對方心內對突利的不滿。
    大家本是兄弟,在決定這麼連串的重大決定,先是與頡利修好,現在又揮軍來殲滅
後天立國的渤海國,竟對他們兩人一句話都久奉,累得兩人夾在其中,既不忍見泉城生
靈塗炭,又隨時有被拜紫亭加害的危險。
    拜紫亭脊一挺,露出霸主不可一世的神態,仰天長笑,道:「既是如此,有請可將
軍回報大汗,五採石並非在我拜紫亭手上,恐難如大汗所願。」
    可達志轟然應道:「好!末將會將大王之言一字不漏轉述與大汗。」
    轉向尚秀芳施禮道:「秀芳大家請立即收拾行裝,我們必須立即離開。」
    寇仲和徐子陵立即心中叫糟,以尚秀芳憎厭戰爭暴力的性情,怎肯接納可達志的提
議。
    果然尚秀芳幽幽一歎道:「今趟到龍泉來,是要為新成立的渤海國獻藝,未唱過那
台歌舞,秀芳絕不離開。可將軍請自便。」
    可達志露出錯愕神色,他顯然不像寇仲和徐子陵般瞭解尚秀芳,目光掃過在她身旁
面有得色的烈瑕,欲言又止,最後再施禮道:「末將必須立即大王的話回報大汗,稍後
再回來聽候秀芳大家的差遣。」
    拜紫亭似乎一點不把突厥大軍壓境一事放在心上,漫不經意的道:「可將軍若要回
來見秀芳大家,最好選在白天的時間,因為由今晚開始,龍泉將進行宵禁,即時生效。」
    宗湘花嬌叱一聲」領旨「,轉身便去。由此刻開始,龍泉將進入戰爭狀態!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劇震,拜紫亭突竟憑什麼不懼在大草原縱橫無敵的突厥狼軍。
    可達志亦露出疑惑神色,拜紫亭現在的行為,等若公然向頡利和突利的聯軍宣戰,
他恃的是什麼?他深深看拜紫亭一眼,點頭道:「縱使未來要和大王對陣沙場,但末將
對大王的勇氣仍非常佩服。」
    目光掠過寇仲和徐子陵,退至門前,施禮後昂然離開。
    寇仲糊塗起來,大家不是說好要對付深末桓嗎?但現在看可達志的樣兒,擺明是奉
頡利之旨立即離城,這算什麼一碼子的事。
    徐子陵因不曉得兩人關係的最新發展,故沒有寇仲的疑惑,遂特別留心其他人的反
應。
    伏難陀仍是一副沉著自然、秘不可測的神態。傅君嬙三人則表情各異,小師姨一對
美眸閃閃生輝,似因突厥軍的壓境心情興奮。金正宗劍眉鎖起,神色凝重。韓朝安則嘴
角隱孕冷笑,生出他胸有成竹的感覺。
    最出奇是烈瑕,面色忽晴忽暗,只目精芒爍動,看來比任何人更關心尚未成立的渤
海國的存亡。
    尚秀芳螓首低垂,顯是愛好和平的芳心,已被以男人為主的殘酷戰爭現實傷透。
    寇仲和徐子陵各有心事時,尚秀芳盈盈起立,仍坐著的各人,包括伏難陀在內忙陪
她站起來,可見這色藝雙絕的美女,在各人的心中均有崇高地位。
    拜紫亭收回望往門外的目光,投在尚秀芳身上,訝然道:「人謂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天愁來明日當,天若塌下來就讓頭頂去擋,我們今晚何不來個不醉無歸?」
    尚透芳搖頭道:「秀芳忽然有些疲倦,想回房休息。」
    轉向伏難陀道:「國師所說戰場及說生死之道的最佳場所,現在秀芳終體會到個中
妙諦,領教哩!」
    緩緩離座,烈瑕忙為她拉開椅子,柔聲道:「讓愚蒙陪秀芳大家走兩步吧!」
    尚秀芳目光一瞥寇仲,眼神內包含複雜無比的情緒,搖頭拒絕烈瑕的好意,淡淡道:
「秀芳想獨自靜靜的走回去。」
    在眾人注視下,她輕移玉步,直抵大門,又回過頭來,面上現出令人心碎的傷感神
色,語氣卻非常平靜,向寇仲道:「少帥明日若有空,可否入宮與秀芳見個面?」
    寇仲連忙答應,心忖只要仍能活命,明早定會來見蓮駕。
    尚秀芳施禮離去,自有侍衛婢女前後護持。
    宴不成宴。
    寇仲和徐子陵趁機告辭。
    拜紫亭在兩人拒絕他派馬車侍衛送回府後,道:「那就讓拜紫亭送兩位一程吧!」
    兩人大感愕然,說不出拒絕的話。
    拜紫亭向傅君嬙等交待兩句,又請伏難陀代他招呼傅君嬙、烈瑕等人,揮退從衛,
就那麼陪兩人朝宮門方向漫步。
    途經模擬長安太極宮的殿台樓閣仍是那麼優雅華美,但寇仲和徐子陵卻完全換了另
一種心情,看到的是眼前一切美景將被人為的狂風暴雨摧毀的背後危機。
    拜紫亭走在寇仲之側,沉默好一會後,忽然道:「若兩位處在我拜紫亭的處境,會
怎樣做?」
    寇仲歎道:「在此事上,我和子陵的答案肯定不一致,大王想聽哪一個意見?」
    拜紫亭啞然失笑道:「兩個意見我都想聽,少帥請先說你的吧!」
    蹄聲隱從宮城方向傳來,看來是女將宗湘花正調兵遣將,秉宵禁之旨加強城防,可
以想像城內人心惶惶。
    明日城開,只要拜紫亭仍肯開放門禁,可以離開的均會離開避禍,剩下來的便是支
持拜紫亭的人。
    寇仲淡淡道:「大王今趟是有備立國,戰場講的是軍情第一,若我是大王,如到此
刻未曉得突厥聯軍的位置和軍力,我立即棄城逃生。只要青山尚在,自有燒不完的材料。」
    拜紫亭停下腳步,深深望寇仲一眼,道:「三天前,他們的大軍仍在花林西方三十
裡處,兵力在五萬人間,以黑狼軍為主,可是我現在真不知他們在哪裡,不過他們只要
進入我的警界線,保證瞞不過我的耳目。」
    寇仲道:「幸好這是一座城而非平野曠地,否則他們的大軍可能來得比你回報的探
子還快。我們在統萬便曾領教突厥人的戰術,抵達前無半點先兆,到曉得時,只剩下大
半刻的工夫,當得上疾如風、勁如火的贊語。」
    徐子陵道:「假若突厥人押後攻城,另以全力封鎖所有通往龍泉的道路,截斷水陵
交通,重重圍困,使龍泉變成一座孤城,大王以為可以撐得多久?」
    拜紫亭嘴角逸出一絲似是成竹在胸的笑意,道:「兩位對龍泉認識未深,故不知龍
泉一向能自給自足,所以不怕圍城。我擔心的卻是突利和頡利近年為進軍你們中土,花
了很多工夫研究攻城的戰術,而趙德言正是著名的攻城兵法家,有他主持大局,才真不
易抵擋。」
    寇仲道:「大王有否想過以延遲立國來向突厥求和?」
    拜紫亭斷然搖頭道:「這是沒有可能的,沒有事情能改變我於後天正式立國的決定。」
    說罷領路續行,雙手負後,每一步都走得那麼穩定而有力。
    拜紫亭又哈哈笑道:「我一生人最研究古今戰役,無論大戰小戰、著名的或不著名
的,都不肯放過。從中理出一個道理,就是沒有必勝的仗。戰場上有無窮盡的變數,例
如我為何要選四月立國,因為四月是我們最多雨的季節,利守不利攻。」
    寇仲和徐子陵均感有重新估計此人的必要,心想若像今天般下的那場傾盆大雨,肯
定可把突厥聯軍的進攻癱瘓。
    寇仲道:「可是大王應沒想過頡利和突利會和好如初,聯手來攻打龍泉吧。」
    三人步出宮門,來到皇城區,只見一隊隊騎兵隊,沿著貫通宮門和皇城朱雀門的寬
闊御道,開出朱雀門。
    儘管蹄聲震天,氣氛卻出奇的平靜,顯示出拜紫亭手下的兵士無不是訓練有素的勁
旅,隊形完整,絲毫不因突厥軍壓境躁動不安,又或過分緊張。
    拜紫亭止步道:「不是沒有想過,所有可能性均被我們反覆考慮過,只沒想過兩位
會到這裡來,我想請兩位幫一個忙,希望兩位勿要拒絕。」
    寇仲和徐子陵心叫「來了」,前者道:「我們在洗耳恭聽。」
    忽然十多騎馳至,領頭的是宗湘花,宮奇亦是其中之一,全是將領級的甲冑軍服,
隊形整齊,奔至離三人丈許處,勒馬收韁,各戰馬人立而起,仰天嘶鳴之際,宗湘花等
諸將同時拔出腰刀,斜指天上明月的位置,齊聲呼叫,動作劃一好看。
    寇仲和徐子陵雖聽不懂他們的靺鞨話,但也可猜到必是為拜紫亭效死的誓言。
    氣氛熾烈。
    拜紫亭大聲回話。
    馬兒立定,眾將紛紛下馬,然後看也不看寇仲和徐子陵的魚貫進入宮城的大門,馬
兒自有御衛牽走,顯然是準備與拜紫亭開軍事會議。
    寇仲最愛看的是宗湘花,此時卻不得不把注意力轉放在宮奇身上,見他雙目射出狂
熱的光芒,同時想到若甫出朱雀門便遇襲,理該與宮奇無關,因他為開會議將無暇分身。
    子陵想的卻是若龍泉城的軍民均變成伏難陀的信徒,認為死亡只昃另一種提升而非
終結,那將人人變成不畏死的勇士,可不是說笑的。
    拜紫亭的聲音傳入兩人耳中響起道:「頡利和突利不要輸掉這場仗,否則大草原的
歷史將要改寫。」
    寇仲從沒想過橫掃大草原的突厥狼軍會敗在拜紫亭手上,但在此刻目睹靺鞨兵如虹
的氣勢和激昂的士氣和拜紫亭的精明厲害、高瞻遠矚,首次想到這可能性的存在。
    拜紫亭把話題岔遠道:「少帥當日以獨霸山莊的殘兵傷卒,憑竟陵的城牆堅拒杜伏
威的江淮雄師於城外,此役令少帥嶄露頭角,亦使杜伏威深感後浪推前浪,種下他日後
臣服於李世民之果。」
    寇仲大訝道:「大王怎會對中土的事清楚得有如目睹?」
    拜紫亭又領兩人穿過王城,避過兵騎往來的御道,繞靠王城東的郎道朝朱雀門走去,
邊走邊道:「每個月初一十五,我會接到從中土送回來有關最新形勢的報告,如少帥所
言,軍情第一,對嗎?」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心忖拜紫亭正是頡利外另一個對中土存有野心的梟雄。
若給他稱霸草原,會對中土造成更深遠的傷害!因為在大草原上,沒有人比他諳熟中土
的政治文化。
    徐子陵道:「大王剛才不是有話要說嗎?」
    朱雀門在望。
    把門的二十多名御衛肅立致敬,齊呼靺鞨語,猜來若不是「我王萬歲」,就是「我
王必勝」那類的話。
    兩人更在頭痛大小姐的八萬張羊皮和平遙商的財貨,於現今大戰即臨的情況下要一
個連突厥狼軍也不害怕的人,把那些東西吐出來,只是癡人說夢。
    拜紫亭停下腳步,用神的打量兩人,微笑道:「明早少帥見過秀芳大家後,可否立
即離開龍泉,本人將感激不盡。」
    他說得雖客氣,卻是下了逐客令,且暗示若非要給尚秀芳面子,會立即令他們離開。
但兩人很難怪他,他們既是突利的兄弟,又是戰績彪炳、天兵神將似的人物,不把他們
當場格殺可說已仁至義盡。
    寇仲苦笑道:「若我們明天仍活著,當會遵從大王的吩咐,只是秀芳大家她……」
    拜紫亭仰天長笑,豪情奮發,接著笑聲攸止,面容變得無比冷酷,一字一字緩道:
「秀芳大家是本人最心儀的女子,就算龍泉給夷為平地,我亦可保證沒人能損她分毫,
即使凶殘如頡利、突利,亦只會對她禮敬有加,少帥可以放心。請!」
    踏出王城外門的朱雀門,整條朱雀門,整修朱雀大街靜如鬼域,只有一隊緊追在他
們身後馳出的騎兵隊遠去的背影和傳回的蹄音,與先前喧鬧震天、人來車往的情景,就
像兩個完全沒有關係的人世。
    寇仲歎道:「我的反刺殺大計肯定泡湯,老子我以後更要被人喚作仲寇,在這種情
況下,刺殺只是個笑話。」
    徐子陵點頭同意,像目下般的情況,刺客在全無掩護的情況下,如何進行刺殺?只
會招來巡兵的干涉。
    另一隊騎兵從朱雀門馳出,轉入左方的大道,還向他們遙施敬禮。
    誰能預測離宮時是這番情景。
    徐子陵長長呼出一口氣,道:「拜紫亭絕不會讓我們活著離開龍泉。」
    寇仲一震道:「不會這麼嚴重吧!」
    徐子陵道:「今早他到四合院找我們時,已是心存殺機,現在更不會放虎歸山,因
為說不定我們會助突利來攻打龍泉。戰爭從來不講仁義道德,不擇手段,他要殺我們,
今晚是最好的機會。」
    寇仲不解道:「既是如此,剛才在宮內他為何不動手?」
    徐子陵道:「因為他仍未有十足把握可收拾突利,所以不願背上殺死我們的罪名,
只要我們不是死在宮內,他大可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由深末桓等人背這黑鍋。」
    寇仲倒吸一口涼氣道:「可達志這小子走了,仙子又到城外去找祝王妍,四合院可
能有大批高手等著我們去自投羅網,城門城牆均守衛森嚴,我們等若給困在一個大囚籠
內,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
    徐子陵目光掃過街道兩旁屋宇瓦面,家家戶戶烏燈黑火,奇道:「為何不見陰顯鶴?」
    寇仲頭皮發麻道:「我首次感到生死再不由自己操縱,而是決定在別人手上,現在
只要任何一方的敵人全力來犯,我們都捱不了多久。」
    又道:「我們應否立即逃往城外,有那麼遠就走那麼遠?」
    徐子陵斷然搖頭道:「今晚我們不但要保命,還要殺死深末桓和石之軒,受傷有受
傷的打法,這可是閣下的豪言壯語。」
    寇仲深吸一口氣,雙目射出堅毅不屈的神色,道:「說得對,貪生怕死絕非應敵之
道,不若我們先去找越克蓬,他或者是現在唯一能幫助我們的人。」
    徐子陵點頭同意,兩人邁開步子,先沿街疾行,然後轉入橫巷,轉瞬消沒在龍泉城
深黑處。
    ------------------
  掃瞄者:Ro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