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3卷)
第一章 天竺狂僧

    寇仲朝進來的傅君嬙、韓朝安和金正宗迅快瞥上一眼,立即別回頭來向神色不善的
可達志道:「我們可否借一步把事情說清楚。」
    可達志冷笑道:「還有什麼好說的?要說就在這裡說個一清二楚。」
    寇仲勃然怒道:「在這裡?你是否要我將所有事情全抖出來,大家一拍兩散。」
    可達志亦動氣道:「要一拍兩散的是你而非我!想你亦應該知道,大家再沒有什麼
好說的。」
    傅君嬙在禮賓司的引路下,剛跨過門檻進入閣廳,立即感覺到廳內火爆的氣氛,更
見寇仲和可達志怒目相對;她也像宗湘花般誤以為兩人是一向水火不容,所以一言不合,
發生衝突。正有點不知如何是好,韓朝安從後移前,湊近她低聲說兩句話,傅君嬙微一
頷首,與金正宗和韓朝安移往門旁,一副隔岸觀火的姿態。
    徐子陵見到這般情況,怕兩人真的吵起來,低聲道:「有客人來哩!待會找個機會
再說好嗎?」
    可達志斷然搖頭道:「不!現在輪到我要把事情說清楚。」
    寇仲向徐子陵作個「你聽到啦」的表情,又轉向傅君嬙遙遙作揖道:「請恕小子無
禮,待我和這位仁兄算過舊賬,再向三位請罪。」然後朝可達志道:「可兄能否容我直
話直說,有哪句話就說哪句話?」
    徐子陵心中暗歎,曉得在憤怒沖昏理智下,寇仲已豁出去,再不理後果,而寇仲和
可達志之所以如此憤激,皆因雙方均曾視對方為可信任而有好感的戰友。正因此中微妙
的敵友關係,演成意氣之爭。
    可達志冷哼道:「小弟洗耳恭聽。」
    臨湖平台那方尚秀芳等的注意力也移到廳內來,停止說話,這色藝雙絕的美人兒更
是秀眉緊蹙,因兩人在時地均不合宜的環境下發生衝突而神情不悅。
    寇仲雙目精芒爍閃,點頭道:「好!你老哥先答我一個簡單的問題,就是世上因何
有那麼多人會被騙?」
    只看神情,即知傅君嬙等聽得不明所以,捉摸不到為何這對宿敵會在這樣的問題上
糾纏不清。
    可達志臉容轉冷,緩緩道:「你當我是三歲無知小兒嗎?會中你的奸計兜個彎來罵
自己,被人騙頂多是個可憐的蠢材,但誣蔑人則更是卑劣之極的小人。」
    寇仲啞然失笑,豎起拇指道:「可兄果然是個不易被騙的人。我想藉此引出來的道
理,就是只有你信任的人才能騙得你。其實我們也曾錯信別人,致終生抱恨,故不願見
可兄重蹈覆轍。」
    他們這番對答說話,沒有蓄意壓低聲量,故遠至尚秀芳等均可聽得清楚。
    但除徐子陵外,所有人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明白兩人在爭拗什麼。
    徐子陵放下心來,知寇仲回復理智,所以忽然變得從容不迫。
    可達志卻毫不領情,雙目凶芒大盛,神情更顯冷酷,沉聲道:「少帥兜來轉去,最
終仍是繼續在侮辱我和我尊敬的人,少帥可知大草原上沒有人比突厥人更著重聲譽。」
    寇仲微笑道:「可兄若想訴諸武力來解決此場爭拗,我寇仲定必奉陪。」
    徐子陵心中叫糟,寇仲此刻何來資格和本錢奉陪可達志,那跟自殺實沒多大分別,
但也知寇仲被可達志迫得沒其他選擇。
    不由暗朝韓朝安掃去,見他全神貫注的打量寇仲胸口的位置,似要透衣細審寇仲的
受傷真況。
    可達志心中仍顧忌尚秀芳,先透窗往她瞧去,才道:「少帥是否在耍小弟?除非你
根本沒有受傷。」
    寇仲淡淡道:「這正是最精要之處,叫置諸死地而後生,敗中求勝,乃刀道修行一
個不可或缺的部份。」
    可達志搖頭道:「我可不領你這個人情。要動手就另覓時間地點,一切由你決定,
只有你自己曉得何時能完全復元。若現在動手,名震天下的少帥寇仲只會飲恨收場。」
    他的說話透露出強大的自信,亦充份表現出高手的風範和氣度。
    寇仲正要說話,倏地一把柔和沉鬱,非常悅耳的低沉男聲在軒外響起道:「可否讓
我伏難陀來作個持平之評:若兩位立即生死決戰,我猜是個同歸於盡的結局。我的道理
是憑這樣作根據的,先假設兩位勢均力敵,而少帥因負傷致功力大打折扣,看似必敗無
疑,但是可將軍卻因心無殺念,且有怕被譏為恃強凌傷的顧忌,故會在戰局初展時留手。
豈知少帥的井中八法最重氣勢,且在面對生死存亡的關口,一旦有機會放盡,縱使傷口
不斷淌血迸裂,亦必能將可將軍迫上絕地,惟卻無法承受可將軍臨死前的反噬,致形成
兩敗俱亡之局。」
    他的說話有條不紊,分析入微,兼之語調鏗鏘動聽,擲地有聲,充滿強大的感染力,
又表現出能把兩人看通看透的眼力和才智,故人雖未至,說話已達先聲奪人的神效,包
括寇仲和可達志兩個被評者在內,聽者無不動容。
    可達志雖被駁回所說的話,但因伏難陀這個天竺高僧非是指他武技不如寇仲,反在
某一程度上暗捧他的品格,所以並不感難受。
    眾人朝大門望去,三個人現身入門處。
    居中是臉色凝重的拜紫亭,他右邊是個瘦高枯黑、高鼻深目的天竺人,身穿橙杏色
的特寬白袍,舉止氣勢絕不遜於龍行虎步的拜紫亭。頭髮結髻以白紗重重包紮,令他的
鼻樑顯得更為高挺,眼神更深邃難測。看上一時間很難確定他是俊是醜,年紀有多大?
但自有一股使人生出崇慕的魅力,感到他是非凡之輩。
    在拜紫亭另一邊的赫然是大胖子「贓手」馬吉,臉上掛著似是發自真心的笑容,但
認識他的人均曉得這只是偽裝出來的。
    廳內諸人紛紛施禮,迎接主人,把寇仲和可達志劍拔弩張的氣氛沖淡。
    尚秀芳此時從平台回到廳內,嬌聲嚦嚦地的向三人請安問好,她尚是首次與馬吉、
韓朝安、伏難陀等見面,由拜紫亭逐一引介。
    烈瑕亦像寇仲、徐子陵和可達志三人般,特別留心伏難陀的一舉一動。而伏難陀則
像變成一座石像般肅立在拜紫亭旁,只在介紹到他時頷首微笑作應,予人莫測高深之感。
    一番客套場面話後,拜紫亭轉向寇仲和徐子陵道:「兩位可否在宮內盤桓兩天,讓
本王稍盡地主之誼?」
    眾人間絃歌知碓意,明白拜紫亭是向兩人提供療傷的安全地點。此話既出,寇仲和
可達志之戰當然更無可能立即進行。
    寇仲微笑道:「大王不是想讓人隨便把我的名字倒轉來寫吧!」
    他今午見拜紫亭時,曾作過若不能於今晚斬殺令他受傷的刺客,可任人把寇仲兩字
倒轉來寫的豪語。
    拜紫亭哈哈笑道:「少帥真豪氣,不過若本王看得不差,少帥以身誘敵之計,不成
功便成仁。還望少帥三思,好好考慮本王的提議。」
    此時主人與賓客均圍攏於宴廳內筵席旁的近門處,對答說話。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心中暗罵,拜紫亭表面雖似對他們照顧有加,關懷備
至,事實上卻是把寇仲傷勢嚴重的情況洩露出去,教刺客不要錯過趁寇仲受傷的機會,
而事後拜紫亭則可推個一乾二淨,責寇仲好勝逞強。
    拜紫亭、伏難陀和馬吉三人聯袂遲來,大有可能是他們因突利、頡利修好之事曾舉
行緊急會議,這解釋了為何拜紫亭跨門入廳時神色如此凝重,顯得滿懷心事。
    馬吉目光掃過傅君嬙三人,皮肉不動的笑道:「少帥因何事與可將軍發生爭執?可
否讓馬吉不自量力的作個和事佬?」
    可達志聳肩道:「馬先生不用為此勞心費力。我和少帥的事從關中長安糾結到這裡,
只有『一言難盡』四宇可以形容。」
    寇仲笑道:「可兄說得真貼切。」
    可達志雙目異芒劇盛,沉聲道:「少帥可否借一步說話?」
    眾人立即眉頭大皺,可達志顯然並不賣拜紫亭的賬,仍要和寇仲私下約定決戰的日
期地點,實在有點過份。
    尚秀芳不悅道:「可將軍……」
    可達志恭敬的道:「秀芳大家請放心。我和少帥均消了氣頭,不會再作任何令秀芳
大家生氣的事情!對嗎?少帥!」
    寇仲苦笑道:「我兩個知錯啦!秀芳大家大人大量,原諒則個。」
    烈瑕大笑道:「天下間,恐怕只有秀芳大家能令可兄和少帥相互認錯道歉,真令愚
蒙感動。」
    寇仲見可達志垂下目光,知他怕被尚秀芳看到他對烈瑕的殺機,微笑道:「可兄!
我們到外面看看月夜下的泉氣。」
    又向拜紫亭告個罪,神態從容地領路往平台走去。
    可達志負手昂然隨在他背後。
    徐子陵一直留意傅君嬙,見她緊盯寇仲的背影,秀眸的神色有點異樣,不像她平時
看寇仲那樣憎厭中帶點鄙視的眼神,而是多了點東西,別的東西。
    馬吉忽然湊近拜紫亭,後者明白他有話要私下說,向諸人告個罪,與馬吉往門外走
去。
    韓朝安與伏難陀是素識,遂引領傅君嬙和金正宗過去跟伏難陀寒暄。
    剩下徐子陵、尚秀芳、宗湘花和烈瑕四人,氣氛倏地在這奇異的兩男兩女組合中變
得怪怪的。
    尚秀芳望向避開她目光的徐子陵,神情專注,眸神異采漣漣,動人至極。烈瑕固是
看得目瞪口呆,身為女性的宗湘花亦受她吸引,將注意力從徐子陵移到她有傾國傾城之
色的俏臉去。
    反是徐子陵似毫無所覺的只把目光投往已走到平台邊沿長欄處的寇可兩人,待到他
們停步,才別回頭來,剛好迎上尚秀芳的目光。以他的修持,仍禁不住心頭一震。
    尚秀芳像早知徐子陵會有這樣的反應,嫣然一笑道:「秀芳雖和徐公子雖有過數面
之緣,但尚是首次有機會說話聊天。徐公子的傷勢沒少帥那麼嚴重吧?」
    徐子陵心忖自己早和她臉對臉的說過話,只因當時是扮作岳山,所以她並不曉得。
    正要答話,烈瑕道:「徐兄的右手有點不像平時般自然,是否脅下受傷?」
    徐子陵心中暗懍,烈瑕看似在關心自己,其實是蓄意向自己顯露他高明的眼力,而
他之所以如此「口不擇言」,惹起他徐子陵的警覺,皆因尚秀芳對自己饒有興趣的神態
引起他的妒忌,這或者是烈瑕的一個弱點。
    徐子陵從容微笑,試著舉手道:「烈兄看得很準,這樣略微舉手也會令我感到非常
痛楚。」
    宗湘花往徐子陵瞧來,客氣中仍保持一貫的冷淡,道:「我們宮內有很好的大夫,
可為徐公子敷藥療傷。」
    徐子陵婉拒後,隨口岔開話題道:「烈兄的神秘禮物,是否仍要保密呢?」
    尚秀芳嬌笑道:「原來烈公子故作神秘的,竟是這管由高昌巧匠精製的天竹簫嘛?
可否托徐公子為秀芳完成一個心願。」
    徐子陵瞧著尚秀芳從寬袖內掏出烈瑕送她的長錦盒,訝道:「秀芳大家有什麼事,
儘管吩咐。」
    烈瑕和宗湘花均露出好奇神色,不曉得尚秀芳有什麼心願需徐子陵為她完成。
    可達志凝望熱霧繚鐃的溫泉湖,沉聲道:「我希望少帥能答應我一個請求。」
    寇仲愕然道:「有什麼事令你老哥忽然低聲下氣的來求我,恐怕小弟難以消受。」
    可達志往他望來,銳目內再無絲毫敵意,歎道:「假設杜大哥真的如少帥所言般,
我希望少帥能看在我份上,放他一馬。」
    寇仲大訝道:「這不像可兄的一貫作風,你大可站在你杜大哥的一邊,甚至掉轉槍
頭來對付我們。」
    可達志搖頭道:「因為你不但是我尊敬的敵人,更是我欣賞的朋友。或許終有一天
我們仍要以生死相搏,但卻絕不會在龍泉城中發生。唉!我剛才起始時是一時氣在心頭,
才有言語冒犯,後來氣消意會,遂順勢裝模作樣的給拜紫亭等人看。」
    寇仲啞然失笑道:「好傢伙!」旋又皺眉道:「你是否亦有點懷疑杜興呢?」
    可達志沉聲道:「杜大哥這樣去找許開山,確令人生疑,不過我仍不相信他會出賣
我。現在我的心很亂,少帥可教我該怎麼辦嗎?」
    寇仲斷然道:「看在你老哥的臉上,我們放過杜興又何妨,問題是現在佔得上風的
是他們而非我們。你該比我們更清楚杜興的厲害,一個不好,我和陵少都要掉命,那來
資格談放過誰。」
    可達志道:「你信任我嗎?」
    寇仲毫不猶豫的點頭,道:「絕對信任!」
    可達志雙目閃亮起來,點頭道:「好!我可達志以本人的聲譽作保證,絕不辜負寇
兄的信任。今晚應作如何應變,請寇兄吩咐。」
    寇仲心中一陣感動,以前在長安,可達志給他的印象是強橫霸道,可是經過這幾天
來的接觸,始看到他多情重義的一面。
    微一沉吟,道:「我們對敵人的構想是這樣的,韓朝安、深末桓和呼延金是一黨,
你的杜大哥和許開山是另一黨,兩批人並沒有聯繫,卻有相同的目的,就是在我們傷癒
前翦除我寇仲和子陵。剛才烈瑕故意陪我們走進宮的最後一段路,正是要令刺殺之舉只
能在我們離宮後發生。而你杜大哥對我們的行動計劃都瞭若指掌,故可輕易從中取利。」
    可達志像被判刑的道:「真希望你猜錯。不過你若猜對,那杜大哥會詐作引路帶你
們到深末桓的巢穴,而事實上那卻是杜大哥和許開山設下的死亡陷阱。唉!我真怕面對
這可能性,因為我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親手取杜大哥的命,我最恨就是被朋友欺騙出
賣。」
    寇仲愕然道:「你剛才不是央我放他一馬嗎?」
    可達志頹然道:「我那想到這麼快可揭開謎底?還以為至少拖個一年半載,甚或永
遠尋不到真相。」
    寇仲同情的道:「待我想想,說不定會想出個能兩全其美的方法,既可殺深未桓,
又暫不須與老杜作正面交鋒。」
    可達志雙目電光亮閃,回復他那種從容自信的神態,冷然道:「方法只有一個。我
們定下另一套聯絡的辦法,而深末桓又確是用飛雲弓射出他的箭,我可保證深末桓見不
到明天的日出。」
    寇仲開懷笑道:「與你這小子合作,確省回不少唇舌氣力。我們尚有一個幫手,那
亦是發現你杜大哥去與許開山大吵一場的同一個人,人稱『蝶公子』的陰顯鶴,乃中土
東北出類拔萃的劍手,相當了得。」
    可達志訝道:「我在什麼地方聽過這個怪名字?」
    寇仲助他一臂之力道:「是否聽杜興說的?」
    可達志搖頭,旋又雙目射出奇怪的神色,道:「記起啦!宗湘花曾向秀芳大家提及
這名字。」
    寇仲不由別頭望往燈火通明的大廳,目光落在宗湘花修長優美的健康背影,心湖浮
現出陰顯鶴這孤傲不群的劍客。
    他和宗湘花究竟是什麼關係?
    ------------------
  掃瞄者:Ro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