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二章 龍泉街上

    兩人離開四合院,在華燈初上的街道提心吊膽的舉步前行。
    寇仲回首一瞥院門,笑道:「你猜這座四合院將來會否變成龍泉一處遊人必訪的勝地?
因為我們兩個傢伙曾在這裡住宿過。」
    徐子陵哂道:「只有在三個情況下才會如你所願,首先是我們今晚死不去,其次是你日
後真的做成皇帝,三則是龍泉城沒有被突厥大軍的鐵蹄輾成碎垣破片。」
    寇仲道:「我跟你的分別是我做人較樂觀。而你有否感覺奇怪,從沒有人敢到四合院來
尋我們晦氣的。」
    對街走過一批穿得花枝招展的靺鞨少女,見到兩人無不俏目生輝,肆無忌憚的指點談
論,顯是曉得他們一是寇仲,一為徐子陵。
    徐子陵道:「會否因這是古納台兄弟的地方,故沒有人敢來撒野。」
    寇仲不理途人的目光,啞然失笑道:「你永遠比我謙虛,我卻認為是想害我們的人怕了
小弟的滅日弓。我只要躲在廂廳內,有把握射殺任何敢躍進院內的人。只有在這人來人往的
通衢大道,我的滅日弓始無用武之地。」
    徐子陵突感自己從喧嚷的大街抽離出去,就像在花林那珍貴的經驗般,對整個環境的感
覺份外細緻清晰,曉得自己在面對生死存亡的壓力下,終從師妃喧的述障中破關而出,臻井
中月的境界。
    此時若有任何人在跟蹤、監視至乎伏擊他們,必瞄不過他的靈覺。
    微笑道:「你確比我清醒,說得對!例如深未桓就不會賣古納台兄弟的賬,又不見他前
來冒犯?可知少師那把令無數塞外戰士飲恨的神弓,確令敵人喪膽。」
    寇仲喜道:「陵少心情為何這麼好?竟來拍小弟馬屁。哈!順帶再問個問題。」
    徐子陵注意力落在左街坐在一間酒門外桌子前的男子,此人衣著普通,可是面容強悍,
雙目閃閃有神,隔遠看到兩人立即把臉垂下,生怕給兩人看到的模樣。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你是否在看那小子,我猜他是呼延金的手下,要否來賭一
手,看你是賭仙還是我為賭聖?」
    徐子陵失笑道:「你不是有問題須垂詢小弟嗎?除非你想故意遲到,否則就不要去管這
些小嘍囉。」
    寇仲往那人以突厥話大喝過去道:「兄弟,給我向呼延金問好。」
    那人登時色變,顯得溜既不是,不溜更不是,幸好寇仲兩人迅速走了。
    寇仲和徐子陵相視而笑,那傢伙的表情正是最佳答案。
    前者笑道:「我們開始能分辨契丹、靺鞨等諸類人,以前是只能憑衣飾打扮的外觀作判
斷。我想問的問題其實有點唐突,使我難以啟齒。而事實上亦非甚麼大不了的事,擱下不問
也可以。」
    徐子陵訝道:「竟有這樣一個問題?」
    寇仲的目光投往前方迎面而來的一個大漢,看衣著該是粟未靺鞨外另一部族的靺鞨人,
見到兩人,隔遠恭敬施禮。
    寇仲邊回禮邊道:「我和你均不是嗜血的人,嚴格來說,我要比你好鬥。不過在祝玉妍
與石之軒同歸於盡一事上,你卻比我來得積極。我非是指殺死石之軒,而是你陵少像對祝玉
妍的犧牲毫無半點憐惜之心,這與你一向不願見有人傷亡的性格似乎不大合拍。」
    徐子陵心中一片寧靜,輕輕道:「還記得在南陽天魁道場發生的屠殺慘劇嗎?當時祝玉
妍親率手下來犯,見人便殺,你因剛巧外出,故不曾親眼目睹那種道場變屠場的情景!但我
卻終生忘不掉。今趟我肯和祝玉妍合作是迫不得已下的妥協,故對她的生死,絕沒有絲毫惋
惜,何況更可助仙子一臂之力,算得是個多番開罪她的補贖。」
    寇仲恍然道:「原來如此,你說得對,人會因形勢的變化不斷妥協忍讓。想想當年涫涫
在我們眼前把商鵬商鶴兩位可敬的老人家殘殺,我那時心中立誓要把涫涫碎屍萬段以為兩位
老人家報仇,其後還不是因形勢所迫而須與涫涫妥協。這就像頡利與我們仇深如海,仍要迫
馬吉把八萬張羊皮還給我們。」
    徐子陵道:「說起八萬張羊皮,令我想起老跋,他因何這麼久仍未回來?」
    寇仲苦笑道:「事實上我一直擔心此事,只是不敢說出來。」
    一人從橫街急步衝出,來到兩人身側。
    兩人目光像四道閃電般往那人投去,那人被兩人眼神氣勢所懾,渾身一震,垂下雙手,
以示沒有惡意或武器,施禮道:「敝上呼延金想請兩位見個面說幾句話。」
    兩人大感錯愕。
    呼延金竟來找他們說話?太陽是否明天會改由西方升起?
    寇仲負手緩行,淡淡道:「老兄非是契丹人,而是漢人,如何教我相信你是呼延金的手
下。」
    那人回復從容神態,追在寇仲身側,低聲道:「小人梁永,一向為呼延大爺負責在關內
的生意,杜爺和許爺想與敝上聯絡,亦要經小人作中介人,請少帥明察。」
    又乾咳一聲道:「在龍泉反而沒有人認識我,所以呼延大爺派小人來作通傳,少帥和徐
爺只要隨小人稍移大駕,見到金爺便知小人沒有說謊。」
    寇仲另一邊的徐子陵點頭道:「你確沒有說謊,因為作呼延金的手下並非甚麼光采的
事,說謊該找些別的來說。」
    梁永臉色微變,卻不敢發作。
    寇仲聳肩道:「說謊又如何,頂多是個陷阱,我寇仲甚麼場面未見過。問題是我現在根
本既沒有見貴上的心情,更沒有那種閒暇。你給我回去告訴他,明天請早。」
    兩人出身市井,最懂與黑道人物打交道,甫接觸便以言語壓著對方,令對方陷於被動,
不得不拿點好處來討好他們。
    果然梁永道:「呼延爺今趟派小人來請駕,對兩位實有百利而無一害。兩位不是為翟大
小姐被劫的貨歷盡萬水千山來這裡嗎?呼延金爺正是要和兩位商量此事,並澄清雙方間一些
小誤會。」
    寇仲開始糊塗起來,昆直荒不是說呼延金和深未桓聯手來對付他們嗎?為何現在呼延金
卻像要修好講和的樣子。
    不由求助的望向徐子陵,後者微一搖頭,表示他亦弄不清楚是甚麼一回事。
    梁永見寇仲毫不動容,湊近少許把聲音進一步壓低道:「敝上尚可附贈一件大禮,就是
包保少帥能討回今早遇襲的公道。」
    兩人心叫卑鄙。只聽這句話,可知呼延金確與深未桓結盟,且雙方早擬定計劃,故此呼
延金可隨時送禮,把深未桓和任何三與計劃的人出賣。
    寇仲裝出興致盅然的樣子,訝道:「贈品?」
    梁永賠笑道:「少帥欲知詳情,只要與敝上見個面,敝上自是言無不盡。」
    最後言無不盡四字他是加重語氣的說出來,企圖說服寇仲。
    三人此時轉入朱雀大街,更是熱鬧繁華,充滿大喜日子來臨前的氣氛。
    徐子陵不禁生出感觸,他們雖與街上群眾肩碰肩的走著,似是他們的一份子,但事實卻
超然在這群眾之上,在某一程度上操控著他們的命運。這種人上人的權力,正是古往今來有
志王候霸業的人努力追求的目標。
    寇仲皺起眉頭道:「他因何肯這麼便宜我?有甚麼條件?」
    梁永恭敬的道:「敝上早有明言,不會有任何要求,純是識英雄重英雄,與兩位套個交
情,交交朋友。」
    寇仲倏地立定,別頭望往梁永,微笑道:「回去告訴呼延金吧!我寇仲
    他本是反對向可達志說出他們憑空的猜測,但在別無選擇下,只好改變初衷。
    寇仲同意道:「現在只能見機行事,看可達志是龍是蛇,石之軒方面如何?」
    徐子陵道:「也只是見機行事此四宇真言。」
    說到這裡,兩人均感有人從後方接近。
    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當然常有許多人跟在背後,但此人接近的方式卻與別不同,時
快時慢,且左右位置不住改變,故令兩人生出警惕,知是有特級高手在接近他們。只要進入
某一距離和角度,可向他們發動雷霆萬鈞的突襲。
    來人的氣勢正緊鎖他們,只有像寇仲和徐子陵這級數高手,才不用回頭去看,亦能對來
者的動靜如目睹般清晰。
    若在受傷之前,他們自可從容應付,甚至可在敵人出手後,始決定採取那種方法狠狠反
擊。
    此刻當然不能如此瀟灑。
    兩人肩頭輕觸。
    徐子陵往靠店一方移開,寇仲得徐子陵輸入真氣,控制傷口的肌肉和經脈,旋風般轉過
身來。
    入目是大步趕至的烈瑕,只見他雙目先閃過得色,接著笑容泛臉,哈哈笑道:「兩位大
哥好,愚蒙還以為會遲到,致唐突佳人,現在見到兩位,始能放下心來。大家兄弟結伴赴美
人之釣,不亦樂乎!不亦樂乎!」
    兩人心中大罵,偏又莫奈他何。更曉得被他以高明的手法,摸出底子。
    若適才能以不變應萬變,尚可保持高深莫測的假像,現在雖未致露出狼狽相,但已給試
出內傷未癒,難怪這可惡的小子眼現得意神色。
    寇仲壓下內心的憤怒,若無其事的道:「列兄是否剛見過大尊?所以差些誤時。」
    烈瑕微一錯愕,看來極可能是給說中心事,旋即來到兩人中間,笑道:「少帥說笑啦!
我只是因籌措禮物需時,故趕得這麼辛苦。你們看!」
    從衣袖滑出一個長約尺半繡有龍鳳紋的窄長錦盒,落到手上。
    徐子陵和寇仲目光落在錦盒上,心中想的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烈瑕在進宮前這最後一段路加入他們行列,看似是無意的巧合,但兩人確知其中另有隱
情。大有可能顯示杜興與許開山這夥人,跟深未桓、呼延金、韓朝安的那一夥人,至少在刺
殺他兩人一事上,是各有各做的。
    道理非常簡單,因為有烈瑕陪他們走這段路,勢令深未桓那夥人無法在兩人入宮時發動
襲擊,只能留待他們出宮時進行。
    假若烈瑕曉得兩人能從他陪行一事上推得這樣的結論,必然非常後悔。
    寇仲隨口問道:「上一個大禮是《神奇秘譜》,令趟又是甚麼娘的譜兒。」
    烈瑕欣然道:「見到秀芳大家時愚蒙自會解謎。」
    笑嘻嘻的把錦盒收回袖內。
    宮門在望。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神,均看出對方有在這條假的朱雀大街,比在萬水千山之外真長
安的真朱雀大街更不好走的感覺。
    今晚會否是他們最後的一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