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一章 撲朔迷離

    寇仲閉上雙目,在熱氣睛騰的溫泉池內夢囈般道:「若非下善大雨,我怎都想不到崔望
會守在越克篷的賓館外心懷不軌,大雨將他半邊身子打濕,他所穿是龍泉的改良漢服,衣料
單薄,淋濕後隱現臂上類似狼盜的刺青。哈!。可是那傻瓜仍懵然不知。若非我不宜動手,
剛才即把他擒下。」
    又解釋如何從他的功力高深處推測出他非是娘盜嘍囉而是首須崔望。最後道:「你猜他
出現在那*,對我們有甚麼做示?」
    說罷從池內爬出來,抹身穿衣。
    他胸膛的傷口奇跡地癒合,只有一個泛紅和長約寸半的傷疤,不過若因劇烈運功重新撕
裂,復原時間將大幅拖長。
    徐子陵凝神細想好片晌梭,道:「在時間上,似乎不該是由杜興知會崔望的。除非我們
找杜興時,崔望正在杜興宅丙,否則時間上不容許社興再到某處通知崔望,那怎樣都快不過
你。還有是杜興怎曉得你在見他之前,沒有拜會過越克篷呢?。」扎寇仲穿好衣服,坐到他
旁,呆望人門片刻,點頭道:「事情愈趨複雜,更是撲朔述離,崔望肯定與呼延金有間接或
直接的聯緊,始得悉我們和越克蓬的關係。我們不妨來個大膽的假設,自令早我們遇襲受
傷,由於我們掩飾得好,使敵人難知我們傷有多重,故不敢輕舉妄動。兼且龍泉終是拜紫亭
的地頭,即使拜紫亭默許我們在他的地頭被殺,也不能太過張揚,甚至拜紫亭會抑壓韓朝安
等人,唉!。愈說愈複雜呷!。」
    徐子陵搖頭道:「並不複雜,簡而言之,是敵人第一趟刺殺行動失敗,必須在我們完全
傷癒前進行第二次伏擊。而此次更不容有失,因為若老跋又或古納台兄弟回來,他們將癰失
良機。」
    寇仲笑道:「都是陵少詛得扼要清楚,我的意思是崔望之所以守在越克篷外賓館的大門
外,是要看我們會否向越克篷求援,從而推測我們的傷勢保淺,更可看情況進行另一次攻
擊。若我去找宋師道,情況亦是如此。我們現在雖弄不清楚崔望因何會呆頭鳥般站在那*乾
瞪眼睛,但至少曉得崔望可能和韓朝安、呼延金等有點關係。換過是外人,怎知我們傷重至
需找人援手的地步?,你那方面情況又是如何?。」
    徐子陵仰觀天色,仍是灰濛濛一片,卻感到藏在雲後太陽正往西降,道「仙於沒問題,
陰顯鶴卻不在他落腳的客棧*。唉1原本還以為可請宋二哥為我們追蹤保未桓,看來這願望
要落空。待會人宮前妃暄會和我們碰頭,惟有央她親自出馬。」
    寇仲一呆道「憑我們兩個傷兵,即使加上仙子,而深未桓和木玲只得夫婦兩人,我們恐
怕仍沒法幹掉他們,何況他們肯定還有大批手下?」
    徐子陵道:「說開又說,你的計中計有個很大的漏洞,假使杜興確與要殺我們的深未桓
等人暗中勾結,那他們將一方面把可達志引開,另一方面則把我們引誘往某處。在這種情況
下,探未桓還那有空隙返回藏身的地方去,他只會聯同呼延金、韓朝安,至乎崔望、杜興、
許開山等在某處佈局襲殺我們。故跟蹤保未桓根本是沒有意義的。」
    寇仲苦笑道:「我想出這計中計時,那想過杜興會是他們的人。我的娘,你說得對,在
這敵我難分的情況下,我們的訐中計只是玩火,不但會燒7傷自己,還會把仙子賠進去。假
設許開山是那甚麼大尊或他奶奶的原子,武N功只要比烈瑕更厲害點兒,只他一個已不易應
付。」扎徐子陵道:「我本以為找陰顯鶴去跟蹤深未桓無傷大雅,可是願望落1空,只好改
變計劃,眼前但求自保不夫。否則最怕因小失大,沒法助視玉妍與石之軒來個玉石俱焚,才
不划算。」
    寇仲堅決的搖頭道:「不!。錯過今晚,我們再沒有這麼好的機會去殺深未桓。」
    徐子陵心中同意。
    換過他是保未桓,假若令晚仍殺不死他們,只好立即有那遠滾那麼遠,躲回熟悉的大戈
壁去,以避開兩人傷癒後的反擊。兼且古納台兄弟對深未桓構成嚴重的威脅,何況尚有個馬
賊剋星跋鋒寒,在那種情況下,深未桓捨逃走外別無選擇。
    徐子陵歎道:「我們辦得到嗎?,」寇仲道:「窮則蠻,變則通。敵人的失善,是被我
們爭得喘一日氣的時間,使傷勢大有改善。哈!。這溫泉療傷的方法,既便宜又方便。他娘
的!。該怎樣鑾才好?我要找可達志這小子攤開一切來說,讓他曉得杜興對頡利並非絕對真
誠,甚至想破壤頡利和突利的修好。」
    徐子陵搖頭道「可達志會很難接受我們的憑空猜想。而且你怎能肯定可達志確是站在我
們的一方。」
    寇仲道「若可達志要殺我們,我們該早橫死街頭,因為即管我們沒有受傷,跟他單打獨
鬥,仍沒勝算。從這點看,可達志應是真心幫助我們。我並非要可達志一下子改變對杜興的
想法,但只要他上長有個譜兒,而非全無疑心,當可隨機應鑾的看清楚我們是否冤枉社興。
杜興始終有一半是契丹人,契丹人絕不願見頡利和突利修好的。」
    風聲響起,一人逾牆而入,赫然是兩人苦尋的陰顯鶴。
    徐子陵喜道。「陰兄是否看到小弟在你客棧內的留言,故而尋來。」
    陰顯鶴仍是那副孤獨落寞,像人世間所有歡樂都跟他沒半分關係的神情,淡淡道:「徐
兄在找我嗎?」
    寇仲跳起來道「陰兄請坐,要茶遢是要酒?」
    陰顯鶴露出一絲難得的笑意,搖頭道:「站在這*便成,今趟來是有事9相告。」l兩
人精神大振,洗耳恭聽。刃陰顯鶴仰望天空,道「剛才那場雨下得真厲害,當時我正在跟蹤
許開山的馬卓,他離開名妓慧深的家,直馳往未崔大街的稻香樓,那是龍泉最有聲價的酒
館,我借大雨的掩護,緊吊在他車後,自以為萬無一失,豈料祗稻香樓時,車子變成空車一
輛。坦白說,我現在真的相信許開山是大明尊教的大尊或原子,否則豈能厲害至此。」
    要知陰顯鶴責為東北武林最出色的劍手,功力跟他們所差無幾,此人更對自己追蹤跟躡
的技術非常自負,所以在這方面無論如何該有兩下子。而許開山不但曉得被跟蹤,遢要撇下
就撇下般把陰顯鶴甩掉,顯示出可怕的才智與身手,故令陰顯鶴驚怵不已,特來警告他們。
    寇仲皴眉道「許開山因何不惜顯露狐狸尾巴,亦要以這種近乎炫耀的方式撇掉陰兄?
哼!。這傢伙定是有更重要的事去辦。」
    除於陵道「我奇怪的卻是他為何不索性下車找陰兄晦氣,此乃殺陰兄的一個好機會。」
    陰顯鶴坦然道「因他對你們兩位非常忌憚,一天你兩人未死,他還不敢過份放肆。」
    寇仲哈哈笑道「我猜到啦,因他很快就可以解決我們,故忍蔓時之氣。他娘的1陰兄的
情報真管用,令我們弄清楚很多事。老許到稻香婆則,有人找他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不要那麼武斷,他可以是去幹其他事情的。」
    陰顯鶴道「只有杜興來找過許開山,兩人不知因何事吵個臉紅耳熱,我因距離在退聽不
清楚,後來杜劂贛沖沖的離開,接善是許開山離去。」
    兩人臉臉相觀。
    會仲動容道:「是陵少猜得對,杜皿懿與許開山狼狽為好,但確不知許開山是大尊或原
子的身份,故興問罪之師,這正切合杜興火爆的性格。」
    陰顯鶴茫然道:「你們在說甚麼?」
    徐子陵道。「這個我們稍梭再向你作解釋,我們想請陰兄再幫我們一個大忙。」
    陰顯鶴冷冷道「事實上我的命運己和你們連素在一起,你們若被害,l我陰顯鶴肯定沒
命生離。死在龍泉,已成定局。但這也並非不是好事一ha樁。」二說到最後兩句,雙目射
出溫柔的神色,似像對龍泉有某種奇異的感情。l寇仲苦笑道「死在龍泉對我來說卻只會是
窩囊透頂,我絕不能容許這樣的事發生。現在我有十成把握肯定會在離宮時遇伏,他奶奶的
熊,他們要殺我,我就還以顏色,一箭貫穿深未桓的咽喉要害。曰說到最後,他雙目殺機大
盛,精芒電射。」咯!,咯!。咯!。,門塑目。
    陰顯鶴淡然道:「我不想見任何人?」
    徐子陵道。「這邊走!。」領他人南廳去了。
    寇仲曉得子陵會趁機向陰顯鶴詳述今晚與敵周旋的細節,忙往應門。
    當寇仲手觸院門,心中忽然想到假若門開時數十支勁箭以強弩射進來,自己會否閃避不
及而一命嗚呼。不由猛提一口真氣,作好準備,綬緩做門。
    半張人臉出現在門隙處,再隨善兩扇大門往內開盡展全豹。
    寇仲心神劇震,表面卻不敢??漏絲毫心意。他奶奶的熊1這張豈非適才在越克蓬門外
見過的崔望臉孔,看第一眼時仍不敢肯定,因為裝東大異。眼前的「崔望」一身軍服,活脫
是威風凜凜的拜紫亭手下悍將的樣兒。他身後尚有十多名拜紫亭的禁衛軍。當時的崔望戴的
雨帽又直壓至眉根,但寇仲仍清楚記得他略帶鷹釣的鼻,粗黑的臉容,和透射陰騖之色的眼
神。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車馬路處泊有一輛華麗的馬車,看情況是拜紫亭派來接他們人宮的禁衛兵隊。
    丙然「崔望」施過軍禮昂然道:「未將宮奇,奉大王之命,特來接少帥和徐爺人宮赴
宴。」
    寇仲終把門敞開,心念電轉,想到三個可能性。
    第一個可能性是崔望假冒拜紫亭的手下來接他們,事實上卻是個陷阱,當馬車駛至某
處,將對他們麥動雷霆萬鈞的攻勢,置他們於死地。
    第二個可能性是眼前的崔望碓是貨真價宣的拜紫亭手下宮奇,這想法並非沒有其他理由
支持,至少馬吉說過八萬張羊皮現時是在拜紫亭手上,烈瑕又指狼盜是拜紫亭的人。U第三
個可能性是眼前此君果是宮奇而非崔望,只因湊巧身有刺青,令他刎誤將馮京作馬涼,至於
宮奇為何會在越克篷門外監視出入的人,可能有其他的因由。
    若是第一個可能性,當自己拒絕護迭,說不定對方惡向膽遢生,??准自己現在孤身一
人,立即動手,那可非常不妙。
    寇仲哈哈笑道。「啊!,原來是宮將軍。大王真客氣。」
    接善故作神秘的低聲道:「宮將軍請借一步說話。」
    「崔望」略一猶豫,跨過門檻,隨寇仲移人院落,恭敬的道:「少帥有甚麼吩咐?。曰
寇仲對他的」猶豫「大感興奮,因可證明這」宮奇「有更大可能碓是崔望,所以對他寇仲具
有戒心。寇仲臉對臉隔兩步的凝望對方銳如鷹集豺狼的雙目,裝作有點為難的道:「怕要宮
將軍白走一趟,唉!。我們……」
    爆奇愕然道:「少帥今晚不入宮嗎?大王會非常失望的。」
    寇仲乾咳道:「將軍誤會哩!。我們只是想自行入宮赴宴。唉!,怎麼說才好呢,,我
們是希望把今早襲擊我們的人引出來,好好教訓他們一頓。如有你們前呼後擁,這誘敵之計
將不靈光。」
    爆奇雙目異光一閃,瞬又斂起,環目掃過南廳,點頭道:「未將明白。只是大王派我們
前來,正是為兩位安全酋想。聽大王說少帥傷勢頗為嚴重。若在途中有任何閃失,未將怎擔
當得起?。」
    寇仲心中暗喜,從此人的神態反應,愈麥肯定他是崔望。而對方能說出拜紫亭所知關於
他受傷的情況,那他「宮奇」的身份亦無可懷疑。所以只要查清楚這「宮奇」是否因要常到
關內「姿財」而長期不在龍泉,即可肯定他既是宮奇,亦是崔望。
    唯一餘下的問題是崔望和他的手下均是回紇人,因何會為拜紫亭責命,與許開山和杜興
的關係又如何?,寇仲心忖老子怎敢坐你老哥的馬車,壓低聲音道:「將軍不用擔心,我寇
仲別的不成,療傷卻很有一手,否則怎肯為一些卑鄙之徒拿老命去博。將軍請回去告訴大
王,我們定會準時赴宴。」s宮奇沉吟片刻,似無可奈何的道:「我們當然尊重少帥的決
定,未將會」回去如實稟告大王,少帥小心。「%說罷施禮告辭。直至關上大門,寇仲才放
下心來,鬆一口氣。剛才在宮奇沉吟時,寇仲感到他心內殺機大盛,隨又消失,顯然是一番
思量後,終於放棄立即出手。此時徐子陵在面對大門的南廂廳內向陰顯鶴將令晚的錯綜複雜
形勢扼要解釋一遍,寇仲神色興奮的進來,見到兩人站在盲後,笑道:「看到嗎?」
    徐子陵道:「拜紫亭竟有這麼高明的手下,他的目光往我們投來時,我感到他看到盲後
的我們,只這功夫已大不簡單。」
    陰顯鶴沉聲道:「此人名叫宮奇,是拜紫亭座下四悍將之一,相當有名氣。」
    寇仲動容道。已「他真是拜紫亭的手下?曬」徐子陵愕然道:「你在懷疑他?」
    寇仲道:「你曾和崔望交過手,不覺得他有點眼熟嗎?」
    徐子陵呆了起來,用神沉思。
    陰顯鶴大訶這日。「少帥怎會認為宮奇是崔望呢?日h寇仲解釋清楚,苦惱的道:「有
甚麼方法可查出當狼盜在關內殺人放火時,宮奇就不在龍泉,那我們立可肯定宮奇是崔望。
一徐於陵道:「陰兄似對龍泉的事非常熟悉。」
    陰顯鶴雙目又再射出溫柔的神色,點頭道:「這是我第三趟來龍泉。調查宮奇是否崔望
一事,可交由我負責,至遲明天可有結果。一寇仲喜道:「如此有勞陰兄。嘿!,陰兄像對
龍泉有種特別的感情。川陰顯鶴搖頭道。」我很少在一個地方長期逗留,所以比別人會多去
些不同的地方。曰兩人均知他在掩飾,只是無暇去問個究竟,更知他不會輕易透露心事。
    徐子陵點頭道:「樣貌和體型均有些兒相似,你的懷疑很可能是事實。」
    寇仲苦笑道:「假若離宮時,崔望請我們登車,我們該接受還是拒絕?」
    徐子陵亦大感頭痛,離宮時坐馬車,是他們計劃中一個重要部份,既可令目標明顯,兩
人的「聯手妙術」又較易發揮,但若宮奇是崔望,坐他的車卻會驟增不可預測的危險變數。
    陰顯鶴像被勾起甚麼心事般,木無表情的道:「兩位必有解決方法,我就趁兩人赴宴的
時間,設法查證宮奇是否有另一個身份。」
    說罷離廳逾牆離開。
    寇仲歎道:「我現在腦袋發脹,對令晚的事再沒有把握,陵少如何?」
    徐子陵道:「我能比你好多少?」
    兩人對視苦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