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四章 虛虛實實

    兩人離開成衣店,換上新衣,除臉色較平常稍為蒼白點,表面實看不出他們身負重創。
    成衣店的老闆及伙伙們曉得剛才街上發生的事,一方面佩服他們拚死維護小孩的義行,
另一方面更因他們是對抗頡利大軍的英雄,所以非常熱情,不但分文不收的供應合身衣服,
更讓他們用後院的溫泉井水洗滌血跡。
    寇仲因羊皮外袍是楚楚親自用她的玉手縫製,故雖沾血破損,仍不肯捨棄,取回滅日弓
和井中月,將外袍交由成衣店修補清潔。
    天空仍是灰檬檬的,就像兩人此刻的心情。
    寇仲歎道:「離開山海關時,還抱著遊山玩水的心情到大草原來,以為可以輕輕鬆鬆過
段日子,豈知有老跋差點掉命在前,我們更有今日的險況,事前那能想及。」
    徐子陵左臂報廢,如與人動手,只得右手可用,但卻會牽動脅下的傷口,只兩條腿仍由
他差使,聞言失笑道:「你看這條毒計會否又是香玉山在暗中籌劃的?」
    兩人此時橫過車馬道,來到外賓館門外,寇仲聽罷立定,沉吟道:「你這猜測大有可
能,只有那天殺的小子才如此明白我們的稟性,想到利用小孩子纏身這辣招。深未桓一向是
頡利的走狗,趙德言則對我們恨之入骨,他們易容改裝後來狙擊我們,正是不想突利曉得是
他們幹的。他奶奶的,此仇不報非君子。」
    徐子陵壓低聲音道:「假若韓朝安待會來試探我們的傷勢,例如美其名曰較量試招,我
們該怎麼辦?」
    寇仲下意識地按按胸膛陣陣牽痛的傷口,狠狠道:「我們可否直斥剛才的事乃他所為,
那時他只能砌詞狡辯,再拿我們沒法。」
    徐子陵搖頭道:「這不失為一個辦法,卻絕不明智。首先以我們的作風,定會跟他翻臉
動手,變成自取其屏,其次更重要的是讓韓朝安曉得我們知道他和深未桓夫婦狼狽為奸,以
後更有所提防。」
    寇仲頭痛道:「不知是否信心受到挫折,我的腦袋空白一片,想不出任何辦法來,你有
甚麼好主意?」
    徐子陵微笑道:「來個實者虛之,虛者實之如何?說到將說話弄得失實誇大,小弟自愧
弗如,當然由你老哥出馬。」
    寇仲聞絃歌知雅意,哈哈一笑,扯著徐子陵進外賓館去。
    傅君嬙在外賓館的上廳會見兩人,金正宗和韓朝安兩人陪伴左右。
    宋師道是安排這「和談」的中間人,見他們遲到近一刻,皺眉輕責。
    兩人目光先後掃過正得不耐煩的傅君嬙,氣度沉凝的金正宗,瀟灑自如的韓朝安,三人
神態各異。
    傅君嬙鼓起香腮,一副悻悻然不能釋的樣兒,卻不知是在怪他們遲到還是因為宇文化及
的舊恨。
    金正宗表面不露任何內心的感受,可是他們仍感到他深藏的敵意。
    反是剛對他們進行刺殺的韓朝安態度熱誠,使人感到他是欲蓋彌彰,貓哭鼠假慈悲,就
這麼看去,還分不清楚傅君嬙和金正宗是否曉得或同意韓朝安對他們剛才的作為。
    韓朝安顯然不曉礙兩人看破他是突施刺殺的罪魁禍首。
    寇仲苦笑道:「諸位請恕我們遲來之罪。剛才在朱雀大街遇伏,我們同被重創,差點來
不成。」
    宋師道大吃一道:「你們受了傷?」目光灼灼的在他們身上巡視。
    傅君嬙冷笑道:「誰那麼本事能令你們受傷,傷在那裡呢?就這麼看卻看不出來。」
    徐子陵特別留意金正宗的反應,見他露出錯愕的神色,似乎對刺殺的事並不知情,若他
沒有在此事上同流合污,傅君嬙理該沒有牽涉其中。
    寇仲一掃身上新簇簇的衣服,笑道:「我們本來滿身血污的見不得人,全賴這身新衣遮
丑。哈!可以坐下嗎?現在我兩腿發軟的,誰都可輕易收拾我們。」
    韓胡安雙日閃過驚疑不定的神色,顯然兩人「示弱惑敵」的策略奏效。
    宋師道忙道:「坐下再說。」
    眾人分賓主次序坐到設在廳心的大圓桌,傅君嬙在金正宗和韓朝安左右仲持下坐在面向
大門的一邊,兩人背門坐一邊,和事老的宋師道居中而坐,形勢清楚分明。
    徐子陵見韓朝安不住留神打自已,心中好笑。曉得對方因自己中了木玲的毒劍,理該劇
毒攻心而亡,偏偏他的長生氣不懼任何劇毒,故像個沒事人似的,更令韓朝安懷疑他們的
「重傷」是裝出來的,以引深末桓等再來對付他們,其實是個陷阱。
    此正實則虛之,虛則實之的上上之計。
    金正宗沉聲道:「究竟是誰幹的。少帥可否說得詳細點?」
    傅君嬙嘟長嘴兒,帶點不屑他們裝神弄鬼的意味道:「你們真有本領,身受重傷還可談
笑自如。」
    寇仲先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向傅君嬙道:「小師侄的心臟給刺了,裡面仍在流血,
哈!幸好我的長生氣有起死回生之力,才勉強到這裡來,讓嬙姨見我可能是最後的一面。談
笑自如則是不得不裝作樣,以免給刺客看破我們傷得這麼嚴重再來檢便宜。至於小陵的傷
勢,由他自己報上吧。」
    徐子陵為之氣結,寇仲的誇大實在過份。
    傅君嬙大嗔道:「胡言亂語,誰是你的嬙姨?」
    心知肚明那一劍沒能命中寇仲心臟的韓朝安終忍不住,眉頭大皺道:「少帥請恕在下多
言,直到此刻,我們和兩位仍是敵非友,少帥這麼坦白,不怕我們乘兩位之危嗎?」
    寇仲愕然向宋師道道:「宋二哥不是說嬙姨肯原諒我們嗎?大家既是自己人,更是同門
一家親,我們怎可隱瞞真相?」
    傅君嬙見他始終不肯放棄「師侄」的身份,生氣道:「再說一句這種無聊話,我以後不
和你們交談哩!」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心中暗喜,因從傅君嬙口氣聽出雙方問的嫌隙確有轉圜余
地。
    宋師道責道:「小仲不要惹怒君嬙,我已將你們放過宇文化及讓他自行了斷的為難處清
楚解說。」
    金正宗不悅的道:「少帥仍未答在下先前的問題,當今龍泉城內,誰有能力伏擊重創兩
位。」
    寇仲歎道:「他們不是夠本領,而是夠卑鄙。」
    當下把遇伏情況加油添醋,眉飛色舞的詳說出來,少不了把傷勢挎大至他們早該死去多
時,命赴黃泉的地步。
    聽者中以韓朝安的眉頭皺得最厲害。
    說罷寇仲壓得聲音低無可低的道:「這批刺客最有可能是大明尊教的人,因為其中一個
刺傷小陵的是個易容改裝扮作男人的女子。」
    徐子陵補充道:「也有可能是深未桓的妻子木玲。」
    眾人沉默下去,傅君嬙和金正宗都沒有特別的反應,宋師道則虎軀輕震,模糊地掌握到
兩人的策略,因他曉得韓朝安與深未桓夫婦的關係。
    兩人心中奇怪。
    徐子陵故意提出木玲,是在測探傅君嬙和金正宗的反應。若他們與刺殺的事無關,除非
他們根本不知道韓朝安跟深末夫婦同流合污,否則想都該有點異常的反應,例如朝他瞧去諸
如此類,應是自然不過的行為。
    寇仲正容道:「這都是題外話,我們今趟前來,是想聽嬙姨有甚麼吩咐。」
    眾人目光集中到傅君嬙俏臉,這個高麗美女雙目亮起來,盯著寇仲道:「若不想我追究
你們,你們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寇仲恭敬的道:「嬙姨賜示,只要我們辦得到,絕不會令嬙姨失望。」
    他這番話發自真心,因傅君綽的關係,他們最不願與傅采林為敵。
    傅君嬙目光掃過徐子陵,然後回到寇仲處,沉聲道:「第一個條件,就是你們以後再不
能自稱是我們奕劍門的弟子,我更不是你的師姨。」
    寇仲無奈地苦笑道:「師姨你不用請示師公就逐我們出門牆嗎?唉,好吧!以後我再不
敢喚你作嬙小師姨,只喚嬙姨箅了。」
    傅君嬙嗔怒道:「仍要耍賴皮?」
    金正宗為之莞爾,同韓朝安搖頭失笑。
    宋師道打圓場道:「少帥正經點好嗎?江湖有調不拘俗禮,長幼忘年也可以兄弟相交
往,以後喚句傅姑娘這問題就可迎刃而解。」
    他不愧世家大族出身,說話兩面討好,使人聽得舒服。
    寇仲從善如流地哈哈笑道:「下一個條件請傅姑娘賜示。」
    傅君嬙臉容稍霽,道:「第二個條件是若寇仲你異日一統中原,絕不能對高麗用兵。」
    寇仲欣然道:「這個即使姑娘沒有吩咐,小弟亦不會對娘的祖國動祖,事實我根本不是
個愛動干戈的人。哈,嬙…噢…姑娘看我的長相像有皇帝的運道嗎?是否太抬舉我呢?」
    金正宗歎道:「少帥可知你自已已成在大草原最具影響力的漢人,看好你的大有人在,
頡利現在最顧忌的人再不是李世民,而是少帥你。」
    寇仲和徐子陵恍然大悟,之所以有今次和談,宋師道的於中斡旋,只是促成的一個因
素,更重要的是寇仲的聲望和勢力正不住膨脹。
    寇仲不但以鐵般的事實諸明他是無敵的高手,更是助突利擊敗金狼軍運籌帷幄的軍師,
現在寇仲在中土有名懾中外的「天刀」宋缺為靠山,大草原則有突利、菩薩和古納台兄弟作
盟友,誰再敢輕視他。
    所以高麗人不願與他為敵,至少不敢與他有衝突,韓朝安亦只能在易容改裝的情況下刺
殺他,更很有可能把傅君嬙和金正宗都蒙在鼓裡。
    宋師道喜道:「兩個問題均已解決,君嬙請說出第三個條件。」
    傅君嬙淡淡道:「第三個條件更簡單,我知五採石仍在你們手上,只要將五採石交出
來,你們偷學九玄大法和奕劍術的事我可代師尊答應一筆勾銷,以後誰都不欠誰。」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心中叫苦,臉臉相覷,無言以應,誰想得到她第三個條件會是與她沒
有直接關係的五採石?
    宋師道訝道:「究竟有甚麼問題,為何你兩個臉有難色?」
    徐子陵頹然道:「若五採石仍在我們手上,我們會立即交給嬙姑娘,只恨今早美艷夫人
來找過我,要我將五採石還她,現在五採石已經回到她手上去。」
    傅君嬙三人同時露出震驚神色,似乎五採石回到美艷夫人手上,乃最壞的情況。
    宋師道插入道:「竟會這麼巧的?」
    轉向傅君嬙勸道:「我明白他們的為人,既然五採石歸還美艷大人,君嬙可否略去這條
件。」
    傅君嬙搖頭道:「這是三個條件中最重要的,何況他們一向謊話連篇,我怎知他們不是
騙我?」
    韓朝安道:「解鈐還須系鈐人,兩位只須向美艷要回五採石,可完成全都三個條件,以
後大家即可和平共處。」
    這番話若由金正宗說出來,寇仲會覺得易接受點,可是換過出自韓朝安這以卑鄙手段務
要置他們於死地,口是心非者之口,寇仲只聽得心中火發。
    冷然道:「韓兄以為美艷是我們的甚麼人,說要回五採石就可要回來?」
    傅君嬙聞言玉容立即沉下去。
    宋師道聽到雙方間的火藥味,做好做歹的道:「這五採石對君嬙有甚麼用處?是否非要
回來不可呢?得到後是否送給拜紫亭,若是如此,何不讓拜紫亭自己去處理。」
    金正宗歎道:「我們正是不想五採石落到拜紫手手上。」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恍然,高麗支持拜紫亭立國以作為他們和突厥、契丹兩族間的緩衝,
卻不願見到拜紫亭統一,變成威脅高麗的強鄰。
    事情錯綜複雜的程度,想想也會教人頭痛,寇仲乘機問道:「美艷和拜紫亭無親無故,
該不會白白將五採石送給拜紫亭吧?」
    傅君嬙冷哼道:「你們曉得什麼呢?美艷一向和伏難陀關係密切,所以在花林才有托你
們二個傻瓜送五採石給拜紫亭之舉。現在見你們遲遲不肯將五採石交出來,所以出面向你們
討回五採石。氣死人啦!」
    寇仲和徐子陵給罵得你眼望我眼,同時心中震動,因為烈瑕似乎在美艷與伏難陀的關係
上沒有說謊。
    宋師道道:「他們只是不明真相下致有無心之失,君嬙可否不把此事弄得過份認真?」
    傅君嬙氣憤難平的道:「他們辦不到就是辦不到。看在宋公子份上,我可竟容他們幾
天,只要他們能於立國大典前把五採石送到我手上,我答應過的絕不反口。」
    寇仲苦笑道:「傅姑娘可知我們正身負重傷,別人不來找我們麻煩,我們額手稱慶,那
還有本事去找人家的麻煩。」
    傅君嬙大嗔道:「還要瘋言亂語?信你們受傷的就是呆子,你們好自為之,條件我是絕
不會更改的。」
    說罷氣鼓鼓的拂袖走了。
    剩下五個男人你眼望我眼。
    宋師道無奈攤手,表示盡了人事。
    寇仲和徐子陵是有苦自已知,想不到這招對付韓朝安的實則虛之會有這樣的反效果,會
與傅君嬙誤會加深。
    徐子陵見金正宗泛起無奈的神色,似在同情他們,又似惋惜他們與傅君嬙關係破裂惡
化,生出希望,道:「兩位可否幫我們勸勸嬙姑娘。讓她明白縱使拜紫亭得到五石,亦難以
統一,因為突利絕不容這情況出現。」
    金正宗歎道:「這是另一個我們不希望出現的情況。拜紫亭人雖精明,但對伏難陀卻是
盲目的崇信,事情起因在伏難陀以天竺神算佔得他為統一大草原的真主,其中最重要的徵兆
就是已失去久矣的五採石會重回他手上。假如此事真的發生,後果實不堪想像。」
    寇仲和徐子陵至此才明白五採石的關鍵性。如若五採石落人拜紫亭手上,拜紫亭那還不
以為自已是老天爺揀選的真主,因而不自量力的大興干戈,對自顧不暇的高麗當然有害無利。
    韓朝安起立道:「君嬙本以為可因取得五採石立下大功,豈知兩位竟把五採石交回美
艷,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寇仲歎一口氣道:「好吧!讓我們想想有甚麼辦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