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一章 物歸原主

    美艷夫人收回投往窗外的目光,別過頭來嫣然一笑,微聳香肩道:「終於到龍泉哩!真
好!」
    徐子陵於登車後直到坐在她香軀旁的此刻,仍弄不清楚她葫蘆內賣的是甚麼藥?事實上
他的心神正緊繫在早前與師妃暄的「話別」,一時難以容納其他物事。
    師妃暄終於要離開他重返仙山。
    「家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這兩句佛門偈語恰是他和師妃暄愛情的最佳寫照,既實在又虛無。在瞬那間發生,在同
一瞬那結束,令人再弄不清如何開始,如何終結,既無始,亦無終,因為開始和結束融為一
體。
    我的娘!誰能不魂為之銷。
    自己究竟是傻瓜?還是體會到愛情最高境界的幸運兒?恐怕他永遠難以斷定。
    美艷夫人訝道:「徐公子有心事嗎?」
    徐子陵淡淡笑道:「龍泉確是座令人難忘的奇異城市,敢問夫人有何指教?」
    御車者是位體格魁梧健碩的年青漢子,觀其氣度神采,絕非平庸之輩,應是這位伊吾美
人兒貼身護衛一類的人物。此時他把車子緩緩駛進棋街,朝這泉橋交織的城市東面開去。
    美艷夫人今趟打扮樸素,淨黃色的衣裙配上繞項纏膊的肩掛,秀髮在頭上束成美人髻,
玉簪棋貫,另有一番清新美態。
    不過她的美麗與師妃暄的不食人間煙火是截然不同的,她有種打從骨子裡透出來的狐媚
和含蓄的野性,對男性有極大的煽動和引誘力。
    美艷夫人忽抿嘴輕笑,瞟他一眼道:「徐公子長得真好看,奴家從未見過有男人比公子
更文秀瀟灑的,誰家女兒見了能不心動?」
    徐子陵為之愕然,雖說大草原上的女子風氣開放,大膽熱情,說話直接,可是像她這般
肆無忌憚的當面對初相識的陌生男人評頭品足,還直言自己心動,則坦白至令人大吃一驚。
    徐子陵苦笑道:「夫人只因尚未見過『多情公子』侯希白,他才真是儒雅多才的風流人
物,小弟只能算是附充的。」
    美艷夫人「噗哧」嬌笑道:「徐公子說話很有趣,公子你坐在奴家身旁,奴家那有空去
想別的人?」
    馬車駛離車道,在一座石橋旁的河邊林蔭裡停下。駕車漢子默然安坐,仿似變成一具石
像。
    徐子陵雖沒有心情和她調笑,心底卻不得不承認這伊吾美女確是顰笑生春,非常誘人,
劍眉輕戚道:「夫人有甚麼話,何不坦白點說出來?」
    美艷夫人野性的美目水波流轉,含笑道,「徐公子不耐煩啦?讓奴家長話短說,五採石
是否在公子身上?」
    徐子陵心叫來了,歎道:「是又如何?」
    美艷夫人香肩微聳,道:「公子為何不把五採石交給拜紫亭?」
    徐子陵洒然道:「今晚我們見到拜紫亭,當會如夫人所托把五採石交給他。」
    美艷夫人舉起纖柔潔美,能令任何男人生出遐想的潔白玉手,攤開道:「奴家改變主意
哩!請徐公子物歸原主,奴家會對三位的仗義幫忙,永記於心。」
    徐子陵目光不由落在她動人的玉掌上,只見紋如刀割,整而不亂,當得上紋理如花的贊
語,同時大感頭痛,皆因五採石是他們與拜紫亭討價還價的其中一項重要籌碼,還她不是,
不還她更不是,一時間進退兩難。
    美艷夫人見他呆望自己玉掌,柔聲道:「公子若想把五採石據為己有,奴家絕不會怪責
公子,只會怪自己瞧錯人。」
    這番話比大罵徐子陵更凌厲,徐子陵心念電轉,暗歎一口氣,探手外袍內袋,掏出五采
石,放到她掌心上,仍以兩指捏著不放,微笑道:「夫人是五採石的原主嗎?」
    美艷夫人露出一個動人的甜蜜笑容,五指收束,捏著五採石下方,指尖與徐子陵輕觸,
欣然道:「公子可知這顆五採石的來歷?」
    徐子陵迎上她那對散發野性和異彩的美目,微笑道:「願聞其詳。」
    美艷夫人道:「這是波斯正統大明尊教立教的象徵,原名『黑根尼勒』,意思是『光明
之石』,五十年前被光明使者拉摩帶到大草原來,之後發生很多事,輾轉多手,到最近才落
進奴家手內。」
    徐子陵不眨眼的正視著她,皺眉道:「那原主豈非是拉摩?」
    美艷夫人欣然道:「拉摩正是家師。」
    徐子陵一呆鬆手,美艷夫人以充滿歡喜欣賞的神色橫他一眼,取去五採石,納入香懷中
柔聲道:「謝謝徐公子,更感謝少帥和跋鋒寒,奴家絕不會忘記此事。」
    徐子陵苦笑道:「夫人可否給小弟一個較為滿意的解釋?起初因何要托我們把五採石送
給拜紫亭?若五採石成為裝飾拜紫亭王冕之物,如何還可物歸原主?」
    美艷夫人嬌嗲道:「都是尊神的指示嘛!公子對這解釋滿意嗎?」
    徐子陵愕然以對,這也算是解釋?不過五採石已安返她手中,確是不爭的事實。
    忽然間他只想離開這個能令人頭痛的美女越遠越好,她令他想起紀倩,美艷夫人比紀倩
少去那份江湖氣,卻另多一股使人迷惑的氣質,歎道:「夫人請小心,回紇大明尊教的人傾
巢而來,你現在的處境未必會比在統萬時好上多少。在下告退啦!」
    寇仲在南廂屁股尚未坐熱,敲門聲再度響起。
    術文往應門,寇仲則移到窗前,凝神望去,心想假設來的是石之軒,自己究竟該逃還是
硬著頭皮應戰。
    門開。
    術文一震施禮道:「原來是御衛長大駕親臨。」
    寇仲心忖誰是御衛長,旋即虎軀亦微震一下,只見尚秀芳在長腿女劍手宗湘花陪伴下,
跨進院落來。
    寇仲此時反希望來的是石之軒,因為至少尚有一拼之力。但卻又大感奇怪,她不是一夜
沒睡?為何還有精神氣力來找他,且宋師道豈非要撲空?
    今回真是硬著頭皮直迎上去,笑道:「秀芳大家和宗御衛長鳳駕光臨,令小弟篷蓽生
輝,哈!請賞光進來喝口熱茶,哈!」
    術文移往一旁,以免阻擋從與大門相對的南廂廳中昂然步出的寇仲與尚宗兩女的視線。
    尚秀芳像剛從溫泉浴後走出來的樣子,不施半點脂粉,身穿湖水綠色的裙褂,秀髮披
肩,仍是那麼美得令人心醉,白他風情萬種的一眼,道:「你的好兄弟呢?」
    寇仲心叫救命,尚秀芳的鑿穿戰術比他的更要厲害得多,只用眼瞟兩記已打得他潰不成
軍,七零八落。這樣下去,究竟如何了局?
    苦笑道:「我也想找他,進來再說吧!」
    宗湘花道:「秀芳大家有約在身,只是湊巧路過來和少帥打個招呼。」
    她的態度雖客氣有禮,但仍有種冷冰冰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且隱含敵意。
    寇仲的眼順道下掃她那對長腿,故意氣她,這才回到尚秀芳令他再難移離的俏臉上,微
笑道:「我是否該說今晚見?」
    尚秀芳微嗔的橫他一眼,轉向宗湘花道:「宗侍衛長請稍待片刻,我和少帥有幾句話
說。」
    就那麼輕移蓮步,來到寇仲旁,牽著他少許衣袖,朝前方的南廂走去。
    寇仲像中魔法般乖乖隨她去。
    徐子陵茫然在街道上的人潮中舉步,返回四合院去。
    開國大典一天一天的接近,大草原各族來賀的使節團與各族來趁熱鬧的人從四方八面湧
入龍泉,情緒氣氛不斷高漲,禍患危機亦同步醞釀。
    可是他卻發覺自己對眼前一切失去思索和深究的興趣。
    假如他現在立即趕往聖光寺去,懇求師妃暄永遠不要離開他,以後的日子會是怎樣?旋
又暗歎一口氣!因為他曉得他絕不會將這妄想付諸實行。
    師妃暄的離去,最大的問題是使他感到再沒有甚麼事情可戀可做,甚至乎大草原也失去
吸引他的魅力。
    在統萬城當他初遇美艷夫人,他確感到她秀色可餐,看著她不但不會沉悶,且是賞心悅
目。但剛才他卻只想快點離開她,這使他明白到沒有人或物能彌補師妃暄離開後給他留下的
空缺。
    他沒有情緒低落,只是生出空虛無聊的感覺,無論幹甚麼事情,均不能分散他心裡孤獨
和遺憾的失落感覺。
    這是他「犧牲」自己,「成全」師妃暄必須付出的付價。
    忽然間他曉得自己正陷身在曾說過的愛情陷阱中,沒有氣力爬出去!
    那是失去一切後的孤獨。
    他不如也就那麼消失掉,以後沒有人知道他在那裡,甚至以為他已死了。
    這可怕的想法令他湧起不寒而慄的震懼,他搖頭把這想法送走。以往縱使一人獨處,他
也從沒有寂寞的情緒,可是此刻無聊和寂寞正侵襲他的心神。
    石青璇倏地浮現心頭。
    唉!他是否真如師妃暄所說的,不肯為自己的幸福去爭取,去奮鬥和努力?
    一切都會過去,時間可令人從不習慣變為習慣。他也有點恨自己,為何不能像師妃暄般
看破一切。世上所有事物均如春夢秋雲,瞬息幻變,轉眼後了無遺痕。
    然後他想起「蟲鳴蟬唱」,剎那間喧嚷的人聲車馬聲,潮水般湧進耳鼓內去。
    他改向朝聖光廟舉步。
    甫跨進門檻,尚秀芳把寇仲扯停,在宗湘花和術文視線不及的門旁,香肩輕柔地偎進他
懷內,柔聲道:「少帥還有空想人家嗎?」
    寇仲心中苦笑,記起在赫連堡面對金狼兵的千軍萬馬,自以為必死的一刻想起她的情
境,不過問題是當時他還想起宋玉致和楚楚,登時生出肝腸欲斷的痛楚,這色藝雙全的美女
就像一團烈火,可以將他溶化,將鋼鐵煉成繞指柔。
    他感覺到她香肩柔軟嫩滑的肌膚內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灼人青春,鼻內更滿是她誘人的芳
香氣息。眼前的小耳朵晶瑩潔白,圓美耳輪的弧線和渾圓的耳珠造成全無瑕疵的結合。
    天地旋轉起舞,忽然間他發覺雙手把她緊摟懷內抵著自己,且重重痛吻在她香唇上,銷
魂蝕骨的激烈感覺直把他送到九霄雲外。
    尚秀芳嬌軀抖顫起來,玉手似拒還迎地無力的按上他寬敞肩膀,香唇卻作出熱烈的反
應,好片晌後忽然扭動身子,把他推開。
    唇分。
    尚秀芳張劇地喘息著,紅霞滿面,嗔道:「你……」
    寇仲呆若木雞,仍未從剛才的迷人滋味回復過來,更不明白自己為何失控至此,心中亂
成一團。
    尚秀芳舉手理好給他弄得散亂的秀髮,神色逐漸回復平定,又風情萬種的嫣然一笑,以
能令天下男子顛倒迷醉的風姿露出個怪責他大膽冒犯的清晰表情,右手探前輕拍他臉頰,柔
情似水的道:「不說啦!今晚見!」
    徐子陵駕輕就熟穿林過園,來到師妃暄聖光寺幽靜雅致的禪室外,立刻聽到有若天籟的
甜美聲音傳出來淡淡道:「子陵是否有話漏掉呢?」
    徐子陵微微一笑,背著靜室在門外石階第二級油然坐下,話家常的道:「小弟剛才遇上
大明尊教的美艷夫人,不知如何竟然想通一些事,很想與妃暄分享。」
    師妃暄欣然道:「妃暄正留心聽著。」
    徐子陵面對聖光寺林蔭深處不染俗塵的寧靜後院,道:「妃暄說過不明白金環真夫婦為
何不直接引你到龍泉來,還要詐作雙雙被殺,後更畫蛇添足的找個周老方來掉包。」
    師妃暄的聲音從後方室內傳來,卻仍似在耳旁聽語的柔聲道:「此事與美艷夫人有何關
連?」
    徐子陵道:「這要從美艷夫人的來歷說起,她的師尊是五十年前從波斯來的拉摩,拉摩
本身是波斯正統大明尊教的人,攜來代表該教的五採石。五採石原名『光明之石』,是大明
尊教的立教之寶。」
    師妃暄聲音再在身後響起道:「拉摩攜此寶東來大草原,當然有重要的理由,對嗎?」
    徐子陵沒有回頭,曉得冰雪聰明的師妃暄猜到他的看法,沉聲道:「拉摩要要對付一個
或多個從波斯逃到大草原來的叛教者,不過拉摩的任務顯然失敗,因為那些叛徒在回紇落地
生根,創立另一個大明尊教,還計劃入侵中原,榮姣姣和上官龍便是他們的先頭部隊。現在
的大尊,若非那叛徒本人,就是他的繼承者。」
    師妃暄來到他身後,神態自如的在比他高一級的石階坐下,微笑道:「子陵的測想雖不
中也不遠矣,可是我尚未看到與金環真夫婦的關係。」
    徐子陵別過頭瞧著她淡然道:「關鍵就在周老方身上,因為他是回紇大明尊教五類魔之
一。這代表頡利和大明尊教無論是攜手合作,還是各自行動,他們均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
務要置妃暄於死地。」
    師妃暄露出用心思索的動人神情,沒有理會徐子陵凝注在她俏臉上的目光,道:「請你
繼續說下去。」
    徐子陵把視線投回院落去,再移往在寺院上空飄過的一朵浮雲,道:「金環真和周老歎
的任務是要把妃暄引往山海關加以殺害。他們夫婦之所以要詐死,正為可在事後脫身卸責。
豈知有那麼巧就那麼巧,我們剛好在同一時間出現山海關,登時把頡利的計劃破壞。假若杜
興肯說實話,他或會告訴我們頡利當時大有可能正暗藏在山海關某處,否則如何能安排那次
在燕原集差點使我們三人中伏的陷阱。」
    師妃暄點頭道:「你把複雜的事情看得很通透,既準確又有想像力。」
    徐子陵苦笑道:「我該是遲鈍才對,想這麼久才想得通這麼多。金環真夫婦當時該是潛
離山海關,繼續追蹤石之軒,所以惟有靠周老方出馬,引妃暄到龍泉來。」
    師妃暄皺眉道:「周老方扮周老歎告訴我金環真給大明尊教擄去,豈非硬要嫁禍給自己
所屬的教派嗎?」
    徐子陵油然道:「虛則實之,實則虛之,何況大明尊教根本不怕撼上殺死師妃暄的罪
名,這只會令他們一舉成名,他們就像頡利般,不怕任何壞後果。」
    師妃暄道:「如此說子陵是否認為大明尊教在此事上是與頡利合作?但為何周老歎又要
殺周老方?」
    徐子陵搖頭道:「大明尊教肯定和頡利是對立的。」不由想起烈瑕向尚秀芳獻樂卷一事。
    師妃暄訝道:「那為何周老方能配合得如此完美無瑕?」
    徐子陵沉聲道:「他是依一個深悉頡利計劃的人的指令行事。這個人很可能有明暗兩個
身份,暗的身份就是大明尊教的大尊或原子,明的身份是東北的黑道大豪和杜興的拜把兄
弟,集黑暗與光明於一身。」
    師妃暄輕吁一口氣,道:「許開山!」
    徐子陵雙目亮起精芒,緩緩道:「安樂幫幫主因發現他這秘密,故遭到滿門滅口的大
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