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1卷)
第十一章 意外收穫

    周老方現身鏡泊亭,神情木然,頹然在亭內的石凳坐下,直勾勾的望往在月照下波
光蕩漾的大湖。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這傢伙真懂裝神扮鬼。」
    兩人忽生警兆,朝後瞧去。
    師妃暄來到樹下,再無聲無息的像腳踏彩雲般升上橫干,就那麼盤膝坐在徐子陵旁,
香肩只差寸許便碰上徐子陵的膊膀。
    徐子陵尚是首次與師妃暄處於這麼親近的距離,心中湧起無限的溫柔。
    師妃暄盯著周老方的背影,輕輕道:「他的神情為何如此古怪?」
    徐子陵吁一口氣道:「他剛殺掉自己的孿生兄長,神態可能因此有異平常。」
    師妃暄輕顫道:「什麼?」
    徐子陵別頭往她瞧去,入目是她的靈秀和優美至無可比喻的輪廓線條,秀髮半掩著
的小耳朵晶瑩潔白,更傳來健康的髮香,一時如屐仙境,自然地湊到她耳旁輕聲扼要解
釋。
    師妃暄秀眉輕蹙,似是有點受不住這麼親密的接觸,但亦沒有避開的反應。
    那邊的寇仲訝道:「妃暄不準備下去見他嗎?聽聽他有什麼奸謀該是很有趣的事。」
    徐子陵夾在寇仲和師妃暄中間,左邊是寇仲說話的聲音,右邊是師妃暄傳來清新和
充滿生命力的芳香氣息,心中生出奇妙的感覺,想到在經歷了多少事情後,他們三人才
能這麼同棲一枝樹幹之上,並肩作戰。
    他和師妃暄的交往絕非順風順水,打開始他們就站在勢難兩立的敵對立場,最妙是
直到此刻這情況仍未改變。
    和氏壁是他們初識的序幕,接著的事複雜至連他也感到難以盡述,概而言之,就像
現在的真實情況般,他徐子陵是給夾在兩人中間處,左右做人難。
    一個是兄弟。
    另一個是值得自己祟慕尊敬踏足凡塵的仙子。
    我的娘!
    這筆確是難算的賬。
    師妃暄終於說話,淡談道:「這個是真的周老歎。」
    寇仲劇震道:「那麼死的就是周老方,這是沒有可能的,陵少怎麼看,你為何像沒
半點反應似的。」
    徐子陵雙目亮起精芒,凝目亭內呆坐的周老歎背影,微笑道:「妃暄怎會看錯呢?
我等凡人看不到的東西,當然瞞不過她。」
    寇仲一呆道:「我還是第一趟聽到你喚一個女兒家的名字,這種感覺真古怪。」
    師妃暄佯作不悅的微嗔道:「我要警告你們兩兄弟,請守點口舌規矩。」
    寇仲抗議道:「我要為我的好兄弟打抱不平,因為太不公平,為何我能喚你作妃暄,
我的兄弟陵少卻不可以?」
    他們均以氣功收束聲音,聚音成線,故不虞周老歎聽到。
    師妃暄秀眉輕蹙,沒好氣的白寇促差些令他翻身墮地的一眼,道:「我並不是指這
個,而是他自稱凡人的可惡,明白嗎?打抱不平的寇大俠。」
    寇仲還是首次有機會和師妃暄這麼朋友式的聊天,更明知這仙子胸襟廣闊,明辨是
非,不會真的惱怪他言語無禮,登時生出魂為之銷的感覺,很想再進一步欣賞她的女兒
神態,無聲無息的輕拍徐子陵的肩頭,欣然道:「你以後可享有我同等的特權啦!」
    師妃暄淡淡道:「我要下去和他說話。」
    寇仲裝作心中一寒,道:「這個會不會是周老歎的鬼魂呢?因死不瞑目,冤魂不息,
所以到這裡來托我們為化報仇。唉!他肯定是沒有表情的苦臉鬼。」
    師妃暄終忍不住嫣然一笑,以一個完美無瑕,動人至極的翻騰,投往鏡泊亭去。
    周老歎紋風不動,沉聲道:「是否靜齋的師姑娘?」
    寇仲聽到他的聲音,悄然道:「果然是真老歎。我的娘!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師妃暄落在亭外,盈盈俏立,從容自若的道:「正是師妃暄,周前輩可否解釋為何
會從老方變回老歎?」
    周老歎劇震轉身,大訝道:「原來姑娘早看破那畜生是冒充的。」
    遠處樹幹上的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真掃興!若他真是冤魂不息的厲鬼,多麼
刺激有趣。」
    徐子陵為之氣結。
    師妃暄平靜的道:「前輩仍欠我一個解釋。」
    周老歎雙目凶光大盛,狠狠道:「我殺了那畜生,親手宰掉那畜生,他無論做什麼
我周老歎都不會怪他,但竟敢勾引自己的親嫂,我卻絕不會放過他,這可惡的畜生。」
    徐子陵和寇仲聽得愕然以對,聽周老歎的口氣,他和金環真該非是大明尊教階下之
囚。
    師妃暄顯然和他們想法相同,道:「你們是否打開始就在騙我?」
    周老歎雙目凶光轉為茫然之色,歎道:「我們是不得不和莎芳合作,只有他們才有
能力和祝玉妍對抗。我和環真已成天邪宗最後的兩個人,不借助別的勢力,如何能把聖
舍利從石之軒處搶回來,只有聖舍利才可重振天邪宗。」
    師妃暄不解道:「大明尊教不是要害你們夫婦嗎?為何仍要和他們合作。」
    周老歎狠狠道:「那全是辟塵在弄鬼。唉!無論希望如何渺茫,只要有一線機會,
我周老歎絕不肯放過。」
    師妃暄談然自若的道:「我要走啦。」
    周老歎愕然道:「姑娘要走?我還有很多事要告訴你呢。」
    寇仲和徐子陵亦大惑不解,師妃暄好應繼續問下去,弄清楚整件事,例如為何周老
歎忽然找兩具屍體來魚目混珠?無端瑞的會弄個周老方來頂替周老歎?大尊和原子是誰?
諸如此類的問題。
    師妃暄輕描淡寫的道:「因為我再不信你們說的話。」
    說罷就那麼離開。
    寇仲和徐子陵由不明白改為心中叫妙,師妃暄一走了之,等若把周老歎這個燙手熱
山芋交到他們手上。
    周老歎呆在亭內,雙目不住轉動,似在思索揣測師妃暄的說話和行動,方寸大亂。
    寇仲和徐子陵看得直搖頭,本性是不能改的,周老歎夫婦就是最好的例子。
    好一會後,破風聲起,久違了的金環真現身亭內,道:「她真的回城去了。」
    周老歎冷哼道:「這妮子太厲害,看穿我們要利用她。」
    金環真嬌笑道:「夫君大人啊!我早說騙不倒她,只有你才天真得以為自己能辦到。」
    說罷取出火熠燃點,然後送出訊號。
    寇仲和徐子陵精神大振,朝鏡泊湖迷濛的深遠瞧去。
    寇仲在徐子陵的耳旁道:「不論來的是什麼人,他奶奶的熊,我們就下去痛快一番,
舒舒筋骨。」
    徐子陵點頭同意,周老歎要對付師妃暄,但因師妃暄沒有中計,他們當然再不用對
這種恩將仇報的人客氣。
    一艘兩桅風帆,從左方一個湖灣駛出來,緩緩而至,船上烏燈黑火,在月色下船頭
隱見人影幢幢。
    寇仲又道:「若見到烈瑕那小子,先幹掉他才輪到其他人。」
    大型風帆駛至,緩緩靠岸,四道人影從船上掠下、落在周老歎和金環真身前。
    暗裡窺視的寇仲和徐子陵立即日瞪口呆,來人竟非大明尊教的人,而是「魔帥」趙
德言、礅欲谷、康鞘利和香玉山四人。
    怎想得到他們已抵龍泉,且和周老歎夫婦勾結起狼狽為奸。
    兩人更由此想到趙德言和天邪宗必是關係密切,否則不會既有尤鳥倦與他合作在前,
現今周老歎夫婦又與他聯成一氣。
    趙德言皺眉道:「究竟發生什麼事,那小賤人沒有上當嗎?」
    周老歎頹然道:「她丟下一句不信我的話就那麼回城去,唉!」
    墩欲谷冷笑道:「只要她仍在龍泉,她休想能逃回中原去,那兩個小子有否中計?」
    周老歎道:「這個很難說,因為師妃暄竟曉得有周老方,假若她把此事告訴那兩個
小子,恐怕他們不會中計。」
    香玉山點頭道:「計劃該已失敗。」
    暗裡的寇仲恨得牙癢起來,湊到徐子陵耳邊道:「我要幹掉他。」
    徐子陵搖頭道:「來日方長,這個險不值得冒。」
    只是趙德育和墩欲谷兩大高手,足教他們窮於應付,何況多出康鞘利、金環真和周
老歎三個亦非易與的人。
    趙德言環目掃視,似在察看是否有人隱藏在附近,斷言道:「上船再說。」
    到風帆離岸遠去,寇仲捧頭道:「事情愈趨複雜,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徐子陵沉聲道:「我一直不明白大明尊教的人為何敢引妃暄到草原來。因為妃暄若
有不測,必會惹出寧道奇和慈航靜齋的人。現在明白啦!頡利要對付的是李世民,李世
民一旦失去妃暄的支持,肯定再難斗很過有頡利支持的李建成和李元吉。」
    寇仲皺眉道:「可是莎芳若非有金環真助她,如何能找到石之軒?」
    徐子陵道:「這或只是一場誤會,大明尊教純因追在祝玉妍背後,誤打誤撞的碰上
石之軒亦說不定。」
    寇仲苦笑道:「我想得頭痛起來,不如回家睡覺好嗎?」
    徐子陵道:「對不起!今晚你很可能沒空睡覺,看!」
    寇仲看去,只見馬吉營地旁其中一艘船揚帆開出,卻沒有任何燈火,一副鬼鬼祟祟
的樣兒。
    寇仲歎道:「希望搬弓矢會比搬海監輕鬆點吧!」
    兩人以敢稱天下無雙的水底功夫,迎上駛過來馬吉方面的船,貼附船側,把頭探出
水面,以他們的敏銳的感官,待到有人察看時才縮入水內,仍是從容輕易。
    寇仲低聲道:「他們可能不是去迎接運弓矢的船,否則不應以這種緩慢的速度行舟,
只升起他娘的一張半帆。」
    風帆緩緩劃破湖面,朝鏡泊湖南岸方向開去。
    徐子陵道:「管她到哪裡去,當搭便宜船就成。」
    寇仲歎道:「這種便宜船不坐也罷。待會還要用兩條腿跑回龍泉,什麼便宜都補不
回來,哈!愛情確是法力無邊,把你這小子的情聖本質全迫出來,而逗仙子的功力比我
更要深厚,小弟可否跟你學點本領傍身。」
    徐子陵沒好氣的道:「閉上你的鳥口,還說什麼一世人兩兄弟,竟來取笑我。」
    寇仲裝出正經樣子,道:「我是認真的,只是因代你開心代得太興奮,說話有點冒
犯,陵少大人有大量,勿要與後學斤斤計較。哈!我從未想過師妃暄可以這麼誘人的。
咦!」
    趙德言那艘風帆出現在前方岸邊密林的暗黑陰影裡,馬吉的船則筆直朝它駛去。
    兩人忙縮進水內,從外呼吸轉作內呼吸,貼附船底,除非有人浴到水裡,否則縱使
畢玄在船上,仍難發覺他們的存在。
    馬吉的船緩緩靠岸,泊在趙德言那艘風帆後。
    兩人冒出水面,全神竊聽。
    馬吉的聲音響起,以突厥話向趙德言、礅欲谷和康鞘利逐一問好,然後道:「諸位
終於來哩!我給那三個小子不知弄得多麼心煩。」
    墩欲谷道:「入艙坐下再說。」
    兩人忙從水底潛過去,改為貼附趙德言的座駕舟。
    兩人耳力何等靈銳,追著敵人的足音進入船艙,心中暗喜,能親耳竊聽敵人主帥的
對答,還有什麼意外收穫能比這更令人感到珍貴。
    趙德言等人坐下後,康鞘利笑道:「那三個小子怎樣煩你?」
    馬吉歎道:「他們不知從何處得到消息,竟曉得我有批弓矢要賣給拜紫亭,我用盡
方法去瞞他們,不過這三個小子出名神通廣大,最怕是功虧一簣,最後仍給他們把弓矢
截著。」
    趙德言沉聲道:「你有把這情況知會拜紫亭嗎?」
    馬吉道:「馬吉不敢冒這個險。」
    暗中偷聽的寇仲和徐子陵為之愕然,且糊塗起來,知會拜紫亭因何會是冒險?
    康鞘利談淡道:「馬吉你再不用為此煩惱,大汗有命立即取消這次弓矢的交易。」
    馬吉愕然道:「那我怎樣向拜紫亭交待?」
    墩欲谷哂道:「有什麼好交待的,你再拖他三天,然後秘密撤走,其他事都不用理。」
    趙德言接著道:「那三個小子再來迫你,就把他們要的八萬張羊皮設法歸還他們,
金子由我們付。」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心中一震,猜到突利已和頡利言和,其中一個條件當然是突利著
頡利把八萬張羊皮找回來。
    馬吉失聲道:「什麼?」
    趙德言有點不耐煩的道:「不要問為什麼。你照大汗的吩咐去做就沒錯,不是有困
難吧?」
    馬吉道:「確有點小問題,首先是八萬張羊皮如今是在拜紫亭手上而非我馬吉的手
上。其次是他們不但要羊皮,還要把拜紫亭私吞平遙商的一批貨取回來。最後是他們似
乎不但要貨,更要我交出劫貨的人。唉!這三個小子實在欺人大甚。」
    趙德言陰惻惻的道:「終有一天我會教他們後悔做人,但卻非是今天。有本事他們
就找拜紫亭和伏難陀算帳吧!哼!你只要辦妥八萬張羊皮,其他的事都和你沒有關係。」
    馬吉頹然道:「好吧!以拜紫亭的作風,這可能會是—個相當駭人的數目,說不定
要我以弓矢作交易。唉!」
    墩欲谷笑道:「馬吉你不會那麼容易被人明吃吧!弓矢絕不能交到拜紫亭手上,否
則你只好把頭顱送給大汗讓他作箭靶來練射術,明白嗎?」
    馬吉忙道:「明白!」
    趙德言道:「那批貨現在哪裡?」
    寇仲和徐子陵忙豎起耳朵,不敢錯失半句話。
    馬吉道:「明晚應抵小雀河和鏡泊流的交匯點,後晚可抵達此處。」
    墩欲谷道:「立即派人到小雀河把他們截停,再從陸路運走,不得有誤。」
    寇仲和徐子陵在水底互擊一掌,悄悄潛離,他們要立即趕去請別勒古納台兄弟出馬,
先一步把弓矢搶到手上,那時他們要風可以得風,要雨可以有雨,拜紫亭和馬吉均會被
他們玩弄於股掌之上,生命將會變得更有樂趣。
    ------------------
  掃瞄者:媛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