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1卷)
第六章 當街獻禮

    師妃暄面窗而立,映入靜室內的斜陽照得她像一尊完全沒有瑕疵的雕像,其美態仙
姿只有「超凡脫俗」四個字能形容其萬一。
    徐子陵來到她旁,心神不由被她有如山川靈動的美麗輪廓深深吸引,她一對美眸專
注地觀看一雙正在窗外花園飛舞嬉逐的蝴蝶,似是完全不曉得徐子陵來到身旁。
    她仍作男裝打扮,臉色白如美玉,充滿青春的張力和生命力。
    只要她置身其地,凡間立變仙界。
    徐子陵暗怪自己不該打擾她寧和的獨處及清淨,卻又忍不住問道:「師小姐從這對
蝶兒看出什麼妙諦和道理?」
    師妃暄淡淡道:「你想聽哪一個答案?真的還是假的。」
    徐子陵微笑道:「兩個都想得要命,更希望小姐賜告為何答案竟有真假之別。」
    師妃暄美眸閃動著深邃莫測的光芒,油然道:「真的答案是我並未試圖從蝶兒身上
尋求什麼妙諦,因為它們本身的存在已是至理。」
    徐子陵朝飛舞花間的蝶兒瞧過去,點頭道:「我明白小姐的意思,當我不存任何成
見,將萬念排出腦海外,—念不起的凝望那對蝶兒,心中確有掌握到某種玄妙至理的奇
異感覺。假的答案又如何?」
    師妃暄平靜地柔聲道:「子陵兄確是具有意根的人,難怪能身兼佛道兩家之長。至
於那假答案嘛,請恕妃暄賣個關子,暫時不能相告。子陵兄到這裡來找妃暄,該是有好
消息賜告吧!」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小弟早就投降認輸,應是我來求小姐多加指點。」
    師妃暄輕歎道:「子陵兄可知妃喧為何能感覺到周老歎口不對心?」
    徐子陵訝道:「這類靈機一觸的神秘直覺,難道可蓄意而為?」
    師妃暄理所當然的道:「那就是劍心通明的境界。」
    徐子陵劇震道:「帥小姐竟已臻達《慈航劍典》上最高的境界『劍心通明』?」
    師妃暄終把目光從窗外收回來,美目深注的望向徐子陵,半邊臉龐陷進斜陽不及的
昏暗中,明暗對比,使她本已無可比擬的美麗,更添上難以言達的秘境,香唇微啟的柔
聲道:「妃暄的劍心通明尚有一個破綻,那個破綻就是你徐子陵。」
    徐子陵俊目神光大盛,一瞬不瞬的迎上師妃暄的目光,一字一字的緩緩道:「小姐
肯坦誠相告,徐子陵既感榮幸又是感激,難怪小姐有自古情關難過之語。我的愛情預習,
是否已勉強過關?小弟能否在縫補小姐破綻一事上,稍盡點綿力。」
    師妃暄微笑道:「你這人很少這麼謙虛的。事實上你是個很高傲的人,尚幸是閒雲
野鶴那種方式的高傲。」
    徐子陵苦笑道:「原來我一向的謙虛竟是不為人認同的,最糟自己並沒有反省自察
的能力。」
    師妃暄含笑道:「你好像有很多時間的樣子,太陽下山啦!還有件事想告訴你:那
個『踏茄踏蟆』的故事,是妃暄透過聖光大師說給你聽的。」
    「鏗鏘」之音不絕於耳,爆竹般響起,中間沒半點空隙。
    兩刀出鞘,就像兩道閃電交擊,互相揮刀猛攻,完全不拘泥招數,以快打快,刀來
刀往,像在比拚氣力和速度,你攻我守,我守你攻,場面火瀑激烈,看得人忘掉呼吸,
四周鬧哄哄的旁觀者倏地靜至鳴雀無聲,遠方傳來似像襯托的人聲馬嘶。
    只有高明如居高臨下觀戰的杜興、許開山之輩,才看出兩人的刀法均到了無招勝有
招之境,化繁為簡,水銀瀉地的尋隙而入,且雙方勢均力敵,攻對方一刀後就要守對方
一刀,誰都沒有本事快出半線連攻兩刀,每一刀都以命博命,其凶險激烈處,看得人全
身發麻,手心冒汗。
    「噹!」
    兩把刀忽然粘在一起,寇仲哈哈笑道:「好刀法,難怪可兄能打遍長安無敵手。」
    可達志傲然笑道:「一天未能擊敗少帥,小弟怎敢誇言無敵手。」
    兩人同時勁氣疾發,「蓬」的一聲,各往後退。
    寇仲手上井中月黃芒大盛,刀鋒遙指可達志,心中湧起強大無匹的鬥志,暗忖此人
的狂沙刀法確是厲害,今天若不趁機把他宰掉,異日必後患無窮。
    就在此時,一個女子的聲音嬌叱道:「還不給我住手!」
    可達志亦打得興起,擺開架勢,未肯罷休。
    剛才雙方間的一輪狂攻,純是試探對方虛實,再拉開戰局時,拼的將是意志,心法、
戰術和才智。
    際此大戰一觸即發的一刻,驟聆嬌叱傳來,可達志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寇仲卻虎
軀—震,愕然瞧過去。
    不施脂粉,樸素自然,但仍是美得教人屏息;她穿著連斗篷的寬大外袍,玉容深藏
在斗篷內,不但沒有減去她的吸引力,還增添一種神秘的味兒。
    伴在她旁的是個靺鞨的年青女武士,腰佩長劍,長得有可達志和寇仲那麼高,最有
特色的是把秀髮結成兩條髮辮,先從左右角垂下,彎成半圓,再繞往後頸攏為一條,絞
纏直拖至後脊樑處,艷色雖比不上俏立在她身旁的尚秀芳,卻另有一股活潑輕盈、充滿
生命力的氣息,頗為誘人。
    她的臉龐在比例上是長了點兒,可是高佻勻稱的嬌軀,靈動俏媚、又亮又黑的美眸,
卻掩蓋了她這缺點。
    不過此時她瞪著寇仲的目光充滿敵意,又隱帶好奇。
    「鏘」!
    寇仲和可達志不情願的還刀鞘內。
    街上的人紛紛猜到來者是尚秀芳,登時哄動起來。
    尚秀芳秀眉緊蹙,餘怒末消的道:「你們除憑武力解決一途外,再沒有其他方法嗎?」
    女武士打出手勢,一輛華麗的馬車徐徐駛至。
    寇仲哪想得到會在這情況下與尚秀芳碰頭,心中隱隱感到尚秀芳對可達志非是沒有
好感,所以才把兩人一起責罵,登時心中有點不是滋味。
    可達志乾咳一聲,尷尬的望寇仲一眼,道:「我和少帥只是打個招呼鬧著玩,不是
認真的。」
    寇仲首次對可達志生出欣賞之心,因可達志大可將事情推到他這開啟戰端的罪魁禍
首身上,不由老臉微紅的朝尚秀芳一揖到地,道:「是我不對,驚擾秀芳大家,恕罪。」
    馬車馳到她身後,女武士為她拉開車門,尚秀芳揭開斗篷,烏黑柔軟的秀髮宛如清
澗幽泉、傾瀉而流的秀瀑,自由寫意地垂散於香肩粉背。嫣然一笑,嬌媚橫生,看得在
場以百計的人無不呼吸頓止,她以堪稱當今之世最動人的聲音語調,帶著微笑道:「算
你們吧!明晚見。」
    寇仲給她這顯露絕世芳華的一手弄得差點靈魄出竅,正想過去和她多說兩句,驀地
有人叫道:「秀芳大家請留步!」
    尚秀芳正欲登車,聞言別過嬌軀,循聲瞧去。
    一人排眾而出,手捧鐵盒,畢恭畢敬的朝她走過來。
    可達志和一眾突厥武士同聲喝止,把那人阻於人牆外。
    靺鞨女武士則移到尚秀芳旁,貼身保護。
    此君渾身邪氣,深具某種妖異的魅力,正是大明尊教五明子之首的烈瑕。
    烈瑕隔著攔路的可達志等嚷道:「不要誤會!我烈瑕是秀芳大家的忠實仰慕者,特
來獻上《神奇秘譜》,諸秀芳大家笑納。小弟更是少帥的朋友,少帥可以保證小弟不會
更不敢冒犯秀芳大家。」
    尚秀芳劇震道:「神奇秘譜?」
    寇仲當然不曉得《神奇秘譜》是什麼鬼東西,但看尚秀芳的神情,猜到該是愛好音
樂者夢寐以求的瑰寶。以烈瑕的身份地位,在此刻出手的見面禮當不會差到哪裡去。
    這小子真有辦法,追求美女更有投其所好的一手,打開始就在對方心中種下深刻的
印象,更把自己搬上台來,苦笑道:「烈兄該不致那麼愚蠢吧!」
    可達志顯然聽過烈瑕的大名,動容道:「原來是回紇的烈瑕,要送禮給秀芳大家,
交給我可達志就行。」
    烈瑕臉上現出個受委屈的表情,帶點哀求的可憐語氣道:「可兄能否恩准小弟親手
把秘譜呈上秀芳大家,順便為秘譜釋解兩句?」
    尚秀芳道:「請讓烈公子過來!」
    可達志無奈答應,忽然間,他感到自己和寇仲均淪為配角。
    烈瑕既歡天喜地,又是戰戰兢兢,唯恐唐突佳人的來到尚秀芳前,隔五步停下,竟
單膝下跪,把鐵盒高舉過頭,朗聲道:「秘譜奉上,請秀芳大家笑納。」
    整段大街靜至落針可聞,卻沒有人有絲毫厭煩的神色,朱雀大街的交通完全癱瘓,
人人爭相來看究竟發生什麼事。
    寇仲不忘回頭後望二樓露台上的杜興和許開山兩人,當然特別留意許開山對烈瑕的
反應,卻見兩人均是目不轉睛的在飽餐尚秀芳的秀色,似是對烈瑕沒有半分趣。
    靺鞨女武士代尚秀芳取過烈瑕的鐵盒,打開送到秀芳眼前。
    只有尚秀芳和女武土,才可看到盒內所放的東西。
    尚秀芳冰肌玉骨,滑如凝脂,白似霜雪般的玉手從舉起的寬袖探出,就在盒內翻閱
秘譜,臉上現出驚喜神色道:「這是龜茲卷,烈公於從什麼地方得來的呢?」
    烈瑕站起來,垂手恭立道:「秘譜共有十卷,龜茲卷外尚有高昌、車師、回紇、突
厥、室韋、吐谷渾、黨項、契丹、鐵勒等九卷,囊括各地著名樂舞,乃五十年前有龜茲
『樂舞之神』稱謂的呼哈兒窮一生精力搜集寫成。不過樂譜和評析均以龜茲譜樂的方法
和文字寫的,幸好小弟曾對此下過一番工夫,只要秀芳大家不棄,小弟當言無不盡。」
    寇仲暗呼厲害,烈瑕可說命中尚秀芳要害,雖未必可憑此奪她芳心,至乎完成他一
親香澤的妄想,但確朝這方向邁出一大步。
    果然尚秀芳像忘掉寇仲的存在般,喜孜孜的道:「我們登車詳談。」
    烈瑕大喜若狂,向寇仲道:「遲些找少帥喝酒聊天。」
    寇仲心中大罵,這小於已尾隨尚秀芳登上她的香車,靺鞨女武士當然貼身跟進。
    馬車開出,可達志與一眾突厥武士紛紛上馬。
    可達志策馬來到寇仲旁,目光先往上掃視杜興和許開山,苦笑道:「我也遲些找少
帥喝酒聊天。」接著壓低聲音道:「我現在最渴想的是一刀宰掉烈瑕這混蛋。」
    兩人同時大笑,笑聲充滿無奈和苦澀。
    一刻前他們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時卻生出同病相憐的感覺。
    徐子陵離開聖光寺,一群候鳥在城市上空飛過,朝僅餘幾絲霞彩沒入地平的夕陽飛
去,這景像觸動到他深心內某種難以形容的情緒,既非喜悅,亦非哀愁。
    他長長吁出一口氣,為接觸到師妃暄深藏於內的另一面而心頭激動,但心境仍是那
麼寧和靜謐。
    面對師妃暄時,每一刻都似在「驚心動魄」中渡過,扣人心弦,更從沒想過自己膽
敢這樣去冒犯和唐突仙子,但其感覺卻能令他顛倒迷醉,難以自己。
    對師妃暄來說,男女之情只是她修行的部份,仙道途上的魔障;可是在他而言,則
深具存在的意義,只有在身旁,他才能感覺到生命的真帝,感受到活著的意義。
    同時他深心中亦掌握到,若他不能超越俗世男女的愛戀,將永遠不能與師妃暄達至
水乳交融的精神連繫。
    就像一個知道踏的是老茄子,另一方以為踩到的是蛤蟆。
    暗歎一口氣時,有人叫道:「徐兄!」
    徐子陵停步橋頭,微笑道:「蝶公子你好,想不到能在此見到你。」
    陰顯鶴來到他旁,冷然道:「許開山既在這裡,我當然要來。」
    徐子陵朝他望去,陰顯鶴冷漠如故,似乎這人世間再沒有令他動心的事物,包括許
開山在內。
    問道:「陰兄準備刺殺許開山嗎?」
    陰顯鶴冷然不語,微微頓首。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陰兄可否幫小弟一個忙,暫緩刺殺的行動。」
    陰顯鶴皺眉道:「徐兄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
    徐子陵道:「陰兄可否由現在開始,暗中監視許開山,看他由此刻起至明日天亮,
會幹什麼事?」
    陰顯鶴凝視他好半晌,緩緩點頭道:「徐兄著我這麼做,當有深意。」
    徐子陵微笑道:「我想知道他是否大明尊教的人。」
    陰顯鶴悄然道:「大明尊教?你們不是說過騷娘子和狼盜是他們指使的嗎?還要證
實些什麼?」
    徐子陵正容道:「希望陰兄也像我們般,未得到確鑿證據前,不要妄事揣測。因為
我們得到消息,狼盜大有可能是拜紫亭的人。」
    陰顯鶴失聲道:「拜紫亭!」
    徐子陵道:「所以小弟才敢請陰兄幫這個忙。」
    陰顯鶴點頭道:「我定不會有負徐兄所托。」
    問明聯絡地點後,陰顯鶴幽靈般消沒在華燈初上的城內暗黑處。
    ------------------
  掃瞄者:媛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