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1卷)
第四章 愛情預習

    兩人把艇子繫在岸旁一株榆樹處,登岸朝周老歎落腳的小平房走去。
    龍泉不但寬直的大街近似長安,里巷維妙維肖,石橋瓦屋鱗次櫛比,因水而成,但
裝飾方面卻力求簡樸,以實用為主。
    抵達師妃暄所說的平房院門外,寇仲抵聲道:「你猜周老歎會以什麼態度對待我們
這兩個救命恩人,是感激還是猜疑。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移。」
    徐子陵微笑道:「為了奪回邪帝舍利,你要他喚你作爹亦沒有問題。多想無益,不
若想想該敲門求見,還是逾牆而入,給他一個驚喜。」
    寇仲細聽半晌,道:「屋內沒有任何聲息,看來周老歎已微服出巡.四處去感應捨
利的所在。」
    徐子陵執起門環輕扣三下,果然全無反應.向寇仲打個眼色。看清楚里巷沒有其他
人,兩人騰身翻進院牆內。
    一座以天井相連兩進的房舍,大門半敞,寧靜雅致。
    徐子陵揚聲道:「寇仲與徐子陵拜見周兄。」
    出乎兩人料外,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從內進深處傳來,道:「原來是我老周的救命恩
人,快進來。」
    寇仲哈哈笑道:「周老兄確是高明,我倆竟完全察覺不到屋內有人。」
    待要舉步入屋,只見徐子陵神色古怪,待要詢問,徐子陵探手搭上他肩背,迅速以
指尖劃出一個「假」字。
    寇仲心中一震,旋又恍然。
    徐子陵曾以岳山的身份與周老歎見過面交過手,所以認得他的聲音,而對方卻不曉
得此事,故想扮作周老歎來騙他們。如果徐子陵沒有聽錯,那周老歎肯定凶多吉少,又
或已成階下之囚。
    這所平房是師妃暄透過本地一個漢商為周老歎安排的,而師妃暄慣於獨來獨往,並
不在此落腳。所以如非徐子陵曾與周老歎碰過頭,兩人不中計才奇怪。
    「依叮」!
    兩扇門給人從內推開,假周老歎現身大門處,徐子陵立給嚇一跳。
    假周老歎和真周老歎在外表上有七、八分相像,同是臉寬頜勾,厚唇啄突,身形矮
胖,雖穿僧衲而渾身邪氣。
    如果徐子陵是先見其人後聽其聲,由於跟真周老歎碰面相隔多時,說不定會被他瞞
過,此刻因心有懷疑,細看之下,立即發覺假周老歎的鼻子較短,眼神有異。
    在徐子陵的銳目下,此人肯定沒有易容改裝,也該沒有戴上面具。雖說人有相似,
物有相同,但相似到這程度,眼前這假周老歎很大可能是真周老歎的孿生兄弟。
    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難道師妃暄也被蒙過。
    假周老歎笑道:「兩位大駕光臨,令老歎蓬蓽生輝,進來喝杯熱茶再說。」
    寇仲哈哈一笑,夷然不懼的領先踏進小廳堂,屋內佈置簡潔。除一組桌椅外,就只
有幾件小傢具,四壁空空如也,尚算幾明窗淨。
    兩人坐好後,周老歎在桌子另一邊坐下,道:「兩位來得正巧,我剛從外返,在這
裡等候師姑娘。你們沒有依約定的手法敲門,我還以為是敵人尋上門來。」
    徐子陵道:「你約好師小姐嗎?」
    假周老歎雙目噴出仇恨的火焰,表情十足的道:「我只是在指定地方留下暗記,請
她到來相見,因為我掌握到環真被囚禁的地方。」
    寇仲裝出大喜的樣子,問道:「嫂子囚在那裡?」
    假周老歎壓低聲音道:「就在城外西方—十里一條村落的莊園內,那是大明尊教的
秘密巢穴。」
    徐子陵道:「何用待師小姐回來,我們立刻前去救人。」
    假周老歎搖頭道:「那莊園戒備森嚴,實力難以估計。最怕是他們寧願殺死環真,
亦不讓她被我們救回來,所以該待入黑後才設法潛進去,那樣救她的機會會大得多。」
    寇仲皺眉道:「周兄是憑什麼曉得她在那莊園?」
    假周老歎對答如流的道:「環真有套功法。縱使在遙遠的距離,亦可與我生出感應。
除非大明尊教的人將她弄昏,不過他們顯然要借助她偵察聖舍利的奇術,所以才教我能
一直尋到龍泉來。」
    若非知道他是假貨,定被他騙得信以為真,現在則曉得他是在胡謅,世間根本沒有
這種功法。
    徐子陵心中叫好,假消息對假,消息,大家兩不相欠,道:「跋鋒寒到城外追查深
末桓夫妻的蹤影,要三天後才能回來。」
    假周老歎又道:「五採石是否仍在你們手上?」
    寇仲答道:「我們將五採石藏在城外秘處,有起事來可和拜紫亭討價還價。周兄心
中對救回嫂子一事,究竟有什麼大計?」
    假周老歎道:「你們知否師小姐落腳的地方?」
    徐子陵搖頭苦笑道:「她對我們誤會太深,肯和我說幾句活已是給足面子,哪肯告
訴我們她的住處。」
    假周老歎一對邪目閃過微僅可察的喜色,問道:「師姑娘為何又肯告訴你我在這裡?」
    兩人差點給他問得無言以對。徐子陵人急智生,答道:「師小姐仍末至如此不近人
情。她知我們曾從榮姣姣手上救出嫂子,故允許我們與老兄你見個面。」
    寇仲不容他思索,問道:「你們不是在山海關中伏遭擒嗎?襲擊你們的是什麼人,
為何師妃暄只能把你救出?」
    假周老歎神色俱厲地握緊拳頭,咬牙切齒道:「出手對付我們的是大明尊教的五類
魔,他們先在我們不覺察下施毒,再出其不意的突然出手,我們在猝不及防下著了道兒。
他們把我囚在山海關附近一處農莊內,只帶走環真,是要她因顧忌我的生死好為他們辦
事。」
    接著冷哼一聲,狠狠道:「不過他仍是低估我,我周老歎豈是易與的人,不到一天
就給我把毒迫出來,解開穴道,將看守我的嘍囉殺死,哼!」
    寇仲心叫聽夠啦,卻道:「我有個提議,周兄可否不把此事告訴師小姐,今晚我們
約個地方,一起到莊園救人,好予師小姐一個驚喜?」
    假周老歎先露出為難神色,一對邪目轉幾轉後,點頭道:「只要能救出環真就成。」
    約好聚首的地點、時間,寇仲乘機問道:「除五類魔和五明子外,聽說大尊善母座
下尚有個原子,周兄可曉得那是誰?」
    假周老歎皺眉道:「我們夫妻雖曾托庇於善母座下,卻沒有入大明尊教,所以對大
明尊教較機密的事並不清楚。只曉得原子修的是大明尊教三大秘典中的《御盡萬法根源
智經》。五明子是氣、風、力、水、火;五類魔是濃霧、熄火、惡風、毒水和暗氣。至
於大尊和原子,是教內最神秘的人,教內的人從不跟外人談論。」
    寇仲長身而起,道:「今晚準時見。」
    告辭離開。
    兩人坐上小艇,寇仲迅速脫掉外袍,連井中月交到徐子陵手上,戴上面具,低聲道:
「我去跟蹤假老歎,看他去聯絡什麼人,這叫將計就計。你去找你的仙子吧!看她考慮
出什麼來。」
    不待徐子陵說出同意的話,登岸去也。
    徐子陵輕輕搖櫓,小舟滑行。
    他明白寇仲將計就計之意,此實為救出金環真和周老歎的一個良機。
    假老歎不遠千里的把師妃暄引到龍泉來,肯定不懷好意。在中土慈航靜齋乃白道武
林景仰的聖地,要對付靜齋派出來的傳人師妃暄,確是談何容易,但在這遠離中原的小
長安則是另一回事。
    師妃暄今天剛抵達,假老歎要等的本是她,好展開陰謀。卻那麼巧的兩人送上門來,
假老歎自要改變計劃來相就,先設計幹掉他們,再從容對付師妃暄,所以假老歎現在通
知同黨,作好準備。
    如若假老歎一方傾巢往那城外莊園設伏,他們將可乘虛而入,救出金環真和周老歎。
    關鍵處是先一步掌握得他們被囚禁的地方,寇仲因而必須從假老歎身上尋出線索。
    為找尋邪帝舍利,金環真夫婦或其中之一肯定在龍泉附近,如此寇仲有很大成功機
會。
    艇子不住增速,轉過一個河灣後,一佛塔聳立在左方林木濃密處,那是小長安唯一
的佛寺聖光寺。
    拜紫亭本人一向並不信佛。現在更可能改奉伏難陀的天竺邪教。可是因真長安多佛
寺,小長安也得應應景兒。據師妃暄說聖光寺不但香火不盛,寺內僧侶更不足十人,主
持聖光大師是拜紫亭從長安請來,是有德行的高僧。寺內僧侶均是隨他從長安來的徒弟。
    徐子陵離艇登岸,直抵寺門,入寺向遇上的第一個和尚說出暗語。
    和尚似沒興趣看他半眼的垂眉合什道:「施主請隨我來。」
    引路前行。
    徐子陵想不到能這麼順利見到師妃暄,一顆心立時提至咽喉,霍霍躍跳,那感覺實
是難以形容。
    該對她採取什麼態度?
    她的考慮有結果嗎?
    這等若半個方外人的仙子如何處理自己對她的「冒犯」。
    忽然間,其他曾在他心中留下倩影的美女,都變得模糊起來,師妃暄的一顰一笑,
進佔他整個心靈。
    假若真能在這充滿中土情調的異域名城,拋開一切地享受男女愛戀的動人滋味,與
這仙子發生一段不會有結果的精神愛戀,以後再讓這段短暫而美麗的回憶隨他走遍天涯
海角,那種甜蜜又悲哀的感覺,想想也可教人魂銷。
    和尚領他穿過月洞門,來到一座禪堂般的建築物外,道:「施主請進,方丈正恭候
大駕。」
    四周林木參天,環境寧靜幽美,不遠處傳來起伏有致的禪唱經聲,以木魚青磐伴和。
    徐子陵愕然道:「我要見的是……」
    和尚面無表情的打斷他道:「小僧明白,施主見到方文自會明白。」
    說罷就那麼轉身離開。
    徐子陵心中湧起不妥當的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深吸一口氣,步進禪堂去。
    堂內對門的一端供著三寶佛,壇前燃起檀木,煙氣燎繞,香溢禪堂。
    一位高瘦老僧朝門而坐,眼觀鼻,鼻觀心,法相莊嚴,手持佛珠、口中吟吟有詞。
似乎並不曉得有客來訪。在他面前有個蒲團,似為徐子陵而設。
    入寺拜佛,徐子陵脫掉靴子,叩首三拜,逕自走到蒲團學對方般盤膝坐下,沒有說
話。
    聖光大師紋絲不動,那對埋在滿面皺紋裡的眼睛忽然上揚,像兩盞明燈般往他射來,
道:「如何修行?」
    徐子陵心叫「來哩」,微笑道:「請大師指點。」
    聖光大師道:「大凡修行須是離念,明得三界無法,本來無物,方解修行。不見古
來有一持戒僧,一生持戒,忽因夜行踏著一物作聲,疑是腹中有子無數的蛤蟆,驚悔不
已!睡後夢見數百蛤蟆索命,大驚而起。到天曉觀之,乃一老茄耳。」
    徐子陵心中暗歎,知是聖光老僧要借此故事點化自已。
    對佛家來說三界本無實物,一切都是幻象。就像故事中持戒僧踏到的東西,究竟是
蛤蟆?還是茄子?如說是蛤蟆,天亮時看到的是茄子。如是茄子,睡夢中又有蛤蟆來討
索性命。只因心塵末脫,境由心生,致流轉三界,不能超脫。
    這則故事分明是針對自己對師妃暄的妄求而發,由此推測,師妃暄的考慮肯定沒有
什麼好結果。
    師妃暄為何不把考慮後的決定直接告訴他,卻要通過聖光大師的口說出來?弄得他
既狼狽又尷尬。
    若非要告訴她有關假老歎的事,說不定他會立刻拂袖離開。
    此刻只好苦笑道:「多謝大師點化,小子明白啦,請問小子可否見師小姐一面、小
子有要事須上報。」
    聖光平靜的道:「妃暄剛離開龍泉,返回靜齋。」
    這兩句話像晴天霹雷,震得徐子陵全身發麻,腦際一片空白。
    聖光一瞬不瞬的靜觀他的反應。
    完了!一切都完了。
    所有渴望、期待、企盼剎那間灰飛煙滅,不留半點痕跡。
    他的心反平靜下來,灰燼般的死寂。
    徐子陵對生命一向無求,過的是隨遇而安的生活,如非有寇仲在旁催迫督促,他今
天絕不會成為名震天下的高手。
    有所求必有所失。
    這是繼石青璇後對他最嚴重的感情打擊,他感到萬念俱灰,甚至不願問聖光大師為
何師妃暄可置石之軒和金環真的事不顧,匆匆趕返靜齋。
    茫然間,他感到自己站起來,移到門旁拿起靴子。
    聖光道:「施主!」
    徐子陵生出極端荒謬的感覺.事情開始得荒謬,結束得更荒謬。
    一邊想著,一邊緩慢而專心的穿上靴子。
    就算不從佛家的角度去看。世上每一件事的本質,根本都是荒謬的。
    男女為何要愛得難分難解?人為何要自相殘殺?生命究竟有什麼目的?廣袤無邊的
宇宙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徐子陵哈哈—笑道:「我真的明白!但又是真的不明白。大師請啦。」
    說罷離開,步下禪堂台階,目所見了無人跡,耳所聞再無敲經念佛的聲音。
    宏偉的寺院,成蔭的樹木,落在徐子陵眼內卻有種輝煌背後的荒蕪。
    他把本挽在手彎的羊皮抱洒然搭到肩上,忽然啞然失笑.搖頭歎—口氣,舉步前行。
    沒有師妃暄的生命正在命運的前方恭候他的大駕,他從沒想過師妃暄竟在他心中占
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失去她之後的天地,再沒有以前豐盛感人的色彩。即使先前向她提
出愛情的要求,仍有點遊戲的成份,被拒絕是理所當然的事,不會像如今的痛苦失落。
    可是她實在太絕情,躲避瘟疫般逃回靜齋去。
    轉入主堂的路,徐子陵全身劇震、不能置信的朝左望去,一身男裝的師妃暄正安坐
園內的小亭處,玉容靜若止水的凝望他。
    徐子陵失聲道:「你……」
    師妃暄微笑道:「這叫預演一次分離的情況,子陵兄仍有膽聞情關嗎?」
    徐子陵搖頭苦笑道:「小姐這招比得上畢玄的赤炎大法,小弟甘拜下風。」
    緩緩來到亭內.頹然坐下,再歎道:「太歷害哩!」
    師妃暄的俏臉既無風亦無浪,似在說著與自己完全沒有關係的事般,輕描淡寫的道:
「一旦有情,妃暄若要離開,必須這般無情。不論有情無情,都是同樣的不好受。所以
妃暄說情關難過。」
    徐子陵渾身乏力的點頭道:「我投降啦!可否讓我把那提議收回來。」
    師妃暄微笑道:「徐子陵你是否男子漢大丈夫,話既出口,怎收得回來。」
    徐子陵一震朝她瞧去。
    師妃暄微聳香肩,道:「子陵兄是否看破周老歎只是個冒充的傢伙?」
    徐子陵鄂然道:「原來早給你看破。」
    師妃暄淡淡道:「我們很少可以靜下心來說話,大家談談好嗎?」
    徐子陵像對著她的色空劍般只有狼狽招架的份兒,苦笑道:「談些什麼才好?」
    師妃暄啞然失笑道:「真是笑話,你不是說過要全力追求妃暄嗎?連說什麼才好也
要問人家,是否可笑。」
    徐子陵仰天笑道:「罵得好!小弟這叫自作自受,與人無尤。敢問小姐是否將小弟
視為修行的一部分?」
    師妃暄無可無不可的道:「劍道就是天道;劍心通明的境界,就是圓覺清淨的境界。
有什麼非是妃暄修劍的部份呢?子陵兄的話使人費解。」
    徐子陵的心倏地平靜下來,晉入井中月的境界,因為他曉得不振作應戰,肯定會在
這愛情的戰場敗下陣來。
    對師妃暄來說,劍道不但是天道,亦是人道。
    ------------------
  掃瞄者:媛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