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1卷)
第一章 隔牆有耳

    那有美女伴隨左右的,竟是一直沒有任何音訊,生死難卜的段玉成。
    當年雙龍幫立幫不久,寇仲、徐子陵偕同從幫內眾兄弟精挑細選出來的段玉成、包
志復、石介、麻貴四人運鹽北上,途中變故迭生,最後包志復、石介、麻貴被上官龍害
死,段玉成則突圍而去,自此不知所蹤,怎想得到會在塞外這充滿漢土風情的異地與他
重逢。
    寇仲正要撲上去和段玉成相認,給徐子陵扯得退進橫巷,耳中響起徐子陵的聲音道:
「這兩個回紇女很邪門不宜輕舉妄動。」
    寇仲留意看段玉成身旁的年青回紇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寶氣,眉眼間風情
萬種,顧盼生姿,果如徐子陵所言,絕非良家婦女,且是一流的武林高手。
    別人在打量她們,她們亦打量途人,不但不怕男性放肆的目光,還不住在馬背上交
頭接耳,似是對街上好看的男子評頭品足。幸好沒朝他們的方向瞧來。
    寇仲呆瞪段玉成在眼前策馬而過,口齒艱澀的道:「我的娘,這是什麼一回事?我
們是否仍在做夢?」
    徐子陵盯著段玉成逐漸遠去的軒昂背影,壓低聲音道:「你去找管平,我去看玉成
在什麼地方落腳,然後回住處再商量下一步的行動,如何?」
    寇仲吁出一口氣道:「小心點!如果我沒有猜錯,此兩姝該是大明尊教的人。祝玉
妍不是說過上官龍是大明尊教的人嗎?希望玉成沒有背叛我們。唉!怎會是這樣的?」
    徐子陵安慰他輕拍他肩頭兩下,閃出小巷,追段玉成三騎去。
    寇仲從巷子另一端離開。
    寇仲抵外賓館,正要從後牆潛人,竟見到管平從後門溜出來,面容蒼白難看,一副
神不守舍的模樣,該尚未從跋鋒寒昨晚的迫供手法回復過來,不由心中苦笑。看來只好
放過他,否則再一次對他用刑,說不定會令他受不起一命嗚呼,那他寇仲就罪孽深重?
好奇心又起,這傢伙在身體如此虛弱的情況下,仍要溜到什麼地方去?
    管平顯是怕被人跟蹤,左顧右盼,寇仲忙避到一棵大樹後,待管平穿出橫巷,混入
大街的車馬人流中,才追在後方,順道替管平查看是否有人在跟蹤他。
    自懂事以來,寇促和徐子陵像不停在玩著一個尋寶的遊戲,做小扒手時,尋的是別
人囊內銀兩,成為年青一代出類拔萃的高手後,尋的卻是和氏壁、楊公寶藏,至乎皇帝
寶座那樣的瑰寶。
    現在追在管平身後,他也有尋寶的感覺,他究竟要去見誰?
    會否是「天竺狂僧」伏難陀?
    只看此人能輕易破解跋鋒寒擺明向他示威挑戰的封穴閉脈手法,可知此人非同小可,
絕非易與之輩。
    管平忽然鑽進朱雀大街靠東的一間雜貨店去。
    寇仲得意一笑,功聚雙耳,立時把管平的足音鎖定,大街上其他所有足音輪聲蹄響
全給隔絕,不能分毫影響他高度集中的聽覺。
    管平的足音變成他靈覺上遁去的一幕,就像在千萬幻影中掌握到敵人劍鋒所在。
    管平從鋪後穿出。
    寇仲暗呼狡猾,轉入橫巷,切入與朱雀大街平行的另一大街,管平的背影再次出現
前方,轉進一間食店去,寇仲差些失諸交臂。
    寇仲心中叫絕,若有人穿過鋪子尾隨追來,大有可能被管平撇甩。
    來到食店外,有兩個人蹲在一邊下棋,另外尚有幾個圍觀者,寇仲湊前去詐作觀棋,
暗裡運足耳力,竊聽管平在店內的所有動靜。
    一把蒼老的聲音道:「你的面色為何這麼難看?」
    寇仲心中一震,為何這把聲音如此耳熟,偏又想不起是誰?
    徐子陵坐在東市主街一個露天茶水攤子所設的桌子旁,凝望斜對街段玉成和兩個回
紇女子進入的羊皮批發店的入門處。
    龍泉有東市而無西市,但市況的熱鬧,媲美長安,主街人頭湧誦,牛騾馬車往來不
絕,喧鬧震天,充滿生氣。
    忽然他感到被人注視,然後那人朝他走來,坐在他旁。
    徐子陵看也不看,沉聲道:「祝宗主別來無恙。」
    祝玉妍嬌媚的聲音響起,訝道:「子陵並沒有回頭張望,我走過來的路線,更是你
雙目餘光難及之處,為何你卻曉得是我?」
    徐子陵道:「每個人自有其特別的氣息,所以晚輩曉得是祝宗主。」
    祝玉妍淡淡道:「我早運功收斂全身毛孔,不讓氣息外洩,這解釋分明是敷衍搪塞。」
    徐子陵回過頭來,祝玉妍回復漢裝,仍是臉覆重紗,縱使在光天化日的鬧市中與她
同桌而坐,仍感到其詭異神秘的特質。路人紛紛對她投以好奇的目光,她卻是視若無睹。
    徐子陵皺眉道,「這麼說,該是我因對祝宗主心靈感應下生出的感覺,就像看到遠
處的美食,雖不能直接嗅到香氣,卻因記憶而像嗅到香氣的樣子。」
    祝玉妍透過覆紗凝望他,似是設法看通他心靈有異於常人的稟賦,好半晌才柔聲道:
「你是個很坦誠的人,我歡喜坦誠的人。」
    徐子陵當然不會誤會她的歡喜指的是男女之情。祝玉妍雖駐顏有術,仍能保持青春
煥發的外相。事實上她卻屬寧道奇、石之軒、岳山那一輩的人,飽閱世情,歷盡滄桑,
足可作他的祖母有餘。
    目光又回到那所羊皮店,深吸一口氣問道:「我可否請教祝宗主一個問題?」
    祝玉妍帶點嬌嗲的柔聲道:「問吧?我們仍是戰友,對嗎?」
    徐子陵點首作答,道:「祝宗主因何要捲進爭天下的游渦去?」
    祝玉妍幽幽一歎道:「子陵為何不拿同樣的問題去質詢師妃暄?」
    徐子陵別頭朝她瞧去,聳肩道:「因為我明白她為何要這樣做,她並沒有隱瞞。」
    祝玉妍淡淡道:「好吧!這並非什麼了不起的秘密,說給你知又何妨。對所有魔門
的人來說,無論是兩派六道,我們追求的就是十卷《天魔策》,只有把十卷集齊,始有
可能進窺魔道之極,至乎修成最高的『道心種魔』大法。」
    徐子陵動容道:「晚輩明白啦!祝宗主之所以要爭天下。就是要統一魔道,使《天
魔策》十卷歸一,完成魔門的夢想。」
    祝玉妍沉聲道:「爭天下就等若跟以慈航靜齋為首的武林作正面交鋒,那一方的人
能佔得上風,另一方就要找地方躲起來,變成外道。自漢代以來,我們在這鬥爭上—直
處於下風。現在你該明白石之軒因何要覆滅大隋吧!」
    徐子陵道:「可是祝宗主有否為萬民著想過?」
    祝玉妍輕曬道:「這是否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不論任何人登上帝座,亦不得不為
子民謀幸福,否則他的位子就坐不穩,歷史早有明鑒。你以為我們魔門的人當上皇帝,
就必定會殘暴不仁嗎?這想法實在太幼稚。我們魔門推祟的是真情真性,鄙視的是那些
滿口仁義道德、侈言孔孟佛道的偽君子。幸好子陵不是這種人,否則我絕不會與你多說
半句話。」
    徐子陵尷尬的同意道:「多謝祝宗主指點,不過像李世民之流,確與你們在本質上
有很大的分異。」
    祝玉妍嬌笑道:「分異?什麼分異?他殺的人比我們少嗎?一天他不掉轉槍頭對付
父兄,他休想能坐上帝位。爭天下者誰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自漢武以來,我們受
盡排擠迫害,若無非常手段,如何生存下去?」
    徐子陵苦笑道:「我又明白啦!」
    祝玉妍輕柔欣悅的道:「你肯說這句話,我已非常中聽。」
    徐子陵目下重投羊皮店,淡談道:「祝宗主與大明尊教是什麼關係?」
    祝玉妍道:「到現在仍是合作的關係,不過這合作完全建基在利益之上。當年我從
你手上救回上官龍,只是覆行這合作的精神。」
    徐子陵沉聲道:「榮姣姣是否大明尊教的人?」
    祝玉妍嬌笑道:「給你猜個正著。」
    徐子陵想不到祝玉妍如此輕易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回過頭來目光灼灼地審視重紗
之內的絕世玉容,訝道:「祝宗主是否不再打算和大明尊教合作下去?」
    祝玉妍聲調轉寒,緩緩道:「目下對我最重要的事,就是殺死石之軒,其他的均為
次要。」
    徐子陵皺眉道:「大明尊教與石之軒有什麼關係?」
    祝玉妍答道:「沒有任何關係。但若大明尊教能在中土落地生根,宣揚教義,終有
一天會成我們兩派六道的另一大患。事實上他們的手早伸進中原,只是不被覺察而已!」
    徐子陵想起騷娘子和烈暇,心知祝玉妍說的絕非虛語,順口問道:「大明尊教有什
麼厲害人物?」
    祝玉妍道:「大明尊教由大尊、善母和五明子領導,我只曾與善母莎芳有一面之緣,
她精修鎮教秘典《娑布羅干》中的《藥王經》和《光明經》,武功不在我之下,且精於
用毒。只是這個人,已夠你應付。」
    徐子陵倒抽一口涼氣,以祝玉妍的身份地位,說出來的這番話誰敢忽視。善母莎芳
之上還有個大尊,那他的武功豈非能與宋缺、寧道奇、畢玄之輩看齊。天外有天,人外
有人,確有道理。
    祝玉妍道:「你們在中土屢次破壞大明尊教的好事,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們,你和
寇仲要小心提防。」
    徐子陵苦笑道:「多謝宗主提點,石之軒刻下是否正在龍泉?」
    祝玉妍答非所問的道:「水詫女和火詫女出來哩!」
    徐子陵別頭瞧去,段玉成和那兩個回紇美女離開羊皮店,登馬續行。
    一群穿著漢服的靺鞨少女嘻嘻哈哈在街上走過,見到高挺英偉充滿懾人魅力的寇仲,
無不秀目生輝,大膽的向他行注目禮,寇仲雖兩耳不聞,仍有暇衝著其中長得最美的展
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此時傳來管平坐入椅子的聲音,寇仲腦海中立即完整地虛擬出管平的坐姿,輕重緩
急處,有如目睹。
    眾女拋過來的媚服,他卻是沒空消受。
    管平沉重地歎一口氣,老者有點有不耐煩的道:「究意發生什麼事?」
    管平唉聲歎氣道:「昨晚發生很奇怪的事。我只記得踏出外賓館的大門,忽然失去
知覺。醒來後就在宮城內,身旁站著拜紫亭和伏難陀,他們說我被人封閉穴道,又給丟
在官門外。」
    老者默然半晌,緩緩道:「此事確非常怪異,他們還有什麼話說?」
    寇仲直到此刻,仍想不起在哪裡曾經聽過這老者的聲音,差點忍不住探頭入店內看
看。
    管平道:「他們沒有說什麼。只是伏難陀反覆問我在被點穴前,有否見到身穿寬大
黃袍的人。唉!我真的記不起仟何事?」
    老者沉吟道:「從這句問話,可知伏難陀肯定是從你被封穴道的手法猜出對方是誰。
問題是這麼多人可揀,為何偏要挑中你?此事必須立即上稟夫人。」
    聽到「夫人」兩字,寇仲虎體一震,終記起老者是誰。
    夫人就是美艷夫人,店內的老人家,是她的右長老,那天在統萬城,右長老說的話
加起來不足五句,所以寇仲一時認不出來。
    不由心中大喜,只要吊在右長老身後,不就可找到這狡猾的美女?
    剛閃起這念頭,心中忽生警兆,立朝對街瞧去。
    一位風姿綽約,衣白如雪,頭頂竹笠,垂紗掩面的女子,正向他招手。
    寇仲心中叫苦,卻又不能不立即應召過去,雖看不到她的面貌,不過縱使對方化作
飛灰,他仍可一眼看破是傅君嬙。
    小師姨宣召,那到他不乖乖遵從。
    祝玉妍道:「不用追啦!她們落腳的地方是城南仁里巷南泉橋頭的小回院,你這麼
跟去,遲早會給人發覺。」
    徐子陵感激的道:「多謝指點。」
    祝玉妍沉聲道:「若你輕視大明尊教,說不定一世英名,盡喪此地。」
    徐子陵迎上她透紗射來的凌厲眼神,深吸一口氣道:「我明白,我們曾在花林與五
明子之首烈瑕碰過頭,確是個不簡單的人。」
    祝玉妍默然片響,冷冷道:「你們住在什麼地方?」
    徐子陵把落腳四合院的位置說出來,皺眉道:「祝宗主仍未回答晚輩早先的問題。」
    祝玉妍道:「石之軒肯定在這裡,有新發現我再和你們聯絡,你的心上人來哩!」
    匆匆說出聯絡方法,起身離去。
    寇仲追在傅君嬙身後,穿過一條窄巷,一道溫泉河橫亙前方,兩岸房舍對立,傅君
嬙步上跨河石橋、停步轉身,嬌聲嚦嚦的道:「你在那裡呆頭鳥般站著幹什麼?」
    寇仲正暗歎失去尋得美艷夫人的良機,聞言不敢不答,裝出尊敬的神色道:「我在
看人下棋嘛!」
    傅君始嬌嗔道:「說謊!」
    寇仲苦笑道:「小師姨真精明,我確在說謊,事實上我在偷聽店內兩個傻瓜的對答。」
    傅君嬙手握劍柄,寒聲狠狠道:「你再喚我一聲小師姨,我就把你的臭頭斬下來。」
    寇仲駭然道:「不喚啦!不喚啦!只要師……噢!只要大女俠你明白宇文化骨的事
只是一場誤會,你要我喚大女俠你作娘都可以。」
    傅君嬙出乎他意外的「噗嗤」嬌笑道:「誤會?虧你說得出口。」
    一聲冷哼,從後方傳來。
    有人大笑道:「少帥近況如何?」
    寇仲一震回頭瞧去,兩人悠然來到橋下,把後路封住,其中一人,正是曾在大海與
他交手,高麗王的首席武士金正宗。
    另一人比金正宗還要高出少許,一襲青衣,背上交叉掛著兩支各長三尺許的短戟,
三十來歲的年紀,長得粗獷偉岸,意態風流,氣度非凡。
    那人一揖到地,微笑道:「高麗韓朝安,向少帥請安問好。」
    寇仲心中叫糟,曉得中了傅君嬙之計,陷進前後受敵的劣局去。
    三人任何一人,已夠他應付,何況是三人聯手。
    傅君嬙嬌笑道:「這是否你們漢人說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卻闖進來呢?」
    ------------------
  掃瞄者:媛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