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0卷)
第九章 死裡求生

    曙光之下,三人策馬飛馳,登上高處,縱目前路形勢,波浪般起伏的丘陵延展無限,
疏密有致的廣佈在大地上。
    跋鋒寒哈哈笑道:「不用三天時間,我們可穿越丘陵林野,要在這種地勢下追截我
們,只是癡人作夢。」
    寇仲別頭後望,用神探索延往花林的平野,奇道:「敵人為何不在花林動手對付我
們?」
    徐子陵道:「照我猜是對突利的顧忌,來對付我們的三支人馬,依別勒古納台兄弟
的分析,只有深末桓有膽量殺死我們,其它人都怕與突利結下深仇致後患無窮。」
    深末桓因有頡利在背後撐腰,且有大漠藏身,並不害怕突利。
    跋鋒寒微笑道:「我們進入這片丘陵區後,可選擇在任何一點突圍與離開,任何人
都追無可追,截無可截。所以敵人若要搶奪五採石又或殺死我們,只能在入林前迎頭截
擊,對嗎?」
    寇仲深吸一口氣道:「你是認為前方其中一座密林內正暗藏伏兵,恭候我們的大駕。」
    跋鋒寒道:「肯定如此。這—關我們必須憑實力硬闖,然後再掉過頭來,追殺深末
桓。」
    徐子陵皺眉道:「敵人是嚴陣以待,且實力難測,我們硬闖進去,豈非很吃虧?」
    跋鋒寒雙目精光灼灼,審視遠近,道:「你們看,在遠方的樹林上,可見鳥兒飛翔
嬉玩,惟獨面對我們的這數座密林飛鳥絕跡,由此可推加這數座山林均藏有伏兵,嚇走
了鳥兒,伏兵分佈的形勢清楚分明。最壞的打算是三方敵人阿保甲、鐵弗由和深末恆結
成聯盟,那他們的總兵力該接近千人之數。」
    從別勒古納台兄弟處,他們得到有關敵人的精確情報。
    阿保甲的鷂軍由曾有—面之緣的昆直荒率領,只有二十餘人,但全是契丹族各部中
出類拔萃的高於,單是這批人,若作生死之戰,已夠他們應付。
    鐵弗由—方則由他親率五十名手下精銳戰士東來,當然全是身經百戰的勇士。而鐵
弗由智勇雙全,本人乃草原上威名顯赫的高手,實力不容置疑。
    這兩方人馬均貴精不貴多,為的是不願張揚,盡免觸怒突利。如若在迫不得已下殺
死三人,他們也可迅速潛蹤,推個一乾二淨,又或將責任推到深末桓的沙盜去。
    深末桓卻是盡傾精銳而來,手下沙盜多達八百之眾。沙盜向以凶狠殘忍惡名遠播,
縱橫大漠草原從未吃過敗仗,就算偶然撤退,捲土重來又能狠創敵人,當然更非好對付
之輩。
    任何一方的力量,均足可令三人頭痛。如聯手伏擊,三人一旦陷身重圍,被迫苦戰,
恐怕不能活著離開。
    寇仲苦笑道:「用兵伐謀,今趟最好的謀略,似乎該是掉頭返回花林。買條木筏子,
順道欣賞松花江沿岸美景。」
    徐子陵沒好氣道:「虧你這小子在這等時刻仍能說笑。昨晚你既豪氣干雲地答應別
勒古納台兄弟聯手誅除深末桓,現在還可臨陣退縮、打亂整個誅敵大計嗎?」
    寇仲一雙虎目亮起來,沉聲道:「我確在說笑,老跋你來發號施令吧!這種野林丘
陵戰你該比我們在行。」
    跋鋒寒道:「我只懂選取最有利於我們的地勢闖陣突圍,不過敵人都是作戰經驗豐
富得不能再豐富的高手,看似最弱的一點。說不定反是實力最強之處。」
    徐子陵道:「假若現在我們下馬休息,敵人會怎麼辦?」
    跋鋒寒道:「他們將被迫在入黑前來犯。不過照我看陵少此計未必行得通,他們定
有人藏在花林,斷我們後路。沒有林木掩護,我們更難突圍。」
    寇仲仰天笑道:「既是進退不得,我們再來個鑿穿之戰,看誰有資格攔我去路。」
    徐子陵啞然笑道:「這不是什麼鑿穿之戰,而是自尋死路!只要敵人在林內作幾重
分佈,我們將變成自投羅網。我有一個較好的提議、就是先尋出深末桓所在處,再發射
別勒古納台給我們的煙花火器,說不定可反敗為勝!出獵物變成獵人。」
    跋鋒寒道:「這雖非我們與別勒古納兄弟商議好的計劃,也不失為應變之法,問題
是怎樣找到深末桓的位置?」
    他們原本擬定以己身作餌。只要引得深末桓在後追趕,別勒古納台兄弟則銜尾追來,
前後夾擊對付沙盜。
    徐子陵淡淡道:「隨我來吧!」領先拍馬下坡,朝敵陣闖去。
    兩人哈哈一笑,隨他衝下山坡。
    三人施展人馬如一之術,座下愛馬與己身成為血肉相連的整體,先朝右方最接近的
密林馳去。
    自然而然他們形成一個三角陣,徐子陵在前,寇仲,跋鋒寒押後。後兩者滅日、亡
月兩弓來到手上,上弦張弓。
    「颼!颼!」兩聲,勁箭在兩股真氣貫注的鋼弦激送下,化作兩道閃電,橫過近千
步的距離,沒進林內,林內應箭響起兩聲慘叫。跟著箭矢如雨的射回來,可惜最遠的一
枝,亦要差三百步才能對他們構成威脅。
    徐子陵哈哈一笑,猛拉馬頭,改直衝往野林為橫馳開去。
    戰號聲起,剛才雙箭殺敵處蹄聲紛起,數十騎從林中殺奔出來,戰士彎弓搭箭,咬
著他們的尾巴斜斜追來。
    跋鋒寒和寇仲殺得性起,不住回身作連珠勁射,敵人帶頭者不斷有人中箭墮馬。
    猝地前方左面密林中戰鼓敲擊,以百計的敵人潮水般從丘頂衝下,往橫越丘陵間平
野的三人策騎追至,擺明是要封鎖他們的去路。
    若換過是才智稍低的人,見到敵人如此聲勢陣仗,必往原路退走。但三人早看破敵
人後有伏兵之看,當然不會中計。
    徐子陵調教方向,稍偏向左,變成斜斜地奔離打橫殺來的敵人,免致前路被截,陷
進苦戰之局。
    三人馬快,早把後方追來的敵騎拋遠,寇仲和跋鋒寒兩把神弓改為對付右方的敵人,
箭到處人仰馬翻,慘烈之極。
    喊殺震天的敵人從後方和右側殺至,換了膽子較小的,早嚇得屁滾尿流的落荒鼠竄,
然而三人何等樣人,連大草原最厲害的勁旅金狼軍亦在赫連堡頂足—晚,什麼場面沒有
見過,反覺豪情奮湧,戰意軒昂,盡量利用丘陵起伏的地理形勢,避免陷身重圍之禍。
又以快馬神弓,希望能把敵人後方的伏兵引出,那時他們將可戰可逃,再無顧慮。
    徐子陵首先奔上一處丘頂,環目急掃,果然花林那方向塵土揚天,二百多騎扇形朝
他們奔來,完全封死後路。
    若他們不曉得敵人的真正文力、不驚惶失措才怪。可是他們從蒙人處得到精確的情
報,曉得敵人聯軍總兵力在九百許間,當然是另—回事。這正是孫子兵法的「知己知彼,
百戰不殆」。
    花林來的敵人佔去敵人兵力兩成以上,這邊的兵力當不出六百之眾,現身的敵人約
三百人,那仍在林內的伏兵只餘三百許人,形勢對他們變得非常有利。
    徐子陵的心境晉入昨晚在契丹戰士箭鋒下立地成佛體悟回來的井中月境界,忽然間
恍若從血肉橫飛的戰場抽離開去,但又一絲不漏的在心田處把外在的環境反出來,完全
把握到整個形勢任何微妙的變化。就若奕手交鋒,對棋盤的現狀和可能的變化應智珠在
握,只要他下子正確,敵人只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徐子陵—聲長嘯,竟掉轉馬頭,朗花林來的敵騎衝去,迅下丘坡。
    寇仲和跋鋒寒完全信任徐子陵的決定,緊追在他左右後側,從密林殺出的敵人,變
得匯成—群,在後方追來。
    蹄聲震得丘陵晃動,草野搖撼,塵土卷天,蔽空蓋日。
    離來敵尚有千五步遠近,徐干陵再發尖嘯通知兩人改向,勒馬往右橫移衝上另—山
丘。
    密林區那方不見任何敵人形跡,五百敵騎分從左右後側漫山遍野的殺來。
    三人全速飛馳,不住拉遠與敵人的距離,寇仲和跋鋒寒不再放箭殺敵,全心策馬,
與敵人來個賽馬比賽。
    徐子陵大喝道:「準備鑿穿!」
    寇仲大樂道:「痛快痛快,這群傻子只有吃塵受箭的份兒,哪像什麼娘的精兵。」
    徐子陵領頭拐彎,變得朝左方的密林區斜刺而去,這肯定是場豪賭,假若蒙人情報
有誤,林內殺出以計的敵人,他們必死無疑。
    密林不住擴大接近,照跋鋒寒剛才的觀鳥測敵之術,他們硬闖處該是敵陣北端伏兵
所在,如若他們不入林往左方逃竄,將可逸進丘陵區,那敵人除了在後苦苦追蹤搜尋,
再無別法。在這種情況下,敵人只有搶先出林,封死左方去路,再設法把他們重重圍困
攻擊一法。
    果然號角聲起,五十多騎從陣端殺出,領頭者矮壯強橫,頭頂弱冠,七彩繽紛,色
彩奪目,大喝道,「逃到哪裡去!」
    跋鋒寒以突厥話回應道:「原來是黑水鐵弗由,誰要逃呢?」
    徐子陵縱聲長笑,捨左邊的北方,反向右邊與密林區平行的方向疾馳,沿林而走。
    此著大出鐵弗由料外,捉錯用神,只好改向追在三人馬後食塵。
    寇仲大笑道:「這不是鑿穿而是陣前捉迷藏,連孫子他老人家亦不曾在兵書上寫過,
哈!」
    全速驅馬下,三人沿林不入,把所有敵人全拋在後方。
    「颼!」
    一枝勁箭橫過千多步距離,從密林射出,直取徐子陵,又準又狠,真個令人歎為觀
止。
    徐子陵臨危不亂,在電光石火間完全把握到箭矢角度與來勢,猝地探手,竟把來箭
抓個正著。
    掌心一陣火辣激震,顯示出射箭者絕非尋常高手。
    寇仲大叫道:「深末恆!」
    兩人終明白徐子陵如何能在眾多敵人中確辨出深末桓的位置,憑的是引深末桓以他
偷自箭大師飛雲神弓射出的箭,只有飛雲弓發射的箭,才可遠達千步之外。
    今仗最難之處,非是突圍逃走,而是要助別勒古納台殺死深末桓。只要擊潰這支聯
軍,他們將可遊山玩水地優哉悠哉前往龍泉去趁熱鬧。
    寇仲抖手送出火箭,在天上「砰」的一聲化成一朵紅雲,厲喝道:「鑿穿戰開始。」
    不用他提醒,徐子陵早掉轉馬頭,—無所懼朝飛雲弓發箭處馳去。
    勁箭像飛蝗般從林內射來,徐子陵柘木弓左劈右砍,盡擋來箭,另一手以隔空氣勁
硬將箭矢打得失去準頭,射往別處。
    寇仲和跋鋒寒因而得以專責射敵,勁箭連珠發射。
    右方敵陣盡端此時殺出二十多騎,不用說正是契丹大酋阿保甲的死士。
    另有百多騎則從密林處迎頭殺出,力圖把他們阻截於林外平野處。
    遠程的攻守,演變為近身的短兵相接。
    沙盜的武器非刀即槍,有些把身體彎至馬腹旁,刀照著馬腳斬來;一些則往前傾至
頭貼馬頸,矛尖探前刺敵,盡量發揮長兵器的優點。
    當相方互相衝鋒的距離拉近至七百步遠近時,本雜亂無章的沙盜忽然組織起來,表
演似的列成陣勢,變成十多排一波又一波朝他們攻來的勁旅,令人歎為觀止。
    後方全是敵人,漫山遍野般殺至,只要前方沙盜能阻截他們少許時間,他們勢將陷
身致死方休的血戰中。在真氣與體力迅速消耗和受傷流血下,他們能熬過一盞熱茶的功
夫已非常本事。
    即使三大宗師親臨,亦沒法在千軍萬馬重重包圍下突圍逃走。
    沙盜無論戰術和馬上功夫,均厲害得出乎他們意料之外,其陣勢更擺明能克制他們
的鑿穿戰,正是以鑿穿對鑿穿,當然是他們人數少得可憐的一方吃大虧。
    雙方迅速接近。
    跋鋒寒和寇仲分別射出最後一枝箭,立掣出兵器,攜來的四筒箭全部射完。
    當離沙盜前鋒戰騎百多步的當兒,徐子陵—抽馬頭,改向斜斜刺往沙盜鑿穿陣頭左
方的空檔。
    沙盜亦稍改方向,全力攔截,希望能趕在三人前頭攔截。
    眼看雙方交鋒在即,徐子陵倏地以漢語大喝道:「停」!
    沒有可能的事。在人馬如—的奇術下發生了。三匹馬在全速奔馳下,忽然停立而起,
後腳卻像釘子般牢立不移,使得敵人似一條攻錯目標的長蛇般搶過了頭。
    在那種全速策騎的情況下,沙盜眼睜睜看著敵人就停在左方十來步處,硬是無法可
施地留不住奔勢,錯過而過。
    三人縱聲大笑中,掉轉馬頭,朝另一方向奔去,仍彎往林內飛雲弓射出的位置,沙
盜又變成在後方追趕。
    寇仲大快道:「陵少真厲害,將敵人的千軍萬馬玩弄於股掌之上。」
    跋鋒寒逆風叫道:「少帥太誇大哩!干軍勉強湊數,何為萬馬?」
    箭矢迎頭灑至,其中包括飛雲弓射出的超強勁箭。三人輕鬆擋著,仍有餘暇談笑。
    林內的敵人,從其箭矢的多寡,肯定不足百數,所以三人心情大佳。
    只要能闖進密林,他們三個人的機動性和靈活性將可盡情發揮,怎都可捱至蒙人援
兵來救,最不濟時亦可突圍逃走。
    喊殺聲起,八十多騎從林內殺出,領頭兩騎為一男一女,男的穿上六重的鐵羅圈甲,
內層以牛皮精製,外層掛滿鐵片,甲片相連如魚鱗,一般箭矢休想能穿透。
    女子身披的是翎根鎧,用蹄筋、翎根相綴而串連甲片,看上去亦威風凜凜,不讓男
兒。
    這對名震塞外的夫妻惡盜,頭戴鐵盔,把大部分面容遮蓋,只露出眉眼和口的部分,
護鼻器特別巨大,令他們看來形狀古怪。
    深末桓手持蛇形的長槍,槍體全以精鋼鍛打而成,遠看去已知其鋒銳難擋。
    木玲左盾右刀,身形高碩豐滿,雖不能睹其顏容,體態撩人處足可惹起任何男性性
的遐思。
    看他們夫妻馬上英姿,肯定是能與徐寇跋三人相比試的高手無疑,配上手下精銳的
沙盜,難怪能縱橫草原大漠,更令英雄了得的別勒古納台兄弟顧忌。
    寇仲以突厥話暴喝道:「深末桓,你的末日到啦!」
    深末桓反以漢語狂笑道:「大言不慚,看你們哪裡去。」
    徐子陵的柘木弓背,重重擋擊在深末桓斜刺來的蛇形鋼矛鋒尖處。
    激戰由此拉開序幕。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