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0卷)
第七章 明子之首

    跋鋒寒道:「烈兄的漢語說得比我還要好,不知是否曾在中土長居過一段日子?」
    四人處在花林大街一間專做羊皮買賣的店舖臨江一邊的土台上,圍桌而坐,對江喝
酒。
    依烈瑕所說,這鋪是回紇人開的,以此關係自是特別得到族人關照。可是三人感到
那叫客勒達明的回紇店主對他神態恭順,不似一般同族的關係。
    三人都感到烈瑕高深莫測,雖然說話冠冕堂皇,對他們客氣尊重,卻總覺得他是別
有用心,非只是表面看來麼簡單。
    所以跋鋒寒打開話匣立即巧妙地向他盤問。烈瑕正為三人添酒,聞言笑道:「愚蒙
從未到過中土,但對中土的文化非常仰慕,故盡力學懂漢語,乃是將來到中土去時,不
致有言語上的隔閡和障礙。」
    徐子陵縱目松花江對岸沃野千里的美景,林木莽莽間,遠處幾個戴艷麗小帽的牧民,
趕著大群牛羊緩緩遠去;向西北流去的江水上,木筏上的漁夫撤網起網,—切一切都充
滿生活的氣息,心中更不由有點擔心,塞外諸族間愈趨險惡的鬥爭,會否有一天把眼前
的太平寧洽摧毀。
    烈瑕又道:「客勒達明會使人把幾款不同的泥燒鮮魚弄好上桌,讓三位品嚐。」
    大街那邊仍是喧嘩噪吵,馬羊嘶叫,平台處卻像遠離塵囂,讓人體會到松花江寧靜
的一面。他們的馬兒被安置到連接土台的後院去,在他們視線之內,正安詳地歇息吃草
料。
    碰杯對飲,寇仲道:「我們在這裡碰上烈兄,不知是否又屬一場誤會。」
    早前烈瑕向大室韋公主詩麗戲言,勿要誤會是湊巧碰上,故寇仲有此一語。
    烈瑕哈哈笑道:「當然並非誤會,因為愚蒙是聞聲而至,特於此地恭候三位大駕。」
    三人想不到他如此坦白,為之愕然。
    跋鋒寒皺眉道:「烈兄消息的靈通,教人訝異。不知為什麼猜到我們會到花林來?」
    烈瑕淡淡道:「從燕原到龍泉,花林是必經之路。諸位大哥一向的作風,當然不會
閃閃縮縮的避道繞道,對嗎?」
    徐子陵收回凝望岸原的目光,投在烈瑕身上,此人似是與生俱來地帶種邪門妖異的
氣質,而這又偏偏構成他別具一格的魅力。
    寇仲雙目射出銳利的光芒,用神打量他道:「烈兄不肯坦白說出到這裡找我們的目
的,我們會立即拂袖離去。」
    烈瑕長笑道:「少帥言重哩!愚蒙之所以會和三位大哥在這裡喝酒品魚,為的是要
警告三位,契丹、靺鞨和室韋三方面最厲害的幾個人物,決定不理你們和突利的密切關
系,不但要阻止你們把五採石送往龍泉,還要不惜一切殺死你們。最毒婦人心,你們中
了美艷那賤人的毒計。」
    跋鋒寒冷哼道:「我們和烈兄非親非故,烈兄為何不怕冒得罪三方面勢力之險來警
告我們?」
    烈瑕輕描淡寫的道:「因為我根本不怕他們,而對三位卻是衷心景仰。」
    寇仲笑道:「烈兄確是豪爽過人,只不知是哪些人物,可否說來聽聽?」
    烈瑕欣然道:「契丹當然是以阿保甲為首的眾族大酋,靺鞨則是與拜紫亭勢如水火
的黑水靺鞨候斤鐵弗由,至於室韋,則是深末桓和木玲這夫妻惡盜。為了不太冒犯突利,
他們將各自派出最頂級的高手,務要乾淨俐落地除去你們。所以若三位中伏,必會遇上
雷霞萬均的攻擊;三位如若掉以輕心,說不定會吃上大虧。」
    跋鋒寒沉聲道:「蒙兀室韋的別勒古納台兄弟,竟不在其中嗎?」
    烈瑕搖頭道:「別勒古納台和不古納台兩兄弟武功蓋世,單打獨鬥所向無故,怎屑
與其它人聯手以眾欺寡,故此不用擔心他們會參與這類詭計。」
    徐子陵淡淡道:「烈兄消息的靈通,超乎常理,怎麼可以證實烈兄非是三方聯軍派
出來的高手?」
    跋鋒寒和寇仲生出同樣的懷疑。兩對眼睛厲芒大盛,準備一言不合,立即全力擊殺
此人,免去無窮後患,因此人的武功才智,均能令人生出戒懼顧忌。
    烈瑕忽然探手拉開衣襟,露出寬闊壯實的胸膛,一個以紅黃為主紋樣古怪的圖形刺
青,赫然出現,乍看像個異獸的頭,又似一個青臉獠牙的人像。
    跋鋒寒微愕道:「大明尊教?」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烈瑕胸膛上的大明尊教刺青,與狼盜身上刺青明顯不同,
難道狼盜與大明尊教沒有關係?
    烈瑕正容道:「愚蒙正是大尊者和善母座下五明子之首的妙空明子,諸位現在該明
白愚蒙為何如此消息靈通,更不怕任何人了吧?」
    寇仲抓頭道:「烈兄難道不是和我們是敵非友?」
    烈瑕訝道:「我們間何時結下仇怨?」
    徐子陵盯著他道:「山海關的騷娘子不是你們的人嗎?」
    烈瑕啞然失笑道:「原來中間有此誤會。騷娘子曾是我教的人,後來叛教逃往中原,
善母念在她曾侍候多年,決定不予追究,饒她—命。」
    寇仲笑道:「她死前仍在念你們大明尊教的經文,似乎叛教叛得並不徹底。」
    烈思欣然道:「明尊保佑,她竟能在臨終前憑一點靈光迷途知返,死後當可離暗入
明,進入永遠光明的福地。」
    他推得一十二淨,三人拿他沒法。
    跋鋒寒沉聲道:「菩薩之所以被逐出回紇,難道與貴教沒半點關係?」
    烈瑕苦笑道:「這更是一場誤會。愚蒙本身是回紇人,當然希望能有個像菩薩那樣
的英雄豪傑振興回紇,好讓我們能隨國勢水漲船高,傳揚教義。菩薩真正被遠逐是頡利
對時健的壓力,時健卻把責任推到我們身上,確是冤枉。」
    徐子陵道:「烈兄說了這麼多話,仍未說出貴教為何要幫助我們。」
    烈瑕微笑道:「我們希望三位能把五採石送到拜紫亭手上。」
    跋鋒寒恍然道:「原來烈兄是站在拜紫亭的一方。」
    烈瑕仰天笑道:「非也非也。事實上我們和美艷同樣是不安好心,因為當五採石送
到拜紫亭手上的一刻,他將成為精神上統一靺鞨的君主,即使鐵弗由亦要忌他,甚至要
在靺鞨其它六族的壓力下向拜紫亭臣服。不過福兮禍所寄,這五採石對外族完全不起作
用,只會引致外人和突利聯手,不惜干戈的將五採石搶走。拜紫亭亦是深明這道理,絕
不會感激你們把五採石送給他,可憐他對這大禮接又不是,不受更不是。對嗎?」
    三人聽得臉臉相覷,哪想得到一顆五採石,會牽連如此錯綜複雜的情況。
    難怪突利曉得他們要將五採石送去給拜紫亭後,立即放棄追擊頡利。
    烈瑕續道:「我們要針對的人,不是拜紫亭而是那『狂僧』伏難陀,自拜紫亭拜此
人為國師後,立即禁絕宗教,更無情殺害我教的人,獨尊天竺邪教。所以大明尊將渤海
國定為黑暗之國,只有除魔殺妖,始能讓光明戰勝黑暗。」
    跋鋒寒歎道:「多謝烈兄坦然相告,現在我們必須是否把五採石送給拜紫亭一事,
再作思量。」
    烈瑕道:「這個當然由三位決定,五採石落在拜紫亭或其它人手上,對拜紫亭都沒
有任何好處。不過愚蒙卻要提醒三位,崔望其實是拜紫亭的人,與三位是敵非友。」
    三人黯然以對。
    烈瑕打自出現開始,一直領先,完全掌控主動。
    寇仲深吸一口氣道:「你倒清楚我們的事。」
    烈瑕道:「誰不在山海關布有自己的眼線?若非通過搶掠詐騙,四周強鄰壓境的拜
紫亭憑何國勢日增,大興土木,把龍泉建成小長安?三位如肯與我合作,愚蒙包各位不
但可得回八萬張羊皮,更可殺掉崔望為世除害。」
    頓了頓續道:「小小一顆五採石,忽然把大草原各方整個形勢扭轉過來,頡利雖支
持拜紫亭立國以牽阿保甲和突利,但亦不願見拜紫亭統一靺鞨,成為日後的勁敵,所以
暗許深末桓參與奪石行動。最好笑是頡利千辛萬苦請得中原第一才女尚秀芳,為沉迷中
土文化的拜紫亭在立國大典表演,現在演變為只能唱其亡國之曲,白便宜愚蒙這個尚才
女的仰慕者。」
    寇仲失聲道:「什麼?」
    不由記起在長安往尚秀芳處道別,因可達志與尚秀芳閉門密斟,累他白等整個時辰,
最後不耐煩走了,原來就為此事。
    徐子陵見烈瑕提到尚秀芳時,雙目立即射出渴望迷醉的神色,遂代寇仲問道:「尚
才女怎肯長途跋涉的遠道而來?」
    烈瑕搖頭晃腦的道:「尚才女一向醉心塞外諸族技藝,頡利既擔保為她完成這心願,
她當然不肯錯過這機會。我恨不得能背生雙翼,立即飛到她旁,一睹她仙容,並聽仙音,
如能一親香澤,更是雖死何憾。」
    三人呆看著他,無言以應。心忖這可能是塞外版一個多情公子,只是妖異可怕多了。
    寇仲面對這位不知是否該認作「情敵」並莫測高深的回紇高手,知他所言非虛。皆
因記起昔日在洛陽與尚秀芳同台共宴時,她確曾對塞外創新活潑的舞樂讚不絕口時,亦
因憶起玲瓏嬌而想到以樂舞稱著塞外的龜茲國,有機會定要到那裡見識。此刻則連龜茲
在哪個方向仍一無所知。
    烈瑕忽又回復過來,冷靜的道:「突利和頡利分裂,使東北形勢劇變,除靺鞨外,
阿保甲和別勒古納台兄弟都有統一契丹和室韋的心。誰能趁這時機冒起,就可往向外擴
張,安內攘外,故而沒有人願見鄰國轉強。這豈非一場斗誰快統一的競賽,很久未曾有
過這麼熱鬧哩。」
    跋鋒寒道:「拜紫亭變成眾矢之的,形勢可相當不妙。」
    烈瑕搖頭道:「拜紫亭實為東北最有遠見和雄材的領袖,他擺出因仰慕中原文化而
建設小長安的姿態,實質上卻是針對鄰國的騎戰,以守城代替平原野戰。契丹乒曾三次
攻打龍泉,均無功而回,能守然後能攻。何況拜紫亭背後有高麗王鼎力支持,否則鄰國
何用聯手來攻他。」
    寇仲壓下心內因尚秀芳而引起的煩亂苦惱,道:「烈兄合作的提議,我們要考慮一
下。」
    烈瑕微笑道:「這個當然。三位就請在這處歇腳,有什麼要求儘管吩咐客勒達明。
不過卻不宜考慮大久,必須掌握主動,先下手為強,趁敵人未成聯手之勢前逐個擊破。
愚蒙最大的作用是眼線廣佈,對敵勢瞭若指掌。」
    寇仲忍不住問道:「尚才女刻下是否已抵小長安?」
    烈瑕的眼睛又亮起來道:「該仍在途中,她在可達志親率高手護駕下,先往訪西域
吐魯番諸國,其中尤以龜茲集漢文化、大草原文化、波斯和天竺文化薈萃而成。其樂舞
堪稱舉世無雙,乃尚才女必訪之地。」
    雖是隨口道來,已看出烈瑕識見高明,非同流俗。
    寇仲和徐子陵從沒想過在塞外會遇上如此人物,且是大明尊教五明子之首。
    跋鋒寒道:「美艷夫人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五採石如何會落入她手上?」
    烈瑕苦惱的道:「我們到現在仍摸不清楚她是怎麼一個人,有什麼目的。五採石本
存在阿保甲的牙帳內,五年前忽然失竊,不知所蹤,到最近才盛傳在美艷手上。到她在
統萬當眾交給三位大哥,才惹得人人觸目,掀起軒然大波。」
    徐子陵打定主意不和此人合作,趁機問道:「烈兄弄不清楚她,為何說起她來就咬
牙切齒?」
    烈瑕苦笑道:「實不相瞞,愚蒙對女人一向別有興趣,雖不能說無往而不勝,總能
多少有點收穫,惟獨遇上她,遭到連番戲弄,教我氣憤難平。三位切勿誤會,我從不對
女人用強,勉強得來的豈有情趣可言。哈!愈岔愈遠啦!」
    跋鋒寒舉杯道:「坦白說,到此刻跋某仍未弄清烈兄是敵是友,但無論如何,先敬
烈兄一杯,因為如是敵人,亦將是個難得的好放手。」
    烈瑕哈哈舉杯,大笑道:「跋兄快人快語,今愚蒙有痛快的感覺,大家喝一杯,今
晚絕不會是平凡的一夜,就此預祝三位大哥旗開得勝,威震大草原。」
    寇仲和徐子陵豪情湧起,齊齊舉杯。
    杯尚未碰,忽然足音驟起,大批戰士現身後院,往土台擁來。
    四人看也不看,逕自碰杯對飲。
    數十契丹戰士潮水般從後院門湧出來,各佔有利位置,形成半環形的陣勢,人人拉
弓搭箭,在離他們兩丈外瞄準三人。
    跋鋒寒隨手把酒杯摔往地上,發出破碎的聲音,另一手拭去嘴角酒漬,啞然笑道:
「何須待至今晚,這個黃昏已非常有趣。」
    徐子陵無視這五十把強弓勁箭的威脅,油然朝降往地平的紅日瞧去,心神卻落在內
袋的五採石去。
    這寶物究竟送還是不送?
    拜紫亭若與狼盜有關,當然死不足惜。只是若害苦平民,卻於心何忍。
    寇仲目現殺機,朝敵陣瞧去,緩緩放下酒杯,大喝道:「來者何人?」
    契丹戰士往旁移開,窟哥在十多名高手簇擁下步至陣前,雙目射出深刻的仇恨,狠
狠道:「寇仲你可想過有今天?」
    寇仲大笑道:「這正是小弟想對你講的話。」
    烈瑕轉身朝窟哥笑道:「王子在動手之前,請先看身後。」
    窟哥色變往後礁去,後院屋頂出現十多名回紇人,領頭的正是客勒達明,手持強彎,
全以窟哥為目標。
    他們剛才闖進鋪來時,鋪內的人全作鳥獸散,怎想到忽然變成對他們居高臨下的嚴
重威脅。
    烈瑕好整以瑕的道:「王子比之頡利的四萬金狼軍如何?不若坐下—起吃燒魚,所
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嘛!」
    窟哥的臉色變得有那麼難看就那麼難看。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