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0卷)
第六章 松花江畔

    經過五天的旅程,三人趕著四十多匹從契丹馬賊搶回來的優良戰馬,離開大草原,
進入變化較大的山區,沿途儘是疏密有致的原始森林,覆蓋著高低起伏的山野,林蔭深
處清流汨汨,偶爾更可見到平坦的草野,春風吹拂下樹聲應和,令人神舒意楊。
    寇仲笑道:「我現在才明白大草原的民族為何這麼有侵略性。」
    跋鋒寒皺眉道:「不要一竹篙打掉一船人。大草原上有很多愛好和平的民族,與世
無爭。」
    寇仲正容道:「這並非惡意的批評,請你老哥告訴我,只想與世界無爭,乖乖放牧
的,是否較弱小的草原民族?」
    跋鋒寒無言以對,苦笑道:「大概是這樣吧。」
    徐子陵道:「少帥你究竟明白了什麼?」
    寇仲道:「初抵大草原時,人人都會被大草原的壯麗景色震撼,但習慣後會有點單
調乏味,且有種策馬狂馳,直奔至天地盡頭,看看會有什麼不同變化的感覺。像現在我
們來到東北的山區,感覺上便很新鮮,且燃起繼續追求的慾望。我所謂的侵略性,就是
從這種傾向發展出來的。特別是像頡利般,手上有超過十萬的勁旅,自然會想看到這像
潮水般的大軍,橫掃天下的痛快感受。所以自古以來,草原的霸主都會向草原外的天地
擴展,南是我們中土,往西是波斯、吐火羅、大食等國。天竺因有馬兒不能逾越的高山
所阻,故保得平安,往北則是終年冰封的不毛之地,不宜用兵。」
    跋鋒寒道:「你這分析頗為透徹,我要稍作補充,遊牧民族自古養成逐水草而居的
特性,畢生就在尋找富饒和令生活更豐足的地方。或者是基於這種特性,所以他們變得
不住進犯別族的土地。我們善攻,你們善守,長城就是這麼來的。」
    山勢變化,穿出兩山夾峙的一座幽谷後,眼前豁闊,長斜坡下草地無垠,林海莽莽,
草浪中隱見營帳土屋,既有種青稞、春麥、胡麻的田野,也有大群放牧的牛,展現大草
原外另一種半農半牧的生活景像。那些土屋就像土製的帳蓬。
    他們生出重回人間的曼妙感覺。
    徐子陵欣然道:「花林在哪個方向?」
    跋鋒寒勒馬停下,居高望遠,指著北面遠處悠然躺臥山林間的大湖,道:「那是松
花湖,過湖後再走十多里是松花江,據說水流從長白山直流到這裡來,與嫩江匯流後形
成松花江。」
    兩人用足眼力瞧去,松花湖沿山勢伸展,曲折多變,漁鷹忙碌地盤飛其上,碧波盈
盈,映照十多個搭在湖岸色彩繽紛的帳篷,風光旖旎,看得人心曠神恰。
    雖是春末之際,天氣仍是清寒襲人。這區域的樹木種類繁多,樟子松、紅松、落葉
松和榆樹等互爭高低,色彩斑駁,絢麗燦爛,幾疑是人間仙境。
    寇仲和徐子陵看得歎為觀止。
    跋鋒寒續道:「沿松花江再走四、五里,就是花林,每個交通方便和特別富庶的區
域,都會有這麼一個人和貨物集散的中心,一切依大草原規矩辦事。」
    寇仲道:「什麼是大草原的規矩?」
    跋鋒寒呵呵笑道:「大草原的規矩就是各師各法,不論馴鹿猛虎、野牛餓狼,各有
一套生存的辦法。說到底是強者為王,不是人家對手就得學曉跑快點,又或像狼般聯群
結隊,抗嚇外敵,少帥明白嗎?」
    寇仲大笑應道:「完全明白啦!」
    跋鋒寒策騎馳下山坡,領頭而去。
    花林集位於松花江南岸,江面寬闊平靜,集區丘陵起伏,像統萬那種形式的土屋零
散廣佈數十里的範圍,營帳處處可見,土屋灰黃,以靠近江流處最為密集,形成花林集
的唯一大街。
    江面浮著十多個木筏,漁人撒網捕魚。
    岸上人馬往來,熱鬧處不比燕原集遜色。三人進入市集的範圍,由於他們趕著四十
多匹有鞍的戰馬,惹得各族人側目談論,更何況寇仲和徐子陵是罕見的漢人衣著。
    寇仲歎道:「確是個別有景致的地方,待會要找什麼鮮美的魚兒來吃呢?」
    跋鋒寒欣然道:「鰱、鯽、鯉、青鱗等任君選來,小弟只嗜青鱗,肉質鮮美至極,
故定要重溫舊夢。」
    徐子陵對飲食一向隨便,關心的是別的事,問道:「我們帶這麼多匹馬兒,行動不
便,是否可立刻賣掉?」
    前方大批牛羊,由十多個牧人趕往集東的墟市,塞擋道路,迫得他們只能尾隨緩行。
    跋鋒寒苦笑道:「坦白說,小弟從未做過這類買賣,只是想當然地以為在墟市賤價
出售,該可輕易脫手。」
    寇仲興致勃勃地道:「我們之所以幹此買賣,為的是要張揚其事,索性以一錢碎金
賣一匹,包保可立即轟動整個花林集。」
    又問道:「做衣服的在什麼地方?」
    跋鋒寒道:「到大街後,你要鐵鋪有鐵鋪,做衣店有做衣店,只是沒有住的地方,
來這裡的人全都自備營帳。」一拍馬頭,避過牛群,轉入主街。
    左右兩旁各有幾排不規整的房子,果然是供人購物的各式店舖,非常熱鬧,似是只
要肯打開門口,生意就擁進門來。
    大街寬敞開揚,本是嫩綠的草地在馬蹄車輪的摧殘下變成黃土,馬蹄踢起灰塵,整
條街黃濛濛的如霧如煙。
    在這可容三十匹馬並行,勉強算是大街的兩旁榆樹處處,傘子般遮日成蔭,土鋪外
均搭有木棚,棚內放置桌椅,累了的人可坐在其內歇息,馬兒則綁在棚外的木攔干處。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新鮮,瞧得目不暇給,在旁棚忽然衝出十多個長髮披肩的武裝室
韋大漢,臉色不善的截著去路。
    三人為之愕然,難道敵人消息靈通至此,竟懂得在這裡恭候他們。
    其中一漢以突厥語戟指喝道:「看你這兩個盜馬賊逃到那裡去?」
    十多人同時掣出馬刀,動作整齊劃一,絕非烏合之眾。
    街上行人對這類街頭爭鬥早司空見慣,只避開少許,聚在遠處指指點點的瞧熱鬧。
    寇仲和徐子陵感到說話的室韋漢很面熟,一時又記不起曾在哪裡見過他,隱覺眾漢
攔路之舉別有內情。
    跋鋒寒還以為對方是為契丹人出頭,心中奇怪,朗笑道:「這批馬是呼延金的,何
時才輪到你們室韋人替他出頭,若再不滾開,休怪我跋鋒寒劍下無情。」
    寇仲猝地記起說話的室韋漢,正是在遇上頡利前劈他一刀者,當時雙方言語不通,
到現在仍不知為怎麼一回事。因沒有放在心上,所以幾乎忘掉了。
    一陣嬌笑從左方棚內傳出,以突厥話道:「名震草原的跋鋒寒,竟和兩個盜馬的漢
狗混在一起,不怕有愧嗎?」
    三人愕然望去,只見棚內深處另坐有—桌人,五男一女,都是室韋人,此刻全體離
座起立,朝他們走來。
    此姝只有十七、八歲的年紀,秀髮披肩,天藍色的勁裝很稱身的裡著她的嬌軀,外
加無袖坎肩,腰掛馬刀,一雙長腿在皮革制的長褲和長馬靴配襯下豐腴勻稱,自然活潑,
整個人有種健康婀娜,又柔若無骨的動人姿致,就像天上飄來的朵雲。左臂處套有十多
個色彩繽紛的金屬鐲子,耳垂下兩串長長的耳墜,秀脖圍著彩珠綴成的項串,貼在豐滿
的胸脯上。
    蛋形的臉龐圓圓的,在烏黑光潔的秀髮掩映下更顯冰肌玉骨,活潑清麗,泉水般純
淨的大眼睛秋水盈盈,該是期盼能匹配她的男士,此時卻是內藏殺機,俏臉凝霜。
    三人哪想過室韋族中有此肌膚析白,容貌出眾的美女,一時看得呆起來。
    五名隨她走到街上的男子顯然唯她馬首是瞻,緊隨她左右來到街上。
    跋鋒寒回過神來,訝道:「姑娘這番話意何所指?」
    室韋美女不看寇仲和徐子陵半眼,盯著跋鋒寒道:「什麼意思?兩個小漢狗偷去我
的馬兒,是人人鄙視的馬賊,跋鋒寒你是否仍要護著他們。」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呆然相覷,楞然相對。
    跋鋒寒甩蹬下馬,眾室韋人立即露出戒備神色,不敢輕視。
    室韋美女顯為跋鋒寒豐彩所懾,眼中露出讚賞神色,旋又被煞氣取代,指著寇仲和
徐子陵跨著的千里夢和萬里斑道:「這兩匹都是我們的馬兒,還可以狡辯嗎?」
    三人更為之愕然。
    跋鋒寒皺眉道:「這兩匹馬是我兩位漢人兄弟從山海關騎到這裡來的,姑娘沒看錯
吧?」
    室韋美女大嗔道:「我詩麗從不說謊,不信可看看它們內腿側是否有我大室韋的烙
印,那是沒法去掉的。」
    寇仲和徐子陵心叫不妙,跳下馬來,同時探頭往馬腿檢查。
    徐子陵在萬里斑的右後腿側處果然發現烙印,心中叫苦,寇仲的頭探進來道:「今
次糟糕極矣,原來大小姐買賊贓。」
    徐子陵長歎一聲,站直虎軀,向跋鋒寒聳肩無奈點頭,苦笑道:「我們的馬竟是賊
贓!」
    跋鋒寒大感頭痛,乾咳一聲向詩麗道:「嘿,這定是一場誤會,我兩位兄弟並非盜
馬賊,只是誤買賊贓。姑娘可看在我跋鋒寒臉上,把馬兒轉讓他們,由姑娘開價。」
    詩麗顯對漢人成見甚深,現出個鬼才相信他們的俏表情,正眼不看寇徐兩人的冷哼
道:「我大室韋的馬不賣給漢狗,看在你跋鋒寒份上,他們立即把馬兒歸還我可答應再
不追究,否則一切後果由他們自負。」
    街上眾人一齊起哄,甚至有人吆喝鼓掌,顯示出對漢人的不滿和仇恨。
    這番話斬釘截鐵,再無轉圜餘地。
    寇仲見她左一句漢狗,右一句漢狗,心中大怒,沉聲道:「姑娘能令在下有什麼後
果呢?請劃下道來。」
    他以現在大草原最通行的流利突厥語說出來,大部份人都聽得懂,不懂的亦可問明
白的人,鬧哄哄的大街很快靜下來,都想看大室韋的詩麗會怎樣對付兩個漢人。眾人雖
不曉得寇仲和徐子陵是何方神聖,但他們既有資格做跋鋒寒的夥伴,本身又氣宇軒昂,
—派高手風範,當然不會是平凡之輩。
    徐子陵忙扯寇仲衣袖,嗔怪的低聲道:「雖然錯不在我們,總是我們較理虧。」
    寇仲餘怒未消的道:「但她不應漢狗漢狗的橫罵豎罵,老子生出來是給她罵的嗎?」
    詩麗聽不懂他們的漢語,交叉織手,令套臂的彩鐲襯得她更是人比花嬌,嘴角含著
冷笑的道:「我的未來夫婿別勒古納台今晚即到,是漢子的就不要離開。」
    眾人一陣嘩然,在松花江流域,蒙兀室韋的別勒古納台和不大納台的威名,比跋鋒
寒更要響亮,難怪詩麗不把跋鋒寒看在眼內。
    詩麗說罷轉身率族人離去。
    徐子陵朗聲道:「姑娘請留步。」
    詩麗停下來,卻不屑轉身,嬌嗔道:「有話快說,本姑娘沒那麼多時間和嫌命長的
人說廢話。」
    徐子陵毫不因她不留情臉的辱罵動氣,微笑對著她的粉背道:「此馬是姑娘之物,
便物歸原主吧。」
    街上全體爆起一陣哄笑,充滿嘲弄和看不起徐子陵的意味,他們誤以為徐子陵聞得
別勒古納台兄弟之名喪膽,立即退讓,連帶對跋鋒寒亦評價大降。
    跋鋒寒神態悠閒的袖手旁觀、不為滿街的喝倒采所動。
    寇仲在徐子陵耳旁低聲道:「這刁蠻女令我想起董淑妮,美則美矣,但卻是不可理
喻,省點舌吧!」
    詩麗仍不回過身來,冷笑道:「漢狗坐過的馬、我才不會碰,就留它們給你們陪葬。
我們走!」
    「詩麗公主且慢!」
    詩麗嬌軀微顫,緩緩轉過身來,往聲音傳來處瞧去,事實上所有人的目光此時亦均
被發言者吸引過去,那人正從另一邊棚內站起來,嘴角掛著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
    此人只二十來歲,可是他的眼神卻像曾歷盡滄桑,看透世情,這種矛盾對比令他散
發某種妖異的味道。面孔狹長,皮膚白嫩得像女人,說不上英俊,但總令人覺他擁有異
乎尋常的魅力,如此人物,以跋鋒寒三人的見多識廣,仍是首次遇上。
    只一眼他們就看出,此人武功絕不在他們之下。
    詩麗—怔道:「又是你!」
    那人微笑施禮道:「就是我烈瑕。不過公主萬勿誤會!你不是碰巧在這裡遇上我,
而是我烈瑕跟公主來到這裡。」
    詩麗拿他沒法的嗔道:「誰要你跟來!」
    眾人都弄不清楚兩人的關係。
    烈瑕聳肩苦笑,神態瀟灑風流,轉向跋鋒寒三人走來,施禮道:「我烈瑕敢以任何
東西作擔保,這幾個漢人朋友絕不是盜馬喊。公主的消息太不靈通啦!竟不曉得在中土
正如日中天的少帥寇仲和徐子陵已親臨草原,還在統萬城南的赫連堡聯同跋兄、菩薩和
七十名壯士,力抵頡利和他的金狼軍狂攻至天明,其後與突利大破頡利於怯綠連河之畔
的奔狼原。如此人物,怎會是馬賊。」
    大街忽然靜至落針可聞,可見這番話如何震撼。事實上頡利兵敗的消息早像瘟疫般
迅速傳遍大草原每一個角落,只是沒人知道得像烈瑕那般詳盡。
    詩麗雙目射出難以接受和相信的神情,首次用神打量兩人。
    跋鋒寒等則愈發感到這人深淺難測,摸不清他的底子。
    烈瑕負手走出棚架,來到街上雙方人馬中間側處,向詩麗柔聲道:「若不是他們,
頡利的大軍說不定已飲馬於松花江。」
    寇仲苦笑道:「烈兄誇獎哩,我們只是僥倖沒死罷了!」
    詩麗嬌嗔道:「誰要你烈瑕來插手我的事,再纏我的話,今晚我就喚人打斷你的狗
腿。」
    烈瑕大笑道:「你不是多次嘗試要打斷我的狗腿。今晚又有何分別?啊!我明白哩!
今晚是你的心上人到啦!」
    這麼一說,無人不曉得詩麗一方的人曾和烈瑕動手,只是奈何不了他。
    室韋戰士齊聲叱喝,馬刀出鞘,卻沒有人敢帶頭撲出,進一步肯定眾人的想法。
    詩麗氣得俏臉煞白,跺足怒道:「我們走!」
    不看跋鋒寒等半眼,氣沖沖地領手下離開了。
    烈瑕搖頭苦歎,接著換上一臉笑容,朝三人道:「這裡的魚很著名,不若讓小弟作
個小東道,為三位洗塵如何?」
    竟是字正腔圓的漢語。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