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0卷)
第二章 偷天換日

    跋鋒寒在出招前曾想遍畢玄所有應招的方法,包括對方凌空躍起,不過仍想漏一著,
就是炎陽氣消失得一絲不剩。
    高手交戰,縱然蒙上雙目,仍可從對方勁氣的微妙變化把握對手的進退動靜,其感
應的清晰更勝似黑夜怒濤中的明燈,使雙方曉得攻守的運變,不致稍有錯失。
    但畢玄竟能把真氣完全收斂,那種感覺比被他的炎陽氣壓制至動彈不得更難應付,
雖明明看到對手有所動作,仍像從陽光烈照的天地墮進暗不見指的黑獄,頓覺一切無從
捉摸,其驚駭與震懾感直可令人發狂。
    畢玄的右腳在上方迅速擴大,朝他似重似輕的踢來,其出神入化處,非是親眼目睹,
絕不肯相信區區一腳,竟可臻如斯境界。
    寇仲和徐子陵忍不住緩緩移向戰圈,如跋鋒寒真吃上大虧,他們將會不顧一切的全
力出手。他們並不知戰情的變化或跋鋒寒當前的感受,只知當跋鋒寒進攻之始,畢玄已
開始騰起,顯然看破跋鋒寒進攻的路數。
    高下之別,不言可知。
    跋鋒寒驟覺無從變招,因為劍勢已出,改變只會使自己陣腳大亂,無以為繼。冷哼
一聲,硬往左移,斬玄劍上挑,爆起漫天劍雨,往身在空中的畢玄下盤迎去。
    畢玄哈哈一笑,右腳原式不變地踩進劍雨去。
    平平無奇的一腳,顯出干錘百煉的功力,先穿破劍雨,然後腳跟不動只以腳尖掃擺,
牛皮長靴毫釐無誤的命中劍鋒。
    跋鋒寒立感全身經脈發熱脹痛,竟生出無法運氣吐勁的駭人感覺,虎軀劇震,橫移
之勢變成身不由已地往旁蹌跟跌退,失去重心,無法續施殺著。
    畢玄木椿似的筆直插往草地,兩袖先後拂出,仿如一雙追逐遊戲的蝴蝶,卻是氣勢
懾人,不予跋鋒寒絲毫喘息的機會。
    際此生死關頭,跋鋒寒顯露出多年苦修的成果,改跌勢為大旋身,劍尖分別點中兩
袖。
    「蓬!蓬!」連聲,跋鋒寒往外旋開。
    畢玄如影附形的追前,跋鋒寒忽又迴旋過來,斬玄劍全力展開,把畢玄捲進驚濤裂
岸的劍勢中去。
    畢玄大笑道:「好劍!」進退自如的以雙袖從容應付。
    見跋鋒寒終能從劣勢中轉為有攻有守,寇仲和徐子陵終鬆一口氣。
    只有身在局內的跋鋒寒曉得自己命不久矣。皆因這形勢是畢玄的恩賜,一方面畢玄
是想看看他的本領,更重要是畢玄不想寇仲和徐子陵察覺跋鋒寒的危險而介入阻止。
    跋鋒寒把召喚兩人援手的誘人想法完全排出腦海之外,心如止水的盡展所長,以命
博命,希冀能創出奇跡。
    驀地跋鋒寒的斬玄劍破入畢玄的袖影中,眼看可命中這無可比擬的大宗師胸口要害,
但對方的胸口忽然變成肩膊,長劍入肉一寸即給反震彈出。
    所有快速的動作如飛煙般散去。
    寇仲和徐子陵狂喝撲來時,畢玄一腳橫撐跋鋒寒的丹田要害,後者斷線風箏般離地
拋飛,直挺挺的「砰」一聲掉在柔軟的草原上。
    畢玄古銅色的面上掠過一抹艷紅,迅速移離,大笑道:「兩位為他盡過帳葬之禮後,
立即給我滾回中原去,否則休怪畢玄不懂憐才。」
    轉瞬間畢玄變成草原邊際的一個小點。
    兩人悲痛欲絕,撲到跋鋒寒旁,只見他眼耳口鼻全滲出鮮血,呼吸已絕,寇仲探他
胸口,大叫道:「他心脈仍未盡斷,我們立即施救。」
    徐子陵將他扶起,長生氣源源不絕從他背後輸入。
    寇仲則抓起他雙手,與徐子陵的長生氣合流,在他體內運轉三周天後,熱淚泉湧道:
「唉!我們應該救他,還是任他死去?他的真氣全被畢玄踢散,主經脈斷去七八,救回
來恐怕只能是個終生癱瘓的廢人。」
    徐子陵也是淚濕衣襟,但神情堅定,沉聲道:「破而後立,敗而後成。老跋能否再
次挑戰畢玄,就要看換日大法真否如傳說般那麼靈光。」
    太陽升離地平,照亮草原。
    跋鋒寒躺在帳內毛氈上,臉門重要穴位處插著寇仲那七支銀針,寇徐兩人早力竭身
疲,只能喘息靜候施法的結果。
    經過整晚的試驗、推敲、努力,他們終於成功地令跋鋒寒活了下來,回復呼吸,又
激發他三脈七輪的潛力,釋放出他殘餘的真氣;至於能否駁回他已斷折的數條主經脈,
就要看跋鋒寒本身的功力和換日大法的神效了。
    對徐子陵來說,直至在赫連堡一戰借此法迅速讓三人回復功力,換日大法仍只是輔
助性的,而非真的能借快速修練以達其脫胎換骨的目的。現在無法可施下,只好企望換
日大法確有重生之效。
    跋鋒寒的呼吸急促起來,兩人大吃一驚,徐子陵按上他丹田氣海,寇仲則迅運銀針,
盼望能把他救醒。
    跋鋒寒渾體一顫,睫毛不住顫震,困難地張開眼睛,眼神空洞渙散,直勾勾的瞪著
帳頂,視如不見。
    兩人喜極狂叫道:「老跋!」
    跋鋒寒眼神逐漸凝聚,回復意識,困難地呼出一口氣,望望兩人,露出疑惑不解的
神色,又忽然想起曾發生過什麼事似的,聲音沙啞無力的道:「我還未死嗎?」
    寇仲發覺熱淚全不受控制滾滾瀉下,流過臉頰,滴在跋鋒寒胸膛上,搖頭道:「你
當然未死,還會復元過來,再是一條好漢子。」
    跋鋒寒此時發覺臉插銀針,想移動身體卻動彈不得,歎道:「不要哭!我最怕見男
人哭,這處是什麼地方,畢玄走了嗎?」
    徐子陵比較冷靜,雖亦淚水盈眶,仍強忍不讓淚珠滾出來,沉聲道:「仍是那個帳
幕,畢玄雖佔了點便宜,亦付出代價,所以夾著尾巴溜掉了。」
    跋鋒寒苦笑道:「為何要救我呢?這樣生不如死的,做人有啥樂趣?你們不用騙我
啦。」
    徐子陵擠出一絲笑容,道:「彼此兄弟,我們怎會哄你,你所以能呼吸說話,全賴
換日大法的神奇功效,此法亦會使你功力盡復,甚至更勝從前。只要你依法修練,定可
接回斷去的經脈。」
    寇仲幫口道:「中土從沒有一人能修成換日大法,因為要破後才能立,敗而後成。
你老哥現在既破且敗,正是乘機練成大法的好時機。千萬不要放棄,否則連自盡都要央
我們幫手。」
    跋鋒寒雙目射出希望的光輝,道:「怎麼練?」
    徐子陵道:「由現在開始,我們輪流把真氣送進你體內,而你則自負導引之責,憑
意志振起生命潛藏的力量,我會把口訣念一遍給你老哥聽。」
    跋鋒寒道:「好吧!我們試一遍看看。」
    寇仲拿起井中月,道:「我到帳外把風。」
    黃昏時分,跋鋒寒沉沉睡去,臉門銀針被拔除。
    寇仲領馬兒去附近一條小河飲水回來,入帳坐到徐子陵旁,道:「情況如何?」
    徐子陵道:「要看今晚的發展,直至這刻,老跋一切都跟上了換日大法口訣所說的
情況,激起了娘所說的人體內那自具自足的寶庫中所藏的潛能和生機。他五臟六腑的淤
血已消散得有八、九成,問題是斷去的經脈能否接上。他現在非是睡覺。而是進入絕對
鬆弛的休息狀態,無人無我,是真正的臥禪。」
    寇仲道:「他聽得到我們說話嗎?」
    徐子陵道:「應該聽不列的。因為他必須以自身的無上定力,全力催發體內激起的
生機。其訣云:既從一念還從一念滅;生滅滅盡處,滅滅生機起。這叫念力,在這生死
關頭,我和你只能負上護法之責,一切要看他自己的造化,假若……唉……」
    寇仲提心吊膽的道:「假若什麼呢?不要欲言又止好嗎?」
    徐子陵頹然道:「只有老天爺曉得換日大法能否在老跋這種生滅滅盡處生效,假若
明早他接不回斷去的經脈,我們只好下手成全他,再找畢玄拚命。」
    寇仲道:「歌訣既有生滅滅盡處,滅滅生機起這句話,他一定可吉人天相的。唉!
我的娘,你說得對,這些歌訣說不定只為念起來順口而作的,但願惟有今趟是例外。」
    徐子陵苦笑道:「多想無益。畢玄的厲害確遠超乎我們想像之外。到現在我始明白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是胡亂說出來的。」
    寇仲道:「畢玄本打定主意來取我們三人的小命,殺我們半個不留。豈知我們比他
想的要厲害,被老跋面臨生滅滅盡之前反擊受傷,才不能繼續對我兩個下殺手。你猜他
傷癒後,會否再來追殺我們?」
    徐子陵道:「這個可能性很大,怎辦好呢?老跋現在絕不可移動,倘驚醒他是前功
盡廢,復元無望。」
    寇仲伸手觸摸跋鋒寒躺臥的毛氈,這是他們從行囊中取出來的,道:「雖然辛苦些,
但只要我們小心點,每人抓氈子兩角,不是可在完全不驚擾他的情況下將他運走嗎?」
    徐子陵皺眉道:「抬往那裡去?太遠的話我們會吃不消的。」
    寇仲道:「剛我帶馬兒去喝水的小河旁,有大樹林,那裡總比這個不祥的帳子安全
些兒。然後我一把火將這勞什子喪帳燒掉,再騎馬兒四處製造踐踏草地的假象以惑敵,
跑到遠處後才沿河回來。即使畢玄機靈過人,也要弄出個大頭佛來。」
    徐子陵道:「單是畢玄單人匹馬,我們尚可跟拚個一死。最怕來的還有趙德言、墩
欲谷和以千百計的金狼軍。就依你的方法辦吧!」
    蹄聲轟鳴,三十多騎如飛馳來,到達燒成灰燼的喪帳處,紛紛下馬察看。
    一頭獵鷹從那群人處飛出,沖天而上,盤旋繞飛。
    藏身樹頂的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見到畢玄嗎?」
    在刻下的情況,畢玄成了他們的催命符大剋星,若給他尋到,跋鋒寒肯定完蛋。
    徐子陵搖頭道:「太遠哩,看不清楚。他終是宗師身份,說過的場面話不能不算數。
照我看來的該是趙德言和香小賊,只有他們才不肯放過我們。」
    寇仲咬牙道:「讓我去引開他們。」
    當敵人找不到跋鋒寒的遺骸或骨灰,會猜到跋鋒寒重傷未死,只要循蹄跡追至河邊,
再兵分兩路沿河搜索,終能找到他們,故寇仲有此提議。
    徐子陵搖頭道:「要死就死在一塊兒。最糟是你不識路,早晚會給他們追上,別忘
記頭頂上有對鷹目注視著你。」
    寇仲別首一瞥在林木間空地臥禪的跋鋒寒和旁邊休息的馬兒,歎道:「好吧!縱死
我也要找香小子陪葬的!我從未這麼痛恨和鄙視過一個人。」
    獵鷹忽然飛回來,兩三個急旋後,又望西飛去。
    寇仲和徐子陵大喜,獵鷹顯是發現那方有人,又會這麼巧的?
    果然敵人紛紛上馬,全速追著獵鷹,迅速渡河遠去。
    天漸明亮,漫長的一夜終於過去。
    跋鋒寒張開眼睛,好片晌才回復清醒意識,道:「扶我坐起來。」
    兩人依言把他扶好,心兒霍霍急跳的聽他說話。
    跋鋒寒深吸一口氣,哈哈笑道:「我輸啦!」
    見兩人呆頭鳥瞧著他,欣然道:「不要誤會,我說的是輸給畢玄,卻沒有輸給換日
大法。」
    兩人大喜高呼,歡欣若狂。
    跋鋒寒試著搖動雙臂,道:「我只是練成換日大法第一層的基本功,使斷經重接,
但一段時間內絕不能妄動真氣,一切得順乎自然。照我看有七、八天光景,我該可功力
盡復,說不定能更勝從前。你們千萬不可再以長生氣助我,否則我的功力會大打折扣。」
    兩人只懂點頭。
    跋鋒寒探手摟著兩人肩頭,道:「確是我的好兄弟,讓我站起來吧。」
    兩人把他扶起。
    跋鋒寒目光落在林外朝陽下閃閃生輝的嫩綠的草原,不勝唏噓的道:「只有死後重
生,才知能看到大草原的美景是多麼幸福珍貴。哼!終有一天我要畢玄嘗到失敗的滋味。
放開我,我跋鋒寒要憑自己的力量站穩。」
    兩人侍候他喝了幾口水,放開他,跋鋒寒搖晃兩下,終於立定,蒼白的面容苦笑道:
「我恐怕沒法策馬。」
    寇仲笑道:「讓我們輪流扶你吧!」
    兩人不敢告訴他仍陷身險境,隨時會給趙德言等追上來。
    徐子陵只好道:「不若再休息一天,到日落後再趕路。」
    跋鋒寒愕然片刻,沉聲道:「是否有追兵?」
    寇仲知無法瞞他,否則就不用將他從帳幕移到這裡,遂把昨晚的事說了出來。
    跋鋒寒斷然道:「我們更須立即起程,憑人馬如一之術全速趕路,這是唯一撇掉追
兵之法。」
    徐子陵突然大喝道:「停!」
    寇仲領著跋鋒寒的愛駒塔克拉馬干回頭奔來,見到面容蒼白如死的跋鋒寒不禁大吃
一驚道:「什麼事?」
    跋鋒寒閉上眼睛,伏往徐子陵背上,道:「我的頭很暈。」
    徐子陵道:「沒什麼事的,只要休息一會就成。」
    寇仲下馬過來幫徐子陵把跋鋒寒扶下馬背,讓他躺在草地上休息。
    太陽已過中天,大草原雖不見敵蹤,但敵人卻可在任何一刻出現。
    幾頭野鷹在遠方一個小湖疏林上盤旋,教人更是草木皆兵,疑神疑鬼。
    跋鋒寒閉上眼睛,竟酣然入睡。
    寇仲擔心道:「不是有什麼不妥吧!」
    徐子陵搭上他的腕脈,喜動於色的道:「不但不用擔心,還該歡呼喝采,換日大法
已進入奪天地精華以固本體的第二階段。老跋不是受不住顛簸之苦,而是受陽光地氣的
影響,自然而然要躺下作臥禪。我本沒信心他可功力盡復,現在有啦!」
    寇仲疑慮未釋的道:「這豈非等若吸收日月精華,有沒有這麼厲害?」
    徐子陵道:「不是吸收日月精華,而是吸取來自天地的先天真氣,就像我們的長生
氣。」
    寇仲苦笑道:「希望他不會睡七日七夜,那時只有待人來宰我們的份兒。」
    徐子陵劇震道:「糟哩!」
    寇仲循他目光瞧去,只見昨夜敵人馳走的方向塵土大起,隱隱有人馬趕來。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