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9卷)
第十二章 鑿穿之戰

    以千計的火把同時亮起,照得黑狼軍延綿七、八座山頭的營地明如白晝,就像在個
半時辰前熄滅般突然。
    頡利一方瞧得提心吊膽時,敵營那邊的平原以萬計的黑狼戰士齊聲吶喊道:「突利
必勝,頡利必敗。」
    接著兩邊各亮起以百計的火把,由明到暗地照出黑狼大軍擺開橫直達兩里的戰陣,
中軍則陷於火把光彩以外的暗黑中,充滿詭秘不可測度的味兒。只是火把明暗的變化,
立收聲勢奪人的奇效。
    號角聲起,前排開始推進,隔開三五個馬位之後,輪到第二排出動,前兩排均為刀
盾手,到第三排和第四排才是箭手,中軍的情況始終隱在暗黑中。
    突利、寇仲、跋鋒寒、徐子陵、菩薩五人居中軍之首,後方是五人一排三千名最強
悍且休息充足的黑狼軍精銳。他們藉黑暗的掩護,不讓敵人看破他們的虛實,令對方摸
不透他們的實力。
    突利喝道:「擊鼓」!
    戰鼓大鳴,全軍隨著戰鼓的節奏,昂揚而堅定地朝敵陣推進。
    菩薩笑道:「頡利定以為我們活得不耐煩,不睡覺的趕著去送死。」
    跋鋒寒掃視敵陣的形勢。
    起伏不平的山丘上再不見任何營帳,敵方的箭手均藏在山腳的疏林內,騎兵一組一
組地佈於各處丘頂上,可以推見當箭手以密襲的箭失抵擋他們後,山丘上的騎兵將像潮
水般衝下平原來,對他們展開無情的衝擊戰。
    戰略上確是無懈可擊。
    可惜頡利的對手再非突利,而是詭變百出,智比天高的寇仲。
    在寇仲巧妙的心理戰和疑兵計之下,使頡利對來犯者的部署捉摸不定,加上金狼軍
本士氣低落,又是欠缺休息的疲兵,一旦接戰失利,勢難守穩陣腳。
    跋鋒寒點頭道:「若我們全線衝刺,確是等若自尋死路。」
    突利高舉托在肩上的伏鷹槍,露出充滿信心的笑意,欣然道:「自成為幽、燕兩地
的可汗後,我尚是首次充滿信心的視頡利為必敗之將。」
    接著微一沉吟,向左旁的跋鋒寒道:「鋒寒會否抽空到幽都見芭黛兒一面,她自洛
陽南返後,一直不肯與任何人接觸。」
    自赫連堡兩人捐棄前嫌,突利是首次對跋鋒寒提起芭黛兒,兩人當年的仇恨,正因
跋鋒寒擄去芭黛兒而起,聽突利的語氣,他對芭黛兒仍是很關心的。
    跋鋒寒苫笑道:「我會去見她。」
    突利右旁的寇仲豎起拇指道:「這才是肯承擔的好漢子。」
    突利以漢語讚道:「少帥的突撅話愈說愈棒哩。」
    徐子陵手提突利給他的重型長鐵槍,策著萬里斑,心中忽然浮現師妃喧的影子,她
會否也到域外來尋找石之軒呢?
    寇仲湊過來道:「那晚在赫連堡,陵少你在頡利迸攻前兩眼像是發光的凝想著什麼,
是否想著某個美人兒,究竟是師妃喧還是石青璇?」
    徐子陵沒好氣道:「不要胡扯亂說好嗎。我當時心中無牽無掛,只想到人死後會否
變成天上的星星,那時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寇仲呸道:「竟來騙自己的兄弟,那時我剛向你吐出心事,怎會不勾起你同類型的
遐想?快從實招來,否則我絕不放過你,由今晚開始,以後早午晚必追問你一趟。」
    徐子陵投降道:「你這小子真煩,唉!說出來你也許不相信,我當時竟憶起美人兒
場主第一次試吃我們怪菜時的情景。」
    寇仲劇震道:「商秀詢!」
    敵陣的火把攸地熄滅。
    黑狼軍此時離敵陣前線不到三千步的距離,如若採取全面攻勢,在敵暗我明情形,
肯定要吃大虧。
    突利不慌不忙,再推進千步後,一聲令下,全軍停止前迸。
    跋鋒寒沉聲喝道:「是時候啦。」
    突利發出命令,戰鼓震響,又急又密,充滿殺伐的意味。兩翼各二千精騎衝出,循
迂迴的路線,繞擊敵人陣地左右外翼。
    突利一聲吶喊,帶頭衝出,菩薩、跋鋒寒居左,寇仲、徐子陵居右,後方是三千精
銳,像一條巨龍從暗黑的深淵冒出來,全速殺往敵陣,直指頡利所在的心臟地帶。其它
隊伍則繼續緩進,務要壓得敵人難以集中力量應付這支由三千精銳組成的巨龍鑿穿戰術。
只要能衝擊破一道缺口,他們會如破塊的洪流,把任何擋路的東西衝毀淹沒。
    跋鋒寒和寇仲的亡月與滅日首先發箭,橫過草原,一絲不誤地貫穿兩名藏在丘腳疏
林指揮箭手的將領胸膛,拉開戰爭的序幕。
    在星光底下,從兩人的眼力,其視野和白晝看物只有少許差別。
    兩翼的迸攻部隊只是佯作攻擊,純以箭矢牽制敵人兩側的軍隊。只有這支鑿穿軍才
是出鞘攻敵的利刃。
    敵陣蹄音沓雜,轟傳各處山頭,號角長鳴,顯示頡利終察破他們出人意表的戰術,
匆忙調動軍隊變陣迎戰,但已失卻先機。
    寇仲大喝道:「頡利小兒,我們討命來啦!」他帶著外地口音的突厥話,在金狼軍
已是耳熟能詳,肯定無人不曉得殺過來的是他寇仲。
    箭矢像驟雨般從疏林內灑來,卻犯下嚴重的錯誤,全以鑿穿軍的龍頭作目標,卻給
徐子陵、菩薩和突利以長槍盾牌一一擋格,多些來密些手,三人分處左右外檔和中間的
位置,護體真氣般不但保住龍頭,還令寇仲和跋鋒寒得以放手連珠發射,每箭必中地,
射得對方左僕右倒,士氣大挫。跟在後方的精銳只須舉盾護身,緊隨五人之後,等待殺
入的一刻。
    在如此情況下,金狼軍熄滅所有照明的火把,實是棋差一著,騎兵是草原上最具機
動性和靈活度的進攻兵種,六、七百步箭程只是幾下呼吸起落的短暫光景,兼之這條采
鑿穿戰術的巨龍可迅速把敵人遠程打擊的範圍收窄,強勁的箭矢對它構不成任何威協。
    金狼軍身處前線者紛紛倒地,及見來的是在赫連堡大展神威的寇仲等人,神顫膽怯
下竟然四散奔跑,毒龍陣就像鋒利的槍尖般刺迸丘坡下的疏林區去。
    暗黑的疏林裡喊殺震天,山頭上佈防的兩千金狼軍完全摸不清疏林內發生何事時,
突利五人帶頭衝上斜坡,朝丘頂殺去。
    後隨的三千戰士仍大致保持完整的隊伍,位於中間的擔任發射手、排邊的則以盾牌
擋箭,刀槍制敵。這正是寇仲想出來的鑿穿戰術的歷害處,不理你兵力如何雄厚,只集
中力量狂攻一點,清除擋路的所有障礙,一往無前的直指敵陣心臟要害,把主動完全操
控在手上,以快打慢,速戰速決。
    不過勝敗決於一線之差,若非金狼軍兵疲將倦,又倘頡利方早一步瞧破寇仲的戰術,
集中力量以強碰強,那黑狼軍勢將一敗塗地。
    火把光再次燃亮,雖照清楚形勢,可是惡龍已深入腹地,使縱橫無敵的頡利再難挽
回頹勢。
    在大後方的總指揮結社率曉得敵人已呈亂象,一聲令下,兩翼騎兵從佯攻變作實攻,
全力衝擊敵陣。餘下的六千黑狼軍往前推迸,力壓敵人前線陣地,教他們無法分身攻擊
破入敵陣中央的主攻大隊。
    突利的伏鷹槍、跋鋒寒的斬玄劍、菩薩的長柄巨斧、寇仲的井中月和徐子陵的重鐵
槍,對從丘頂迎擊的金狼兵展開絕不留情的殲滅戰,殺得對方屍橫山野,血染草石,勢
如破竹地登上敵陣內部那座小山之巔。
    四方八面儘是朝他們攻來的金狼軍,膽氣稍差者保證可嚇至手足發軟,任人宰割。
    突利第一個從千軍萬馬中發現頡利的汗旗往另一山頭移動,截指大喝道:「追。」
    寇仲乘機大喝道:「頡利小兒,想逃到哪裡去!」
    聲傳全場,金狼軍的攻勢登時窒緩,紛朝移動的汗旗瞧去。
    跋鋒寒知道寇仲的攻心之計大奏奇效,狂喝道:「頡利納命來!」
    帶頭衝下山,直朝處於兩丘間的頡利主力軍殺去。
    黑狼軍硬在敵人的包圍中殺出條血路,全力以赴地摘取勝利的果實。
    前線喊殺震天,迸入短兵相接的肉搏戰階段。
    寇仲等無一不負傷浴血,跟來的三千精銳減至二千五百餘人,可見戰況的慘烈。不
過人人都曉得勝利在望,士氣高漲至極點,勇不可擋。
    突利一槍挑得敵方大將翻跌馬背,忽然壓力大減,原來金狼軍紛紛往兩邊散逃,對
向以悍不畏死震懾大草原的金狼軍來說,這是從末發生過的事。
    跋鋒寒眼中只有頡利在遠方金光閃閃的標誌,加速奔馳,變成領頭的前鋒,擋者披
靡。
    殺下山坡之際,金狼軍全面崩潰,掉在山野的火把燃起數百處火頭,濃煙卷天,頡
利的主力軍從主動優勢變成喪家之犬般四下逃亡。
    當突利成功攻上山頭,勝負已定。
    頡利雖僥倖逃迸黑暗的林野去,但再非大草原上從未嘗過敗績的無敵大汗。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