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9卷)
第十一章 化敵為友

    金狼軍慌忙撤走,援軍隊形整齊的從東北馳來,於赫連堡南結陣,黑狼旗飄揚於初
升的紅日下,顯示東突厥僅次干頡利的另一位霸王突利大駕親臨。
    抵達的是黑狼軍的先鋒隊二千餘騎,領軍將領體型樣貌均酷肖突利,卻較突利年輕,
向赫連堡諸人遙致敬禮,卻沒揚聲打招呼,心神全放在不住遠離的金狼軍處,既防止他
們突然反撲,更要從對方整軍的情況判斷是否有可乘之機。
    眾人絕處逢生,暗叫僥倖。
    菩薩道:「此將定是突利之弟結社率,據聞此人驍勇善戰,是突利的得力臂助。」
    蹄聲再起,突利的主力大軍出現在東北地平線,全速馳至,軍容鼎盛,兵力在一萬
五千人間,人數雖比頡利少上一半,但已有一拼之力。
    跋鋒寒歎道:「今趟頡利勢危矣。」
    寇仲奇道:「頡利的兵力在突利一倍以上,你老哥何出此言。」
    徐子陵亦道:「雖說頡利因圍攻我們不果洩了銳氣,可是實力無損,金狼軍無不是
身經百戰的精銳,正面交鋒,該是鹿死誰手,難以逆料。」
    菩薩卻不住點頭微笑,表示明白跋鋒寒為何有這判斷。
    跋鋒寒注視逐漸接近的大軍,沉聲道:「在大草原上,一個民族的衰落,代表另一
個民族的崛興。自突厥大汗室點密興起,統領十大族酋,率兵十萬,擊敗柔然,建立一
個比古代匈奴領域更遼闊、聲威更強大遊牧汗國,設牙帳於都斤山,草原諸族無不懾服,
後雖分裂為東西兩個汗國,可是在大草原上仍是從無敵手。」
    菩薩接口道:「自頡利重用趙德言為國師,任其專擅國政,政令繁苛,人心解體,
原本臣屬於東突厥的諸族均有叛意。現在頡利和突利失和,對有離心的諸族實是天大喜
訊。所以只要突利能打幾場漂亮的硬仗,展示其有能與頡利抗衡的實力,勢爭取到這區
域各族的大力支持,你說頡利險還是不險呢?」
    寇仲和徐子陵恍然而悟,以往突厥入侵,會夥同其它遊牧民族進犯,若能打破塞外
各族這種團結一致的情況,中原就可得到喘息的機會。
    一隊人馬從大軍中衝出來,領頭者赫然是突利,直向赫連堡馳至。
    跋鋒寒往後稍移,寇仲和徐子陵不約而同往他靠去,左右把他抓個結實。
    寇仲道:「老哥可否看在我和子陵份上,把與突利的前仇舊恨一筆勾銷。」
    跋鋒寒苦笑道:「小弟現在雙腿發軟,想走亦有心無力,何用押犯般逮著我?」
    這對答是用漢語說的,菩薩瞧得不明所以,訝道:「發生什麼事。」
    徐子陵放開跋鋒寒,向奔上南坡的突利道:「麻煩可汗上來一聚,我們連走路也有
問題。」
    突利大笑道:「你們的突厥話是否跟鋒寒兄學的?競說得差點比小弟的漢語更好。」
    寇仲聽突利對跋鋒寒稱兄道弟,放下心事,大喜道:「看你的樣子,像早曉得是我
們在這裡。」
    菩薩大聲道:「菩薩拜見可汗!」與手下同致敬禮。
    突利躍離馬背,一個空翻,落到眾人之前,搶前一把抓著跋鋒寒肩頭,長笑道:
「你是寇仲和徐子陵的兄弟,就是我突利的兄弟,其它的話均不用說。」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感激,突利不愧為曾與他們同生共死的好兄弟。
    跋鋒寒哈哈笑起來,反手抓著突利雙手,斷然道:「看來我不想和你做兄弟亦不成。」
    突利放開跋鋒寒,來到菩薩前,張臂道:「你可知我是如何感激你,若非你不顧生
死的義助我這三位兄弟,我將會永遠失去他們,就算把頡利碎屍萬段,仍難消我心頭之
恨。」
    一把將菩薩擁入懷內。
    菩薩一對虎目紅起來,顯然對突利的重視非常感動。
    寇仲和徐子陵暗忖難怪突利在家鄉這麼吃得開,確有其籠絡人心的一套。
    突利鄭重地對菩薩道:「無論時健那老傢伙如何激烈反對,我們幾兄弟定要助你重
返回紇,取回你應得的東西。」
    追隨菩薩的眾兒郎全體下跪,有人更激動得痛哭流涕,全無可能的夢想,終有機會
實現,事實上菩薩已到山窮水盡,早晚淪為馬賊的田地,可是突利此諾一出,登時變成
另一回事。
    突利放開菩薩,搶過去擁著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歎道:「你們終於來哩!幸好我一
直布有探子在統萬,故曉得你們被困赫連堡,本以為再見不到你們,好在你們再創奇跡。
此戰將會轟動大草原,你們的名字將在大草原永垂不衰。」
    跋鋒寒指著金狼軍在草原邊際仍清晰可見的塵頭,冷然道:「此戰只是個開始,頡
利正在那邊等待我們。」
    突利和寇仲、徐子陵、菩薩來到跋鋒寒旁,目光投往那方向,五對眼睛同時亮起來。
    突利沉聲道:「頡利太不把我放在眼內,我們就以鐵般的事實證明給他看,使他知
道這想法是錯得多麼歷害。」
    如非在特殊的情況下,頡利自然可輕而易舉的以優勢的兵力,擊退突利的黑狼軍。
但如今金狼軍血戰整夜,人疲馬倦,既攻不入區區赫連堡,更要倉皇撤退,銳氣大洩,
士氣低沉,跟來犯統萬前的氣勢如虹,相去何止千里,直有天壤雲泥之別。
    最令金狼軍氣餒的尚不止此,因為跋鋒寒、寇仲和徐子陵已在他們深心處,種下無
敵的形象,誰不為他們的武功與箭術而膽喪。
    突利看準虛實,立即揮軍進擊,雙方略一接觸,金狼軍即呈不支,突利乘勢率軍銜
尾窮追,不讓頡利有喘息回氣的機會。
    數次小規模的交戰,黑狼軍都佔盡優勢。
    經過三天的追逐,頡利沿無定河退往捕魚兒海東方丘陵起伏的奔狼原,始能穩住軍
心,重新佈陣,備戰迎敵。
    突利在草原另一邊背靠著著名的怯綠連河東端的支流北岸丘陵結營立陣,準備跟頡
利正面交戰。
    太陽西下時,突利、結社率、寇仲、徐子陵、跋鋒寒和菩薩五人來到前線,在最高
的山丘上遠觀敵陣,研究明天交鋒的策略。
    兩里外處金狼軍分駐十多個山頭,火光點點,照得火紅一片,高起的金狼汗旗位於
大後方,各處山頭的營寨眾星護月的把汗帳團團拱衛。
    寇仲歎道:「頡利小鬼確懂揀地方,若我是他,就借林木山丘的掩護,苦守不出,
到我們洩氣時,才痛施反擊。」
    跋鋒寒微笑道:「不若今晚我們摸進去殺人放火,教他們睡難安寢,看看準先洩氣。」
    徐子陵道:「這只能是小騷擾,一個不好我們可能沒命回來。」
    突利同意道:「說到底形勢仍是有利我們,不必冒險。」
    寇仲斷然道:「今晚是我們唯一可制勝的機會,但不是放火燒幾個營帳,而是大規
模的進攻。」
    包括徐子陵在內,眾皆愕然。
    經過這幾天的追逐,雙方都心力交瘁,無力交戰,理該多爭取歇息時間。
    寇仲哈哈笑道:「你們看,連你們都沒想到己軍會發動猛攻,敵人將更想不到,這
才算是奇兵。」
    菩薩苦笑道:「我不是沒想過,只是認為沒有能力辦到。」
    寇仲正容道:「我並非說笑。若容頡利的人馬休息整夜,明天人人精神抖擻的,就
輪到我們有難,所以必須先給他來個措手不及,現在敵人雖看似分守得無懈可擊,其實
卻是力量分散,只要我們集中精銳,開始時佯作全線推進,然後再集中朝一點作突破,
由我和陵少、老跋、菩薩兄領頭開路,目標則是頡利的汗帳,就好像兩人交鋒,力取對
方要害,任他再多上幾倍人,仍要吃不完兜著走。」
    結社率一震道:「少帥的話不無道理。」
    突利道:「你認為什麼時候進攻最適合。」
    寇仲道:「就選在日出前兩個時辰,吃過晚膳後,你老哥就命參與突擊行動的三千
個最精銳戰士提早睡覺,但千萬不要告訴他們會幹什麼,好令他們安心歇息,行動前才
喚醒他們。」
    跋鋒寒道:「有三個時辰的熟睡,足可回復體力。」
    突利興奮的道:「其它人如何配合。」
    寇仲微笑道:「搖旗吶喊總辦得到吧!」
    結社率道:「如果頡利派出高手,先一步來襲營騷擾,我們會否從主動淪為被動。」
    跋鋒寒笑道:「這個可以放心,若來的是趙德言、墩欲谷,我們歡迎還來不及,至
於次一級的好手,只交由我負責招呼就夠哩!」
    寇仲搖頭微笑道:「此法過於被動,非是上策。我們必須在突襲前這三個時辰,牽
著頡利的鼻子走,不過他們有喘息或爭取主動的機會。」
    菩薩倒抽一口涼氣道:「少帥不是要派人在這三個時辰內輪番進行攻擊吧!」
    寇仲含笑搖頭,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突利等雖無一非才智高絕之士,仍摸不清他
葫蘆內賣的是什麼藥。
    徐子陵心中一陣顫動,寇仲再非以前對兵法一無所知的吳下阿蒙,而是運籌帷幄,
能致勝千里、擅能用兵的統帥。雖明知他終有一天會變成這樣的一個人,但此時親眼目
睹,親耳聽到,仍激起他心湖內的波濤。
    寇仲仰望壯麗的星空,接著再把目光投往燈火通明,光耀十多座山頭的敵陣,及分
隔敵我的,寬達兩里的奔狼原,沉聲道:「假若敵營所有火把忽然熄滅,可汗會有什麼
反應。」
    突利一震道:「我當然會提高戒備,準備應付任何突變。」
    接著長長吁出一口氣道:「我開始明白為何以李密的老謀深算並深精兵法,仍要喪
師在你的手上,這確是最便宜省事的惑敵之計。」
    轉向結社率吩咐道:「你立即回營安排一切,依少帥的策划行事。」
    結社率答應一聲,回營地去也。
    寇仲道:「我們今趟的進攻分三個步驟,首先是分散挺進,佯造出全面進攻的情況,
令敵人不得不分別固守各處山頭營寨。待進入對方強弓射程前,我們在兩翼的軍隊又擺
出迂迴包圍的假姿態,威協對方左右側的營陣,使他們不能分身助守中軍。然後向中路
突擊,以雷奔電掣之勢,直指金狼軍的心臟,這叫擒賊先擒王,只要搗毀金狼軍的心臟,
任他四肢如何孔武有力,亦要立即崩潰。」
    望往徐子陵道:「陵少尚有什麼好提議?」
    徐子陵笑道:「我要找支長槍,才能陪你衝鋒陷陣。」
    突利奮然道:「就讓我們幾兄弟並肩衝鋒陷陣,把頡利的頭從他的頸項斬下來。」
    跋鋒寒皺眉道:「可汗最好留在後方主持大局,若可汗有什麼損傷,等若我們把心
髒送上去給敵人掏掉。」
    菩薩也道:「可汗用不著親身犯險。」
    突利搖頭笑道:「只有我身先士卒,親身蹈險,才能令將上用命。這心理很微妙,
有我臨場押陣,戰士會拼盡全力圖得獎賞,這就是為何我們與漢軍交戰時,士氣較勝的
主因。」
    寇仲和徐子陵明白過來,此正是中土和塞外率師作戰者的分異處。
    漢人歷代皇帝,雖有所謂御駕親征,不過那都是名義上的,不像草原諸國的首領,
如頡利突利之輩,既無一不是精通戰術,身經百戰的統帥,且名副其實的親臨第一線指
揮作戰,其好處是當最高領袖或身任統帥者身在前線,一切調度,只須向自己負責,不
用層層請示,致貽誤戰機,遇上任何突變,更可當機立斷,迅速作出對策,從實戰中不
斷汲取經驗,改進革新。
    例如煬帝的御駕親征,他只是躲在大後方不明實況的頤指氣使,透過元帥和大小將
領去指揮龐大的軍隊,等若滿身贅肉走動不靈的胖子,縱使體力龐大,對上靈動如猴的
外族不吃虧才怪。
    寇仲不禁欣然道:「你這決定和分析對我獲益良多!」
    徐子陵道:「知已知彼,百戰不殆,我想充當探子,先去探路,看看頡利有否令手
下多設些拌馬索、陷馬坑那類防禦措施。」
    突利笑道:「我們還是回帳休息吧!我們突厥人從來是重攻不重守,只會以攻為守,
絕不會以守為攻的。頡利現在唯一會做的事,就是盡量爭取休息的時間,以應付他以為
會在明天才發生的草原會戰。」
    寇仲道:「摸清楚路線和敵人的部署是有利無害的,可汗先和菩薩兄回帳向諸位大
酋解說清楚我們的策略,使他及早作好準備。」
    突利皺眉道:「頡利會像我般放出獵鷹,從高空監視是否有外敵潛入,你們這樣摸
去豈非會打草驚蛇。」
    跋鋒寒笑道:「放心吧!給個天頡利作膽亦不敢隨便把獵鷹放出來。」
    突利和菩薩不明所以,三人揚長下丘,借草原的長草疏林掩護,朝敵陣掠去。
    突利的營地的火於初更時倏地熄滅,此下發生在同一時間,本身已充滿詭異神秘的
味兒。自然不出寇仲所料,緊張的氣氛立時籠罩金狼全軍,睡著的人都給喝令從帳內鑽
出來,進入作戰的狀態,箭手則枕弓以待。
    燦爛迷人的星空下,三人藏身一株大樹的枝葉間,在敵陣不遠外默察敵人調動的情
況。
    寇仲笑道:「你說他們會保持這種情況多久?」
    跋鋒寒肯定的道:「那要看頡利是否敢放出獵鷹。」
    徐子陵笑道:「箭神準備。」
    跋鋒寒反手從背上摘下亡月弓,道:「這一箭關係到我們的生榮死辱,絕不容錯失。」
    寇仲道:「若頡利放出多頭獵鷹,該射哪頭才好?」
    跋鋒寒搖頭道:「這種能作探子的通靈獵鷹非常罕有,千中無一,被我們射傷的獵
鷹肯定尚未復元,他該只剩一頭。」
    徐子陵道:「來哩!」
    一個黑點從汗帳上方急衝上天,一個盤旋後,望他們直飛而來。
    寇仲望洋興歎似的苦笑道:「他娘的!竟飛得這麼高!」
    獵鷹在離地三百丈的高空疾飛,兩把神弓的射程加起來也沾不到它半根羽毛。
    三人眼睜睜瞧著它在上方滑翔而過。
    徐子陵道:「鷹兒懂否分辨人數?」
    給他一言驚醒,兩人卻暗罵自己是傻瓜。
    跋鋒寒苦笑道:「陵少永遠是我們中頭腦最清醒的人,我們一心想把它射下來,卻
想不到讓它發現敵蹤能起更大的威脅作用。」
    寇仲提議道:「我們分三條路線回營,若鷹兒乖乖的逐一回報,就像有三支人馬要
去襲營哩!」
    徐子陵和跋鋒寒大叫好計,付諸行動。
    繁星仍在深黑的夜空照亮大地,茫不知激烈殘酷的戰爭,正在它們眼底下醞釀發生。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