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9卷)
第十章 義薄雲天

    赫連丘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三人箭盡彈絕,再無法利用對他們最有利的黑暗天時與丘頂地利拒敵於堡外。
    敵箭飛蝗般射至,迫得跋鋒寒和寇仲退守第二層的城台,徐子陵則獨守南門,此是
唯一入堡的通路,只要能緊守此關,敵人只有竄石攀牆攻上二層城台一途。
    堅固至鐵錘錘之不入的赫連堡,成了他們在鮮血流盡、氣力用竭前的保命符。
    赫連堡仿似蜜糖、迅速被金狼軍蜂般密麻麻的撲附,尋暇搜隙地展開前仆後繼的強
攻。
    寶瓶氣發,兩名突厥戰士哪能擋御,身子往後拋擲,撞得其它撲上來的戰士人仰馬
翻,但徐子陵因驟覺力竭,反手奪過敵刀,順勢一腳踢得敵人鮮血飛噴地跌出門外,刀
光再閃,砍在一面鐵盾。螺旋勁發,那人打著轉橫跌往門外視線不及處。
    火把光照得赫連堡咖紅一片,沒有人能分得清楚火光血光之別。
    戰情慘烈至極點。
    忽地一掌擊至,帶起的勁風迫得眼前的其它突厥戰士落葉般散開,速度與時間角度
均無懈可擊,迫得他只餘硬拚一法。
    徐子陵忘掉身上的大小創傷,心知若擋不住這雷霆萬鈞的一掌,南門勢將失守。深
吸一口氣,凝聚換日大法激發出來的潛力,口吐真言,如平地乍起轟雷的喝一聲「著」,
右掌和對方攻來的掌勁印個結實。
    「蓬」!
    徐子陵噴出一口鮮血,後挫半步,寶瓶氣與螺旋勁排山倒海而又高度集中的送出,
來犯者同告噴血,往後跌退,現出墩欲谷清奇而充滿訝異和不肯相信此招硬拚結果的臉
容。
    兩柄馬刀立時補上墩欲谷讓出來的空間上取下搠分攻徐子陵面門和胸腹間要害,攻
勢凌厲,並非一般金狼戰士的身手攻架。
    徐子陵心中暗歎,曉得時間無多,再支持不了多久。
    他的一聲真言斷喝,把攻打土堡的所有喊殺聲全壓下去,震懾全場,亦使在二層樓
上浴血苦戰的跋鋒寒和寇仲精神大振,至少曉得下面的徐子陵仍然健在,穩守南門。
    寇仲井中月追魂奪魄的黃芒縱橫於城樓之上,刀法全面展開,施盡渾身解數,以新
領悟回來的護體奇勁,拼著捱刀流血,招招險中求勝,以命搏命,連殺十多人後,刀下
竟無一合之將,殺得躍上來的金狼軍好手,不住頸斷骨折的倒跌往城牆外,屍體積迭在
下方牆腳處。
    「噹」!
    強大的反震力,震得他手臂發麻,還是首次有人能擋得住他的井中月,且連消帶打,
足點牆頭,翻騰往上,長馬刀貫頂而來,身法刀法渾如一體,招式精妙絕倫。強大無匹
的刀氣,把寇仲緊鎖籠罩。
    同時間另一人升至牆頭,袖內射出菱槍,閃電般射向寇仲胸口。
    寇仲左掌掃往菱槍尖鋒,刀往上挑,大笑道:「大汗真客氣,送客也不用陪到地府
去的。」
    使刀的當然是東突厥的大汗,草原的霸主頡利,菱槍的主人就是位列「邪道八大高
手」第三位的趙德言,兩人早打定主意,要全力幹掉寇仲,才去對付在另一邊的跋鋒寒。
    十多名突厥高手此時現身牆頭,他們在戰場上唯一的任務是即使要犧牲性命,仍要
保護頡利,不讓他有任何損傷,任何時刻都和頡利形影不離,只因頡利剛才盛怒下心切
殺死寇仲,比他們搶先一步攻上牆台。
    「叮」!
    上挑的井中月現出精微至令人難以相信的變化,任頡利如何改變攻擊,仍給他挑中
刀鋒,頡利渾體劇震,給寇仲挑得往上騰升,一時間再無法對寇仲構成威脅。一個站在
實地,另一方虛懸空中,自然是後者吃虧。
    「蓬」!
    掌尖掃中菱鋒,硬把菱槍盪開,寇仲猛扭熊腰,井中月變向直棚而前,朝趙德言胸
口戳去,若不能把趙德言迫落牆台,明年今晚此刻就是他的忌辰。
    三槍兩刀,幾人左右往他攻來,不過仍慢一線。
    趙德言露出不屑之色,菱槍毒蛇般縮入右袖,左手疾劈,迎向刀鋒。
    寇仲心中叫妙,適才他從頡利處借得真氣,保證可教趙德言吃個大虧。他是不愁趙
德言不中計,因趙德言仍以為寇仲是從前那個在長安的寇仲,怎會怕硬拚寇仲這一刀。
    「啪」!
    趙德言命中刀鋒,立時臉色大變。螺旋勁發,狂風怒濤般往趙德言卷打過去,連趙
德言亦架他不住,往後翻騰,落往牆外,倘換了是次一級的好乎,保證未落至地上早噴
血身亡。
    寇仲往後疾退,令敵人變成從前方攻來,大笑道:「鋒寒兄,輪到護階之戰哩!」
    聲音遠傳開去。
    整座赫連堡的設計,其作用均在防禦,牆堅如鐵不在話下,因防被敵人攻上第二層
城樓的情況出現,所以這層分內外兩重防線,城牆上尚有方形的城樓,第三層的望台就
以可容二十人的城樓頂為基石,雄據其上,城樓有東西兩個人口,城樓中心就是通往下
層的石階,寇仲見勢不妙,慌忙通知跋鋒寒退守城樓,名為護階,實為保命。
    跋鋒寒的喝聲從空中傳來,以突厥話狂喝道:「頡利納命來!」
    寇仲跟跋鋒寒的默契,僅次於徐子陵,聞絃歌知雅意,把握到跋鋒寒的戰略,加速
後退,穿過城樓西門,進城樓後轉身揮刀,迎向從東門蜂擁進來的金狼軍,毫不理會另
一邊的敵人。
    城樓上空劍刃破風聲大作,勇若戰神的跋鋒寒貼著最高望台的基柱騰空掠起,斬玄
劍化作長芒,朝正往下落的金袍禿頂的頡利全力攻去。
    在那方頡利的一眾近衛高手,人人大吃一驚,那還顧得追殺寇仲,紛紛拔身上衝,
阻截跋鋒寒。
    頡利卻氣得差點吐血,此時他一口真氣已盡,又仍未從與寇體的硬拚回復過來,面
對跋鋒寒這大有一去無回,以命博命的一劍,雖明知只要能拼著兩敗俱傷,阻他一阻,
手下必可及時把他收拾,偏是卻不敢冒這個大險,伸足點往望樓柱身,改下墮為橫飛,
往城牆外投去。
    跋鋒寒見計得逞,迫走頡利,哈哈笑道:「大汗怕哩!」
    倏地沉氣下墮,避過所有攻擊,落在城樓西門外,再退入城樓,斬玄劍左右翻飛,
兩名攻來的金狼軍應劍濺血拋跌。
    趙德言重登城樓,施出看門本領「歸魂十八爪」最厲害的殺著「青龍嫉主」,雙手
捲纏變化地往跋鋒寒攻去。
    跋鋒寒冷笑一聲,絲毫不理他爪法的精微變化,斬玄劍疾刺其面門,擺明要和趙德
言來個同歸於盡。
    趙德言無奈變招,鏈子菱槍從兩袖射出,形成交叉之勢,勉強架著敵劍。
    「嗆」!
    趙德言硬被震退,其它人忙補上他的空檔,往跋鋒寒攻去。
    那邊的寇仲將攻入城樓的敵人盡趕出門外,守得穩如銅牆鐵壁,潑水難進。不過他
心知肚明自己剛才真氣損耗極巨,刻下已到日落西山的境地,再難支持多久。
    頡利重新躍上城台,落在趙德言旁,正要說話,警號從堡外傳來,兩人駭然瞧去,
只見大草原東北方烈焰沖天,濃煙像烏雲般朝他們捲過來,隱隱響起吶喊嘶殺的聲音,
心想難道是突利來了。
    城台上擠滿金狼軍,正前仆後繼地衝擊把門的寇仲和跋鋒寒,卻仍是難越雷池半步,
顯示出兩人驚人的韌力和意志。
    趙德言道:「先攘外再安內,這三個小子插翼難飛。」
    頡利猶豫片晌,始接納趙德言的提議,發出暫撤的命令。
    金狼軍撤返城下,徐子陵回到城台,三人相視苦笑。力戰之下,他們渾身是血,幾
近虛脫,若頡利不理外敵繼續進攻,此刻他們說不定要飲恨伏屍。
    東北方起火處的煙霧掩蓋大片草原,金狼軍改變陣勢,雖仍把赫連堡重重包圍,卻
調動固守東北方的軍隊,撤離火勢最盛的區域。
    由於春濃濕重,在火頭起處尚可以火器火油助威,卻難成蔓延之勢,所以頡利的對
策合乎正理。
    跋鋒寒凝望東北方濃煙覆蓋的廣闊區域,喘息著道:「是誰這麼幫忙呢?」
    話猶未己,一隊人馬從濃煙處狂衝而出,突破陣腳未穩的一組金狼軍,勢如破竹地
朝城堡殺過來。
    領頭者的長柄斧如毒龍翻捲,擋者披靡,赫然是被父親逐走的回族勇士菩薩,追隨
他身後的手下增至七十多人,眾人拚命死戰,均是勇不可擋,人數相比下雖是少得可憐,
但力量集中,又趁金狼軍匆忙調動的良機,藉著濃煙掩護,成功破開缺口,轉眼殺至東
北坡下。
    三人精神大振,徐子陵負責檢拾地上的箭矢,交由寇仲和跋鋒寒以滅日、亡月兩弓
射出,策應援軍。
    號角聲起,金狼軍力圖阻截,已遲了一步。
    菩薩一眾表現出精湛的馬術,就那麼策騎跑上崎嶇陡峭的斜坡,來到丘頂。
    寇仲大笑道:「菩薩兄竟沒攜酒來嗎?」
    菩薩就在馬背騰身而起,躍上城牆,再落在三人間,長笑道:「待殺盡金狼賊後,
必會和三位痛飲達旦。」
    他的手下無不是身經百戰的好手,不用吩咐,各據要點,把追來的金狼軍射得退返
坡下,再成對峙之勢。
    對菩薩義薄雲天的行為,三人均壯懷激烈,非常感激。
    跋鋒寒抓著菩薩厚實的肩頭道:「我跋鋒寒交了你這朋友,不!是兄弟。」
    菩薩把目光投往頡利金狼旗飄揚的方向,歎道:「坦白說,我對要來與你們一起送
死,心內實經過一番掙扎,不過自己知自己事,若我任三位戰死此處,我菩薩雖能獨活,
以後絕沒有快樂的日子過。」
    接著向頡利方大喝道:「頡利小兒,本人菩薩全不把你放在眼內,看你能奈得我何。」
    頡利怒喝道:「無知小兒,你要陪他們死,我就成全你。」
    東北火頭斂去,雖仍冒出少許煙霧,再不能構成威肋。
    菩薩的手下把馬兒帶進下層,人卻分佈丘頂,嚴陣以待。
    多了這批生力軍,寇仲三人鬥志更盛,以最快的手法撿起金狼軍射上來的箭矢,作
好對敵人還以顏色的準備。
    號角聲中,金狼軍緩緩移動,部署第三輪大進攻。
    菩薩讚道:「我真不明白憑你們三人之力,如何能把頡利頂得這麼久。」
    徐子陵微笑道:「你很快會明白。」
    喊殺聲四起,金狼軍潮水般殺上來,並改變戰術,以清一式的盾刀手徒步從四面坡
道殺上,擺明是要消耗他們的箭矢。
    跋鋒寒道:「我和寇仲守高台。」
    寇仲早拔身而上,大喝道:「不怕死的就來吧!」
    攻防戰全面展開。在滅日、亡月兩弓的懾人威力籠罩下,箭矢飛蝗般往攻上來的敵
人射去,殺得敵人死傷纍纍,但他們的箭矢亦在迅速消耗。
    徐子陵在坡頂射出最後一支箭,碎盾貫胸地射得敵人倒拋下坡,大喝道:「退守城
樓。」
    眾人忙撤入城樓,豈知金狼軍亦退回坡下。
    他們當然曉得頡利非是好心得讓他們稍作休息,只是要以生力軍換走傷倦的戰士,
對他們發動另一輪猛攻。
    徐子陵獨守南門,其它人則布在城台上。
    寇仲和跋鋒寒躍回城台,但見赫連堡內外伏屍處處,情景慘烈,把戰爭的殘酷以最
可怖的形態默默展示。
    菩薩豪氣干雲的喝道:「各位兄弟,能和名震天下的跋鋒寒、寇少帥和徐子陵戰死
於赫連堡,尚有何憾。」這番話是以回族話說出,眾回族戰士轟然應暗,戰意昂揚。
    戰號驟起。
    集中在南方坡底的五個百人隊同聲吶喊,衝上斜坡。
    寇仲訝道:「明知來送死也沖得這麼快,真奇怪。」
    跋鋒寒哈哈笑道:「少帥不但視死如歸,更是視死亡戰爭如遊戲,佩服佩服。」
    倏忽間堡旁四周儘是突厥騎兵,箭矢暴雨般灑上來。
    眾人躲在厚牆後,靜待敵人躍攻上來的一刻。

                  ※               ※                 ※

    第一線曙光出現在大草原東北盡處,死傷慘重的金狼軍撤返平原。
    眾人卻全無勝利的感覺,因誰都曉得再難以捱過敵人下一輪攻勢。
    失去黑夜的掩護,他們會敗得更快更慘。
    包括寇仲三人在內,他們僅餘三十八人,其中尚有五人傷重至不能繼續作戰。
    各人都是疲憊不堪,大量的失血使他們近乎虛脫。
    金狼旗逐漸迫近,今次進攻將由頡利親自押陣,以最精銳的親兵了結這場持續整夜
的慘烈攻防戰。
    徐子陵回到城台,苦笑道:「希望頡利肯身先士卒,帶頭衝上來,我們或可找他陪
葬。」
    菩薩搖頭道:「這不是頡利的作風,他最大的敵人是突利,所以不會為我們冒生命
之險。」
    跋鋒寒目光掠過大草原遠處,然後回到四周燒焦的山頭和遍地的屍骸,道:「敵方
死者在五百以上,對頡利的兵力雖不能構成影響,但對金狼軍的銳氣肯定打擊甚大,若
突利能及時趕來,說不定可狠勝一場,令頡利短期內不敢東犯。」
    寇仲笑道:「聽老跋的口氣,似對突利再無恨意。」
    接著沉聲道:「希望突利能力我們報仇雪恨。來啦!」
    眾人往南坡瞧去,只見金狼軍分作三隊,蓄勢待發。
    寇仲目光落在頡利陣營裡的香玉山身上,暴喝道:「香玉山,若我寇仲今趟保得不
死,必取爾之命,以祭素姐之魂。」
    嗽欲谷喝回來道:「死到臨頭,仍敢口出狂言。」
    頡利正要下令,東北方忽然蹄聲驟起,自遠而近,只聽蹄音,來騎肯定數以千計。
    頡利一方無不色變。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