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9卷)
第四章 棄堡之盟

    三人馳離綠州,同是踏足黃沙,心情與先前絕對是天淵之別。
    首先是令他們寢食難安的獵鷹被箭射中左翼,悲鳴而去,使他們回復自由自在。
    其次是馬兒飽食歇足,加上輸入真氣,變得生龍活虎,使他們大增把敵人拋離甩掉
的本錢,在這場你追我逐的虛耗戰中佔盡上風。
    此時離天明尚有半個時辰,寇仲忽然哈哈笑道:「我們定是天生要被人窮追猛打的
命運,在關內如是,來到塞外亦如是。」
    跋鋒寒減緩馬速,微笑道:「少帥不知自己是多麼幸運,頡利一向算無遺策,少有
失手,今趟勞師動眾,更冒被突利攻襲之險,仍是白費時間與心思,丟人現眼。只此足
令少帥立時揚名塞外,任誰都不敢對少帥掉以輕心。」
    徐子陵苦笑道:「但我們追討羊皮一事卻要泡湯,最糟是明明被杜興和許開山出賣,
他們仍可把責任推個一乾二淨,不能找他們算賬。」
    寇仲恨得牙癢癢的道:「這兩個傢伙太可惡啦!」
    跋鋒寒領著兩人馳上一座小丘,勒馬停定,環目四觀,欣然道:「兩位大哥請放心,
小弟現在比這以前任何一刻,更有把握把大小姐的八萬張羊皮追回來,雖然可能非是原
來的羊皮,總之有入要負上全責賠給我們,除非他不想活命。」
    寇仲一呆道:「你想找馬吉算賬?」
    跋鋒寒雙目殺機大盛,冷然道:「馬吉甘心作頡利的走狗幫兇,當然要為八萬張羊
皮負上全責。」
    徐子陵訝道:「你不是說過馬吉行蹤飄忽,居無定所嗎?該到哪裡找他?」
    跋鋒寒唇角逸出一絲笑意,道:「這叫走得和尚走不了廟,小弟恰好曉得馬吉洗贓
的秘密工場設在哪裡,每趟在燕原集交易後,他會親自督師把贓物送回工場,由手下匠
人改頭換面,再脫早出售。來吧!我們就先一步到那裡去、恭候馬吉的大駕,今次縱有
天王老子都再不敢為他撐腰說話。」

                  ※               ※                 ※

    徐子陵勒馬叫停。
    寇仲和跋鋒寒任馬兒衝到十多丈外,勒馬掉頭回來。
    經過三天兼程趕路,不但把頡利遠遠甩掉,還離開小戈壁,抵達那兀江西岸的大草
原。
    遼闊的高原上空,發亮的銀白色雲團閒適地自由飄浮,傘子般遮擋著午後的春陽,
造成雲移蔭動的草原奇觀。湖水反映陽光,寶石似的閃閃生輝。
    長風徐來,拂人衣襟。
    寇仲來到徐子陵旁,道:「什麼事?」
    徐子陵閉上眼睛,指著遠方道:「舍利到那邊去哩!」
    跋鋒寒精神大振,道:「石之軒?」
    徐於陵睜開虎目,點頭道:「那感覺微不可察,可見石之軒是在頗長的一段時間前
路經此處。」
    寇帥道:「往那邊走是什麼地方?」
    跋鋒寒搖頭道:「我從沒到過那一區,現在我們必須作出選擇,究竟是石之軒還是
馬吉。」
    寇仲頭痛的道:「若錯過今趟機會,是否仍可找到馬吉。」
    跋鋒寒道:「肯定是非常困難,卻非沒有可能,他怎都是有跡可尋的。」
    寇仲斷然道:「那就暫且放過馬吉,先幹掉石之軒再辦其它事。」
    跋鋒寒思索道:「真奇怪!石之軒究竟在躲避什麼?竟要到那麼僻遠的地方去?」
    寇仲道:「會否是陰癸派的人?」
    徐子陵吁出一口氣道:「感覺又消失哩!希望可以在黃昏前追上他,走吧!」

                  ※               ※                 ※

    遠方塵頭大起,一隊由十多頭載貨駱駝和百多騎士組成的團隊,橫過草原而來。
    跋鋒寒凝視觀察半晌,道:「是大食國來的商人,你們稍待片刻,小弟過去問路。」
言罷策騎馳去。
    寇仲和徐子陵趁機下馬讓馬兒稍息,追蹤石之軒近十天後,跋鋒寒這頭識途老馬亦
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徐子陵對舍利的感應若斷若續,此刻又再感應不到石之軒所在。
    寇仲苦笑道:「石之軒這老狐狸真不簡單,來到塞外仍這般厲害,教我們摸不著他
的屁股。」
    徐子陵道:「他採取的是迂迴曲折的路線,確像一心要撇掉某個緊追在身後大敵的
樣子,有誰能令他如此害怕?失去金環真夫婦的幫助,師妃暄該沒法跟來,而師妃暄也
沒資洛令石之軒如此害怕。」
    寇仲皺眉道:「此正是令小弟大惑難解的地方,金環真夫婦只能在百里的範圍內對
舍利生出感應,在這一望無際的平野,只要跑快點即可逸出百里的範圍,即使有金環真
夫婦之助,陰癸派仍沒可能深入數千里的直追到這裡來。」
    此時跋鋒寒問路完畢,奔回來笑道:「你們可知前方有些什麼東西?」
    寇仲夷然道:「你不說出來,我們這對初抵貴境的小子如何曉得?」
    跋鋒寒欣然道:「我是多此一問。從這裡朝西走兩天,將到達黑水南岸赫赫有名的
統萬城,意即『統一天下,君臨萬邦』,可非一般逐水草遷移的部落可比。」
    寇仲訝道:「竟有如此地方?」
    跋鋒寒道:「你們漢人該對建設此城的赫連勃勃耳熟能詳,因他在晉朝時建立北朝
十六國之一的夏國,更乘晉室內亂領軍南下,攻克長安,自立為帝。赫連勃勃乃史上有
名暴君,曾堆砌人頭號曰骷髏台,對手下亦是極端殘忍,動輒剜眼割唇鉤舌斬首,結果
只傳一代,就給北魏滅掉。」
    寇仲道:「石之軒會否到統萬城去?」
    跋鋒寒道:「這要看我們的運氣,現時作主的是靺鞨黑水部的鐵弗由,已無復建城
時的盛況。」
    徐子陵道:「好吧!我們就到統萬城碰碰運氣。」
    談笑聲中,三人朝茫茫原野繼續漫長的旅程。
    鐮刀似的下弦殘月,掛在西邊天上。
    策騎緩行,日夜不停的急趕三百多里路後,他們均有點失落,因為徐子陵感應不到
邪帝舍利。
    跋鋒寒仰首觀天,道:「若我所料不差,日出前會有場雨。」
    徐子陵訝道:「天氣不是很好嗎?鋒寒兄憑什麼推測會下雨?」
    跋鋒寒道:「在大草原生活的人都有—套預測天氣的方法,不懂者會非常吃虧。子
陵看看天上面的雲是否狀如棉絮,離地特高,且空氣中水分充足。所謂棉花雲、雨快臨。
這判斷該有八成準繩。」
    寇仲大喜道:「這預測天氣的方法對行軍非常管用,快說來聽聽。」
    跋鋒寒傲然道:「我的測天術在大草原不排第—亦可排第二。其術可大分為三部分,
就是望雲、察風、觀物。若能把三者合在一起作推測,可達十拿九穩的地步。」
    徐子陵亦大感有趣,道:「少時常聽老人家說什麼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大概
就是這類積累經驗而來觀天術吧。」
    跋鋒寒道:「就讓我們從望雲入手,從其形狀、分溯移動和變化,分辯出何謂魚鱗
天,鯉魚斑,又或炮台雲,筋布雲,對這些有了認識,包保少帥回到中土與人爭霸時,
不但是料敵如神的統帥,更是測天的高手。」
    寇仲長笑道,「僅只是得此秘術,小弟已感不虛此行。」
    徐子陵超指前方道:「那是什麼?」
    兩人循他指示瞧去,莽莽草原遠處,—座小山丘上,屹立著—座堡壘般的建築物,
分作三層,最高層是聳峙堡上的高台。
    跋鋒寒精神大振道:「那定是統萬城南面的赫連堡,我們有避雨的地方哩!」
    寇仲猶豫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堡內的人會歡迎我們三個不速之客嗎?」
    跋鋒寒笑道:「它只是座荒廢十多年的破堡!我們趁機好好休息,明天才入統萬城。」
    話猶未已,天上風雲變色,大雨欲來。
    跋鋒寒摧馬前進,大笑道:「少帥該對我的測天術信個十足了吧!」
    兩人佩服得五體役地,策騎追去。
    雄據丘頂的白色城堡像幽靈般俯瞰大地,對照頭灑下的大雨似是完全無動於衷,對
自身因日久失修致既殘且缺的軀體毫不在乎。
    三人冒雨來到門不成門的入口前,大呼痛快。
    跋鋒寒仰面任由雨水洗滌,微笑道:「兩位可知這座小堡壘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建造
出來的?」
    寇仲哈哈笑道:「正要請教。」
    跋鋒寒歎道:「赫連堡的堅固在草原上是非常著名的。建造的方法是以一種特別的
泥土,摻和牛羊之血層層鋪築,再堆柴燒烤。每築好—層,赫連勃勃就命兵士以大鐵鏈
錐之。如錐入一寸,即殺築牆者,如錐不入,改殺兵士。兩位可以想像,如此築出來的
堡壘,是否其堅可以礪刀斧?」
    寇仲倒吸一口涼氣道:「我的娘!是否整座統萬城都是這麼建出來的?」
    「少帥猜個正著。」
    三人同時劇震,不能相信地望進破門裡古堡內只可容數十人的黑暗空間去。
    大雨愈下愈急,打在堡壘牆上,發出響亮的清音。
    寇仲雙目殺機大盛,卻從容道:「原來是祝宗主觀臨,這該叫有緣千里能相會、又
叫冤家路窄,狹路相逢,休怪我們不肯放過良機。」
    祝玉妍從黑暗裡走出來,到達差一步就棄暗投明的暗邊緣處,立定門內,冷笑道:
「無知小兒,憑你們三個有何資格把我留下來。」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資格?當年在洛陽你老人家當然有資格說這番話,現在嘛,
就要先問過本人的劍哩!」
    祝玉妍發出一陣嬌笑,嬌喘細細的道:「不再和你們胡鬧,言歸正傳,你們有沒有
興趣和我合作殺死石之軒?」
    她的聲音令人有種百聽不厭,心顫神動的強大感染力,三人頓時減去幾分敵意,戰
意大減。
    寇仲心知肚明受到她魔功影響,皺眉道:「少說廢話,我們間再無合作的可能。」
    祝玉妍平靜地道:「為表示我想合作的誠意,我破例向少帥說明—件事,就是上官
龍並非我陰癸派的人。」
    跋鋒寒沉聲道:「那他是誰?」
    祝玉妍談淡道:「他是來自塞外回統一個神秘教派,與我們雖有淵源,卻只是互相
利用的關係,他做的事,該不用由我負責吧!」
    徐子陵道:「金環真夫婦是否落在你手上?」
    祝玉妍愕然道:「子陵為何會有此一問。」
    三人敢肯定她不是弄虛作假。因為以她的身份地位,理該不用為這等事撒謊。
    若非陰癸派,究竟是誰擄去金環真夫婦?而除去陰癸派,尚有何家派有如此實力,
金環真兩人肯定不是省油燈。
    寇仲沒好氣的道:「坦白說,現在既曉得祝玉宗主是要去尋石之軒晦氣,我們就暫
且停戰,不過合作之事再也休提。」
    祝玉妍幽幽輕歎,自有一種惹人憐愛的味兒,最奇怪是她仍是隱在入口內的暗中,
與黑暗融為一體,但只是她的聲音已是足可引人遐思,想像無窮。
    只聽她以年輕充盈誘惑力的聲音娓娓道:「你們或者不會相信,石之軒現在唯一害
怕的人就是我。你們想聽聽原因嗎?」
    跋鋒寒苦笑道:「祝宗主請賜教。」
    祝玉妍默然片晌,柔聲道:「因他知道只有我才能殺死他,由於我已立下死志,決
不容他利用舍利內的死氣來縫補他致命的破綻。」
    三人都聽得心顫神移,她的語氣帶著深如汪洋的似水柔情,說的卻是為除去石之軒
而立下的生死狀。
    祝玉妍續道:「只有與石之軒同歸於盡,始有可能破掉他的不死印法。捨此再無別
法,你們相信嗎?」
    整個大地盡在茫茫風雨中。變成—個水的世界,可是三人卻像把正淋在身上的狂雨
忘掉,耳鼓內只響動著祝玉妍說的話。
    假若石之軒和祝玉妍兩個魔門最頂尖的人物鬥個同歸於盡,還有什麼比這更理想的
結局?
    寇仲道:「我們可以幫上什麼忙?」
    祝玉妍嗔罵道:「死小鬼!居心不良,聽到奴家要和石之軒來個玉石俱焚,立即換
過另—副油腔滑調,不嫌太露痕跡嗎?」
    雨勢轉大。冷颼颼的雨水隨風四面八方—陣陣下來,無數臨時的小瀑布從赫連堡的
破頂鑽孔穿洞地沖刷著,天和地再分開來。
    徐子陵淡淡道:「祝宗主曉得石之軒在哪處嗎?」
    祝玉妍不答反問道:「你們為何要到統萬城去?」
    跋鋒寒道:「我們是要找一個叫馬吉的人,再從他身上追尋肆虐東北的狼盜蹤影。」
    視玉妍道:「你們若有合作的誠意,就留在統萬城等我的消息。」說罷沒進堡內的
黑暗去。
    三人你眼望我跟,均感到剛才發生的事不可思議。祝玉妍竟央他們合作去對付石之
軒,可見祝玉研要毀掉石之軒的決心。
    跋鋒寒飛身下馬,道:「走啦!進去吧!」
    赫連堡共分三層,是座寬橫約二十步的堡壘,內裡建有石梯貫通各層,最頂處是座
瞭望臺,把堡壘的高度延伸至高達十丈,仿如石塔。
    雖有破毀,但堡身仍大致保待完整,厚達兩尺的堅固城門,足可抵擋擂石的猛烈撞
擊。四周儘是平野,可是因建於丘頂高處,確有—夫當關的懾人氣勢。
    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雨水無孔不入的從上層的縫隙滴下來,石階則成層層淌
流的引水道。
    下層地面佈滿柴枝炭煤石塊和旅者遺下的殘餘對象,幸好牆身開有射箭的小窗孔,
空氣流通,故沒有腐臭的氣味。
    徐子陵凝立不動,壓低聲音道:「石之軒到過這裡,且停留一段頗長的時間。」
    兩人聽得精神大振。
    跋鋒寒濕漉漉的來到其中一個小方窗旁,朝外望進風雨翻騰的天地去,沉聲道:
「石之軒的不死印法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聽祝妖婦的語氣,好像若他的不死印法沒有破
綻,誰都奈何不到他。」
    寇仲為馬兒解下馬鞍,道:「陵少曾和他交手多次,比較清楚。」
    徐子陵緩緩道:「大約在四十年前,石之軒入佛門偷學得正宗玄功,再配合魔門花
間和補天兩派的秘技,創出震驚正邪兩道的不死印法,隱為統一魔道的超卓人物,就在
此時,遇上慈航靜齋派出來專門對付他的碧秀心,—場史無前例極盡詭奇之能事,為外
人無法想像的鬥爭,由此展開。」
    「轟隆!」—個驚雷落堡外近處,震得各人耳朵嗡嗡作響,電光劃破黑暗、照得遠
近平野山坡明如白晝,硯出樹草狂搖亂擺的可怖情景,跋鋒寒歎道:「我還是道行未精,
剛才的綿絮雲狀如城堡,該是打雷的徵象。繼續說吧!」
    徐子陵來到跋鋒寒身旁,挨著窗洞的牆壁,往外瞧去,道:「這場鬥爭本該以碧秀
心讀過《不死印卷》以致香消玉殞而結束,但事情卻非如此,石之軒因重情太深,更因
接受不了親手把最心愛女子害死的殘酷事實,性格出現分裂,一邊仍是冷酷無情的邪派
頂尖高手,另—邊卻是悲苦自責,情深如海的失意者。石青璇更成為他難以捨割的包袱,
不死印法再非無隙可尋。」
    跋鋒寒倒抽一口涼氣道:「世間竟有此等異事,如非由子陵親口道出,我會不敢相
信。」
    寇仲過來拍上兩人肩頭道:「若加上祝玉研仍殺不死石之軒,恐怕我們以後再難好
好的睡覺。」
    「轟!」
    另一個驚雷和閃電不分先後的在赫連堡上空爆響閃亮,震得整座堅固的石堡顫動起
來,令人生出身處險境的感覺。
    ------------------
  提交者:Rocki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