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刺日射月


    徐子陵和寇仲像回到久已遺忘的童年歲月,變回兩個大孩子,與剛學走路的小陵仲爬在
地席上嘻耍,玩的不亦樂乎。此時他們那有爭雄天下的高手風範,俯首扮牛、扮馬,只為討
小陵仲的歡心,旁觀的楚楚和諸僕則在推波助瀾,歡笑聲充滿內堂。
    忽然任俊來報,把兩人扯回現實的世界,三人到門外說話。
    任俊道:「兩位爺們的消息是否有誤我查遍全城,仍找不到任何商家有貨交給大道社托
運,亦沒有大道社的鏢團會到樂壽來的風聲。」
    兩人對望一眼,均曉得又給「管平」耍了一記。不過若非管平詐言會途經樂壽,他們當
不會搭他的順水便宜船,更不至成其代罪者。
    寇仲仔細問過任俊查探的線索,肯定他沒有遺漏,向徐子陵悻悻言道:「算管平眼前還
有點運道。不過只要他真的到山海關去,我們便有機會尋他晦氣。」
    徐子陵沉吟道:「假設他所說的全是胡謅出來,我們恐怕連他的影子都摸不到。」
    寇仲苦惱的道:「存義公的歐良材和日昇行的羅意都是老實的商家和好人,我們怎忍心
眼瞪瞪的瞧著他們被陰險奸邪所害?」
    任俊聽的入神,道:「兩位爺兒可否把整件事詳細道來,說不定小子可另想辦法。」
    徐子陵解釋一遍。
    任俊斷言道:「這不像杜興的作風,肯定是管平胡說八道。日昇行的顏料名聞天下,但
塞外諸國各自有一套染色方法,沒理由出高價長途跋涉的向中原買貨。」
    寇仲一震道:「我猜到啦!定是拜紫亭訂的,他一心要學中原文化,且開國在即,自然
需要一批道地的華夏貨來應景。」
    徐子陵笑道:「若是如此,就算管平倒運,不過仍要防他一著,防他在途中下手殺人吞
貨,改為自己去交易狠賺拜紫亭一大筆。」
    任俊道:「想殺人吞貨嗎?美??夫人如何膽大包天,也不敢在關內動手,所以兩位爺
兒只要能先他們一步抵達山海關,必可把他們截住。」
    兩人大感有理,如釋重負。
    像大道社這種分行遍行天下的大鏢局,與各地的幫會門派都有交情,就算出事,也有
辦法根查追究,只有在關外人地生疏,致力有不逮。
    無論從那個角度去考慮,管平該留到出關後才敢出手。
    寇仲想起一事,問任俊道:「在關外,漢語是否流行?」
    任俊搖頭道:「漢語沒多少人懂得,遑論精通,反是突厥話誰都可說上幾句。」
    兩人大感頭痛,豈非踏足關外,不但變成啞巴,且是聾子。
    任俊道:「爺兒放心,小子是榆林人,說起突厥話來連突厥人亦分辨不出是外人說本地
話。只要兩為爺兒像大小姐交代一句,小子可沿途伺候為爺兒做翻譯。」
    徐子陵道:「小俊巴我們一道走應沒有問題,但以到山海關為止,在途上你作我們突厥
話的師父,教曉我們突厥話,希望不是太難學吧?」
    任俊雖未完全達到目的,但能追隨兩人近半個月時光,已是喜出望外,忙說作師父是絕
不敢當。
    寇仲一把抓著他肩頭,微笑看他配的刀道:「你是用刀的吧?可否耍兩招來看看。」
    任俊知兩人有意指導他,欣喜若狂,忙移到屋前院內空曠處,畢恭畢敬的向他們躬身敬
禮,拿出配刀,耍弄起來,一時刀風呼呼,演至淋漓處像人刀融合起來,精彩好看。
    刀光倏止。
    任俊拜倒地上恭敬道:「請兩位爺兒提點小子。」
    寇仲把他扶起來,向徐子陵道:「陵少以為如何?」
    徐子陵雙目精光閃閃的打量任俊,點頭道:「不論體質才情,皆是上上之選,現在雖仍
只是塊璞玉,但只要加以琢磨,必成美玉,肯定是可造之才。」
    他少有這麼倚老賣老的向地位比他低的說這樣的話,只有寇仲明白他如此認真的背後原
因。
    寇仲喝道:「當你任俊抵達山海關的一刻,你將是另一個不同的任俊,更有機會登上北
疆第一刀手的寶座。但你可知為何我們要這麼造就你?」
    任俊早聽得心頭像火燒起來一般灼熱,熱淚盈框的搖頭。
    寇仲微笑道:「因為我們要訓練出一個真正高手來終生的保護大小姐,免得她再受到傷
害。」
    任俊的熱淚,在忍不住奪眶而出,因為他憧憬的夢想,終有可能變成鐵般的現實。
    三人連夜上路,翟嬌送贈兩人的突厥寶馬,神駿非常,但對新主人頗為桀驁而不馴服,
不時來些動作,要把他們掀下馬來,可是寇仲和徐子陵何等樣人,任它們施近渾身解數,仍
是輕輕鬆鬆的坐在馬背上。
    寇仲和徐子陵曾在飛馬牧場待過一段時日,住近和尚寺懂唸經,何況在和尚寺內,來完
硬的就來軟的,到天明時離開官道,來到一條溪流,讓它喝水並親自為它洗刷理毛,以懷柔
手段籠絡馬兒的心,任俊亦趁此機會,教他們突厥語文。
    兩人均是博學多記的好學者,任俊只說幾遍,他們就可記的牢固,口音語調把握的精確
不差,令任俊大為歎服。
    寇仲愛不釋手的伺候馬兒,向徐子陵認真的道:「這是我們繼白兒和灰兒後擁有的兩匹
寶貝駿馬,給它們改個什麼名字好呢?」
    徐子陵想起慘死在宇文無敵手上的愛馬,心中湧起強烈的激盪,暗下決心,自己定要全
力保護眼前的突厥良馬,它以後將會是旅途的好伴侶,微笑道:「少帥有什麼好的提議?」
    寇仲道:「人最怕是改壞名,馬兒的名字亦不能輕率,我要仔細想想才行。」
    徐子陵定神打量寇仲那匹渾體烏黑,不見一絲雜毛的駿馬,淡淡的道:「運籌帷幄,決
戰於千里之外,不就是你寇少帥的夢想嗎?不若就把你的馬兒定名作「千里夢」吧。」
    寇仲唯一錯愕,旁邊的任俊蹦掌讚道:「陵爺才思之敏捷,肯定冠絕天下,這名字不但
發人深省,又隱含日行千里的意思,確不能又再好的名字。」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小俊你或者因和我們相處的時日尚短,故不曉得我們都不愛被誇
獎,說到才思敏捷,我拍馬也追不到「多情公子」侯希白。」
    寇仲歎道:「連我也想拍拍你的馬屁,好!就以「千里夢」作我寶貝馬兒的大名。」
    任俊忍不住又道:「少帥的夢想終有一天會成為現實,若非少帥出手,誰能大破李密那
直娘賊。」
    寇仲笑道:「這是你最後一趟拍馬屁,我們要學你那什麼娘的突厥話,哪還有空聽拍馬
屁的話。」
    轉向徐子陵道:「說到改名,我的是小晶、小寧,你的是莫為、莫一心,相去何止萬里
且你志在遠遊域外,路途亦該以萬里計量。你的馬兒雖以棕色為主,但隱見奇紋,不如就喚
作「萬里斑」如何?」
    任俊不敢說話,怕又給指為馬屁精。
    徐子陵凝想片晌,同意道:「好!我的乖馬兒以後就喚作「萬里斑」,希望一年後我從
返中原時,千里夢和萬里斑能有聚首的機會,人在馬在。」
    寇仲豪情奮起,長身而大聲的喝到:「任俊!」
    任俊忙跳起來應道:「小子在!」
    寇仲仰天長笑,忽然一掌往任俊掃過去,任俊哪想的到他會出手,就算全神戒備仍未必
擋的住,何況是料想不到。登時往橫拋跌個四腳朝天,出盡窩讓相。
    寇仲若無其事般牽著三匹馬兒到一旁的青草地吃草。
    任俊傻兮兮的爬起來,徐子陵向他打手勢,示意他追過去聽寇仲說話。
    任俊乃精明的人,否則不會二十剛出頭就脫穎而出,深得翟嬌的寵信重用,刀然明白寇
仲是要傳他武技,忙追到寇仲背後,垂首聽訓。

    寇仲負手卓立,頭也不回的道:「你可知剛才為何沒有絲毫之力的給我打成滾地葫
蘆?」
    任俊謙恭答道:「因為小子武功低微,當然不堪仲爺一擊。」
    寇仲搖頭道:「你的刀其實使得相當不錯,我若要收拾你,恐怕非一招半招能辦的
到。」
    任俊搔頭道:「那該是小子沒半點準備,想不到仲爺會忽然出手試我。」
    寇仲旋風般轉身過來,虎目閃閃生輝道:「若這是答案,你將終其一生攀不上真正高手
的境界。」
    徐子陵來到任俊身旁,微笑道:「練武者首重心法,我們的心法叫做井中月,無論何時
何刻也像井中清水,反映著外間日月轉移和一切神通變化,所以根本沒有突擊或偷襲的可
能,因為沒有變化能瞞過我們。」
    任俊倒抽一口涼氣,旋又渴望的道:「假設我任俊能達到兩位爺兒這種神乎其神的境
界,縱死也甘願。」
    寇仲神態忽轉溫和,搭著受寵若驚的任俊的肩頭柔聲道:「井中之水,無勝無敗,無生
無死,既有情也無情,純看反映的是什麼娘的東西。你明白就是明白明白就是不明白,全要
看你自己,誰都不能幫你,我們只能負起提點訓練之責。」
    徐子陵道:「現在趁馬兒休息的時光,我們會以長生氣為你打通並擴充你全身經脈,這
並不會令你功力大進,卻可保證你更具攀登更高境界的潛力。」
    任俊全身劇震,拜倒地上,顫聲道:「得兩位爺兒如此造就,小子日後必不負兩位爺兒
所托。」
    旅程的日子就是這麼過去。
    寇仲和徐子陵拋開一切思慮,除睡覺的時間外,其他的時光全用在學習突厥話和騎射,
並指點任俊的武功上。
    被他們貫以真氣射出的勁箭,可穿透堅實樹身,只十天功夫,他們練成能在馬上任何角
度,用最快速的手法連續搭弦放箭都無不中的,亦令他們隨身帶的三百多枝上等勁箭消耗殆
盡,不得不改變只走荒山野嶺的策略,需到大城採購箭矢。
    任俊是識途老馬,曉得高開道的燕國京都漁陽,有個被稱為箭大師的著名弓箭匠,專為
付得出高價的人制弓造箭。此君意識高開道的御用匠人,不過高開道非是豪爽的人,而箭大
師而為愛流連青樓不惜千金一擲,故需另鑽外快,暗自留起弓矢私下與幫會人物作交易。
    兩人此時迷上騎射之術,心付不若連弓也換掉,對方既能被稱為大師,怎都該有兩下
子,所以對任俊的提議完全贊成。
    任俊的刀法在兩人悉心誘發和教導下,一日千里的往前大步跨越,三人各有沈迷,旅途
毫不寂寞。
    千里夢和萬里斑在寇仲、徐子陵善待下,與兩人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和關係,兩駒通靈而
善解人意,騎在它們背上,使他們生出血肉相連的親切感覺。
    翟嬌在漁陽開有分店,專門批發羊皮,主持人刑文秀是翟讓舊部,三十來歲,武功雖不
怎樣,人卻玲瓏剔透,幾年間打通漁陽官商和幫派的所有關節,在區內相當吃得開。
    聞得寇徐兩人大駕光臨,忙竭誠招待,請他們住進他在城南的華宅。
    三人黃昏時分入城,在洗塵宴上,陪席的尚有刑文秀的左右得力助手莊洪和劉大田,都
是翟讓舊部的嫡系人物,昔日戰場上的悍將。
    酒過三巡後,刑文秀道:「仲爺和陵爺今趟來漁陽,會與燕王見上一面?」
    寇仲從沒想過要見高開道,皺眉道:「高開道不是突厥人的走狗嗎?我們和突厥人勢成
水火,見他可是無意有害的事。」
    刑文秀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現在突厥的突利和頡利互相攻佔,爭持不下,高開
道再不需看突厥人的臉色行事,照我得來消息,高開道正思量今後的去向行止,兩位大爺名
震天下,說不定可與他結成盟約,此實是個難得的機會。」
    寇仲想起張金樹,搖頭道:「一天李閥與劉武周、宋金剛之戰未有結果,高開道該不會
輕率做出決定。假若勝的一方是李家,高開道或會向李家投誠,勝的若是劉宋,他只好再乖
乖的作突厥人的走狗,怎都輪不到我寇仲。」
    莊洪拍歎道:「少帥看事准而透徹,我們怎都想不到這麼深入。」
    徐子陵點頭道:「高開道還是不見為妙,以免節外生枝。我們今趟來漁陽,除了要向諸
位問好打個招呼,亦望能補充一些優質的強弓勁矢,好為大小姐從杜興手取必羊皮貨。」
    刑文秀道:「這個沒有問題,我們這裡有一批現成的弓矢,都是上等貨色。」
    任俊壓低聲音道:「兩位爺兒心中想的是由箭大師親制的弓矢,不是一般的上等貨。」
    刑文秀欣然道:「我們的弓矢都是從箭大師處高價買回來的,帶我著人拿來給兩位大爺
過目如何?」
    劉大田搖頭道:「我們的箭矢雖然不錯,但全是由箭大師的徒兒所做,與由箭大師親自
選料下手精製的,無論在耐用或準繩上,仍有一段很大的距離。聽說箭大師一生曾製成七把
他很滿意的神弓,現在手上僅餘「刺日」和「射月」兩弓,試作私人珍藏,有人出價千兩黃
金他仍不肯割愛。」
    寇仲大喜道:「只聽名字已知非是凡物,就要這兩把。」
    刑文秀等為之啞口無言。
    徐子陵好沒氣道:「先不說你沒有千兩黃金,就算有比這還多的銀兩,對方仍不會賣出
來,你難道動武和人家強搶嗎?」
    刑文秀臉露難色道:「箭大師脾氣古怪,誰的帳都不賣,包括高開道在內,嘿!仲爺可
否將就點,先看看我們的存貨?」
    寇仲雙目放光的道:「我定要把這刺日射月弄來,看看神弓是什麼樣子的?此事由我們
去想辦法,刑老兄只需安排我們去與箭大師見一面,由我們去說服他,不成就拉倒,明早我
們就上路。」
    莊洪看看窗外天色,道:「這時候要找箭大師,需到百花苑去,他迷上百花苑的媚娘,
不到那裡去絕對睡不著覺。」
    寇仲和徐子陵想到他們的青樓運道,均暗感不妙,但話已出口,兼之確想擁有兩把像樣
點的良弓,既不想亦不願把話收回來。
    寇仲苦笑道:「只好看看我們今趟的運道如何,對吧?陵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