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難解死結            

    寇仲大吃一驚,閃身護著貞嫂和大仇人宇文化及,井中月疾挑傳君嬙寶劍,叫道:「嬙
姨請聽小侄一言。」

    傅君嬙玉臉微紅,啐道:「誰是你的嬙姨,滾開!」

    蠻腰輕扭,寶劍生出精奧至包括全無欣賞心情的宇文化及在內都大為驚歎的變化,以毫
厘之差避過寇仲的井中月,接著嬌軀像陀螺般立定轉動,長劍迥繞,疾刺寇仲臉門,毫不留
情,狠辣至極點。

    寇仲不敢冒犯她,縛手縛腳下,只好見招擋招,把井中月攻勢收回,橫刀格架。

    傳君嬙竟大嗔道:「那有這麼差勁的招數,滾!」神態嬌美無倫,充滿天真爛漫的少女
味兒。

    一腳飛出,毫不避嫌的朝寇仲下陰踢去。

    她右旁的徐子陵,後方的侯希白均為她動人的情態怦然心動。但只有徐子陵明白她對寇
仲的怨懟。

    奕劍術專請料敵機先,先決的條件是要掌握敵手武技的高下,摸清對方的底子,從而作
出判斷。她對寇仲的評價顯然非常高,豈知寇仲因不敢冒犯她,使不出平時五成功夫,令她
的奕劍術困「料敵失誤」大失預算,無法展開,等若下錯一子。

    「蓬!」

    寇仲左掌下壓,封著傳君嬙不念姨侄之情的一腳。怛她的內勁卻分八重湧來,寇仲拚盡
全力才不致被她震得撞到後面貞嫂的嬌軀去。駭然對這比他還小上一兩歲的姨姨叫道:「嬙
姨把九玄大法練至第八重啦!厲害啊!」

    傅君嬙亦想不到寇仲能硬擋她全力一腳,竟發出一陣輕笑,道:「這一掌還像點樣子,
看!我要割下你瘋言亂語的舌頭來。」

    先往後退,旋又旋捲回來,寶劍化作萬千芒虹,雨點般往寇仲吹打過去,奇幻凌厲。

    侯希白竟取出隨身攜帶的筆墨,張開美人扇,就在畫有和尚秀芳那一面疾寫起來,可見
傳君嬙美態對他震撼之大。

    貞嫂忽然轉身,把宇文化及摟個結實,對她來說,宇文化及是這世上唯一全心全意愛她
疼她的男人。

    宇文化及肝腸寸斷的把他的衛夫人擁人懷裡,以他的自負和長期處於權勢峰巔的身份地
位,那曾想過有連自己的女人亦無力保護的一天。

    也不知是否前生的冤孽,宇文化及第一眼見到衛貞貞,便不能自己。以前他也曾為別的
女人心動,怛得到手後總可棄之如敝屐,只有這次是情根深種,與往昔任何一次都不同。

    戰鼓聲倏地停下,像開始時那麼突然。

    徐子陵卻無暇理會,但對眼前的難題仍是束手無策,怎樣才可使傅君檣明白他們正處於
左右兩難的境地?

    寇仲知道若再留手,不要說保護貞嫂和宇文化及,自己恐怕亦要小命難保,因為造位比
他年青的嬙姨實在太厲害,招招奪命。暗歎一口氣,肩脊一挺,變得威猛無匹,井中月斬瓜
切菜的連續劈出,每一刀都把傅君嬙的長劍準確無誤的震開,像是預先曉得傅君嬙寶劍的招
式變化似的。

    竟是以奕劍術對奕劍術。

    傳君嬙驀地退開,劍回鞘內,俏目緊盯寇仲,道:「我打不過你。」

    眾皆愕然。

    寇仲忙還刀入鞘,躬身道:「嬙姨大人有大量,恕小侄不敬之罪,唉!請容小侄解釋內
中情由。」

    傳君嬙俏面霜寒,冷得像外面的雪雨,語氣卻非常平靜,道:「不用解釋,師尊南來
時,自會找你們說話。」

    再往後退,來到侯希白旁,仍有聞心探頭一看,神態嬌憨的道:「好小子,竟在繪畫奴
家,是否想討打?」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你眼望我眼,這位美人兒姨姨一時狠辣冷靜,一忽兒天真爛漫,教人
糊塗得難以捉摸。可惜兩人已失去欣賞的心情,暗忖這個誤會後果嚴重,偏無法補救。

    侯希白受寵若驚的尷尬道:「我是死性不改,確是該打!」

    傅君嬙嬌笑道:「見你尚算畫得不錯,你那顆頭就暫時在脖子上多留一會吧!」

    續往後掠,消沒在內堂大門外。

    寇仲頹然向徐子陵怪道:「你為何不幫手說話?」

    徐子陵苦笑道:「我可以說甚麼呢?」

    寇仲以苦笑日報。

    宇文化及的聲音響起道:「兩位眷念與貞貞的舊情誼,我宇文化及非常感激。」

    寇仲聽他語氣異乎尋常,一震轉身,訝道:「你曉得我們和貞嫂的交往嗎?」

    宇文化及緊擁著貞嫂,神色平靜答道:「我知道貞貞所有的事,怎會不曉得你們和貞貞
的關係。本人有個最後的心願,希望你們能看在貞貞份上,成全我們,讓我和貞貞能共埋於
一穴。」

    三人同時大吃一驚,知道不妙,往兩人撲去。

    宇文化及往後坐入椅內,雙手仍緊抱貞嫂,鮮血同時由眼耳口鼻流出,竟是自碎經脈而
亡。

    密集的足音在堂外響起。

    寇仲和徐子陵更駭然發覺貞嫂早毒發身亡,登時手足冰冷,腦袋內頓感一片空白,茫然
不知身在何處,眼前的慘事是如此殘酷而不能改移!

    侯希白探手摟上兩人肩頭,淒然道:「這或者是把他們此生不渝的愛情延續下去的唯一
方法。」

    貞嫂的面容仍是那麼平靜詳和,似在訴說死亡對她是最好的歸宿。

    劉黑闥雄壯的聲音在大門響起道:「恭喜兩位老弟得報大仇。」

    寇仲和徐子陵四目相投,想哭卻哭不出來,心中對宇文化及再無絲毫恨意,無論是愛是
恨,一切都該在此時此地結束。

    寇仲和徐子陵駕著載上宇文化及和貞嫂棺木的密封馬車,從東門出城,劉黑闥親自護送
一程。

    許城換上大夏的旗幟,城外曠野軍營廣佈,燈火處處,陣容鼎盛,充盈著戰勝者的氣
氛。

    此時離宇文化及和貞嫂自盡只有個把時辰,天尚未亮,雪雨仍是漫無休止的從黑壓壓的
夜空灑下,兩人的感覺仍是麻木空白。

    由於宇文化及乃弒殺煬帝楊廣元兇,雖然身死,他的首級依然有很大的利用價值。若非
提出要求保他全屍秘密安葬的是寇仲和徐子陵,劉黑闥怎肯答應。所以宇文化及因貞嫂的關
系,死後總算有點運道。

    劉黑闥此時馳至兩人之旁,道:「我就在這裡待兩位老弟回來喝解穢酒如何?」

    兩人答應一聲,逕自駕著靈車,往前方被白雪覆蓋的山野馳去。

    寇仲別頭瞥負責操韁的徐子陵一眼,見他直勾勾的呆看前方被雨雪模糊了的原野,歎
道:「命運實在難以測度,誰猜得到貞嫂竟成為我們大仇家的愛妃,弄至今天這田地。」

    徐子陵朝他望來,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沉聲道:「貞嫂是早萌死志,就在她轉身擁抱
宇文化及時,把暗藏的毒丸服下,可當時只有宇文化及曉得。唉!瞧著心愛的女人死在自己
懷裡.究竟是甚麼滋味?」

    寇仲心如刀割,說不出話來。

    蹄聲響起,從後追上。

    寇仲回頭看去,竟是剛才宣稱有事,未能隨行的侯希白。

    侯希白策騎來到馬車旁,欣然道:「成哩!」

    兩人腦袋的靈活度大減,捉摸不到他的意思,寇仲愕然道:「成甚麼東西?」

    侯希白道:「我終完成那幅帛畫,帶來作他兩人陪葬之物。」

    寇仲馬鞭揚起,輕輕打在馬屁股上,拉曳靈車的四匹健馬立即加速,朝白雪茫茫的天地
深處馳去。

    許城南門大道旁一間空置多時的酒肆內,劉黑闥、侯希白、寇仲和徐子陵圍桌進酒。

    太陽剛沒在西山下,安葬宇文化及和貞嫂的喪事,用盡他們一個白天的時間。

    酒過三巡,劉黑闥低聲向寇仲和徐子陵兩人道:「入土為安,誰也難免一死,只看誰先
走一步?假若死後有另一個世界,異日我們不是也可以在那裡聚首嗎?到時或會發覺生前所
有恩恩怨怨,只是一大籮的笑話。」

    侯希白「颼」的一聲張開美人扇,已畫有、尚秀芳、傅君嬙的一面向著三人,另一手擊
台讚道:「最後那兩句說得真好!可見劉帥不但是個胸懷廣闊豁達的人,更是視死如歸的好
漢。」

    寇仲瞥侯希白的摺扇一眼,捧頭道:「這三個女人任何一個都可令我患上頭痛症,三個
聚在一起更他老爺子的不得了。」

    劉黑闔和侯希白正努力開解他們,忽然發覺寇仲如此「正常」。似是毫無悲慼之情,為
之臉臉相覷。

    徐子陵淡然自若的舉杯道:「我們確中了毒,幸好有解藥在此,就讓我們四兄弟多服一
劑解藥。」

    眾人轟然歡呼中,把四杯解穢酒喝個一滴不盡。

    劉黑闥豎起拇指讚這:「好!不愧我的好兄弟,提得起,放得下。那我們不如閒話少
說,直入正題如何?」

    寇仲一拍額頭道:「幸好你提醒我,我差點忘掉自己是王世充的特使,奉他的臭命來巴
結劉大哥你的老闆。」

    劉黑闥啞然失笑道:「哈!老闆,不過竇爺會歡喜這個稱謂,因為是由名震天下的寇少
帥奉贈的。」

    一把豪雄沉厚的聲音在街上傳進來道:「黑闥說得一點沒錯,只要是少帥奉贈之物,我
竇建德無不欣然領受。」

    四人慌忙起立迎近。

    竇建德昂然而入,一行人風塵僕僕,顯是長途跋涉的趕來。隨從依他吩咐守在鋪外,竇
建德跨過門檻,目光掃過三人,最後落在寇仲身上,長笑道:「見面勝似聞名,寇兄弟果是
人中之龍,幸會幸會。」

    寇仲連忙謙讓。

    劉黑闥引見過徐子陵和侯希白後,五人杯來杯往的喝掉半罈酒,竇建德微笑道:「唐軍
知我們攻佔許城,開始從魏縣撤軍,我們應否乘勢追擊呢?」

    寇仲心中一震,唐軍撤走,魏地將盡入竇建德手上,令他聲勢更盛,且與唐軍再無緩衝
之地,大戰一觸即發。

    劉黑闥沉吟道:「李神通還不放在黑闔眼內,李世績卻是當代名將,只看他在李密入關
投降,仍能力抗王世充,便知是個人材。他今趟聞風而退,固是懾於我軍威勢,亦不無誘敵
之意。愚見以為目下當務之急,是先鞏固戰果,向舊魏子民宣揚我軍仁愛之風,待萬眾歸
心,我們才揮兵西進,剷除李世績的瓦崗首部。」

    侯希白不由聽得打從心內讚賞。

    竇建德道:「現在宋金剛先後攻克晉州、龍門兩大重鎮,李元吉、裴寂棄并州敗逃,太
原告急,若我們不趁此機會擊潰李世績的山東軍,待李世民穩住太原,我們將坐失良機,少
帥以為如何?」

    寇仲正喝酒喝得昏天昏地,酒入愁腸,滿懷感觸,只是不表現出來。聞言勉強打起精
神,訝道:「李元吉竟這麼快敗陣,是否李世民在拖他的後腿?」

    竇建德手摸酒盂,定神瞧著寇仲道:「有裴寂做監軍,李世民焉敢作怪。」

    裴寂是李淵關係最深的親信大臣,李淵特別派他隨軍。正是要作李世民和李元吉間緩衝
的人。

    寇仲朝徐子陵瞧去,見他心不在焉的默然聽著,曉得貞嫂的自盡,對他造成永不磨滅的
打擊,強壓下心中的傷痛,道:「在李世民擊敗宋金剛前,竇公你必須擊潰李世績的山東
軍,否則李世民乘勢玫打洛陽,李世績可輕易把竇公隔斷在大河之北,眼巴己的瞧著李世民
鯨吞洛陽。」

    寶建德望進杯內的酒去,露出深思的神色,教人對他生出莫測高深的感覺。

    侯希白微笑道:「聽少帥的口氣,宋金剛是必敗無疑。」

    寇仲想岔開徐子陵的注意,把話題向他拋過去道:「陵少有甚麼意見?」

    徐子陵苦笑道:「各位請不要見怪,我並沒有留神你們的對話,寇仲這一招擺明是耍
我。」

    劉黑闥心中暗歎,他當然明白徐子陵是個怎樣的人,打圓場的把話題向他重複一次。

    竇建德饒有興趣的道:「這確是個有趣的討論。」

    徐子陵佩服的道:「我同意寇仲的看法,宋金剛和李世民均為精通兵法的戰爭高手,兩
人本是不相上下,分別在宋金剛只是一頭視突厥為主人的狗,不得人心,而李世民必能洞悉
和利用他這弱點,令他全軍覆沒。」

    「砰!」

    竇建德擊桌讚道:「好一句不得人心!現在連我也深信不疑宋金剛絕非李世民的對手。
既是如此,我們要作好西攻唐軍的準備,立即揮軍迫李世績決戰。」

    劉黑闥雙目異光暴盛,舉杯道:「黑闥敬竇爺一杯,祝我軍旗開得勝。馬到功成。」

    兩人轟然痛飲。

    徐於陵卻是心中暗歎,竇建德的一句話,不知又有多少人要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甚至陳
屍道旁。

    困貞嫂的死亡,寇仲的雄心壯志一時大打折扣,尚未回復過來,呆看意氣昂揚的竇建德
和劉黑闥,欲語無言。

    竇建德又輪流與寇仲等對飲,道:「三位行止如何?」

    寇仲曉得這名震一方的霸主是要看自己有否跟從他的意思,答道:「我和小陵想去探望
翟大小姐。希白要到那裡去?」

    侯希白道:「我去找雷老哥,看他康復的情況。」

    劉黑闥道:「想不到我們兄弟匆匆一聚,又要分開,不過已是痛快至極,我敬三位一
盂,祝你們一路平安,很快大家又會碰頭飲酒。」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感激,曉得劉黑闥暗示他們須立即離開,連忙舉杯回應。

    雪粉又從夜空往大地灑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