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存亡之道            

    王世充喝道:「王兒勿要胡說。」

    王玄應猛地起立,瞪著另一邊的寇仲戟指道:「大丈夫敢作敢認,寇仲你在長安時,是
否在李靖穿針引線下,早向李世民投誠?」

    寇仲仍是好整以暇的閒適模樣,微笑道:「太子何必這麼動氣:似此關係重大的謠諑,
小弟尚是首次得聞。不知消息是否源自我們洛陽大美人榮姣姣的探報?」

    王玄應顯然給他說中,其理直氣壯之勢立即打個折扣,仍色厲內的撐下去道:「消息從
甚麼地方來不用你理,你敢答我的問題嗎?」

    殿內鴉雀無聲。

    寇仲神態輕鬆的哈哈大笑道:「我寇仲是何等樣人,天下自有公論。別人苦不瞭解,我
亦無謂白費唇舌。」

    張鎮周沉聲道:「太子怕是誤會了,少帥絕不是這種人。」

    王玄應見王世充沒說話,膽子大起來,奮然道:「若真是誤會,為何他力主我們不要對
李世民用兵?」

    寇仲暗忖不宜與王玄應鬧得太僵,乘機讓他下台,一拍額頭道:「原來太子因此而致誤
會小弟,太子請坐下,且聽小弟說幾句話。」

    王世充向王玄應點頭示意,王玄應雖深感不忿,仍無奈地坐下聽寇仲解說。

    眾人目光集中到寇仲處。

    寇仲正容道:「我這人最愛切身處地為人設想,假若小弟是李世民,絕不會在這情況下
與聖上全面開戰,因為必須留力以應付聲勢迫人的宋金剛。」

    王世充訝道:「既是如此,李世民為何要屯兵關外?難道只為牽制我們,令我們不能於
涉李世勳的活動?」

    寇仲道:「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在試探望上的心意。假設我沒有猜錯,李淵
現在絕不願對洛陽動武,至少希望把事情延至十個月後。」

    眾皆愕然,更不明白這十個月的期限是如何定出來的。

    連楊公卿亦忍不住道:「少帥何有此言?」

    寇仲微笑道:「道理非常簡單,皆因董貴妃剛懷了李淵的骨肉,若唐鄭開戰,董貴妃說
不定會惶然失措,傷了胎兒。以李淵的性格,當不會希望發生這情況。」

    眾皆恍然,又感難以置信。

    王弘烈不解道:「少帥不是說過唐軍要來攻打洛陽?現在又說出這番話,是否前後矛
盾?」

    寇仲道:「攻打洛陽是勢在必行,但次序卻有先後之分。只看唐軍共分兩路,一抗宋金
剛,一攻宇文化及,李世民則留守後方,可知李世民的策略是要先鞏固黃河北岸,始圖謀潼
洛官道,倘官道落入李世民手上時,唐軍將從水陸兩路掩至,先蠶食洛陽外圍的所有城池,
當成功截斷糧道,才會直接圍攻洛陽。」

    王玄應振振有詞的道:「既是如此,我們難道仍坐以待斃,任得李世民張牙舞爪,耀武
揚威嗎?」

    寇仲從容不迫道:「假若我們此時發兵攻唐,會白白幫李世民一個大忙,使他不用再理
會李淵的旨意,李淵亦有說話可向淑妮小姐交待。屆時李世民只要把大軍渡過黃河,請問太
子敢否渡江追擊?」

    王互應為之語塞。他們雖在黃河北岸取得幾個據點,但均在洛陽之北,且被李世勳的軍
隊壓得不能動彈,若把主力大軍調往進攻稠桑,勢將首尾難顧,說不定連北岸的據點亦要失
守,而另一邊則撲個空,當然非是良策。

    王世充沉吟道:「那少帥是否認為我們該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寇仲道:「鄭唐之戰,事實上聖上是佔盡地利的優勢,若能再得人和,使上下一心,李
世民在久戰力疲下,極可能重蹈李密覆轍。聖上又宜與竇建德結成聯盟,共抗唐軍,如此將
更萬無一失。」

    這可說是寇仲對王世充最後一個語重心長的警告和提示,點出他最大的弱點。

    張鎮周等樸姓將領,無不心內稱許,臉上卻不敢作出任何表示。

    王世充點頭道:「與竇建德的聯盟,是勢在必行。他曾親到洛陽跟朕談了一晚,不過因
在一些利害上有分歧,始終談不合攏。」

    寇仲訝道:「分歧?」

    王世充有點尷尬,乾咳一聲道:「自徐圓朗歸降竇建德,夏軍的勢力直達通濟,使我們
跟徐世勳、竇建德在縈陽之西發生過幾起衝突,弄得很不愉快。」

    寇仲聽他語焉不詳,隱隱猜到說不定事情與他有關。因為通濟渠南下便是梁都,正是他
寇仲的地盤。因劉黑闊的關係,竇建德早視他寇仲為自己人,說不定王世充對他少帥軍有圖
謀,卻被竇建德反對,所以夏鄭才談不合攏。

    他當然不會揭破,提議道:「此事包在我身上,只要聖上同意,我可到樂壽向竇建德說
項,向他痛陳利害,保證他肯共抗唐軍。」

    這提議正中王世充下懷,要知寇仲自大破李密後,已在鄭軍中確立了崇高的聲望和地
位,故後來王世充與李世民聯手對付他和徐子陵,曾惹來軍中激烈的不滿。以王世充的自私
自利,當然怕寇仲聯同其他外姓將領,把他取而代之,所以寇仲肯離開洛陽,王世充實是求
之不得。

    哈哈笑道:「只要少帥能說服竇建德,唐軍叉有何懼哉。」

    寇仲陪他笑起來,心中想到的卻是趁宇文化及尚未給李世勳或竇建德化骨之前,他和徐
子陵須好好把握機會,替娘報仇。

    在楊公卿的安排下,寇仲和徐子陵在陳留碰頭,與徐子陵一道來的尚有虛行之、宣永、
卜天志三人。

    他們在一艘泊在碼頭的船上議事,寇仲把北方的形勢交待後,問道:「南方的情況如
何?」

    虛行之道:「李子通表面看來聲勢大盛,不但重創沈綸,杜伏威亦暫時退兵。李子通更
率兵渡江攻打沈法與,進佔京口。沈法興遣部將蔣之起迎戰,被李子通當場格殺,迫得沈法
興放棄毗陵,逃奔吳郡,連丹陽亦陷落李子通手上。」

    寇仲道:「這確是聲勢大盛,為何行之只說是表面看來大盛?」

    虛行之分析道:「李子通是不得不冒險進攻沈法興,因他北方老巢東海被我們佔領,西
方則有杜伏威縱橫無敵的江淮勁旅,所以唯一發展的矛頭就只有江南的宿敵沈法興。」

    徐子陵訝道:「比起沈法興,少帥軍明顯兵微將寡,為何李子通選強捨弱,不作反撲,
反圖江南。」

    虛行之道:「捨弱選強正點出其中關鍵。李子通曉得我們無力進犯江都,所以先全力收
拾對他構成威脅的沈法興。」

    寇仲點頭道:「江淮軍由於杜伏威和輔公佑兩大巨頭出現嚴重分歧,暫時無暇理會李子
通,難怪他這麼放肆。」

    宣水道:「少帥認為洛陽可守多久?」

    寇仲道:「王世充的任用宗親亦非一無是處,他本身又是身經百戰的統帥,現在更在城
內拚命堆積糧草,就算洛陽變成一座孤城,至少亦可守一年半載。」

    虛行之歎道:「那李世民極可能會吃敗仗,他不但要先克服混雜突厥精銳的宋金剛部
隊,還要應付竇建德的雄師,加上關中戰士久戰思宗,攻打洛陽又必傷亡慘重,形勢對他非
常不妙。」

    卜天志道:「李世民大可在擊破宋金剛後,改攻為守,鞏固收復的失地。」

    宣永道:「這是下策,一旦宇文化及被滅,竇建德大軍將如缺堤的潮水般沿大河北岸席
卷而來,假若李世民不能於這形勢發生前奪取洛陽,將盡失關外辛苦經營的優勢,被迫退守
關中,那就變成只能坐看竇建德雄霸關外之局。」

    寇仲道:「李小子正因深知此中關鍵,所以才採取日下似令人費解的戰略,不過任他李
世民是武侯再世,孫武轉生,要攻陷洛陽亦將是一年半載後的事,且不論誰勝誰負,除非我
們肯棄械投降,否則火頭接著就燒到我們,行之對此有何應付妙法?」

    虛行之洒然笑道:「少帥早胸有成竹,何須行之獻醜?」

    宣永沉聲道:「攻打江都?」

    寇仲道:「只有取得江都,我們才有希望抗北圖南。現在我們盡得寶庫黃金,不虞財政
短缺,就趁洛陽失陷前,全力擴軍備戰,但切勿盲目擴軍,那不但損害地方生產,加重庫房
負擔,更會令少帥軍質素下降。」

    宣永拍胸保證道:「這個包在我們身上,所有不合水準的士卒都會被淘汰,絕不濫收新
兵。」

    卜天志道:「我們可對外宣稱從曹應龍處得到大批黃金,那就算我們手頭充裕,亦不致
惹人懷疑。」

    虛行之微笑道:「彭梁的發展非常理想,少帥放心去對付宇文化及吧!」

    寇仲拍案讚道:「行之定是我肚內的蛔蟲,竟能摸通我的心意。」

    徐子陵笑道:「只看你約我們在這裡碰頭,就知你老兄暫無意思返回彭梁哩!」

    寇仲苦笑道:「陵少又來耍我。」

    轉向虛行之等道:「在備戰期間,有兩件事必須分頭進行,首先是要與竹花幫的桂錫良
取得聯繫,透過他們掌握江都和南方的形勢;另一方面則設法向飛馬牧馬秘密買一批第一流
的戰馬,這是商秀曾親口答應的。我寇仲重返彭梁之日,就是進擊江都之時。」

    三人轟然應諾。

    與虛行之三人辭別後,寇徐扮成漁人,操漁舟北上。

    天氣忽然轉壞,風雪交襲,不得已下他們把漁舟泊往岸旁暫避。兩人不懼寒冷,坐在船
篷外欣賞通濟渠的雪中景況。

    寇仲道:「再有一個時辰就可北抵大阿,然後轉右順流東下,兩天就可抵宇文閥的老巢
許城。當年楊帝尚未歸西,想宇文閥何等威風八面,現在卻是窮途末路,徐圓朗歸降竇建
德,注定宇文化骨敗亡的命運。」

    徐子陵目注一陣狂風刮得雨雪像堵牆般橫過廣闊的渠面,沉聲道:「自宇文化骨攻打梁
都損兵折將而回,他們就只剩下待宰的份兒,徐圓朗投靠竇建德,更令他們四面受困,逃走
無路。」

    寇仲道:「現在宇文化骨親率大軍在永濟渠東岸的魏縣力抗李世勳和李神通的大軍,爭
奪永濟渠的控制權。照我看宇文化骨該捱不了多久,我們這麼直撲魏縣,大有可能會撲個
空。」

    徐子陵皺眉道:「若不到魏縣,該到甚麼地方去?」

    寇仲分析道:「我們欠缺的是消息情報,所以有無從入手之歎。」

    徐子陵道:「你想找劉黑闊幫忙?」

    寇仲苦笑道:「我早晚要見竇建德,只因我和你間的關係曖昧不清,所以小弟要兜幾個
圈才說出來試探陵爺的反應。」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這叫作賊心虛。不過找劉黑闊並不比找宇文化骨容易,且往來費
時,假若宇文化骨給李世勳幹掉,我們就悔之莫及。」

    寇伸抓頭道:「我總說不過你的……」

    徐子陵截斯他道:「因為你有私心,所以說不過我。」

    寇仲失聲道:「私心?我寇仲會為娘的事別有私心?」

    徐子陵開懷笑道:「想認識一個人絕不容易,能無偏地認識清楚自己更加困難,我還未
有機會問你,寧道奇那一關你是怎麼過的?」

    寇仲狠狠道:「好小子!擺明是不給我辯白的機會,好!老子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
較。」

    徐子陵捧腹笑道:「大人有大量的怕是寧道奇而非你這小子吧?」

    寇仲事實上給徐子陵抓耆痛腳,乘機「見好即收」,點頭道:「寧道奇確是仙道輩的超
卓人物,全無好勝之心,有如流水,無論過石穿林,都是那麼逍遙自在,無拘無束,收放自
如。坦白說,若果他真如早先我們以為的那樣不擇手段對付我,我應該不能在這裡和你說此
番對他表示最高崇敬的話。」

    徐子陵沉聲道:「你是否故作謙虛?」

    寇仲大力拍他的肩頭,暢懷笑道:「又給你看穿,但除最後那句外,其他都是真話。當
我接著寧道奇全力劈來的一掌時,我就知道自己確有一拚之力。」

    徐子陵道:「有用他的『散手八撲』嗎?」

    寇仲道:「沒有,肯定沒有!」

    徐子陵生出興趣,問道:「你老哥既從未見過散手八撲,如何曉得他有否用過?」

    寇仲聳肩道:「散手八撲應是一套完整的武道精華,招與招間自有其連貫性,這包括精
神和實質上表現出來的法度,就像小弟的井中八法。咳!哈,我之所以要八法而不是九法或
十法。正是對他八撲的一個致敬。」

    徐子陵道:「另一個問題,寧道奇為何不使出他最拿手的絕技?看來你也沒可能擋得過
它的八撲。」

    寇仲苦笑道:「因為他限自己只可以用一隻手來對付我,還如何八撲?」

    徐子陵道:「以寧道奇那種智慧卓越的人,豈肯放虎歸山?若是如此,就根本不該答應
師妃暄出手,師妃暄亦不會請他出手。」

    寇仲露出思索的神色,沉吟道:「對!其中定有些我們不知道的變化。」

    徐子陵雙目閃耀著智深如海的光芒,緩緩道:「那些變化,我們應是知道的,若我沒猜
錯,師妃暄今趟並不絕對看好李世民,所以才放你一馬。眼前情況李世民仍是首選,寇少帥
則是副選。」

    寇仲劇震道:「竟有此事?」

    徐子陵分析道:「你想想吧,連楊文干的叛亂如此嚴重的事,建成仍可免去罪責,可知
太子貴妃黨的聯合力量多麼強大。李世民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在外擁兵自立,要走這
條路必須攻陷王世充的地盤,否則只是自尋死路。」

    寇仲接下去道:「另一條路就是在長安策動政變,那更不容易。在突厥人的支持下,建
成、元古合起來的力量比李世民只強不弱,何況建成、元吉更有李淵的支持。哈!你說師妃
暄不看好李小子確有道理!」

    徐子陵道:「仍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如此,寧道奇為何還要出手?」

    寇仲道:「為的怕是我們的長生訣吧!寧道奇借此機會,迫我拚盡全力,讓他可窺探長
生訣的虛實。」

    徐子陵點頭同意。

    寇仲一拍額頭道:「我真蠢,竟忘記了楊公卿,我們大可請他幫忙,提供有關宇文化骨
的情報。」

    徐子陵眉頭大皺道:「豈非又要折往洛陽?」寇仲道:「楊公卿日下該在縈陽而非洛
陽,找他只是路過之便。」

    徐子陵道:「就這麼辦。」

    寇仲苦笑道:「為娘報仇後,陵少會到那裡去?」

    徐子陵道:「我想去探看大小姐和小陵仲。」

    寇仲歎道:「我也想看看他們。」

    徐子陵搖頭道:「除非你懂得分身術,否則那來余閒?之後我會到塞外走一趟,見識一
下老跋的大草原和可達志鍾情的沙漠。」寇仲默然無語,明白到徐子陵是要避開中原,俾能
置身他的事之外,否則若聞得他寇仲遇險遭困的消息,徐子陵能袖手不理嗎?

上一頁  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