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十六卷)
第十二章 與虎謀皮

    寇仲趕抵洛陽,向城門守將求見王世充,報上寇仲之名,立即驚動郎奉親來接待,
寒暄一番後,郎奉陪他坐馬車入宮。
    寇仲重遊舊地,見到天街仍是繁華興盛,想起不久後這座比長安更偉大的名城將飽
受戰火的摧殘,心中豈無感慨。
    郎奉口不對心的道:「聖上這幾天不時提起少帥,定因預感少帥會大駕光臨。」
    寇仲心中暗罵,王世充諸將中數郎奉和宋蒙秋兩人最得其愛寵,非因兩人有什麼本
領,只因他們擅長捧迎吹拍的官場之道,又贏得太子王玄應的歡心。
    秦叔寶、程咬金已去,只有大將張鎮周和楊公卿堪猜測將材,可惜卻被王世充起用
的親族排斥。
    在王世充族內,只有年青的二公子王玄恕似有點能為,其他的實不屑一提。
    一旦大唐軍攻來,天曉得有多少人會叛鄭歸唐?王世充刻薄寡恩,李世民厚待賢材,
良禽擇木而棲,單是這方面,已非他寇仲能力挽狂瀾,唯一方法是先贏取第一場大戰,
以穩住離心將士,使他們覺得跟李小子亦不那麼穩妥。但要勝李小子縱橫無敵的黑甲精
騎親衛,氣勢如虹、裝備精良、訓練優越的雄師,又談何容易。
    思忖間,郎奉道:「楊公寶庫虛有其名,失之不足惜,只要少帥肯為聖上效力,不
是等若坐擁寶庫嗎?何況舊隋三都中,以洛陽的庫藏最厚。」
    寇仲心想郎小子你消息倒靈通,曉得楊公寶庫內有什麼東西,順口問道:「楊文干
之亂究是如何了局?」
    郎奉冷哼道:「文干豎子,以區區慶州總管之位,挾一地方幫會之力,意敢興兵作
反,當然落得慘敗收場之局,現在京兆聯被列為叛黨,再不容於關中。」
    寇仲道:「李世民是否坐上太子寶座?」
    郎奉陰惻惻的笑道:「李建成今回確被楊文干累得很慘,幸好有諸貴妃為他求情,
大臣封德彝等亦向李淵為他開脫,結果是建成叩頭謝罪,奮身自投於地,幾至於絕,始
得勉強保住儲位。最後李淵只歸罪於中允王圭,右衛率韋挺和天策兵曹杜淹,找幾個替
死鬼代罪了事。」
    寇仲糊塗起來,不明白此爭與王圭、韋挺有何相干,想心亦像杜淹般是楊文干的內
奸。再問道:「楊文干又如何?」
    郎奉道:「楊文干的叛軍被李世民率兵擊潰,全軍覆沒,只楊文干孤身突圍逃走,
不知所蹤。」
    聽得李世民當不上太子,寇仲燃起新的希望,試探道:「淑妮小姐不會受到牽連吧?」
    郎奉愕然道:「李淵對她只有寵愛日增,怎會受牽連?」
    輪到寇仲大惑不解,奇道:「淑妮小姐與楊楊虛彥關係密切,這個……」
    郎奉壓低聲音道:「淑妮小姐剛有孕在身,懷下李淵的骨肉,李淵那色鬼對她愛憐
只嫌不夠,怎會冷落她?楊虛彥雖與楊文干有淵源,卻沒有參與今次叛亂,李淵是念舊
的人,所以他的地位仍是非常穩固。」
    寇仲差點衝口指出李淵已曉楊虛彥是石之軒的徒弟,心想李淵確是糊塗,或其中另
有些微妙的內情,是他不曉得的。
    馬車駛進皇城,寇仲收拾心情,作好應付老狐狸王世充的準備。
    徐子陵大搖大擺的入城,依高占道的指示,來到弘家幫總壇的大宅外,報名求見。
事實上不用他表露身份,早在進城時把關的已認出他是徐子陵,暗中派人去向陳式通風
報訊,當然瞞不過徐子陵的耳目。亦可知他和寇仲的圖像早給分發往弘家幫的各處分舵,
藉以偵察和監視他們的行距。
    陳式在內堂見他,這弘家幫之主,雷九指的結拜兄弟,大約五十上下的年紀,留著
一撮濃密的山羊鬚,身材中等,稍見瘦削,五官端正,眼神靈活,確有點幫主的氣度。
    他表現出地分的熱情,客套過後,兩人坐下喝茶說話。
    徐子陵微笑道:「在下有幾句話,想和陳幫主說。」
    陳式是老江湖,明白他的意思,吩咐手下退往廳外,肅容道:「徐爺是我陳式一向
景仰的人,就算沒有九指的關係,我陳式仍以能為徐爺效犬馬之勞為榮,何況九指是我
上香立誓的拜把兄弟。」
    他說得言辭懇切,若非徐子陵曉得真相,肯定不會對他起疑心,刻下則只覺他虛假
得好笑。
    陳式又漫不經意的問道:「少帥沒有徐爺同行嗎?」
    徐子陵淡淡道:「少帥另有要事,幫沒同行,在下今趟來弘家,只是要通知占道他
們一切無恙,可以放心離開。」
    陳式皺眉道:「貴屬剛離城接應另一批兵馬,不知何時回來。」
    徐子陵微笑道:「他們走了!」
    陳式失聲道:「什麼?」
    徐子陵好整以暇的笑道:「陳當家得聽清楚我徐子陵說的每一句話,若非我徐子陵
念在當家是雷九指的結拜兄弟,又曾幫過在下的忙,我們就只有憑武力解決一途。」
    陳式變色道:「徐爺這話是什麼意思?」
    徐子陵雙目神芒大盛,盯著陳式道:「陳當家是漢子的話,就該敢作敢認,不要浪
費我的唇舌。更何況天策府的人隨時來到,趁這機會我們先研究出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
豈非勝過變成你想我死,我要你亡的敵人。」
    陳式愕然無語。
    弘農幫說到底仍只是州郡的小幫會,就算有天策府在背後支持,但惹惱了像徐子陵、
寇仲此等名懾天下的頂尖人物,仍是非常不智。
    徐子陵來完硬的,又來軟的,好讓對方下台,壓低聲音道:「我當然曉得陳當家是
迫於無奈,怕開罪李家,異日唐軍東來,要吃不完兜著走,所以縱使我知道陳當家暗助
李世民,我們仍是諒解你的。不過一錯不能再錯,我和寇仲素來是有恩必還,有仇必報。」
    「有仇必報」根本不是徐子陵的作風,但為達到目的,只好照說出來。
    陳式像忽然衰老幾年般,眼往下垂,頹然道:「唉!叫我怎還有面目見九指?
    興昌隆的卜廷和田三堂親來見我,陳說利害,我若只是一個人,還可有那麼遠逃那
麼,但片忍心讓跟我的眾兄弟家破人亡。」
    猛又抬頭道:「徐爺快走,他們恐怕已進城!」
    徐子陵倏然道:「我若走掉,陳當家如何交差?放心吧!我能從關中來到這裡,自
然也能從這裡到任何地方去。只希望陳當家能懸崖勒馬,高抬貴手,放過占道他們,否
則縱使我明白陳當家的為難處,寇仲亦不肯罷休。」
    同時暗怪自己和寇仲疏忽,定下弘農作會合的地點渾忘李世民可從興昌隆追查他們
和弘農幫的關係。
    陳式斷然道:「徐爺能以德報怨,我陳式一定會有回報。徐爺請立即離開,我會應
付天策府的人。」
    徐子陵忽然向他打個眼色,表示有敵人潛至,略提高聲線道:「既然同興社的手足
已離開,在下必須立即上路,趕往冠軍與他們會合。」
    冠軍在弘家之南,是朱粲的地頭,李閥勢力難達的地方,他們逃往該地,是合乎情
理的。
    陳式走慣江湖,知機道:「徐爺遠道來此,怎都要讓陳式盡點地主之誼,吃過午飯
方上路。我還可安排車馬,保證徐爺可趕上貴屬。」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事不宜遲,陳當家的好意心領啦!異日有機會,再來找當家
喝酒歡聚。」
    暗中打出手勢,著陳式找藉口離廳。
    陳式也算腦筋轉得快的人,立即道:「徐爺請稍待片刻,我有點東西要麻煩你帶給
九指,這就去拿給徐爺。」
    說罷憂心忡忡的去了,雖說徐子陵名震天下,可是天策府有備而來,若徐子陵在這
裡有什麼三長兩短,寇仲不血弘農才怪。
    徐子陵重新坐下,睢著陳式消失在門外,驀地大喝道:「陳式你竟敢出賣我!」
    窗六紛紛破碎,敵人潮水般湧進廳內。
    王世充在皇宮與近臣議政的別院接見他,陪在左右的沿有王玄應、王玄恕兩兄弟和
宋蒙秋,加上郎奉,都是王世充最親近的人。
    賓主坐下後,寇仲劈頭就道:「大唐軍終於出關哩!」
    王世充微一錯愕,皺眉道:「少帥可否說得清楚點。」寇仲道:「大唐軍已把輕輜
糧草運往關東,準備大舉東侵。」
    王玄應帶點不屑的道:「少帥入關久矣,所以並不曉得關外形勢的最新發展,唐軍
的動員,是因宋金剛借得突厥戰馬,在太原北并州邊境結集兵馬,隨時南下直搗李家發
跡的老巢太原。據聞李淵派李元吉出鎮太原,當然須繼續在物資上作出支援。」
    寇仲早猜到東突厥的爪牙會乘機發難,只沒想過會是李元吉去應付,頓感李世民的
手段莫測高深,大為頭痛。
    王玄恕道:「今趟李家的形勢並不樂觀,皆因蒲阪的王行本向東突厥稱臣,大幅削
弱李家在太原的力量,而王行本與宋金剛互為聲援,更令太原的李軍兩面受敵。」
    宋蒙秋幸災樂禍的道:「宋金剛對時機看得很準,趁關內因楊文干之亂攪得亂糟糟
時,驟然發難,深合兵家攻其不備的要旨。」
    王世充反是最不敢輕視寇仲才智的人,問道:「少帥有什麼看法?」
    寇仲尚未把消息完全消化,順口問道:「王行本是什麼人?」
    郎奉答道:「王行本是舊隋的將領,在蒲阪擁兵自重,名義上歸順唐室,李淵曾數
次命到長安,均被他拒絕,現在終於作反。」
    寇仲肯定李元吉非是宋金剛的對手,所以最後終須李世民出頭應付,那還怎來餘力
進犯洛陽?但又隱隱感到實情非是如此,只好顧左右而言他道:「瓦崗軍的餘孽形勢如
何?」
    王世充道:「瓦崗軍現只剩下歸降唐室的李世績部隊,仍控制著東至海、南至大河、
西至當州、北至魏郡的廣闊土地,不過只要竇建德擊垮宇文化及,在竇建德和我們南北
夾擊下,他肯定捱不了多久。」
    寇仲忽然腦際靈光閃現,劇震道:「我明白哩!」
    眾人愕然朝他瞧來。
    寇仲道:「李世民是故意要讓李元吉吃敗仗。」
    王世充皺眉道:「兵敗如山倒,哪有故意吃敗仗之理。」
    寇仲分析道:「在一般情況下,李世民當然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可是基於內外兩
個因素,李世民卻不得不行此險著,險中險矣,卻是非常高明,真虧李小子能想出來。」
    眾人不解的待他續說下去。
    寇仲道:「先說外的因素,假若李世民出守太原,會是怎樣一番局面?」
    王世充微顫道:「說得對,若守太原的是李世民,此子守城的能力天下無人能過其
右,宋金剛雖強,仍只會是僵持不下之局。」
    寇仲道:「但這對唐室沒半點好處,一旦李世績給聖上和竇德聯手擊垮,太原和關
中的聯繫勢將斷絕,李世民只有棄守太原一條出路。」
    王玄恕色變道:「少帥是否指派李元吉去吃敗仗,竟是李世民誘敵南下深入之計。」
    寇仲斷言道:「假若劉宋按兵不動,由於偏處北陲,與東突厥接壤,在李閥與頡利
正面衝突下,北征劉宋實智者所不為。可是一天不解決劉武周和宋金剛,李世民仍難安
心東進。唯一的方法,就是誘劉宋的大軍深進太原,再以李世民一貫的手法,就是誘劉
宋的大軍深進太原,再以李世民一貫的手法築壘堅守,斷其糧道後路,待其糧盡才起兵
擊之,聖上認為如何?」
    王世充深吸一口氣道:「這是外的因素,內的因素又怎樣?」
    寇仲道:「內在的因素牽涉到唐室的內部鬥爭,從現在的情況看,楊文干之亂並沒
有動搖李建成的太子寶座。建成、元吉一向反對李世民東征,怕他聲勢坐大,出關後更
難掣肘,所以李世民以退為進,任得李元吉去太原碰釘子,自己好作支援。」
    王玄應奮然道:「攻打關中,正其時也。」
    寇仲歎道:「假若竇建德已擊潰宇文化及,李世績自顧不暇,確是攻打關中的最佳
時刻。若我所料不差,李世民屯兵關外,實是一舉三得的策略。既可支援太原,又牽制
聖上的大軍,令聖上難對李世績施展全力,最厲害是若引聖上派軍往攻,那就正中他下
懷。」
    王世充笑道:「少帥是否太長李世民的志氣?我們只要把李世民迫回關內,往守太
原的李元吉將成孤軍。倘若少帥肯屈就再作聯的軍師,那時何愁大事不成。」
    這正是寇仲來洛陽的目標,可是自猜到李世民暫時志不在洛陽,頓感形勢逆轉,若
鄭軍攻唐,李世民表面似是被動,事實卻剛好相反,主動權全在他手上。
    寇仲自己知自己事,無論武功兵法,他都是擅攻而不善守,就算守城,也以奇兵突
擊為主。
    李世民不但擅攻,更是擅守。以寇仲的攻對付李世民的守,會是怎樣的結果?
    苦笑道:「聖上信得過小弟嗎?」
    王世充坦然道:「唇亡齒寒,現在聯和少帥利益一致,不信任你信誰呢?」
    寇仲振起精神,斷然道:「好!就這麼決定,一天關中未破,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
盟友。」
    王世充傳諭道:「給聯立即把張鎮周、劉公卿召來,大鄭的興衰,就要看此戰的成
敗。」眾人轟然領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