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十六卷)
第七章 水能覆舟

    兩人駭然伏往雪地,在夕陽的餘暉襯托下,一頭獵鷹姿態優美的在他們上方繞圈,
下降至離他們四十丈許的高處,又振翅高起,望大河方向疾飛過去。
    寇仲和徐子陵你眼望我眼,無言以對,甚至失去爬起來的意志。在以極度損耗真元
的『踏雪無痕』趕近七里路,再不停腳的全速走了三個多時辰,眼看大河就在前方五十
來裡的腳程內,卻慘被康鞘利的扁毛畜性發現,這打擊沉重得令人沮喪!除此外,兩人
心頭均感到陣陣從未試過的煩悶躁熱,只是誰都沒說出來。
    好半晌,寇仲苦笑道:「康鞘利等人該仍在船上。」不舒服的感覺更強烈,全賴冰
寒的雪鎮著神志。
    徐子陵明白他的意思,這一路追兵該是悠閒的乘船出渭水入黃河的追來,放出獵鷹
沿南岸搜索他們的蹤影,在現時這一片雪白的天地間,一頭鷹兒比之千軍萬馬的搜弋更
稱職。
    敵人是以逸待勞,他們卻是筋疲力盡,且對這高空的銳目無從隱蔽沒計可施,優劣
之勢,清楚明明。
    徐子陵把臉伏在雪地上,冰寒的感覺使他冷靜些兒,又抬頭望往遠方,道:「康鞘
利該助趙德言去窮石之軒,那有空管其他閒事,照我看這頭獵鷹的主人該是可達志,追
兵應是長林軍才對。」
    寇仲點頭道:「對!毛色確有點分別。」
    徐子陵道:「你不是精通山川地理嗎?告訴我最接近的城市在那裡?」
    寇仲駭然道:「我們剛從一個城逃出來,難道又自投羅網的進另一個城去。唉!若
繼續往前走,渡河後有萬年和高陵兩座城池,掉頭就是渭南,但那處肯定有追兵在恭候
我們。」
    他們刻下處身的雪原,夾在黃河和渭水兩河之間,敵人若兵分兩路,坐船追來,剛
好把前後去路封死。若沒有獵鷹這威脅,他們尚可玩些惑敵的把戲,現在卻是一籌莫展,
處於絕對的劣勢下。
    寇仲道:「若我們自埋雪地之下,你認為可捱多久?」
    徐子陵沉聲道:「假若敵人大駕即臨,以我們現在的情況,能捱一刻鐘已非常了不
起,但之後將完全失去戰鬥的能力。」
    寇仲苦惱道:「我們現在的戰鬥力又剩下多少,只要想想可達志那小子飽經沙漠磨
練的身手,可知他必像老跋般是追蹤尋跡的大行家,走也是白走,不如博他娘的一。我
們盡量爭取復元的時間,當鷹兒在天邊出現,我們立即溶進雪內藏身,只要收縮毛孔,
對方就算出動獵犬亦嗅不到我們。」徐子陵往後瞧去,雪地的足印直延至身後。
    寇仲陪他回首觀察痕跡,勉強壓下體內的躁熱,笑道:「這叫虛者實之,實者虛之,
對聰明人特別有用。」
    徐子陵彈起身來,笑罵道:「去你的實者虛之,無痕無跡才是最高明的招數。」
    寇仲吃驚道:「再施展踏雪無痕,不到半里我們便要完蛋大吉。」
    徐子陵沒好氣道:「這世界有高手的踏雪無痕,也有低手的踏雪無痕,來吧!」
    就那麼大踏步的朝東行,每走十步,發出掌風,刮起積雪,把腳印掩蓋。不過催動
真氣,心中的煩躁更熾盛。
    寇仲大喜,與他並肩而走,如法輪番施為,不片刻,兩人進人一片雪林裡。
    徐子陵找到一處積雪特厚的林間空地,坐下道:「讓我兩兄弟施展天下獨一無二的
和氏璧加邪帝舍利加長生訣的絕頂回氣大法,不成功便成仁。」
    寇仲在他對面盤膝坐下,伸手抓著徐子陵平舉的雙手,欣然道:「盜得舍利內不知
是甚麼的什麼後,我們尚未有空鑽研,就趁這機會揣摸一下吧!唉!」
    徐子陵自身難保,沒暇深究他為何歎氣,道:「你把真氣從左手送進來,我把真氣
從右手送給你,走遍全身經脈一百周天後,再左右掉轉,看看會發生其麼後果。」
    四掌相觸,接著兩人同時劇震,寇仲頂門和徐子陵足心的兩大先天竅穴同時中門大
開,充盈宇宙的先天之氣直貫而入,再一點一滴的轉化為元氣,隨著真氣的周遊流轉,
愈趨澎湃,也把他們帶進險境。
    武林史上從未發生過的異事正在進行中。
    兩人多年來的練功過程,可說是曲折離奇。
    他們由於練功過遲,本難窺上乘之道。不過對長生訣來說,卻正是兩塊未經雕琢的
美玉。歷代從沒有人能成功從長生訣得益,原因之一當然是因訣義深奧難解,使人誤入
岐途,更重要是練功者由於本身的功底以致積習難返,像『推山手』石龍般得到長生訣
時早練了數十年外功,就像一張密麻麻寫滿字的紙張,那還有可書寫之處。
    兩人卻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問題,傅君的九玄大法適足為他們打下基礎和作出上乘氣
功正確指引,令兩人誤打誤撞下分別學訣內最後兩幅總括長生訣精華的秘圖,成為歷史
上練成長生訣氣功的首兩人。
    他們雖資質過人,但始終起步太遲,本終生無望進窺寧道奇那種境界,卻來了塊和
氐璧,天然轉化的擴闊他們體內的經脈,使們在練功上進步神速。
    可是這種進步到某一時間就會緩慢下來,那是源頭和水流的關係,也是元精和元氣
的關係。無論川流多麼遙長敝闊,若久水源,仍是乾涸的川流,永遠不會變成黃河和長
江。所以他們的內功,不能與石之軒、祝玉妍等相比,較之亦要遜上一兩籌,全賴長生
氣勁的奇異功法和自創的招式與敵抗衡。
    邪帝舍利正好天衣無縫的彌補此缺陷,由兩人直接碰觸邪帝舍利的一刻,舍利內近
七成儲藏十多代邪帝的元精,竟給兩人分享。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把元精據為己有,只是事情的開始,要到將元精盡化作可以應用的元氣,變成自己
的功力,才是大功告成。那是個艱險悠長的過程,以石之軒的才智功力,深悉向雨田的
練精化氣大法,仍要為自己定一年的時間。
    上乘先天氣功,最重心法,有為而作,均易淪於下乘至乎走火入魔。猶幸兩人根本
不曉得從舍利汲取過來的是什麼,一切順乎天然,反合乎無為之道。
    但危機仍在,兩人體內就像分別藏著個火藥庫,一旦引發,後果實不堪想像,隨時
會斷經爆脈而亡。尚幸曾被和氏璧改造過經脈,否則元精甫進體內,足可令他們一命嗚
呼。
    寇仲和徐子陵在雪原一口氣趕了幾個時辰的路,真氣不停運轉,元氣損耗,神妙的
長生氣再壓不下蟄伏的元精,開始蠢蠢欲動,令兩人生出諸般難受的感覺,如非遇上獵
鷹,使他們坐下來設法回復功力,說不定未抵黃河,已遭元精衝擊倒斃途上。
    「轟」!
    真氣運轉不到十周天,兩人腦際如受雷殛,龐大無匹的元精像山洪暴發般奔騰釋放,
破堤缺川的充塞他們每一道經脈,更如脫的野馬般在他們體內橫衝直撞,使他們氣血翻
騰,五臟六腑像給撕裂開來般難受。但最令他們痛不欲生的是他們的腦神經,整個腦袋
像要爆炸似的,那種難忍受的狂猛暴烈的感覺,實非任何言語筆墨能形容其萬一。
    腦內位於眉心內的泥丸宮,正是元精藏處。
    真氣再不受控制,在貫頂穿足而入的先天能量引髮結合下,元精以驚人的速度化作
元氣,在他們愈來愈難負荷如此折騰的經脈內闖蕩,卻無法渲。
    猶幸兩人經過和氏璧的寶珍貴經驗,在全無化解方法下,只好謹守靈台一點澄明,
咬緊牙齦抵受一次比一次更狂猛的衝擊,看看能撐到什麼時刻。
    緊握著的四手變成兩條真氣往來的通道,令徐子陵偏於陽熱的真氣和寇仲偏向陰寒
的真氣,在兩人體內如輪運轉,一陰一陽的真氣漸相融匯,若非如此,元精難以化作元
氣,而兩人亦早走火入魔慘死當場。
    縱在冰天雪地中,兩人仍渾體冒汗,全身濕透,茫不知時間的飛逝,更不曉得夕陽
被明月替代,月色遍雪林。
    他們就像在怒海中兩葉孤舟,隨著風浪不住轉強,仍在浪峰上掙扎救生,力圖避免
舟覆人亡的大禍。
    對外界他們不聞不問,更沒能力去顧,只曉得力保靈台間僅有的一點清明,苦抵經
脈即將爆裂前錐骨噬心的痛楚。
    若他們的耳朵能聽到聲音,當聽得狗吠聲不住接近;若眼能視物,更可見火把的光
芒把天邊地平染紅。
    兩人逐漸接近崩潰的邊緣,鮮血漸由眼耳口鼻甚至皮膚滲出來,若非他們經過改造
的經脈的容忍度遠超乎任何練氣之士,那捱得到這一刻。
    先天真氣早停止進入體內,元精這禍源卻被完全發動,化氣的速度則逐漸遲緩下來,
當化氣完全停頓時,元精將像氾濫的洪水般衝破不能再承受半點壓力的堤防,侵進五臟
六腑去,致兩人於死地。
    兩人直覺感到這無可避免的悲慘結局,偏是回天乏術,全無解救辦法。
    際此生死關頭,雖隱隱知道與邪帝舍利有關,事實上兩人仍未把握到體內發生了什
麼事,就算完蛋亦是死得不明不白。
    真氣的運轉愈趨緩慢,忽然完全停止下來,靜得就像大風暴來臨前的死寂。
    「轟」!
    渾身經脈一齊顫動,接著膨脹開去,正心叫吾命休矣時,驀地兩頭背手多處地方傳
來剜心劇痛。
    「蓬」!
    元精元氣像洪水找到缺口般立即往外出,兩人全身一鬆,壓力盡減,神智回復清明。
    同時睜目,才發覺正身陷敵人重圍之內,火把光將他們照得纖毫畢露。
    呻吟聲在四周響起。
    八名敵人兵折人傷的倒在四方,口鼻全滲出鮮血,兩人定神一想,再看看自己身上
的多處傷口,始曉得這些偷襲的敵人成為救回他們小命的犧牲品。
    他們從地上彈起,迎上李元吉、可達志等一眾人等驚疑不定的眼神,暗叫好險,身
上的傷口只是皮肉之傷,可見在敵人兵器甫砍入肉,真氣立即把兵器反震開去,將敵人
重創。如此驚世駭俗的功夫,恐怕寧道奇都辦不到,難怪一舉把敵人全鎮懾著。
    齊王李元吉一振手上裂馬槍,喝道:「今趟你們將插翼難飛,識相的就自作了斷,
本王敬你們是兩條漢子,定會給你們保留全。」
    徐子陵傲然卓立,環目一掃,林內人影幢幢,除李元吉、可達志、梅、宇文寶、邱
文盛這幾個特級高手外,尚有其他好手逾二百之眾,任他們功力如何突飛猛進,力拚下
去將全無幸理。
    幸好這是不利群戰的雪林,不像雪原平地般全無逃走突圍的機會。
    可達志這時油然拔出背上狂沙刀,從容笑道:「小弟愈來愈佩服兩位,竟敢在此亡
命時刻,仍有膽色心無旁的練功修法,令小弟眼界大開。不知少帥可肯賜教指點,更請
齊王破格賜准此戰,在分出生死前,不容第三者插手。」
    李元吉一聽知其意,他們一方雖佔盡人多勢眾的上風,但寇徐兩人則有雪林地利的
優勢,參照對方屢次成功突圍的輝煌紀錄,誰敢打包票今晚他們不能殺出重圍。兼且在
兩人四周尚有八名重傷倒地的手下,一旦混戰首先遭殃的肯定是此八人,在情在理他好
該為他部著想。若可達志能一舉擊斃寇仲,當然是最理想,就算可達志不幸陣亡,亦必
損耗寇仲大量真元,又或使其受傷,他將更有把握圍殲兩人。遂即應道:「就如達志所
請,只不知寇少帥敢否接受挑戰,本王絕不會食言,你們聽到嗎?」
    眾手下齊聲應喏,喝聲整齊劃一,如雪林人無端響起一個焦雷,震得樹杈的積雪涔
涔下,冰掛斷折,恰恰抵銷徐子陵和寇仲以真氣震傷八名偷襲者營造出來的壓人氣勢。
    梅和宇文寶則心中叫好,他們一向對可達志的強橫霸道看不順眼,最好他和寇仲來
個兩敗俱傷,將是一舉兩得。不過心中亦佩服可達志對自己的信心和豪氣。
    寇仲先和徐子陵交換個眼神,兩人心意相通,立時對另一方心內的想法看個清楚無
遺。
    這實在是寇仲渴求的一戰,可惜時間地點無一適合。
    寇仲迎上可達志充滿挑戰意味的眼神,淡淡一笑道:「假設可兄肯單獨隨小弟到林
外,小弟不但樂意奉陪,更是求之不得。」
    徐子陵接著道:「在分出勝負前,在下保證留在林內絕不突圍」。
    可達志朝李元吉瞧去,徵詢他的意見,只看他神情,敵我雙方都感到他渴求一戰的
意向。
    李元吉聽得頭大皺,暗忖假設在這個己方佔不到半點便宜的情況下可達志不幸戰死,
自己如何向李建成或突厥人交待。雖說可達志刀法蓋世,可是對手乃名震天下的少帥寇
仲,更兼剛目睹他以「護體真氣」不懼兵刀的震傷八名手下的駭人異象,那到他不為之
猶豫。
    林內寂然無聲,人人屏息以待李元吉的決定。
    月色從天際下微弱色光,輕照雪林。
    李元吉緩緩舉起裂馬槍,遙指寇仲,大喝道:「原來寇仲只是膽小如鼠之徒,殺!」
    「殺」字才起,手中長槍化作芒虹,人槍合一的朝刀尚未出鞘的寇仲疾射過去,其
他人立即蜂擁而上。
    大戰展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