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十六卷)
第六章 逃出長安

    「鏘」!
    井中月離鞘而出,遙指以榮姣姣和喬公山為首的十多人,凜冽的刀氣,像一堵牆般
壓過去,在猝不及防下,人人如身置冰窖,不敢移動,恐怕雖只是點頭彈指的動作,也
會引來寇仲眷顧有加的攻擊。
    四名大漢出現在寇仲背後處,同時厲叱,刀劍並舉的朝寇仲的寬背攻去,豈知人影
一閃,他們看到的再非寇仲的背脊,而是偷竊自若的徐子陵。由於徐子陵閃出來的時間
玄奧微妙,先攻來的兩人竟沒有變招的機會,忽然發覺手中兵器力道全消,落入徐子陵
晶瑩如玉、完美無瑕、修長有力的手內。
    徐子陵洒然笑道:「大人在說話,小孩子竟敢過來騷擾,討打!」
    攻來的大漢雖是老江湖,仍未曉得貫注在刀劍上的氣勁被徐子陵悉數借走,駭然下
再運力欲抽回刀劍,忽然胸口如受雷殛,往後拋跌,硬倒在背後兩名夥伴身上,四人齊
聲慘哼,滾作一團,再沒有人能爬起來。
    徐子陵把搶來的兵器隨手擲出,剛從下層擁上來,連情況也未看清楚的另兩名榮姣
姣手下,給刀把劍柄分別擊中肩井穴,內力襲體,頹然倒地。
    後方的威脅,一下子給徐子陵掃清。
    徐子陵的戲語,乃寇仲和他當年在楊州當小扒手時最愛說的話,寇仲聽得頑皮之心
大起,昔日的小流氓情性又在心內復活,加緊摧發刀氣,長笑道:「小姐請恕寇仲違命,
你雖叫小弟躲藏起來,可是我寇仲豈是東躲西藏之輩,就算走也要光明正大的走。」
    榮姣姣氣得差點吐血,大怒道:「你莫要含血噴人。」她不但全無防備,沒有兵器
隨身,更給寇仲搶制主動,故雖怒火中燒,仍不敢反攻以明志。
    寇仲呵呵笑道:「小姐不用說這些話,只要我把老喬帶來的人全部滅口,誰會曉得
我們的關係呢?」
    又喝道:「喬公山,著你在房內的手下不要輕舉妄動,否則第一個遭殃的就是你。」
    喬公山雙目凶光大盛,厲叱道:「上!」
    口中說「上」,自己卻往後疾退。
    寇仲的井中月在氣機牽引下,化作滾滾刀光,往敵人捲去。
    榮姣姣嬌叱一聲,硬是撞破左壁,避進艙房內。
    兩名長林軍首當其衝,勉強提刀迎戰,其他人不是滾進兩邊房間,就像喬公山般狼
狽後撤,希望能退往船面,那時要打要逃,將由自己決定。
    廊內亂得像末日的來臨,充滿驚惶和恐懼。
    刀光到處,人仰馬翻,尚幸寇仲非是濫殺之人,表面雖氣勢洶洶,下手卻非常有分
寸,只以內力封閉被擊中者的穴道,那可比殺傷敵人更是難度倍增。
    窗門碎聲連串響起,顯是有人破窗跳渠逃命。
    忽然間廊內敵人不是中刀倒地,就是退往兩邊艙房奪窗逃命,只剩喬公山一人往敞
開的艙門急退。
    寇仲一聲長笑,井中月化作「擊奇」,人隨刀走,往喬公山射去。
    喬公山感到寇仲的刀氣將他遙鎖不放,雖只差兩步就可退出船艙,但這兩步卻像咫
尺天涯,難越雷池,無奈下拔出佩刀,奮起全力拚命擋格。
    金環真此時從床上躍起,正要尋榮姣姣晦氣,徐子陵攔門道:「金大姐若此時不走,
就不用走啦!」
    金環真明白他的意思,此處乃大唐朝的地頭,一旦惹得大唐軍群起而來,那時唯一
生路就只離城遠遁一途,她勢將沒法營救周老歎,低聲道:「你們小心。」穿窗去了。
    「噹」!
    火花並濺。
    喬公山應刀斷線風箏的拋往門外,仰跌甲板上,還連翻七、八轉,到撞上帆桅的下
座,才停得下來。
    守在船面的六、七名長林兵,到此刻仍未真正弄清楚艙裡面發生何事,見喬公山倒
地葫蘆般滾出來,駭然下擋在跌得七葷八素的喬公山面前,擺開護駕的陣勢。
    寇仲好整以暇的提刀跨出艙門,環目一掃,兩岸鑼鼓齊鳴,馬奔人跑,大戰一觸即
發。
    跳下渠道逃生的拚命往岸邊游去,榮妖女則出現在西岸處。船上的水手船夫當然半
個不留,只要看看兩邊的長林兵人人彎弓搭箭,瞄準大船,誰都明白這是個不宜久留的
險地。
    「砰」!
    徐子陵弓背撞破艙頂,來到二樓舵室前方,信船頭方向瞧去,還有五十多丈就可穿
過渠口的關防,但這卻是沒有可能逾越的難關。
    在渠口兩旁,依城牆而築是兩座石堡,上有絞盤,以索控制封渠鐵柵的升降,鐵柵
此時緩緩降下,肯定可在大船出關前把前路封閉。
    石堡上置有投石機,全部蓄勢待發。
    關防兩邊更是密佈箭手,嚴陣以待。
    一隊人馬從東岸沿渠奔來,帶頭者赫然是李元吉、可達志和梅洵,只這三大高手,
已夠他們應付。
    無人控制的大船,順水順風的往關口衝去,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壯烈氣勢。
    箭矢聲響,以百計的勁箭分從兩岸射來,襲向寇仲和在上層艙面的徐子陵。
    寇仲湧起刀光,輕輕鬆鬆震下所射來的箭矢,他勝在背後有船艙掩護,只應付從兩
側射來的箭矢自是容易。
    徐子陵則缺乏他的有利形勢,變成眾矢之的,立即從破洞撤回艙內,躲避箭矢。
    七名長林兵同時發喊,朝寇仲攻去,喬公山嘴帶血污的勉力爬起來。
    寇仲井中月劃出,帶起一匝刀光,敵兵紛被擋開,潰不成軍。接著寇仲箭步標前,
井中月左右開弓,兩名長林兵應刀拋跌,他又抬腳踢倒另一人。
    李元吉的怒喝聲傳來道:「立即離船。」
    眾兵恨不得李元吉有這最受他們歡迎的命令,立即一哄而散,亡命的躍離大船。
    寇仲並不理會,長刀揮擊,照頭照面往剛爬起來的喬公山劈去。
    喬公山勉力舉刀一格,「鏘」的一聲,大刀硬生生被寇仲砍斷,心歎必死,豈知寇
仲刀勢一轉,不著痕跡的抵在他咽喉處,好像他本來就打算這麼辦似的。
    刀法之妙,教人難以相信。
    喬公山現出硬漢本色,狠狠道:「殺啊!不是手軟吧?」
    寇仲完全無視兩岸的緊張形勢,微笑道:「我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殺你幹啥!」
    一腳飛出,喬公山應腳側拋,掉往渠水去,窩囊至極點。
    被他早先擊倒的三人連爬帶滾的奔到船沿,離般墮水逃命。
    沒有顧忌下,兩岸箭矢飛蝗般灑過來。
    寇仲直退至船艙入口外,一邊撥箭,一邊大笑道:「齊王真客氣,不用送啦!」
    李元吉一眾恰恰趕至,與離關口只二十多丈的大船並行飛馳,李元吉厲喝道:「說
得好!本王確是來送行,不過卻是要送你們到地府去。」
    寇仲喝過去道:「究竟是西方極樂還是十八層下的阿鼻地獄?我們走著瞧!」
    說罷退入艙內。
    徐子陵剛為被寇仲點倒的長林兵解開穴道,迫他們跳窗逃命,此時與寇仲會合,道:
「水路不通,只有從水閘頂離開一法,就算我們不怕箭矢,卻不易過李元吉和可達志、
梅洵等眾多高手這一關。」
    寇仲低聲道:「我們雖不可命令老天爺下雪,但可放火,對嗎?」
    徐子陵微笑道:「好計!」
    李元吉等離馬騰空,落在東岸石堡的台座上,人人掣出兵器,蓄勢以待。把守永安
渠北口關防的城衛,加上增援而至的長林軍,人人彎弓搭箭,瞄準不住接近的雙桅風帆。
    所有投石機、弩箭機無不準備就緒,只候李元吉的命令。
    水閘正緩緩降入水內,絞盤傳出「吱吱」難聽的磨擦尖音,為本已繃得千鈞一髮的
形勢更添緊張的氣氛。
    三十丈,二十八丈……忽然其中兩個艙房冒出火勢濃煙,接著是另兩個房間。
    李元吉想不到他們有此一著,濃煙往四方擴散,可想見兩人必是向枕褥被鋪一類的
易燃物品點火,否則煙火不會起得如此迅快濃密。
    李元吉別無他法,大喝道:「進攻!」
    號角聲起。
    巨石、弩箭、勁箭像雨點般往目標灑去。
    一時桅折船破,火屑激濺,水花冒起,碎片亂飛,整個渠口區全陷進濃煙去。
    「轟」!
    風帆重重撞在水閘上,船首立即粉碎,兩枝帆桅同時斷折,朝李元吉等人站立處倒
下來,還加送一團夾雜著火屑的濃煙。
    眾人四散躲避,亂成一團。
    「砰」!
    渠水和斷桅的牽引,帶得船身打轉,船尾再狠狠撞在水閘上,岸上的人亦可感受到
那狂猛的撞擊力。
    堅固的船體終於破裂傾側。
    箭手盲目的朝濃煙裡的船放箭,沒有人知道自己要射什麼。
    火勢更盛。
    就在此時,寇仲和徐子陵從煙火中沖天而起,瞬眼間四足同時點在閘頂,然後騰空
飛掠,投往閘口外的渠水去,消沒不見。
    任李元吉等如何人多勢眾,實力強橫,仍只能眼睜睜的瞧著兩人逃之夭夭,徒歎奈
何。
    寇仲和徐子陵仰躺雪坡上,看著藍天白雲,不住喘氣。
    寇仲辛苦的笑起來,道:「李元吉那小子今晚肯定睡不著覺。」
    徐子陵笑道:「他不是睡不著覺,而是不肯睡覺,我們至少要兩天時間才可離開關
中,他怎會甘心放我們走,只好犧牲睡覺的時間。」
    寇仲道:「你有否覺得我們的功力確是深厚了,換過以前,這麼在水內潛游近半個
時辰,上岸後又一口氣趕五十多里路,早該筋疲力盡,可是我現在仍是猶有餘力。」
    徐子陵點頭道:「我們該佔了邪帝舍利的什麼便宜,亡命飛奔下,功效立竿見影。」
    寇仲坐起來道:「我們仍未離險境,下一步該怎麼走。」
    徐子陵仍悠閒的躺在雪坡上,感受積雪的冰寒,道:「若我們只是一心逃走,現在
當然須立即上路。但我們目前的任務是要牽引追兵,該趁機好好調息,養精蓄銳的看看
會是誰先找上我們。」
    寇仲環目掃視,整個遼闊無邊的關中平原盡被大雪覆蓋,白茫茫一片,他們留在雪
地上的足跡似從無限的遠處延展過來,怵目驚心,禁不住苦笑道:「這世上不是有種輕
功叫『踏雪無痕』嗎?我們的輕功雖非如何了不起,但比起天下第一輕功高手雲帥理該
相差不遠,為何仍要踏雪留痕呢?」
    徐子陵駭然坐起,皺眉瞧著雖淺淡仍是明顯可見的足印,歎道:「雲帥的輕功比之
天上飛鳥如何?雪泥上也要留下鴻爪,何況是人,唉!今次是天公不造美,若不再來場
飄雪,又或刮點大些的風,確是誰都可找上我們。」
    寇仲抓頭道:「我們雖是想牽引敵人,卻非這種自尋死路的方式,眼前唯一之法,
似乎只有再落荒而逃。」
    徐子陵搖頭道:「走得力盡筋疲,對我們並無好處,這處始終是李元吉、龐玉等人
的地頭,他們可沿途換馬,而我們跑來跑去仍是那四條腿子。」
    寇仲指著東南方,道:「那邊就是把長安和大河連接起來的廣通渠,中間有兩座大
城新豐和渭南,由這裡到渭南的一段路會是最危險的,因為敵人可從水路趕在我們前頭,
再布下天羅地網等我們送上去。」
    徐子陵沉吟道:「我們只有抵達大河始有脫身的機會,屆時買條船兒,順流東放,
一天便可出關,想在大河上攔截我們豈是易事。且必要時可棄船上岸,要打要逃,非常
方便。」
    寇仲道:「那就往北直上,照我估計,今晚該可抵達大河。」
    徐子陵跳將起來,笑道:「看!」
    斜飛而起,掠上坡頂,足尖到處,只留下淺淡到僅可辨認的足痕,此時在雪原吹拂
的和風雖不強勁,已足可在短時間內把痕跡消除。
    寇仲照本宣科的掠到他旁,一拍他膊頭道:「陵少果然有智慧,我們雖不能千里不
留痕,卻可十里或五里不留痕,短暫的辛苦,卻可換回下半生的風光,有什麼比這更便
宜的。」
    徐子陵道:「不過這樣是要冒點風險,因為會令我們真元損耗,若給寧道奇在這段
時間截上我們,我兩兄弟就要吃不完兜著走。」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你猜這老小子會否高明得在大河南岸喝酒賞月的恭候我們
呢?」
    徐子陵道:「這個非常難說,我們對他可說一無所知,他會用其什麼手段只有老天
爺才曉得。盛名之下無虛士,何況是被譽為中原第一人的老寧。」
    寇仲歎道:「我有個不祥的預感,就是無論我們這兩在逃命專家如何施盡法寶,最
終仍逃不過他的仙掌。」
    徐子陵微笑道:「不是害怕吧?」
    寇仲雙目神光大盛,嘴角逸出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淡淡道:「不是害怕,而是敬
重,不過想想我們竟能驚動他老人家,足可自豪。」
    又道:「你猜師仙子是否捨得對你陵少出手?」
    徐子陵露出苦澀的表情,道:「我們的所作所為,令她對我們徹底失望,以她大公
無私的性情,再不會對我們論什麼交情,你認為呢?」
    寇仲遠眺雪原盡處,點頭道:「她肯定要被迫出手,因為無論寧道奇如何厲害,仍
沒法在我兩兄弟聯手下把我寇仲殺死,但我仍不明白,她為何會徹底失望?舍利落在石
之軒手上確是我們的失著,不過卻達到令邪道各派分裂的目標,有過亦有功。」
    徐子陵歎道:「你似乎忘記在她眼中我變成言而無信的人,你寇少帥得不到寶藏我
仍不勸你放手,又沒有依諾和你分道揚鑣,你說她會怎樣瞧我這個人?」
    寇仲陪他歎一口氣,伸手搭上他肩頭,安慰的用力把他摟緊,苦笑道:「人與人的
交往就是這樣,皆因只能從自身的立場和角度去瞭解真相,即使仙子仍難窺全豹,致誤
會叢生,都是我害你。」
    徐子陵洒然一笑,道:「大家兄弟說這些話來幹什麼,少帥有沒有興趣比比腳力,
看誰先抵達大河。」
    寇仲放開手,猛提一口真氣,掠下丘坡,笑道:「先發者制人,後發者被制於人,
此乃兵家至理。」
    徐子陵放開懷抱,追在他身後飛弛而去。
    兩人在雪地留下一個個淺淡的印點,微風拂來,轉瞬被雪花掩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