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十六卷)
第五章 甘拜下風

    寇仲尷尬道:「有這麼粗嗎?」
    徐子陵把夜明珠銜在唇間,移開蒲團。寇仲伸手撫地,讚道:「這入口竟不見接縫。
    完全摸不出來。」
    徐子陵忽然道:「今晚我們究竟做對還是做錯呢?一寇仲凝望他好半晌,苦笑道:」
可說成功了大半。
    至少令魔門三大勢力難再合作下去。
    壞處就是想不到讓石之軒不費吹灰之力的撿了個大便宜。
    假如舍利落在陰癸派手上,石之軒和趙德言拚命去搶,會是另一回事,這就叫人算
不如天算。
    「徐子陵歎這:」我們可能還幫了可達志和香玉山另一個大忙。
    「寇仲一震道:」說得對,香玉山和可達志肯定會退出楊文干的叛變陰謀:反今李
小子不能乘機把他們毀掉。
    「徐子陵耳中響起師紀喧臨別的說話,心中暗歎,道:「預備好了嗎?」
    寇仲把手掌拉在他背心,點頭道:「下手吧!」
    在夜明珠的青元照耀下,一道石階在蒲團下的秘道口往下延伸,接連一間丈許見方
的小密室。
    確知寇仲早先戲言的,其佈置正是作更衣易容之用。
    向東的室壁是秘道的入口,只有五尺多高,像徐子陵,寇仲這種體型雄偉的軒昴男
兒,必須弓背屈膝始可穿行。
    寇仲鑽人密室,一屁股在對著鏡台的椅子坐下,望著銅鏡內自己的尊容笑道:「這
裡易容的裝備一應俱存,只不知老石會否一時興起,扮個娘兒來玩玩?」
    徐子陵他身後進入密室,先向黑漆漆的秘道瞥上一眼,道:「你若想知道答案,可
打開這個衣物箱瞧瞧,看有沒有娘兒的衣飾。」
    另兩邊牆壁,靠牆放著兩個大箱子,打開來全是各類形式的衣飾服裝,其中一箱竟
是大唐兵的軍服。
    寇仲喜道:「明天我們就靠這些東西,易容改裝離開長安。」
    徐子陵道:「我們最好不要動這裡任何東西,那就算石之軒日後回來,亦不曉得我
們知道他就是大德聖僧的秘密。」
    寇仲訝道:「你認為石之軒還會回來嗎?」
    徐子陵道:「難說得很,石之軒有一年後重出江湖之語,與他每年新春出關之期吻
合,可見他捨不得大德這個辛辛苦苦建立和營造出來的身份。」
    寇仲道:「他的枯禪根本是騙人的,唉!如不能借用他的東西,我們這麼滿身血污,
如何到外面去見人?」
    徐子陵坐在寇仲背後的箱子上,挨往室壁,思索道:「你說雲帥能否脫身?」
    寇仲道:「都要看他是否知機,大唐軍全給我們牽制,雲帥的輕功又確有一手,逃
跑的本領該不遜於我們。為何忽然想起他來?」
    徐子陵沒有答他,沉吟道:「建成、元吉的搜索不能永無休止的繼續下去,但加強
城防,派重兵駐守城門卻可輕易辦到。所以離城的最佳方法,仍數地庫內的離城秘道。」
    寇仲道:「那是最安全的方法,卻非最佳方法。首先我們能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溜
掉,誰都會疑神疑鬼。若沒有我們在永安渠神秘失蹤,後來又再出現的前科,仍不成問
題。
    現在卻是另一回事。何況我們的責任是要蓄直引開所有人的注意力,好方便占道他
們運走貴金珍寶。」
    徐子陵凝望掌心的夜明珠,道:「我們先看看另一端的出口在什麼地方,然後再想
方法如何?」
    寇仲跳將起來,道:「好主意。」
    兩人運旦耳力,肯定上面沒有人後,緩緩把出口的蓋子推上揭開,探頭一看,竟是
間擺滿一櫃櫃藏書的書齋。
    秘道比兩人想橡的更長,足有近十人的距離。
    方丈室位於無漏寺的後院,靠近東外牆,牆外是寬約三丈的橫街,照距離計,這書
齊該位於對街的宅院裡。
    寇仲低聲道:「這地方住的人多多少少與石之軒有些關係。」
    徐子陵移到對著齋門的窗子旁,推開少許,朝外瞧去,雪花仍不住降下,院牆外傳
來人聲馬嘶,顯見對這一區的搜查,仍是方興未艾。
    寇仲來到他旁,道:「正開始逐屋逐戶的搜查哩搜完就該收隊。」
    鄰舍傅來扣門聲,有人高喝道:「追捕欽犯,快開鬥!」
    徐子陵微笑道:「他們該光顧過我們這座秘道別院。」
    寇仲欣然道:「應該引他們再來搜查一趟,若發現秘道,大德聖僧將變成個聲譽掃
地的狗肉和尚。」
    徐子陵道:「回去再說!」
    回到秘道人口,微僅可聞的足音在斗外響起,兩人大吃一驚,只聽足音便知來的是
一等一的高手,且有兩人之眾,嚇得他們立即以最快身法閃回秘道去。
    蓋子剛關上,齋門被推開。
    安隆的聲音在上面響起道:「差點給那兩個小子累死,某麼地方不好逃,卻逃到這
邊來。
    哈上他們今次該是在劫難逃。」
    另女子的聲音道:「姣姣卻沒有隆師叔那麼有信心,說不定他們早已離城。」
    下面的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意外,想不到榮姣姣和安隆會躲在這裡。
    看來連安隆亦不曉得內有個往無漏寺方丈室的秘道,否則就不會領榮姣姣到這裡來
說話。
    到現在他們仍弄不清楚榮姣姣和陰葵派的關係。
    不過只看榮姣姣與安隆的關係這般密切,可推想老君廟應較傾向石之軒一方。
    魔門別派六道關係錯綜複雜,撲朔迷離。
    安隆道:「虛彥剛才使人來報,石大哥已奪得合利,姣姣明早須立刻坐船離開長安。」
    榮姣姣道:「師叔會和姣姣一道離開嗎?」
    安隆壓低聲音道:「我還有些事情處理,須多留一天。」
    榮姣姣道:「師叔是否要對付周老歎?」
    安隆冷哼道:「周老歎對聖舍利絕不會死心。留下他始終是個禍患,何況是石大哥
的吩咐,全環真由你負責,到大河後拋下水中去魚,乾淨俐落。天邪道從此就完蛋啦!
哈!」
    忽然響起衣衫擦的聲音,聽得下面兩人臉臉相覷,不敢相信耳朵。
    上一刻還師叔前師叔後的喚著,此一刻榮妖女已坐人安隆懷裡親熱癡纏,兼且他們
曉得榮妖女早和楊虛彥有上一手,更感難接受這變化。
    榮姣蛟嬌喘著道:「聽到殺人,蛟姣就禁不住興奮。」
    安隆淫笑道:「早知你是騷貨,先前還一本正經說要找個秘密的地方說話,原來只
是要師叔安慰你。」
    兩人都清楚安隆這時是副什麼樣子,想想都覺嘔心,悄悄潛回方丈室。
    寇仲道:「要不要幹掉安隆才走?」
    徐子陵搖頭道:「目下我們自身難保,殺死安隆就沒法坐榮妖女的便宜船離開,對
嗎?」
    寇仲道:「一點不錯,榮妖女乃特朱人物,有楊虛彥打點照拂,我們借北過關當不
成問超。不過這樣溜走,與從寶庫秘道師開並況有分別,仍是會令人對我們的行藏生疑。」
    徐子陵笑道;「要引人注意還不容易。少說廢話,我們乘還有點時間,先養足精神,
然後看看到什麼地方偷兩套體面點的衣服,再進行我們的離城壯舉。」
    翌日清晨,長安城一切加舊,街道上沒有盤查行人車輛的關卡,也不覺巡城的士兵
有大幅增加的倩況。
    事實上卻是外弛由張。
    大唐軍向有不擾民的良好名聲,李建成乃愛惜羽毛的人,不願李淵、李世民浦離城,
自己立即背上這項罪名。
    昨是不得已而為之,今天卻是不取造次。
    更重要的原因,是一般截搜逃犯的措施佈置,對武功才智高明如寇仲和徐子陵,根
本不起作用。
    所以李建成決定首先加強水陸兩路的出人審查,另一力面則由明轉暗,發動地方幫
會留意所有疑人。
    除非兩人足不出戶,否則休想避過他信的耳目。
    大雪在天亮前停下,整座大城鋪上高可及膝的積雪,車馬難行,令交遍陷於癱瘓,
人人忙於清理積雪,情況頗為混亂。
    想離城的人只好改採水道,永安渠北端安定裡的客貨碼頭擠滿人,僧多粥少下,輪
不到船位的人只好苦候。
    徐子陵和寇仲若想布這種情況下潛上泊在碼頭的任何一艘船隻,肯定沒法辦到。
    幸好他們為避人耳目,天亮前趁搜得筋疲力盡的大唐兵收隊的良機,駕輕就熟的先
一步躲到船上,靜候滎妖女的大駕。
    他們本弄不清楚這條大船究竟是屬於榻虛彥還是榮姣姣的?
    到昨晚聽得安隆著榮姣姣向金環真下手,至少肯定榮姣姣將乘此船返回洛陽。
    兩人藏身在金環真那個艙房內,外面不時傳進人來人往的聲音,卻沒有人入房察看。
    徐子陵來到正憑窗監視對岸動靜的寇仲身旁,低聲茈:「這女人雖非什麼善男信女,
但始終沒有什麼大惡行,看著她糊里糊塗的慘死,總覺不太忍心。」
    寇仲苦笑道:「我也想過這間題,但當想到她沒有惡續,皆因她這些年來被陰癸派
迫得透不過氣來,故沒有機會作惡,若把她救回來,她將來四處害人,我們豈非罪孽深
重。」
    徐子陵道:「她經過這麼嚴重的打擊,說不定性情有點改變,只要我們告訴她周老
歎有生命危險,她勢必盡力去營救文夫,肯定可今安隆有很大的麻煩。」
    寇仲點頭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先試試看能否救醒她。假石她冥頑不靈,我們就
再把她弄昏,任她自生自滅。」
    兩人來至床沿,寇仲仍不脫「神醫」莫一心的本色,伸出三指搭在她的腕脈上。
    好半晌後咋舌道:「厲害!這種封穴手法我尚是第一次遇上,把她的真氣完全鎖死,
手不過肘,足不過膝,五臟不道,使她無法憑本身氣皿的運行甦醒過來。」
    徐子陵道:「有辦法嗎?」
    寇仲微笑道:「只我一個人,或者沒有辦法,可是有我們揚州雙龍合璧,天下無敵,
除了像七針制神那顯邪門玩意,有什麼點穴截脈的手法是我們解不了的。先把她弄醒再
說。」
    兩人把她從床上扶起,分坐兩邊,各伸一手抓著她肩頭,送進內氛,不片刻金環真
嬌軀一震,睜開雙目,仰起垂下的頭,正要呼叫,給寇仲一把掩著,湊到她耳旁道:
「千萬不要再出任何聲昔,我們是來救你的。」
    金環真眼珠亂轉,接著定過神來,微一點頭,表示明白。
    寇仲緩緩移開手掌。
    金環真仍是非常虛弱,艱難的道:「你們是誰?一寇仲道:」我是寇仲,他是徐子
陵,聽過接有?
    「金環真反靜下來,點頭道:」當然聽過,你們為何要救我?
    一徐子陵道:「金大姐為何落至這等田地?」
    金環真聽他喚自己作金大姐,本露出欣悅神色,到徐子陵把話說完,眼神轉厲,咬
牙切齒的道:「是那天殺的辟塵害我們,我定要為老歎報仇。」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恍捻,在腦海中勾劃出事情的來龍去脈,她和周老歎去向辟塵求
助,卻被辟塵出賣,還把金環真送來給石之軒作人情。
    由此推,辟塵是像安隆般臣服於「邪王」石之軒。
    寇仲道:「你的周老歎技有死,不過如果黃昏前你仍未能找到他,他就死定哩!」
    金環真驕軀劇震,雙目射出角灼關心的神色。
    寇仲扼要解釋,尚末說完,金環真眼角淌下淚球,淒然道:「現在我四肢乏力,恐
怕走路也須人扶持,怎去警告他呢?」
    徐子凌道:「只要你肯答應從今以後不妄殺無辜,我們助你恢復功力又有何難哉。」
寇仲正容道:「如若我們發覺你違背承諾,那無論你躲到天涯海角,我們也會尋你算賑。
你既知我們是誰,亦應知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們辦下到的。」
    金環真低聲道:「你們為什麼要助我?」
    徐子陵罟笑道:「但願我們能有個答案。或者這就叫什麼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吧!」
    金環真然一笑道:「原來世上真的還有像你們那麼好的人,我們兩夫婦終日去算人,
最後只是把自己算倒,好吧!我金環真從今日開始,絕不妄殺一人,否則將永下超生。
你們的大恩大德,我夫婦必有回報的一天。」
    兩人感受到他的誠意,再不打話,真氣緩緩輸人,助她活血行經,提聚功力。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船身一顫,終於啟碇開航。
    足音響起,直抵斗外。
    徐子陵和寇仲閃電到艙門左右兩旁,嚴陣以待。
    金環真躺回被窩裡,詐作昏迷。
    「卡嚓」!
    房門被推開。
    兩人已可嗅到榮妖女身上的香氣。
    就在這緊張時刻,急促的足音由遠而近。
    榮姣姣停步問道:「什麼事?」
    「砰」!
    房門重新關上。
    男子的聲音在外邊道:「小姐!上船的兵尉,堅持要把船查看一遍。」
    榮姣姣不悅道:「他們知否我是董貴妃的貴賓,竟這麼斗膽。」
    她的手下道:「他們很清楚我們的身份,不斷道歉,說是太子殿下的嚴令,他們必
須執行。」
    徐子和寇仲暗叫厲害,這才曉得每一艘離開長安的船,都有唐兵上船搜查,肯定沒
有問題,再在關口下船放行。
    榮姣姣嬌笑道:「搜便搜吧!他們要搜的只是那兩個天殺的小子,其他人都不會在
意。」
    足音遠去。
    金環真從床上坐起,駭然道:「怎麼辦?」
    寇仲微笑道:「我們活動筋骨時,金大姐該都應怎辦吧!」
    金環真微一錯愕,她亦是膽大妄為的人,旋即眼中露出欣賞的眼神和笑意,點頭道:
「寇仲,徐子陵,果然是名不虛傳之輩。」
    徐子陵道:「若我們沒有猜錯,安隆輿令夫的約會的地點大有可能是北裡的樂泉館。」
    足音再響,至少十人之眾,接著是房門打開的聲音。
    寇仲哈哈一笑,就那麼推門而出,卓立廊道之中,大喝道:「是誰想找我寇仲?」
    站在榮姣姣身旁的赫然是喬公山,驟見寇仲,一時驚駭得目瞪口呆,忘記該作何反
應。
    榮妖女臉無人色,方寸全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