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十六卷)
第三章 巧得元精

    「邪帝舍利」原本是第一代邪帝謝泊,為尋找一套有關醫學的帛書,無意中於一座
屬於春秋戰國時代的古墓內發現的陪葬品。
    此墓位於古齊國境內,墓室宏大壯麗,陪葬品極其奢華,只是生葬的駿馬竟達百匹
之眾,可知墓穴的主人生前縱非王侯將相,權勢地位亦非常之高。
    謝泊雖因不容於當時獨尊儒學的正統社會,致憤世嫉俗,行為怪異,本身卻非什麼
十惡不赦的邪人,獨寄情醫道,希望能通過醫術,破解魔門最神秘經典《道心種魔大法》
之謎。
    邪帝舍利被謝泊發現時,是放在墓主所枕後頸之下,滿佈血斑,晶瑩斑駁,因屬晶
狀的半透明特質,故歸類為黃晶,事實上它和任何黃晶石都有很大的差異。
    最惹起謝泊興趣的是此晶球似乎蘊涵某一種奇異的力量,經謝泊長期試驗,得出一
個驚人的發現,就是晶球擁有吸取和儲存人類真元和精氣的奇異特性。
    這發現實是非同小可。
    在魔門中,早流傳有吸取別人功力的各種邪功異法。但不論施術者如何高明,吸取
他人真氣只屬輔助或暫時性質,從沒有人能真的把別人數十年功力永久性的據為己有,
並大幅和無休止地增加自己的功力。就算能辦到,由於真氣本質的差異,只會是有害無
益,動輒有走火入魔之禍。
    較高明是通過男女採補之術,吸取對方元陰元陽,但仍只是輔助性質,其中不無風
險,非是上乘之道。
    但元精卻是玄之又玄的另一回事。
    道家有所謂三元,其在天為日月星之三光,在地為水火土之三要,在人為精氣神之
三物。而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正是整個道家的修煉過程。在元精、元氣、
元神的三元中,元精乃一切的根本,元氣和元神是把元精修煉提升而得。元氣和元神因
每個修行之士際遇和方法不同,各有差異,元精卻並無分歧。
    這一發現令謝泊欣喜若狂,經多年鑽研,終創出一種把元精注入晶球得方法,那時
他離大歸之期不遠,遂在臨終前把元精盡注球內,並囑下一代找出提取球內元精的方法。
    自此晶球被命名為「聖帝舍利」。
    這帶來魔門兩派六道中天邪道最頭痛的問題,像謝泊這樣博學多才,識見超凡,擁
有大智大慧的人實屬百年難得一見,歷代繼承者雖殫思竭力,千方百計,仍像坐擁寶山,
分享不到半個子兒好處。且因不得其法,令舍利不斷吸取各式各樣有害或無害的元氣,
令問題更趨複雜,更難解決。
    不過歷代邪帝,只要非是橫死者,臨終前均依遺訓把元精注進舍利內,這亦成為天
邪道歷代宗主所選擇的辭世方式。
    因為種種變化,研究如何提取舍利元精成為高度危險的事,一個不好,動輒有走火
入魔之險。間或有人能提取舍利內有益的元氣,確能令功力倍增,這事實使歷代傳人更
是鍥而不捨。至於如何提取舍利內的元精,則仍是一籌莫展。直至向雨田出,以天縱之
才,修煉「道心種魔大法」,忽然悟出提取舍利元精之法,謝泊的夢想才得以實現。
    這時向雨田卻因修種魔大法出岔子,又見尤鳥倦四徒沒有一個是成材的,臨終前把
舍利交於魯妙子,囑他尋覓魔門其他派系有能之士,傳予舍利,便可統一魔道,結束魔
門數百年來四分五裂,內鬥不休之局。
    最後魯妙子認為魔門暫時無人有資格承受舍利,遂把舍利密藏楊公寶庫之內。
    自知邪帝舍利的存在後,寇仲和徐子陵對舍利從未起過染指之心,若非趙德言憑著
從尤鳥倦處得來有關邪帝舍利的資料,蓄意害他兩人,他們根本不會與舍利有直接的接
觸。
    舍利內的雜氣是開放的,只有元精才是封閉,與舍利內龐大雜氣交通的方法,就是
通過真氣的交流。要汲取舍利內的雜氣實非困難,問題是無法控制雜氣輸來的份量和沒
法子過濾隨之而來有害無益的死氣和邪氣。
    假若寇仲只是探手到罐內的水銀中把舍利取出,反不會發生任何事。可是寇仲是以
井中月探進罐內以刀鋒挑起舍利,則必須氣貫刀身,以內氣把舍利黏取,井中月遂變成
一道橋樑,將寇仲和舍利全無隔閡的串聯起來,寇仲哪能不立即著了道兒。
    舍利內的大量邪氣、死氣像永安渠的渠水般沿著這道由井中月搭成的橋樑勢不可擋
的往寇仲湧去,使他一時腦海幻象叢生,像千萬冤魂齊來索命,寇仲能做到的只有拼盡
全力,力圖把舍利湧過來的異氣迫返舍利內,所以像中邪般不能移動。
    幸好此時徐子陵見勢不妙,當機立斷要把舍利毀去,全力攻向舍利,卻不知舍利因
蘊藏元精,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摧毀,而趙德言正因曉得這點,才毫無顧忌的放手強攻,
且利用舍利這特點盡操主動,佔盡上風,屢施殺著。
    徐子陵欲震碎舍利不成,真氣狂湧進舍利內,出現自謝泊把元精注入舍利後,從未
出現的情況,就是他和寇仲兩人同時與舍利建立起交通往來的渠道。
    在寇仲方面,他感到從舍利湧來的異氣忽地倒捲回流,哪能收得回真氣,反而一發
不可收拾的把真氣全送入舍利去。
    連謝泊和向雨田也沒想過的事此時卻在舍利內發生,兩人由於功力相若,同源而異
質,兩股真氣竟在舍利內匯聚成流,形成陰陽正反的渦旋,登時把蟄伏其中的元精大幅
引發,決堤般往外宣到兩人身上。
    換過是別的人,就算高明如趙德言和祝玉妍,恐怕亦經受不起這狂猛的衝擊,猶幸
兩人經過和氏璧改造經脈後,堪堪可容納這一衝擊,否則會立即落得經脈損裂而亡之局。
    不過縱是如此,由於他們引發了舍利內大半的元精,送往他們體內時又夾雜大量來
自歷代天邪道宗主的雜氣,寇仲和徐子陵仍是承受不起,震倒地上,體內經脈真氣亂竄,
瀕臨走火入魔之厄。
    虧得香玉山生出歹念,徐子陵藉機把正被體內本身真氣強烈排斥的雜氣盡贈於他,
與雜氣本質有異的元精立即跟他本身元精結合,功能體力回復過來。
    當他從地上彈起,雖沒驟覺功力陡增,卻感到整個人像脫胎換骨的與前有別,至於
分別在哪裡,則一時說不出來,因為他並不明白元精貫體的道理。
    寇仲此時仍在水深火熱,隨時會走火入魔的困境中,幸好徐子陵積吸取和氏璧和邪
帝舍利兩趟前無古人的寶貴經驗,立即過去一掌拍在他背心,寇仲立時知機地把雜氣送
往他身上。
    當徐子陵把從寇仲處汲取回來的邪異之氣以掌風迫出,一切已成定局。在沒有人知
曉下,兩人分別吸取邪帝舍利內魔門中人夢寐以求高達七成的龐大元精,就像從楊公寶
庫中取走七成的兵器黃金。
    此時雲帥正陷入以康鞘利為首的突厥高手的重圍苦戰內,他們顧不得找香玉山算帳,
連忙趕去援救雲帥。
    他們勢如破竹的破開一個缺口,心知不宜久戰,與雲帥會合後穿往北牆的方向,當
躍上牆頭,剛好是趙德言臨空追擊祝玉妍,後者則把裝有舍利的羊皮袋拋給倌倌的關鍵
時刻。
    羊皮袋打著轉斜上近十丈的高空,往遠方落下去。
    大雪又濃又密,城中居民因大唐軍封路搜渠,若非必要,人人絕足戶外,大小街道
靜如鬼蜮,只有馬嘶人聲,不時從永安渠一方傳過來。羊皮袋打著轉斜上近十丈的高空,
往遠方落下去。
    大雪又濃又密,城中居民因大唐軍封路搜渠,若非必要,人人絕足戶外,大小街道
靜如鬼域,只有馬嘶人聲,不時從永安渠一方傳過來。
    祝玉妍往街心墮下,全身衣袂拂揚,落往她身上的雪花,進入半丈範圍內就給勁激
濺開去,情景詭至點。
    寇仲、徐子陵和雲帥見祝玉妍魔功如此厲害,都看得倒抽一口涼。
    雲帥低喝道:「為我押陣!」兩足一曲一伸,足尖再點,箭般彈牆頭,騰空直往正
在十多丈外的高空上翻滾的羊皮袋撲去。
    寇仲和徐子陵反手把康鞘利和另兩名高手擊下牆頭,交換個眼色,同時躍落街上,
朝羊皮袋的預計落點疾掠過去。
    大街上危四伏,誰也不曉得是否忽然有人從某處衝殺出來。
    白影一閃,赤足的倌倌幽靈般從一座華宅凌空飄出,迎往空中的羊皮袋,瞬那間羊
皮袋只有三丈許的距,由於羊皮袋正朝她的方向拋過去,肯定雲帥追到時她可安然攜寶
開。
    幾道人影從暗處衝出,赫然是陰癸派的四在元老高手邊不負、辟守玄、聞采亭和霞
長老,他們非是要攔截三人,而是要在地面為往空中接寶的倌倌押陣。
    「蓬!」
    祝玉妍硬接趙德言凌厲無匹的「青龍嫉主」,被擊得往後飛退,以化解對方的勁,
兩人旋又戰在一團,場面火爆眩目,勁交擊之聲連串響起。雪花激濺中,兩條人影兔起
鶻落的展開激烈無比的劇戰,魔門宗師級的兩大絕頂高手,奇招學層出不窮的作遨殊死
決戰。
    這邊眼看羊皮袋要落入倌倌手上,忽然橫空劍光驟閃,天仙般的師妃暄凌空御劍而
至,化作一道白芒,朝高空中的倌倌激射。若倌倌仍一意去接羊皮袋,肯定要飲恨在她
命運注定的大敵劍下。
    倌倌當立斷,嬌呼一聲「師伯公」,天魔帶從袖內射出,往師妃暄拂去。
    辟守玄立即騰身而起,往從高空落下的羊皮袋抓去,配合得無懈可擊。
    此時康鞘利等一眾突厥高手逾牆而出,康鞘利環目一掃,把握到形勢後,大喝道:
「隨我來!」帶頭往羊皮袋所在處全速奔去。
    此時長街的一端是祝玉妍趙德言凶險的塵戰,另一邊則是以羊皮袋。為中心的你爭
我奪,形勢雜,但陰癸派一方仍是佔盡先上風。
    師妃暄在祝玉妍從雲帥手上奪得羊皮袋的一刻抵達現場,她本打定主意不到外賓館
來,原因正如徐子陵所猜測的,是認為徐子陵騙她。
    後來接到天策府的通知,曉得兩人中伏,逃進永安渠的渠水裡,終按捺不下對徐子
陵的關心,暗中在旁監視建成、元吉大規模的搜渠行動。
    當她判斷出兩人該早已渠時,立即往外賓館,見到祝玉妍把羊皮袋拋給倌倌,趙德
言則找祝玉妍拚命,心內仍是半信半疑,未敢肯定羊皮袋內的是真舍利。不過既然魔門
中人不顧一切,大開殺戒的你爭我奪,她抱著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之心,全力出手攔截
倌倌。
    「啪」!
    天魔帶拂中劍鋒,師妃暄借力改變方向,身隨劍走,仍往羊皮袋凌空掠去,姿態瀟
灑美至點,亦教人意想不到。
    倌倌吃虧在臨時變招迎敵,只能施出七成的功力,天魔帶拚上師妃暄全力的一劍,
登時相形見絀,泛起強烈的波浪捲紋,倌倌往側飄墮。
    此時辟守玄至羊皮袋下方,只要升高丈許,就可把羊皮袋抓個結實。他功力深厚,
五指生勁,羊皮袋拋勢立止,如被磁攝的直往他掉下去。
    假若師妃暄要如他般爭奪羊皮袋,肯定慢他一線,可是師妃暄的目的只是要摧毀邪
帝舍利,當然又是另一回事。
    橫空而來的師妃暄一點不把從下方躍上來以隔空取物手法搶奪邪帝舍利的辟守玄放
在心上,色空劍脫手射出,仿似一道閃電般破空而去,所到處雪花激飛,後發先至的在
辟守玄只差寸許就可抓著羊皮袋邊沿的關鍵時刻,擊中羊皮袋。
    「轟」!
    袋劍交擊,發出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外的勁撞擊,低沉若悶雷的激響,羊皮袋被炸
成漫天碎粉,黃芒盛射下,週遭方圓三丈被勁震成漫天雪塵的雪花,往四外濺去。
    首先遭殃的是辟守玄,硬給震得往下墮跌。
    色空劍倒飛而回的同時,邪帝舍利化作黃芒,朝正御空來的雲帥射去,至奇怪是捨
利的黃芒逐漸黯淡下去,似若有靈性的生物。
    師妃暄終於色變,知道錯怪徐子陵。一把接著色空劍,降往地面,至此才知邪帝捨
利非是人力所能摧毀。
    最高興的是雲帥,以為鴻鵠將至,好運臨門,連忙保持勢子迎往舍利,立下決心只
要舍利落入他手上,將不顧一切的遠千里,全速返西突厥。
    後面三丈外從地面追來的徐子陵和寇仲大失色,怕雲帥重蹈他們的覆轍,齊喝道:
「碰不得!」
    雲帥乃是才智高明之士,更曉得兩人不會騙他,又想起剛才兩人可怕的遭遇,靈一,
就那麼凌空卸下外袍,揮前往舍利捲去。
    這邊變化,另一邊亦生出變化。
    趙德言本打定輸數,才將怨恨發洩在祝玉妍身上,他一向不忿排名在祝玉妍和石之
軒之下,所以數十年在東突厥潛修魔功,希望能攀上邪道八大高手的首席位置,此趟和
祝玉妍交手,雖仍未落在下風,但心知肚明仍是稍遜祝玉妍半籌,這時見到另一方出現
轉,無心戀戰,他仍保持主攻之勢,於是使個假身撤出戰圈,往舍利所在處去。
    祝玉妍要把他纏著是易如反掌,不過一來她仍未想收拾趙德言,更怕兩敗俱傷,又
怕舍利重入寇仲和徐子陵之手,遂把趙德言放過,追在趙德言身後往現場。
    數方人馬,人人各施各法,目標都在正於大雪漫天上方疾飛的舍利。
    雲帥和舍利在地三丈的上空不斷接近,眼看雲帥可把舍利收進袍內,一道人影以沒
有人能看得清楚的高速,從旁邊的院落撲出,以比雲帥更快的人速度,在雲帥外袍接捨
利之前,一手把舍利抓個結實,橫過長街,落在對面另一座華宅的院牆上,仰天長笑,
並把舍利送至眼前,雙目射出狂熱的芒。
    赫然是「邪王」石之軒。
    雲帥失魂落魄的墮往地上,發覺所有人等無不呆在當場。
    憑他的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就算全有所有人齊心合力,怕仍無法把他留下,何況
大家互相對敵,各鬼胎。
    寇仲和徐子陵來到他身後,愕然相望,心中奇怪石之軒手抓舍利,卻全無樣。
    石之軒一副君臨天下的姿態,邪目緩緩掃過眾人,左手一揮,一道火光直衝上天,
爆出一朵血紅的煙花,傲然道:「一年之後,我石之軒將會重出江湖,統一魔道,順我
者昌,逆我者亡。」
    祝玉妍和趙德言同時怒叱一聲,往他掠去。所有人包括雲帥在內,此時才如夢初醒
的往牆頭上的石之軒擁去。
    石之軒一個倒翻,消沒牆後。
    寇仲和徐子陵都頹然若失,茫不知舍利內七成精華,早給他們攝入內。
    師妃暄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淡淡道:「這是否你們希望的結果呢?」
    兩人無言以對,回頭看時,師妃暄仙蹤渺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