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5卷)
第十三章 借水遁身

    楊虛彥當然不是真的消失,而是徐子陵雙目被他獨有的手法催發劍光劍氣所眩,配
以他的幻魔身法,無法掌握到他的位置和行跡。
    自楊虛彥出道以來,飲恨在他這種別樹一幟的凌厲劍法下的俊傑豪雄,多不勝數。
    徐子陵無法搶得主動,一時處於捱打之局,只能純憑感覺的兩袖揮出。
    「叮叮」!
    袖內護臂先後擊中影子劍。
    這一著大出楊虛彥料外,哪想到一向以空手對敵的徐子陵袖內暗藏護臂,無論在運
力和招數上皆因錯估敵情而失敗。
    劍影散去,楊虛彥銳氣大減。
    徐子陵一聲長笑,兩手從袖內探出,變化萬千的朝後撤的楊虛彥攻去。
    楊虛彥不慌不忙,冷哼一聲,瞬息間連劈兩劍,任徐子陵招式如何玄奧莫測,仍被
他破去。
    第三劍更是凌厲無匹,硬把徐子陵迫開。
    徐子陵想不到他如此強橫,兩手又縮回袖內。楊虛彥今次學乖了,閃電竄前,影子
劍幻出千百劍芒,細碎鋒利的劍氣立即把徐子陵籠罩緊鎖。
    徐子陵左袖拂散他的劍氣,另一袖拂上劍鋒,當楊虛彥以為他會以袖內護臂再硬拚
一招時,徐子陵使出卸勁法,利用袖子的柔軟帶得楊虛彥差點失去勢子,往他右側斜衝
過去。
    楊虛彥駭然抽劍後撤,徐子陵一個翻騰,頭上腳下的飛臨楊虛彥的上方,雙掌全力
下擊。
    這數著交手都是以快打快,變招之速,令人難以捉摸。
    楊虛彥一陣冷笑,長劍化作一道電芒,沖天而上,竟然毫不理會壓下來的雙掌,若
大家原式不變,他肯定要傷在徐子陵掌下,但他的影子劍將會由兩掌間貫入,洞穿徐子
陵的面門。
    徐子陵亦要心中佩服,這可說是對方扭轉局勢的唯一方法。
    哈哈一笑,兩掌合攏,重重拍打在劍鋒處。
    氣勁交擊,狂飆往四處激濺散射,立時台折椅翻,廳內傢具首先遭殃。
    楊虛彥往旁錯開,心叫不妙之際,徐子陵借反震之力,整個人像風車般凌空急旋,
剎那間旋往窗外,落在院內。
    楊虛彥全力展開幻魔身法,瞬眼間穿窗而出,長劍直擊徐子陵。
    他本以為徐子陵千辛萬苦從他劍勢的鎖纏下脫身,必會立即逃之夭夭。哪知徐子陵
竟沉腰坐馬,一拳轟上他的劍尖。
    拳劍交觸,兩人有若觸電,同時口噴鮮血,徐子陵被震得「砰」一聲撞上院牆,楊
虛彥則給他硬轟得飛回屋內。
    徐子陵貼著牆壁往上彈射,長笑道:「今天恕小弟不再奉陪。」
    楊虛彥落入屋內微一踉蹌,徐子陵早升至牆頭,腳尖用力,斜衝而起。
    李元吉的大喝聲響徹雪花漫空的黃昏,高呼道:「格殺勿論。」
    箭矢聲響,近百枝勁箭從附近瓦面和街巷射至,織成一片無所不包的箭網,向徐子
陵射去。
    就在這命懸一發的時刻,一團雪球不知從哪裡擲出,直送至徐子陵腳下。
    徐子陵早曉得寇仲會在暗中接應,輕踏雪球,感覺到雪球內暗含的強猛真功,再一
陣長笑,借勁倏忽改向加速,在箭網布成前,橫過十多丈的遙闊空間,往臨近的房頂竄
去。
    李密、王伯當和十多名高手同時在徐子陵撲去的房上現身,李密喝道:「看你今次
能逃到哪裡去。」
    另一團雪球又再雪中送炭的來到徐子陵前方腳下,出乎所有人意料外,徐子陵不但
沒有改變方向,還在踏雪借勁後,加速往兩丈許外的李密撲去,一副送上門受死的樣子。
    李密心中一動,大鳥般騰身而起,向徐子陵迎去,兩掌捲起狂猛的勁氣,務要在空
中把徐子陵迫落地面,讓正從四處聚攏過來的己方人馬,把他困在重圍內。策略上確是
無懈可擊,不愧是曾縱橫天下的一方霸主。
    李元吉是第一個趕到徐子陵下方的人,只要徐子陵被截下來,他敢寫包票可把徐子
陵殺死。
    他雖明知一旁有徐子陵的同黨在暗中幫助徐子陵,但由於形勢混亂,一時間連對方
的位置都摸不著,只好先把徐子陵困死,到時哪怕極可能是寇仲的徐子陵同黨不現身受
死。
    晁公錯此時趕到雪球擲出的地方,卻連寇仲的影子都見不著,他是老江湖,立即騰
身而起,到高處環目四顧,搜尋敵蹤。
    楊虛彥追了出來,往徐子陵所在趕去。
    徐子陵離開雲帥的宅院後,就像磁石吸鐵般,牽動整個包圍網。
    全場只有寇仲一個人明白徐子陵的逃生策略,趁此黃昏大雪,天色昏暗的時刻,他
就那麼的雜在敵人隊伍中,趕往最佳接應徐子陵的地點,令晁公錯的高空搜索徒勞無功。
    到離李密尚有丈許距離,勁風壓體的一刻,徐子陵凌空換氣,旋出雲帥啟蒙的回飛
之術,倏改方向,往外斜飛。
    正在要竄房越屋趕來的梅洵和宇文寶,從側趕至,見徐子陵似要改向他們處掠去,
如獲至寶,同時騰身而起,全力截擊。
    李密撲過了頭,眼睜睜瞧著徐子陵斜移開去,一指點出,指風襲向徐子陵肩背,變
招之快,且在凌空的當兒,顯示出他非是浪得虛名之輩。
    豈知徐子陵又回飛過來,不但避過李密的指風,還教梅洵和宇文寶齊齊撲空。
    徐子陵拐個彎,仍向沒有李密,只剩下王伯當做把關大將的十多名敵人撲去。
    隴西派派主金大椿和兩名徒弟「柳葉刀」刁昂、「齊眉棍」谷駒恰好趕至,加入王
伯當的陣營,看得下方的李元吉心中大定,斷定無論徐子陵如何了得,仍闖不過這一關,
大喝一聲,沖天而起,裂馬槍朝徐子陵後背攻去。
    寇仲就在這要命時刻,出現在王伯當等人後方,人隨刀走,井中月化作無可擋御的
長虹,往敵陣後方衝去。
    徐子陵心叫寇仲你來得好,雙拳轟出,分取對方最強的王伯當和金大椿。
    即使據守屋頂是最強的晁公錯、楊虛彥、李元吉、梅洵或李密,在徐子陵和寇仲的
前後夾擊下,亦要潰散避開,更何況是王伯當和金大椿這些較次的高手。
    寇仲和徐子陵默契之佳,天下不做第三人想,見徐子陵把攻擊集中在王伯當和金大
椿兩人身上,他立即推波助瀾,收窄井中月的攻擊範圍,所有變化,均針對兩人而發。
    王伯當和金大椿那肯冒這個險,分別往左右避開。
    其他人見己方最強的兩個人分頭逃避,又見不論是凌空飛來的徐子陵,又或從後方
突襲的寇仲都是勢不可擋,一副與敵偕亡的狠勁。人人虛晃一招後,朝兩旁潰散。
    牢不可破的包圍網,終露出缺口。
    徐子陵踏足瓦面,與寇仲錯身而過,兩掌拍出,分別擊中再由左右攻來的王伯當的
雙尖矛和金大椿的長劍,硬把兩人已失銳氣的反攻瓦解。
    寇仲則直赴瓦緣,井中月疾揮,狠狠砍中李元吉刺來的裂馬槍頭,還大笑道:「齊
王請回吧!」
    李元吉被逼得連人帶槍往下墮跌,偏是無可奈何。
    晁公錯凌空而來。飛臨兩人上方。
    徐子陵和寇仲同時出擊,雙拳一刀,就算是來的是寧道奇亦難以討好,何況是晁公
錯,與徐子陵的雙拳硬拚一掌後,便借力飛開,否則寇仲的井中月大有可能把他的頭斬
下來。
    兩人肩頭猛撞,借力騰飛,飛過眾人頭頂,竟朝相反的方向逸去。
    這一著又是大出眾人料外,一時間都不知追趕誰才對。
    李元吉大喝道:「追!」
    帶頭往寇仲追去。
    楊虛彥這才趕至,展開幻魔身法,倏忽間趕到徐子陵背後兩丈許處。
    形勢亂成一片。
    徐子陵自知若論輕功,實遜以輕功身法名震當代的楊虛彥一籌,不過他卻是有恃無
恐,只要不給人截著,便大有逃生機會。
    兩人分頭逃走,後面各有一群如狼似虎的強敵窮追不捨。
    雙方都是逢屋過屋,好像在比試輕功身法。
    片刻後徐子陵和寇仲分別繞了大半個圈,竟又走在一塊,前方就是躍馬橋。
    追的兩人最近的就是楊虛彥,接著是晁公錯、李元吉、李密和梅洵。
    此時天已盡黑,不過楊虛彥等追兵都有把握可在短時間內趕上兩人,不容他們脫身
溜掉。
    敵人愈追愈近,兩人同聲發喊,從瓦頂躍往地上,肩頭再碰,速度陡增,拔身而起,
往永安渠水投去。
    「咕咚」兩聲,齊齊沒入黑沉沉的河水去。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