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5卷)
第八章 真假難分

    李靖用神瞧著寇仲好半響後,道「昨晚究竟發生什麼事?」
    寇仲道:「我們運氣欠佳,被李元吉的人監聽到在地庫內的活動,所以……」
    李靖打斷他,道:「你說的現在全城皆知,我想問的是你既被迫逃進地底的沼洞去,
為何又這麼輕鬆出現在這裡,這比見不到你更令人感意外。」
    寇仲道:「這叫天無絕人之路,我的閉氣神功雖練得不錯,但仍不可永無休止的涯
下去,只好順著地底河拚命游。哈,豈知競能從城外一個小湖鑽出來。」
    李靖一瞬不眨的盯著他,還是無法判斷他說話的真偽,兼且兩人關係微妙,若他迫
得寇仲太緊,寇仲大有可能翻臉。一陣沉默後,李靖歎道:「為何小仲你好像並不因失
去寶庫而有半點失望?」
    寇仲微笑道:「不是得,就是失。坦白說庫內的東西除那幾箱珠寶還可以買幾個子
兒外,生繡的兵器送給我也嫌阻地方。他奶奶的楊公寶庫,竟是這麼一回事。」
    李靖道:「天亮前皇上親率秦王,齊王和十多名高手入內,本意是要把你們生擒,
豈知你已從地底沼洞逃走,沼氣還不斷湧入庫內。皇上立即命人遍搜庫內,終在其中一
箱珍寶下發現啟下層真寶庫的機關,發現一批可裝可裝配一個千人隊的兵器甲冑。」
    寇仲適才暗鬆一口氣,心道好險,也像徐子陵般想到如果先一步發現下層寶庫的是
他們,肯定會被魯妙子和楊素愚弄了。
    李靖續道:「現在寶庫內的情況被列作最高機密,待封好通往沼洞的入口,抽盡沼
氣,我們會派人下去轍底搜查,看看可否找得邪帝舍利,再交由師小姐送返靜齋,免留
後患。」
    寇仲至此才曉得師妃喧己把邪簾舍利一事告知李世民,在現今的情況下,李世民自
然要如實稟上李淵。
    寇仲卻暗叫不妙,假若趙德言和可達志認定他們手上沒有邪帝舍利,今晚的刺香大
計如何進行。
    敵人只會將計就計,佈局全力將他們擊殺。可達志這小子真陰險,還詐傻扮槽,誘
自己去騙他。
    李靖此時對寇仲沒有進入真正的寶藏一事深信不疑,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心
生不忍,道:「佛家有言,每個人自身都是個寶庫,只要懂得取用,可終生受益無窮,
天數有定,非是人力所能強求。小仲以後有什麼打算?」
    寇仲回過神來,勉強擠出一個枯澀的笑容,裝出心灰意冷,萎靡不振的摸漾,歎道:
「我現在只想速離長安,以後都不再回來。」

                  ※               ※                 ※

    徐子陵獨坐房中,思潮起伏經過一番思索,他才明白師妃喧先前為何會表現的對自
己那麼失望。
    事實上是一場誤會。
    他說的是實話,師妃喧卻當他騙她。
    也難怪她會這麼想,因為魯妙子若要收藏邪帝舍利,理所當然要藏在最秘密的地方,
對師妃喧來說,庫內最秘密處,自然是下層寶庫,他和寇仲既茫然不知有下層寶庫的存
在,怎能找出邪帝舍利。
    這樣情況下事情就變得非常嚴重。
    倘若徐子陵睜大眼講謊話的宣稱舍利己在他們手上,豈非擺明想騙師妃喧入局,累
她要和趙德言和祝玉研硬拚一場。難怪她離開露出那麼傷感難過的神色。
    對此徐子陵並不想解釋,自己既問心無愧由得她怎麼想也算了。
    她對自己己失望,自己何嘗不對她失望。
    什麼人來到窗後,他仍是一無所覺,旋又心中一動,冷然道:「我早猜到你會來的,
進來吧。」
    窗門張開,人影一閃,臉覆重紗的祝玉研現身房內,柔聲道:「你憑什麼猜到我會
來呢?今日的岳山再非昔日的岳山,大清早先後有大唐皇帝和靜齋數百年來最傑出的傳
人來拜侯你。」
    徐子陵冷笑道:「小研你若想從我口中打聽任何事,恐怕不但找錯地方更找錯了人。」
    祝玉研移到他身前,語氣轉寒道:「你這不近人情的性格何時才可改過來,信否我
把明月的女兒殺掉,看看你如何傷心難過。」
    徐子陵雙目射出岳山式的凌厲精光,不眨半下的盯著祝玉研,沒說半句話,卻比說
任何話更可令對方感到壓力。
    祝玉研忽然背過身,直抵窗前,似要離開,又改變主意,幽幽歎道:「我只是一時
氣話,聽說你曾和石之軒劇戰一場,對嗎?」
    徐子陵保持岳山陰冷沉狠的表情,沉聲道:「若我鬥不過石之軒,恐伯你也不會來
吧?」
    祝玉研旋風般轉過身來,怒道:「我今天來並非要你出手幫忙,我祝玉研縱橫天下,
誰能奈何得了我?」
    徐子陵點頭道:「說得好,字宇擻地有聲,不過假如石之軒得到聖舍利,能統一魔
道的再非你祝五研,而是石之軒。你就是為此事來求我岳山,對吧?」
    祝玉研搖頭嬌笑道:「你仍是那麼自以為是,李淵沒告訴你嗎,現在庫內充滿沼氣,
誰敢冒險進入?所以這並非是我的當務之急。」
    徐子陵心中暗罵自己糊塗,他本以為祝玉研來央他開口向李淵求取庫內藏於某處的
邪帝舍利,一時忘記了楊文干正密謀刺殺李淵和李世民,如若成功長安會亂成一團,到
時舍利誰屬,就要看誰的道行最高,當然,這是假設邪帝舍利真的仍在寶庫內。
    皺眉道:「既非邪帝舍利,你來找我幹什麼?」
    祝玉研默然片晌,柔聲道:「我來找你,是念在一夜夫妻百夜恩,請你立即離開長
安,否則你將永無再戰宋缺的機會。」
    頓了頓歎道:「你可以聽一次我的話嗎?事實上我從未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
    徐子陵弄不清楚她說話的真正含義,只好含糊其辭道:「誰想殺我岳山?」
    祝玉妍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接著以寒若冰雪的語調一字一字緩緩道:「岳山你聽著,
要殺你的你的人多著哩!石之軒、趙德言、還有晃公錯。李淵因寶庫之事,把春狩推遲
兩個時辰,當他離開後,長安城將落入長林軍的手上,那時你將變成四面受敵。若你只
懂逞匹夫之勇,該明白會有什麼後果。言盡於此,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穿窗而出,消沒不見。

                  ※               ※                 ※

    寇仲現在不但是長安名人,更是皇宮熟客,首次獨赴皇宮,不用報上大名,守衛已
把他認出來,還特別請出負責朱門的兵尉級將官,來招呼寇仲,令他受寵若驚。
    橫貫廣場上,春狩的隊伍整裝待發,除健馬偶爾發出呼嘯外,數千人不作一聲,也
沒有人露出不耐煩或散漫的等待神色,也可見人馬訓練精良,不愧大唐雄師。
    比起彭梁所謂受過幾天訓練的烏合之眾,確是天與地之比。在少帥軍內,只有宣永
的部隊算得上是精銳。希望在他離開後,虛行之,宣永等能好好把握這段太平日子,提
升少帥軍的素質和作戰能力。
    假如能立即把真庫內大量的財富兵器運返彭梁,他的少帥肯定實力大增,在亂世中,
沒有東西比黃金和上等兵器甲骨更為實用。
    左思右想間,領路的外城衛依規矩地把他交給承天門的郎將,郎將知他不但是常何
的老朋友,更是皇上和二貴妃身邊的紅人,自然敬禮有加,親自領他往內謁見張婕妤。
    忽然迎頭一人聲勢浩大的朝他走過來,寇伸尚未弄清楚是什麼一回事,郎將慌忙把
他扯到一旁,道:「皇上駕到,快跪下」。
    依皇宮規矩:凡把守城門城樓的侍衛,即使見皇帝,只須致敬而不用施跪禮,但若
像這麼在路上遇上,不但要避道,更要跪地垂首,不准平視直望。
    軒昂的開路隊伍過後,李淵的聲音在寇仲身前響起道:「停下!」
    有人立即領命喝停,從兵猛一踏步,忽然而止,整齊劃一。
    李淵訝道:「這位不是莫先生嗎?請立即起來,先生是我大唐的貴賓,不用執君臣
之禮。」
    寇仲裝作慌慌張張站起來,目光一掃,發覺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在他左右,後
面還有一群大臣,包括他的老朋友劉政會,其他尚有裴寂、劉靜、肖禹、陳叔達、封德
等近臣,看來剛開過緊急會議,刻下正往廣場,與春狩的隊伍會合,出發往終南別宮。
    不由心中叫好,這麼恰逢其會的現身,除知情者如李世民外,誰都不會懷疑他是寇
仲的化身。因為在李淵等的猜測內,就算他能僥倖生離沼洞,也絕無可能這麼快趕回來。
    李建成視他為已系的人,開口幫他說話道:「莫先生這些天來,四處奔波,忙於濟
事,太辛苦了。」
    寇仲打蛇隨棍上,躬身道:「謝皇上和太子殿下的關心,小人今次入宮,是想看看
張夫人調養的情況,順道辭行。」
    李淵愕然道:「先生即將遠行嗎?」
    寇仲忙把李建成拉下水,道:「小人曾向太子殿下稟告,因小人命有剋星,三十歲
前,不宜在任何地方長久停留,所以這幾天就會離開長安,到別處歷練。此乃家叔吩咐,
小人不敢違命。」
    李淵朝李建成瞧去,李建成心中暗驚,偏是確有此事,無奈下道:「莫先生曾向王
兒提過此事,只是沒想過先生這麼快便要起行,故沒向王父稟報。」
    李淵也拿他沒法,只好道:「先生今年貴庚?」
    寇仲硬著頭皮道:「小人今年28歲。」
    若非有李淵在,群臣和眾兵保證嘩然起哄,因他的樣子橫看豎看也超過35歲。
    李淵道:「莫先生原來這麼年輕,那即是尚有兩年四處遊歷濟世的時光,令叔乃高
人異士,即然有此嚴命,背後必有深意。兩年後先生過游而回,朕必不會待薄你,起駕!」

                  ※               ※                 ※

    徐子陵的岳山匆匆離開長安,打轉後又以雍秦的身份折返城內,由於出入城的文件
雷九指為他準備充足妥當,故過關不成問題。雖然在戰亂之際,關中仍算太平,長安為
促進強大的經濟貿易,故保持城關開放,只要依足規矩辨妥入城手續,繳納入城稅,外
地人到長安不會受到留難。
    入城後,在約定處發現李靖要緊急見他的暗記,忙匆匆到李靖的將軍府,見他正准
備出門,李靖見他來到,改乘馬車,道:「我本以為秦王會留我在此,好與你們聯絡接
觸,豈知秦王剛才忽然改變主意,要我夫婦隨他到終南山去,此事令我很不舒服。」
    徐子陵同情的道:「李大哥為我們的事,作出很大的犧牲,希望不會影響李大哥和
世民兄的關係。」
    心中想到大有可能是因師妃喧和李世民說過話,使李世民狠下決心對付他們,遂把
李靖夫婦調離長安,以免節外生技。
    里巷深處仍偶而傳來鞭爆聲,自不及前兩天的頻繁熱鬧。
    李靖斷然道:「大家兄弟,不用說這種話。今次若非你們仗義幫忙,後果不堪設想。」
    徐子陵道:「事情有何進展?」
    李靖胸有成竹的道:「一切全在我們的控制下,現在只等楊文干去偷沙家那批火器,
交收時來個人贓並獲,我們就可把京兆聯一舉蕩平,逮捕任何牽連在內的人。」
    李靖傲然道:「在我們的地頭,這種小事怎難得倒我們。唉,正因這原因,我才不
放心你們,現在楊公寶庫已成泡影,為何小仲仍沒有絲毫收手的意思?」
    這問題教徐子陵如何答他,只好道:「一時間他很難接受這事實,過幾天冷靜下來,
說不定有別的想法。」
    李靖苦笑道:「可是照我看秦王仍認為小仲不會罷休,一旦變成正面衝突,事情本
身的推展會改變人的觀感意願,當變得只有仇恨而沒有交情時,一切都會失去控制。」
    徐子陵心中暗歎,自寇仲決意爭霸天下一切正朝這方向推展。
    李靖頹然道:「起始時,天策府大部份人對秦王這麼看得起你們,都不以為然,可
是事實不斷證明秦王對你們的看法是正確的,所以你們已成為天策府群將最顧忌的人,
知道一但讓你們取得立足據點,會成為最可怕的敵人」。
    徐子陵苦笑道:「他們不用把我算計在內吧?」
    李靖道:「他們並不曉得你和寇仲的關係,但曉得又如何呢?誰不怕若只殺寇仲,
將來會遭到你們的報復!現在無論朝內朝外,你兩人已被視為繼寧道奇和宋缺後,這幾
代的人中最傑出的高手。假以時日,更不得了。」
    徐子陵愕然道:「我們被捧得太高了。」
    馬車在城門前停下,李靖雙目射出深刻的感情,眼眶一紅,淒然道:「我已失去一
個好妹子,再不想失去兩個好兄弟,想起將來或要對仗沙場,更令人神傷魂斷,希望那
一天永遠不要來臨,子陵保重。」
    強忍著英雄熱淚,下車改乘戰馬,出城去了。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