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5卷)
第五章 你爭我奪

    寇仲送走徐子陵後,先把東北和西南兩區重新分隔,只留下東壁作唯一貫通兩區的
出入口。為安全計,活壁仍是關閉,只是沒有上鎖。
    接著他朝通往城外的秘道入口走去,依魯妙子留下的指示開啟秘道的隱門,果然如
他所了,是另一間相連的密室,另一邊才是通往城外秘道的入口。
    在火熠光下,在間只有鄰庫八分之一大的小室放置了大小不一共八個桃木箱,令寇
仲好奇心大起,決定先查看箱內的東西,才到秘道的另一端探查情況。
    這是他對整個楊公寶庫已有較深入的瞭解,且愈清楚其中的情況,愈為整個底下建
構的匠心獨運,鬼斧神工而讚歎。
    不過若非有當時權傾天下的楊素全力支持籌劃,兼且長安又是在興建中的城市,想
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在地底建一座寶庫,誰都辦不到。
    楊素在這場與楊堅的權力角逐中,成為最後的勝利者,透過楊廣把楊堅害死,楊公
寶庫備而不用,但隨楊素之子楊玄感之死而成為一個謎般的傳說。
    不知如何輾轉把秘密傳到高麗去,於是傅君綽奉師命來到中原,且大有可能是作探
路的先鋒,目的是把楊公寶庫的兵器財寶,秘密運返高麗。可惜傅君綽只能進入地庫的
西南軸,目睹假庫的情況當然是大失所望,只順手取走一批珍寶,希望在江湖引起大亂。
其中自有些轉折的遭際,那就非寇仲所能憑空猜估。例如傅君綽的師妹傅君瑜,便似對
楊公寶庫茫無所知,這是寇仲難以解釋的。
    寇仲打開第一個箱的蓋子,裡面竟是幾套折疊整齊的衣服,拿起一看,只是普通商
旅慣穿的服飾,手工質料不見出色,不用說是供楊素緊急時作逃亡掩人耳目之用,這家
伙確實設想周到。
    衣服下赫然有兩個面具,只望一眼寇仲已知是出自魯妙子的妙手,大喜過望,剛好
和徐子陵一人一張,比得到整箱黃金更令他欣喜,連忙納入囊中收藏妥當。
    接著把其他箱子逐一打開,兩箱是真正價值連城的罕有珍寶,琳琅滿目,以寇仲的
定力,亦要為之目眩神迷,喜出望外。
    另外五箱全是各式兵器,無論一刀一盾,均大有名堂,顯是楊素珍藏的歷代神兵利
器,任取其一,也是練武者夢寐以求的異寶。
    寇仲大感不虛此行,心想只要讓高占道等人任選其心頭所愛,必可教他們歡欣若狂。
    順步再到通往城外的秘道入口,火熠光映照下,兩條鐵軌延伸而去,軌上停放著十
多輛鐵製車箱,每車十輪,結構堅固,可盛載重物。
    正要提氣疾行,到另一端出口看看,忽然「噹」的一聲,嚇得他彈跳起來,茫然不
知發生什麼事。

                  ※               ※                 ※

    徐子陵從永安渠的出口離開,此地道設計巧妙,出口在渠壁的水底下,只最後一截
斜道浸在水裡。
    整座楊公寶庫最令人叫絕的地方,是在啟動總樞紐前,所有秘道均被封閉,等若把
寶庫隱形。除非把整座長安城的地下掘開,而當然沒有人會這麼做。
    寶庫的整個通氣系統,則與無漏寺天衣無縫的結成一體,上趟徐子陵和雷九指除方
丈室外,踏遍整座無漏寺仍沒發覺這方面的絲毫蛛絲馬跡。
    徐子陵索性沿渠潛游一段水程,到最接近高占道等人的藏身處才從水底冒出來。
    天上正下著微微細雪,仍是夜深人靜的理想時刻。
    心忖應是黃昏後立即進入寶庫,否則現在該是光天化日。
    他身穿的水靠是由高占道請這方面的巧匠特製,顏色灰黑,藉著夜色,配上徐子陵
迅如鬼魅的夜行騰縱術,確有潛蹤的作用。
    今晚巡城的衛隊明顯比昨晚增多和嚴密,當然難不倒徐子陵這年青一代的頂尖高手,
他竄高伏低,忽停忽走,不到一盞熱茶的功夫,避過幾起巡城軍後,抵達可以遙瞰高占
道等藏身宅院的一處屋脊。
    徐子陵目光首先落到設置在主宅正門簷上的雄雞瓦當裝飾,心中一震,立即曉得有
問題。這是他和高占道約定的傳訊方法,若一切無恙,雄雞會正向前方。如果偏右,表
示形勢危急,他們可能來不及逃走;假設偏左,他們仍有從地道脫身的時間。
    宅院烏燈黑火,與四鄰的房舍相比沒有任何特別礙眼處,但徐子陵卻深深感受到其
中的重重危機。
    偏向左方的瓦雞,把凶兆清楚具體的顯示出來。
    究竟敵人是誰,能於這要命時刻發動,把他們鉗制,為的肯定是楊公寶庫。高占道
等人曾經他們指點武功,這些年又日夕苦修,要把他們一網成擒,怕只有石之軒、祝玉
妍、涫涫、趙德言、可達志那般級數的高手始有可能辦到。
    不過他立即把趙德言、石之軒兩方勢力剔除。前者自以為穩操勝券,不愁他們不交
易;後者則該因尚未感應到邪帝舍利出土,故不會輕舉妄動。
    想到這裡,他敢肯定高占道是給祝玉妍制服,她們曉得他們今晚會進入寶庫,又不
願明刀明槍的和趙德言爭個你死我活,只好先發制人,迫他們把舍利先交出來,甚至要
他們供出進入寶庫的方法。
    想通這點後,徐子陵深吸一口氣,騰身而起,橫過近十丈的空間,落在宅院正門前,
若無其事的推門入屋。
    燈火亮起。
    涫涫甜美的聲音在他後方道:「子陵辛苦哩!坐下來喝杯熱茶吧。看你濕淋淋的樣
子,真教人著憐!」
    縱使徐子陵作足心理準備,入目的形勢仍瞧得他頭皮發麻。
    高占道等十八個人橫七豎八的倒在大廳一角,人人昏迷不醒,縱然沒有人監管,可
是憑徐子陵一人,能救得多少個?
    在廳子中央的圓桌處,坐有臉蒙重紗的祝玉妍、邊不負、辟守玄、聞采婷、霞長老
五大陰癸派巨頭,正悠閒的品嚐香茗,似對徐子陵的駕臨不屑一顧。
    退路則給涫涫封死。
    祝玉妍透過重紗朝他望來,淡淡道:「你的兄弟在哪裡?」
    邊不負冷哼道:「一句謊話一條人命,你最好考慮清楚再答。」
    涫涫飄到他身後,幽幽道:「不要怪我們沒有遵守諾言,是你們先出爾反爾,我們
才被迫使出非常手段。」
    徐子陵暗捏不動根本印,裝出一個苦澀的笑容,點頭道:「好!今趟算我們一敗塗
地,開出放人的條件吧!」來回在高占道等人身上掃過多遍,到肯定他們只是穴道被制,
才收回目光。
    祝玉妍語氣轉厲,仍是那句話,道:「你的兄弟在哪裡?」
    徐子陵從容笑道:「我們似乎仍未談妥條件,對嗎?」
    「雲雨雙修」辟守玄豎起拇指讚道:「有膽色!」
    聞采婷向祝玉妍道:「不若我們先把這小子擒下,免得要看他的臉色。」
    徐子陵心中好笑,曉得聞采婷只是虛聲恫嚇。並非說祝玉妍一方沒此能力,而是一
旦動手,極可能驚動巡城的軍隊,那對雙方都不會有半點好處。
    涫涫在他背後扮好人般柔聲道:「子陵是聰明人,該清楚在目下的情況,沒可能有
第二個選擇。」
    祝玉妍冷冷道:「乖乖給我把寶庫和舍利交出來,否則只是死路一條。」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動手吧!憑您老人家這麼一番空口白話,我就會乖乖吐露嗎?
我決意死戰,寇仲日後自會替我取回公道。」
    除了看不見祝玉妍和身後的涫涫的表情,邊不負等全是木無表情,但徐子陵卻直覺
感應到他們心內的震盪,知道自己這記反客為主的虛招,擊中他們的要害。
    涫涫在他身後嗔道:「有事好商量,何須動不動講生講死的。」
    徐子陵斷然道:「我再沒耐性磨纏下去,若你們不能開出令我滿意的條件,只好來
個玉石俱焚,看看你們是否有本領把我留下來。你們若把人殺掉,寇仲自會把邪帝舍利
毀去,教你們永遠得不到。」
    祝玉妍發出一陣低沉的冷笑,點頭道:「好!你確有談條件和講價錢的資格,寇仲
是否仍留在寶庫內?」
    徐子陵答道:「宗主若立即趕去,有五成機會可與他碰頭。」
    祝玉妍一字一字緩緩道:「這樣吧,我以陰癸派之主立下咒誓,只要你肯坦白說出
如何進入寶庫,我可保證不傷害寇仲,這裡的十八個人亦全部交還予你。他們的生死,
由你一句話決定。」
    徐子陵道:「既由宗主親口立誓保證,當然不會食言。由這裡到寶庫入口,只是一
盞熱茶內的工夫,所以兩盞熱茶後,仍不見宗主回來,該知我並沒有說謊,其他人須立
即離開,在兩個時辰內不得干擾我們。」
    一直沒作聲的霞長老道:「既然距離此處不遠,我們可派人去查看,確定你徐子陵
沒有說謊,立即可以放人。」
    徐子陵搖頭道:「這是在下自保的一個條件,去的須是祝宗主,涫小姐兩人。」
    祝玉妍點頭道:「這條件尚可接受。」
    轉向辟守玄道:「若我們兩刻鐘仍未回來,表示我們已進入寶庫,你們立即離開,
不得有違。」
    辟守玄雖是祝玉妍的師叔,亦只能是點頭聽命的份兒。
    祝玉妍表示誠意後,向徐子陵道:「說吧!」
    徐子陵壓低聲音道:「入口就在獨孤閥西寄園北井內。」
    接著毫不隱瞞說出井口的位置,及鈕掣的所在,連鋼閘的開啟方法一併道出。
    聽到入口在井底,比照徐子陵身上水靠沾濕的情況,眾人至少信足五成。
    邊不負沉聲道:「裡面尚有什麼陷阱機關。」
    徐子陵道:「機關都給我們破去,諸位不用擔心。」
    祝玉妍倏地立起,道:「你說出的佈置,確是那老不死的作風,希望你沒有說謊吧!」

                  ※               ※                 ※

    定下神來,寇仲才想到是有人觸動地庫的警報系統,首先想到的是進入主控樞紐那
鋪上深淺不同顏色的廊道,立時大吃一驚,心忖若給人潛入樞紐室,關閉機關,後果可
能非常嚴重。
    此時他無暇計較為何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或是什麼人會神通廣大至此?只知應立
即趕到控制室阻止事情的發生。
    他展開身法,瞬那間來到唯一仍可通到箭室的活壁處,撞壁而入。
    下一刻他立在廊道盡處,活壁天衣無縫的關上,身後是有箭孔的牆壁,右方是進入
假寶庫的入口,正門對著鋼閘。
    鋼閘剛好張開,火熠光進來。
    寇仲恍然大悟,警報不是來自通往總樞紐室的廊道,而是來自鋼閘之外。
    寇仲本仍可來得及退回活壁的另一端,不過活壁移動的聲音,會洩露出他絕不願說
出的秘密。只好硬著頭皮,卓立廊道盡處,迎接凶多吉少的本來命運。
    火熠光下,三個人閃身而入見到寇仲不但沒有訝異,帶頭的更哈哈笑道:「少帥想
不到吧!今趟看你能逃到哪裡去?」
    說話的正是齊王李元吉,身後兩人分別是帶上頭罩,一身夜行衣的楊虛彥,另一人
則是老朋友南海派的年青掌門人梅洵。
    憑這三個人的實力,他寇仲就算有徐子陵幫手,怕仍是輸多蠃少。
    到此刻寇仲仍弄不清楚對方怎會掌握到秘道的入口,問題肯定出在他和徐子陵身上,
否則李元吉可尋到寶庫,至少可找到假庫。
    寇仲感到自己未必輸掉全局,哈哈笑道:「幸會幸會,今次確是狹路相逢,只好來
個手底下見真章,看看誰能活著出去。」
    楊虛彥沉聲道:「徐子陵在哪裡?」
    寇仲故作驚訝道:「這麼說,你們並非見到子陵從井口爬出去才懂得進來啊。」
    李元吉微一愕然,道:「先宰掉你也不錯。任你們奸比狡狐,也想不到我會使人輪
班監聽地底的情況。西寄園一向是我疑心的地方,尤其是北井,只是查不到入口,少帥
今次是幫了本王一個大忙。」
    寇仲聽他口氣,心中一動,猜到李元吉此來極可能是瞞這李淵以至乎李建成,欲把
楊公寶庫據為己有。所以來的只有三個人,梅洵或許真心助他,楊虛彥肯定別有居心。
    同時暗怪自己大意,像長安這種大城,均有監聽地底的佈置,以防敵人掘地道攻城,
所以要監聽他們到地下尋寶,現成方便。
    李元吉一振手提的裂馬槍,豪氣干雲的道:「今晚非是一般的江湖仇殺,沒有什麼
規矩可說的,寇仲你若肯自盡,我李元吉敬你是條漢子,就讓你保留全屍。」
    寇仲仰天大笑:「廢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看你在這環境能否使出回馬槍,令我
一開眼界!」
    「鏘!」井中月離鞘而出。
    楊虛彥低叱一聲,在李元吉旁搶出,影子劍法全力展開,往寇仲攻來。
    梅洵負責高舉火熠,在最後方壓陣。
    受到廊道空間的限制,李元吉他們只能使車輪戰法,輪番強攻,看寇仲能支持多久。
    寇仲虎背猛撞在箭壁處。
    「轟!」
    鋼閘關閉。
    寇仲大喝道:「現在無論是生是死,誰都出不了去。」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