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5卷)
第四章 楊公寶庫

    徐子陵不解道:「推也推不動,怎算是活的?」
    寇仲興奮的解釋道:「推不動是因此活壁特別厚重,魯大師曾提過這一種活門,穿
過後該再沒有機關設施,這是他的慣技。」
    徐子陵奇道:「為何你忽然變得如此精明,竟能發現出這麼全無異樣的一道活壁,
現在是否該合力去推。」
    黑暗中,寇仲正對牆壁敲敲打打,擺出副像師傅般的款兒,得意道:「這叫福至心
靈,又叫垂死掙扎,這一幅活壁質地與別不同,透露出秘密。幸好看不到東西,且心中
認定『十字佈局』的存在,這活壁後若有通道,不是剛好與進來的廊道連成一條直線嗎?
來!你的手按在這裡。」
    兩人四掌按在活壁左方邊沿處,心叫老天爺保佑,大喝一聲,運勁發力。
    活壁紋風不動。
    寇仲道:「或者該試推另一邊。」
    仍是推之不動,毫無反應。
    寇仲嚷道:「沒可能的,這明明是道活壁。」
    徐子陵研究一番,同意道:「這六尺見方的截牆壁確與旁邊的牆壁石質有異,會不
會有壁鎖一類的佈置?」
    寇仲頹然道:「壁腳牆全給小弟摸遍,仍是一無所獲。」
    徐子陵道:「魯先生在遺卷有關門鎖的一章 ,你能否背念出來聽聽?」
    寇仲苦笑道:「明白的都給我牢記在心,只怕念出來沒有甚麼用。」
    徐子陵一震道:「那即是說,你有不明白的地方?」
    寇仲道:「這個不在話下,文字是死的,活人去看當然會出問題。」
    徐子陵失笑道:「虧你還說理所當然,一副錯不在我的樣兒。快念不明白的來聽聽,
否則我們只有拿生了的兵器來鑿牆。」
    寇仲沉吟半晌,道:「不明白的只有幾句,其中兩句提及一種『互鎖』,甚麼『啟
此關彼』,大約是這樣,你看在這情況下是否有用?」
    徐子陵把「啟此關彼」反覆念了三遍,虎軀一震道:「我明白啦!」
    寇仲大喜道:「謝天謝地,這麼啞謎式的話你也能掌握到,早該把遺卷交由你負責
細讀。」
    徐子陵道:「不要高興得那麼早,我只是想到地庫所有廊道密室若以一個東西南北
十字軸作佈局,那對著假庫廊道的那端當有另一條廊道,封道的活壁該與眼前的這片活
壁有『互鎖』的關係,你認為如何?」
    寇仲拍腿道:「有道理,這兩道互鎖的活壁把十字軸的西南軸和東北軸分隔成兩區,
西南軸這邊既是入口,更是用來騙人的,所以把假庫放在這邊。這樣的設計,確把『心
戰』發揮得淋漓盡致。」
    兩人摸索著來到對正假庫的一塊牆壁前,研究半晌,己可肯定這是片活壁,證明徐
子陵的推論正確,只是仍是無法開啟。
    寇仲道:「若我沒猜錯,娘只曾到過假庫來。」
    徐子陵道:「你的意思是否這兩道互鎖的活壁,須兩人同時啟動,才能解鎖,因娘
是單獨來尋寶,所以沒法到另一邊去?」
    寇仲歎道:「和你說話最有樂趣,異日你離開後,我定會感到寂寞。」
    徐子陵哂道:「你那有空間感到寂寞呢?少說廢話,我負責北壁,該如何解鎖?」
    寇仲道:「無論此壁彼壁,都是光光滑滑,就算魯大師親臨,亦唯有往內推一法,
你想到其他方法嗎?」
    徐子陵笑罵道:「恁多廢話。」摸著牆壁去了。
    片刻後,徐子陵的聲音傳回來道:「準備!推!」
    「卡嚓」一聲,兩壁同時陷入寸許。
    寇仲高呼道:「成哩!待我過來再說。」
    來到徐子陵旁,道:「西區該位於無漏寺之下,北區自然應是機關樞紐的開關室。
照『啟此關彼』的提示,這兩扇活門只能開啟其一,當我們進入機開室,便可把所有通
道打開,這推論有點道理吧!唉!我受夠哩!再不想犯錯。」
    徐子陵也心大心細,苦笑道:「你的推論似頗有道理。唉!我也受夠了!」
    寇仲哈哈笑道:「大丈夫馬革裡,視死如歸,我呸!」
    就那麼以肩頭往活壁揮去,「隆隆」聲響,活壁往內搖擺,兩人立不住腳,朝內傾
跌。
    「蓬」!
    活壁在兩人身後關上,竟又「卡嚓」一聲上了鎖,巧妙至令人難以相信。
    像歷史重演般,一道長廊往前延伸,盡端是夜明珠的濛濛清光。
    寇仲爬起來道:「希望不是另一道箭閘。」
    徐子陵藉著微弱的清光,細察地面道:「看到嗎?地面似是用兩種不同深淺的灰磚
成的,和剛才的廊道不同。」
    寇仲定神一看,喜道:「果然如此我們找對地方哩!」
    徐子陵奇道:「若不是你早先頻頻出錯,只聽你這麼說,還以為你手上有張藏寶圖。」
    寇仲興奮的道:「事實上魯大師的機關學遺卷就等若一張尋寶圖,只是我看不懂而
已!這種地紋佈局,已近尾聲,即使踏錯,只是觸動警號,以防大有人偷偷進入機關室,
把在寶庫內的人困死。魯大師還說這雖是小玩意,卻有很大的預防作用。」
    徐子陵道:「那應該踏深色的磚,還是淺色的磚?」
    寇仲抓頭道:「這個他沒有說清楚自古成功在嘗試,試試看如何?」
    徐子陵笑道:「你不是一直勇於嘗試嗎?為何卻像要我拿主意的模樣。」
    寇仲哈哈一笑道:「我在機關學上的信心,早被這裡的機關陷阱徹底摧毀,更不敢
相信自己的運道,所以今趟由你作出選擇。」
    徐子陵伸足在深色的磚輕點一下,道:「應是深色的磚有問題,點上去有少許浮動
的感覺。」
    寇仲道:「那就對哩!當整個人踏上去時,重量會令方磚下沉一、兩分,觸動警鈴。」
    徐子陵試舉步踏上一方淺色的磚,全神戒備的靜立片刻,道:「走吧!」
    兩人踏著淺色磚步步為營的往前推進,約五十止後,左右兩排各三顆夜明珠的映照
下,果然是一道門,沒有鋼環,只有個圓形的掣鈕,邊圓滿佈刻數,共四十九格,鈕的
上方還有個紅色的圓點刻在門壁上。
    兩人瞧得眉頭大皺。
    寇仲見徐子陵往他來詣問的目光,道:「這是魯大師發明的另一種鈕鎖,鈕制上刻
有度數,名為『天地鎖』,甚麼『天往左旋,地往右旋』,又甚麼『天一地二,天三地
四』,看得人頭大如斗,不明所以。嘿!幸好面對這天地鎖時,我忽然又有點明白。」
    徐子陵不解道:「我給你弄糊塗,魯先生的秘笈不是一本教人如何設置機關的書嗎?
為何聽你的說話,卻只像教人如何開門關門,開鎖上鎖,只像一本教人偷東西的秘笈。」
    寇仲坦白招供道:「秘本內確有詳列各種機關佈置,還有圖繪解說,可是那麼紙上
談兵,小弟又生性魯鈍,故只能看個一知半解,還不斷淡忘,最後索性送給陳老謀這真
正的專家去看。今趟最失策是沒請他老人家來。」
    徐子陵然笑道:「差點給你氣死。這或者是最後一關,我們必須想辦法解鎖破關。」
    寇仲露出苦思的神色,道:「鎖內的構造非常複雜巧妙,不過卻非是無跡可尋,因
為當正確的刻數觸動鎖鈕,會發出與別不同的聲音,這可是魯大師自己說的。」
    徐子陵道:「這就易辦,寇大師請動手。」
    寇仲蹲下來,緩緩扭動掣鈕,唸唸有辭的道:「先試試『天一地二』,先往左旋,
我的娘!肯是這個刻數。」
    當刻數二十一經過紅點,竟發出輕微異響,但若非兩人有心留意,必會錯過。
    寇仲用力按下,發出「的」一聲脆響。
    寇仲哈哈笑道:「我們終於從小扒手升格為神偷,連這種怪鎖也懂得開。」
    徐子陵沒好氣的道:「門開後再吹大氣吧!」
    寇仲又喃喃道:「地往右旋!」
    反方向把掣扭回去,到四十七度,異響再起,按下去又是另一聲機括響音。
    寇仲回頭緊張的道:「再來估地二該成了吧?」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你竟來問我?」
    寇仲猛一咬牙,續往右轉到四十七度再按一下。
    「卡嚓」!
    只要不是聾的,就該曉得鎖被解開。
    寇仲神氣的站起身,拂掉身上的塵屑,兩手按在門上,用力一推。
    鋼門應手內移現出一個方廣僅十步的小室。
    小室中央處有個水井般的設施,井上有個大絞盤,盤上卷有一小截粗如兒臂的鐵鏈。
    在幾經挫折和苦難後,他們終於闖入聞名天下楊公寶庫的機關主控室。
    徐子陵和寇仲轉動絞盤,盤上的鐵鏈不斷增多。另一端顯然連繫著輪軸一類的佈置,
只容他們逐分逐寸的把鏈子絞上來。
    「卡」!
    鏈子再絞不動。
    寇仲忙把絞柄鎖死。
    兩人你眼望我眼,靜心守候。
    好半晌後,腳下深處忽然傳來如悶雷般「隆隆」異響。
    寇仲大喜道:「是水流聲!」
    徐子陵道:「機關是利用水力發動的。」
    寇仲擔心的道:「希望石之軒沒有在方丈室打坐,否則憑他的功力,地底的震動絕
瞞他不過。」
    徐子陵冷哼道:「知道又如何?他懂得下來嗎?」
    「軋軋」之聲連串響起。
    寶庫的開關終於啟動。
    寇仲往門外走去,笑道:「今次學乖啦!先來個一人一顆夜明珠,陵少意下如何?
算不上是貪心吧!」
    分隔西南軸和東北軸的兩扇連鎖活壁同時開啟,現出通往東區寶庫的秘道。
    兩人穿過長廊,來到一個圓形的石室,中央有張圓形的石桌,置有八張石椅,面繪
有一張圖文並茂繕析詳盡的寶庫地圖,更顯示出寶庫與地面上長安城的關係。這正圓形
的地室另有四道普通的木門,分別通往四個藏寶室,桌下尚備有火石、火熠和紙煤,以
供點燃平均分佈在四周室壁上的八盞牆燈。
    燈火大明後,兩人逐室搜索,為之歎為觀止,始知楊公寶藏,確是名不虛傳。
    四座石室,每室寬廣達百步,三座藏兵器,一座藏以黃金為主的財寶。
    所有兵器,均以防腐防的特製油布包裡妥當,安放在以千計的堅固木箱內。
    粗略估計,只強勁弓已達三千張以上,箭矢不計其數。其他甲、刀、槍、劍、戟各
類兵器,更是數以萬計,足可裝配一個萬人勁旅有餘。
    兩人回到石桌坐下時,心中仍震撼不已。
    寇仲讚歎道:「楊素確有眼光,庫內的兵器都是上等的優質貨。」
    徐子陵正用神觀看繪在石桌面的地圖,道:「魯先生把舍利藏在那裡呢?」
    他們雖然沒有且更不可能把藏在四座地庫的過萬個大葙逐一打開,已可肯定邪帝捨
利另有秘密收藏點。甚至楊素當年亦不曉得魯妙子把這魔門中人夢寐以求的異寶,偷偷
收入庫內某處。
    寇仲歎道:「我暫時沒精神去想這勞什子舍利,你看出甚麼竅妙來。」
    徐子陵道:「老天爺確把你照顧得無微不至,共有四條地道,入口分別在四庫之內,
其中一條直達城外一座小丘處。」
    寇仲大喜道:「這叫皇天不負有心人。」旋又歎道:「不過要運走這麼大批黃金兵
器,雙龍幫全軍出動,也力所難及。若要一次過運走,組成的騾馬隊至少有十多里長,
這樣去搬東西,只是個大笑話。就算走水路,至少也要十條八條超級大貨船。」
    徐子陵仍在細讀圖旁的說明文字,道:「通往城外的秘道設有車軌和運貨的鐵車,
只要絞動拉索,可把兵器迅速運往城外。只是所謂迅速,恐怕至少要一兩天的時間。」
    寇仲指著通往城外秘道和寶庫間的一個方格狀空間,道:「這看來是另一個地室。」
    徐子陵正讀至開啟地道的方法,道:「先不理其他事,這裡有一套封庫的方法,可
以讓我們把位於西南軸的假庫和真庫分隔開來,就算有人曉得西寄園的入口,亦摸不到
這邊來。」
    寇仲當然明白他意之所指,一掌朝桌邊拍下去,剛想叫絕,面上現出古怪神色。
    徐子陵訝道:「甚麼事?」
    寇仲俯身往從地板撐出,承托著石桌的獨腳望去。道:「這桌子有點古怪,拍上去
時傳入手掌的震湯力,似是可以活動的樣子。」
    徐子陵一震道:「莫不是這石桌是環鎖的另一變體花招,可以開啟某暗格秘牢?」
    寇仲跳起來道:「定是如此!」
    雙手抓著桌沿,朝上拔起。
    桌子應手上升兩寸,發出一聲輕響。
    你眼望我眼下,寇仲道:「左旋還是右轉?」
    徐子陵苦笑道:「該沒箭射來吧!」
    寇仲唱喏道:「那就來個天旋左轉。」
    圓桌下發出輪軸磨擦的聲音,往左旋去。
    桌旁一方地板往下沉去,現出內裡窄小的空間。
    徐子陵走到小方洞旁,探頭下望,道:「有個封蓋的銅製小罐子。」
    寇仲道:「我不敢放手,你打開來看看。」
    徐子陵蹲跪探手,忽又把手縮回來,道:「記否當日在淨念院,了空把和氏壁藏在
銅殿內,使我們感應不到和氏壁。」
    寇仲點頭道:「對!若把蓋子打開,石之軒說不定可能感應到。」
    徐子陵又伸手下去,不是要把桶蓋揭開,而是挽上手中秤秤,試探桶子的重量。
    寇仲見他沒有作聲,忍不住問道:「怎麼樣?」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先把秘洞關上。」
    寇仲依言封洞,待一切回復原狀,兩人重新坐下。
    徐子陵道:「桶子最少重百斤。」
    寇仲嚇了一跳,道:「有這麼重?」
    徐子陵道:「裡面肯定有球狀的物體,浸在奇怪的溶液內,這定是令尤鳥倦等人感
應不到舍利所在的獨門秘法。」
    寇仲道:「但剛才為何你神情有異,我還以為是中邪。」
    徐子陵道:「和中邪差不多,當我摸上銅罐的挽手時,腦海竟出現充滿血腥的可怖
情狀,耳內更似聽到千萬冤魂索命的厲呼,好半響才消去。」
    寇仲打個寒噤道:「這麼邪!」
    徐子陵道:「現在恐怕快天光了,先決定怎樣行動。」
    寇仲目光落回桌面的繪圖上,道:「另三條地道分別是通往西寄園……哈!這不是
沙府嗎?又有這麼巧的。」
    徐子陵笑道:「你若沒留書出走,回家倒方便。」
    寇仲正研究最後一條地道的出口,皺眉道:「這不是個出口,但卻可直通水安渠。」
    思索半晌,寇仲斷然道:「我留在這裡設法弄清楚所有機關佈置,麻煩陵少利用永
安渠的出口,領占道他們進來,待我們先立於不敗之地後,才去想其他傷精神的事。」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