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5卷)
第二章 心戰之學

    太陽終於沒在西山之下,自午後開始,天下雲層變得厚重,晴朗的天氣只是曇花一
現。
    徐子陵和寇仲坐在飯館內一角,叫來饅頭小菜,在進水井探險尋寶前先來個餵飽肚
子的壯舉。今天是年初二,開營業的店子不多,此為其中之一,故擠滿食客。
    斜對面就是獨孤家西寄園的後牆。
    店舖和大酒家雖集中在東西兩市,這樣的食店卻因應需求,散佈全城的裡坊內。
    而客棧則多設於朱雀大街那類通衢大道。
    寇仲看看包好放於一旁的井中月和裝滿探險工具的布袋,笑道:「我的出走留書,
放在枕頭下面,這樣愉快輕鬆的離開,對我和沙家均有利無害。另外還有兩封信,一封
給李淵,一封給李建成,免得常何費唇舌解釋,一次寫三封信,用足我整個時辰,真辛
苦。」
    咬一口饅頭,又道:「祝玉妍、石之軒和趙德言當然不是善男信女,表面上行事作
風也很接近,總愛使手段,處事狠辣絕情,但我總覺得他們仍有很大的分別,陵少以為
如何?」
    徐子陵道:「我對趙德言並不熟悉,不過只看他忽然出到擄人勒索這一招,更以
『七針制神』來對付雷老哥,手段卻直接,確有兩軍對壘、力爭勝券的味道,可見此人
既有膽色更有冒險拚搏的精神,我們和他交手,要留神他這種作風和性格。」
    寇仲道:「祝玉妍比諸他又如何?」
    徐子陵沉吟道:「祝玉妍似不像她擺出來的樣子那末無情,事實上她是個感情豐富
的人,至少對岳山和石之軒便變得不太理智。只是坐在她的位置,不能不把真正的感情
隱藏起來,裝出冷酷絕情的模樣。要真的冷酷無情,還得數石之軒。不過就算石之軒,
仍過不了他女兒父女之情那一關。」
    寇仲點頭道:「我完全同意你的話。只看祝玉妍悉心栽培出一個涫涫,而石之軒對
兩個徒弟左防右防,更令兩徒弟為《不死印卷》鬥個你死我活,可知石之軒是個只顧自
己的人。至於趙德言則是另一類人,陰險狡詐更過祝石兩人,絕不會因一時衝動或憤怒
失去自制,為了個人的野心全不理別人的死活,否則就不會助桀為虐,幫頡利進侵中原。」
    徐子陵給他斟茶,笑道:「為什麼忽然這麼有興趣討論他們性格上的分別。」
    寇仲雙目閃亮,壓低聲音道:「我在找尋他們性格上的弱點,看看有否可資利用的
地方。我對石之軒最模糊,你曾跟他三度交手,該比我清楚些。」
    徐子陵道:「他說話不多,我的直覺是他自視極高、孤傲離群,看不起任何人。事
實上有資格作他對手的,確沒多少個。」
    寇仲思索道:「縱使知道他們性格上的分別,但在精心策劃的行動中,仍起不到什
麼作用,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徐子陵點頭表示明白,因為當一個人理智地去計算時,會盡量不被情緒和自身性格
所牽制,兼之要有空閒容納別的意見,會把個人的主觀減至較低的程度。
    寇仲成竹在胸的道:「可是當他們發覺所有原本擬好的計劃全派不上用場,情況將
是另一回事。所以我才特意造出這種形勢,令各方敵人在變化驟生之際,沒空經深思熟
慮便要付諸行動,那我們就有可乘之機。」
    徐子陵笑道:「少說廢話,先到下面看看是什麼一回事,才決定怎麼辦吧。」

                  ※               ※                 ※

    兩人先後翻過院牆,躲在一堆草樹叢裡,兩丈許外就是目標的北井。
    寇仲低聲道:「我真擔心下面沒有入口,那時怎辦才好?」
    徐子陵明白他患得患失的心情,安慰道:「這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肯定要考考你這
不肖徒兒在機關術上下的工夫,去吧!」
    兩人掠過兩丈的距離,縱身入井。
    井水冰寒刺骨。
    他們閉氣下沉直達井底,這處光線難到,兼在水內,何況更是晚夜之時,視力全派
不上用場,只能憑感覺行事。
    井底忽然開闊,果然不出所料,井底與一條地下河道相連。
    若換過是李建成派來的人,此時定弄不清楚該往地底河道那一方摸索,但兩人既肯
定寶庫該在無漏寺的地下,方向明確,遂朝那邊潛去。
    在狹窄崎嶇,伸手不見五指的河道潛游摸索近十丈後,徐子陵輕扯寇仲一下,表示
不對勁。
    寇仲立即會意,因為不是人人都像他們有長時間水內閉氣,只靠內呼吸的本領,所
以若入口離井底太遠,沒有道理。
    且地底河不斷深入下斜,豈非離地愈來愈遠。
    片刻後兩人重在井底冒出頭來。
    寇仲道:「肯定不在地底河內,因為地下河會因泥土的變化而改變,所以有些井會
忽然乾涸,入口當在底部井壁的某一處。」
    徐子陵調勻氣息道:「由現在開始,我再不靠你什麼勞什子的機關學,因為小弟左
足踢到的,肯定是入口的機關。」
    寇仲大喜道:「不要動!」反身鑽回井底去,循徐子陵的腳摸到有問題的一方石塊,
果然從井壁上突了寸許出來,剛才若非注意力全集中往地底河,該不會大意錯過。
    寇仲心叫一聲老天爺保佑,向半尺見方的石塊用力按去。
    在兩人期待下,「軋軋」聲響,在井底的窄長空間份外觸耳。
    在浮在井水面的徐子陵頭頂處,井壁緩緩凹陷下去,露出僅可容一人通過的入口。
    寇仲浮起來,喜道:「我的娘,終成功哩!」
    徐子陵歎道:「我沒有信心。」
    寇仲愕然道:「要信心來幹嗎?入口就在眼前,只要不是沒手沒腳,就可以爬進去。」
    徐子陵哂道:「我不是對寶庫沒信心,而是對你的機關學沒有信心。」
    寇仲心情大佳,沒暇計較他的揶揄,笑道:「吉人自有天相,我剛才只是沒有表現
的機會,陵少爺,讓小弟打頭陣吧。」
    領先貼壁而上,鑽進黑沉沉的小方洞去。
    通道先往上斜斜伸延達五丈,又改為向下斜伸,且頗為陡峭。
    秘道四壁出奇地沒有長滿苔菌一類最喜濕暗的植物,空氣悶濁得可令人窒息,幸好
兩人有轉外呼吸變內呼吸的「胎息」絕技,索性像在水底內般閉氣而行。如此往下膝行
十多丈後,寇仲倏地停下得意洋洋的道:「又有一按制鈕,兄弟!今趟我沒有失威吧?」
    徐子陵知他學乖了,不敢錯過任何異樣的情況,在後面點頭道:「你是專家,一切
由你決定,不用徵詢我這外行人的意見。」
    寇仲好整以暇的大發議論道:「只是這條花崗石築成的秘道,已是巧奪天工,當年
不知動用多少人力物力,最難得是牽涉和動用到這麼多人,竟能瞞得過楊堅?由此可見
楊素當時必是權傾天下。」
    說話間,用力把凸出左壁的制鈕如法泡製的用力下按。
    「軋軋」聲再響。
    兩人身處的一截通道忽然移動起來,帶著兩人往下滑行。
    此一變化大出兩人料外,心叫不妥時,壁底下傳出滑輪磨擦崗巖的難聽的吱吱聲,
更因窄僅容身的通道大幅限制他適動應變的能力,欲退無從下,驚駭之中,這截忽然變
成能活動的通道,帶著身不由己的兩人往下滑去,且不住加速。
    兩人心叫我命休矣,「轟」的一聲,活動通道在俯衝近二十丈後,不知撞在什麼地
方,驀地煞止。
    他們卻沒有通道煞停的好運道,給強猛的衝力撞帶至茫茫黑暗中另一空間,身子凌
空下跌,蓬蓬兩聲,分別一頭栽進一幅像魚網般的東西內。
    彈起又再跌下,震得兩大年青高手渾身酸麻,暈頭轉向,不知人間何世。
    他們的噩夢尚未完結,網子忽往下墮,疾跌近丈後,隨跌勢網子往下束收,到跌定
的一刻,剛好把兩人網個結實,動彈不得,你的頭緊貼我的腳。
    自出道以來,從未試過窩囊狼狽至乎此等田地。
    地下河水流動的聲音,在這絕對黑暗的空間底下響起,淙淙作聲。
    網子搖搖晃晃下,左旋右轉,似永遠不會停下來。
    寇仲歎道:「我現在才明白魯大師書中寫的什麼『機關之學,心戰為主,詭變副之,
其他均等而下之』這道理,第一個掣鈕安全,教人怎想到第二個掣鈕竟是這麼娘的一個
陷阱。」回音陣陣,可見地穴之廣。
    徐子陵沉聲道:「不要呼吸,這裡充滿沼氣,多吸半口都有問題。」
    網子轉勢已盡,又往反方向轉回去,由緩至快。
    虛懸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底洞穴中,即使絕代武學大宗師,亦要失去位置方向的感
覺。
    寇仲道:「你呼吸過嗎?否則怎曉得?」
    徐子陵苦笑道:「我想試試這空間有否通氣口,唉!若我所料不差,剛才像傾倒廢
物般把我拋進來的,若非如此,地道內就該充滿沼氣。」
    早前在地道內的空氣雖然悶濁,卻沒有能令人中毒致命的沼氣。
    寇仲道:「唯一的好運道,就是這張網子非是像美人兒軍師那張網般以天蠶絲料織
成,而是用粗牛筋精製,不過經過這麼多年,已出現朽腐的情況,只要我發神力一掙,
保證寸寸碎裂,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怎敢輕舉妄動,陵少怎麼說?」
    徐子陵道:「現在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尋回剛才的來路,你不是把魯先生的遺卷
反覆看過十多遍嗎?快用你的小腦袋想想吧。」
    寇仲道:「小腦袋能想出什麼東西來?但小眼睛卻可看到很多東西,我隨身帶有十
多把火熠子,全都以防水油布包好,不怕。唉!要不要冒這個險呢?我們的閉氣神功絕
捱不多久。」
    徐子陵明白他的意思,搖頭道:「在有沼氣的地洞,最忌點火,你的火熠可留待我
們自盡時再用吧!今次看來真是一語成讖,分別只在就算我們有鑼有鼓可打,也是叫天
不應,叫地不聞。」
    寇仲漫無目的朝上黑暗投上一眼,笑道:「我們若能重返地面,告訴在朱雀大街行
來行去的人,下面有另一個天地,保證沒有人肯相信。來吧!我們先離開這裡。」
    網子終於靜止下來。
    「嗤嗤」連聲。
    寇仲一口氣發出數十線指風,激撞往四方,射上洞壁,沙石碎濺。忽來「噹」的一
聲!
    寇仲喜道:「成哩!」
    徐子陵亦聽出其中一縷指風聲音有異,大有可能是觸到密封洞口的鋼板,否則不會
生出金鐵類的鳴響。
    兩人感官何等敏銳,即時把握到鋼板的位置。
    網子又再見動。
    徐子陵寶瓶印氣疾發,回撞力帶得網子往鋼板方向蕩過去。
    兩人同時運勁,果如寇仲所料,網子寸寸碎裂。
    凌空提氣,藉著蕩勢,寇仲和徐子陵有如脫籠之鳥,靈巧的往鋼板所在撲去,成功
吸附在鋼板兩旁凹凸岩石的洞壁處。
    徐子陵伸手敲敲鋼板,道:「寇大師,怎樣開門?」
    寇仲道:「魯大師在機關學一書開宗明義說過,土木機關乃陰損之學,為積天德,
須在絕處予人一線生機,依他這個作風,這地穴內必有啟關之法,問題是我們能否找出
來吧!」
    徐子陵沉吟道:「要在這麼一個寬廣不可測的地穴尋找一個按鈕,在找到前我們早
憋不住氣一命嗚呼。所以魯先生若真的留下生路,這個按鈕的位置該是可推想出來的。
哎?慘啦!」
    寇仲虎軀一震,朝漆黑的上方瞧去,點頭道:「對!必是在壁頂吊索的地方。唉!
罷才若不把索網震得粉碎有多好。」
    徐子陵騰出右手,發射指風,好半晌才撞上頂壁,「篤」的一聲。
    兩人為之愕然,聽迴響這裡離穴頂的距離至少有十丈之遙。
    寇仲一言不發往上攀去,不片刻又降回原處,苦笑道:「愈往上爬愈是光滑,濕漉
漉的,以我的壁虎功恐怕亦捱不到洞頂的中央去。最糟是這般運功非常損耗真元,令我
更憋不住氣。幸好老子尚有最後一招,哈!」
    徐子陵不用他說明,探手到他背在背上的囊子裡取出長索,苦笑道:「我才不信你
的索子有十丈長。我的娘!只得這麼的兩丈許,有什麼用?」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請摸清楚點,我還有一條呢,我寇老仲做人最公平,怎會不
預你陵少的一份。」
    徐子陵探手再摸,果然尚有另一條牛筋索,哂道:「又關你的事,裡面的東西是占
道給我們準備的。」
    寇仲微笑道:「誰準備都好啦,一條繩縛在我腰際,另一端你拿在手上,不用我說
陵少也該知道怎辦吧!先來個『仙人探路』。」
    朝著上方指風連發。
    錯非兩人能以指風作探子,換過其他人,在這情況下肯定一籌莫展。
    寇仲道:「找到啦!指風撞上去的感覺完全不同,來吧!」
    兩人同時發力,掌心吐勁,彈離洞壁,往後方上空背撞而去。
    倏忽間他們來到地穴中央處,寇仲凌空換氣,往上騰升,手中兩丈長索揮個筆直,
朝目標射去,猛地刺個正著。
    若有人在旁觀看,必會他們在如此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在連串動作與移位後,
仍能分毫不差的找上目標而歎為觀止。
    在徐子陵只覺是理所當然,猛換一口真氣,朝鋼板旁的洞壁撲過去。
    寇仲就借索拉之力,成功撲附原處。
    「軋軋」聲再起。
    鐵板終於重新開啟。
    兩人均有筋疲力竭的感覺,先後爬回洞內,不知是否因他們的重量觸動壁底的機關,
鋼板竟又落下,把洞口封閉。
    寇仲提議道:「我快憋不住氣哩!不若先爬回井底,喘順口氣,再回來尋找入口吧!」
    徐子陵的情況比他好不了多少,當然同意,忙一先一後往原路爬回去。
    先爬下再滑下,終回到井底的入口處,登時驚駭欲絕,因井底的出口竟然已被封閉。
    徐子陵一言不發,掉轉頭再往內爬,若再找不到入口,他們將永遠離不開這裡。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