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4卷)
第十二章 魔門邪帥

    寇仲隨可達志進入外賓館,穿過大廳,沿路所見全是突厥人,隨便找個也像打得兩
下子的模樣,而對可達志則無不露出敬畏神色。
    踏上通往內院的迴廊,可達志的手下沒再跟在身後,剩下他兩人沿廊而行。
    四周不見人蹤,寧靜異常。
    可達志道:「少帥果然膽色過人,是否深信假若我們翻臉動手,仍有信心可突圍而
去?」
    寇仲微笑道:「信心是必須的,靈不靈光卻是另一回事。我只是判斷出你們不會那
末愚蠢,此刻動手對你們有什麼好處?」
    可達志啞然失笑道:「我們大可擒下少帥,少帥當知我們有種手段,可令任何硬漢
屈服。」
    寇仲道:「殺我或者尚可辦到,想生擒我卻是絕無可能。可兄是否要試試看。」
    可達志雙目厲芒驟現,旋又斂去,冷冷道:「可惜今天一切由言帥作主,否則可某
人會先和少帥玩一場,必是非常痛快。」
    寇仲心和手同時癢起來,興致盎然的道:「可兄的提議真可把人逗死,不若由我主
動向言帥提出,只要約定不傷對方性命,該是無礙大局。」
    可達志尚是首次遇上對他的挑戰躍躍欲試的人,反而猶豫起來,非是懼怕寇仲,而
是自己知自己事,一旦動手硬撼,根本沒有留手的可能。歎道:「今天實在不宜比武,
否則少帥忽然失去一條臂子,如何向太子殿下解釋?可某人的情況亦如是。」
    寇仲亦知正事要緊,不橫生枝節。事實他心底是打定主意,趁機取可達志的小命,
以削弱趙德言一方的實力,更深一層的原因卻是為沙芷菁。
    以趙德言的為人,自不會因可達志喪命而不顧一切向他報復,至乎放棄邪帝舍利。
    可達志雖把寇仲視作勁敵,其實對寇仲並沒有多大惡感,哪想得到寇仲會立心殺他。
    寇仲暗叫可惜,總不能強迫可達志立即硬拚一場。
    可達志往左轉入一條穿過後園的碎石路,佈滿冰掛的樹木間,隱見一座建築物,背
後是後院牆,環境清幽。
    高挺頎瘦的趙德言負手卓立門外階台上,像刀子般鋒利的眼神透過瞇成一線的眼縫
朝寇仲瞧來,渾身散發著某種難以形容的霸氣和邪氣,令人見之心寒。
    寇仲絲毫不讓的迎上他的目光,嘴角露出一絲充滿挑戰意昧的笑容,伸手揭掉面具,
哈哈一笑,豪氣干雲的道:「算你了得。少說閒話,你趙德言若想得到聖舍利,就立即
把施於我兄弟身上的邪術解去,否則一切休提。」
    還在兩丈外的趙德言豎起拇指讚道:「好!英雄出少年!本人雖閱人千萬,但像寇
少帥般如此忽如神龍、忽若猛虎般的人物,卻是平生僅見。難怪少帥能縱橫天下,翻手
為雲,覆手為雨。只是我趙德言從不輕易信人,請問少帥有何提議,可令本人相信在救
人後,少帥能謹守承諾,交出聖舍利。」
    寇仲大步朝他迫過去,可達志則止步留在後方,沒有跟來。
    表面上,趙德言不見絲毫動作,但寇仲曉得他正全力戒備,氣勢在剎那間提升至顛
峰,只是這種功力,已肯定在寇仲所遇過的其他邪道高手之上,達到況玉妍的級數。
    寇仲自問難以在數步的時間下,把功力凝聚到最顛峰的狀態。從而推之,趙德言純
以內功論,實在他寇仲之上。
    殺氣劇盛。
    重重氣勁,由趙德言身上,急波疊浪般向寇仲湧去。
    寇仲候地止步,催發勁氣,抵擋著趙德言驚人的壓力。
    這停步大有學問,若寇仲再越雷池半步,在氣機牽引下,趙德言將被迫出手,寇仲
剛好停在他警戒線外。
    兩人隔丈對峙,互不相讓。
    氣氛立時拉緊,頗有一觸即發之勢。
    後面旁觀的可達志眼中射出熾熱的神色,他抵達中原後,尚是首次遇上像寇仲這麼
霸氣十足,鋒芒畢露,處處搶在上風的超卓人物。
    寇仲一對虎目射出凌厲的神光,淵亭獄峙的傲然挺立,從容道:「言帥在我兄弟雷
九指身上下的手腳陰損毒辣,我怎知將來把人救回,還有什麼後遺症。所以言帥若不先
下手救人,一切休談。憑我寇仲這兩個字就是金漆招牌的保證。」
    趙德言點頭道:「寇少帥言之成理。不過事關重大,且少帥絕非那麼甘心屈服的人,
本人豈敢不防少帥一手。我趙德言雖不是什麼善信男女,更從不屑仁義道德那套虛偽之
說,卻是個講口齒的人。只要少帥後晚戌時前,把人和聖舍利同時送來,我可保證只要
雷兄休息上個許月光景,將完全復原。」
    寇仲心中暗喜,曉得自己的虛張聲勢,經已奏效,使趙德言深信不疑雷九指仍被
「七針制神」所制。
    驀地退後。
    趙德言一晃身子,邪惡的銳眼終於露出訝色。
    要知兩人氣勢對峙,互相牽制,要脫身談何容易。
    但寇仲在後退前,以閃電的高速向左右各閃一下,然後像魚兒掙脫漁網般,脫身開
去,顯示了高明的身法和智慧。
    寇仲敢十拿九穩的肯定香玉山正躲在屋內旁聽他和趙德言的對答,為趙德言辨別他
說話的真偽。
    屋內該還有其他突厥好手如康鞘利者,假若香玉山判斷得雷九指被解開「七針制神」
的異術,自是通知趙德言,立即全軍盡發,務要生擒寇仲。這當然是不得已下才為之的
下下之策。
    那是一種高手的直覺。
    寇仲練的乃道家最玄奇的長生訣氣功,雖比不上徐子陵敏銳的靈覺,但在全神貫注
下,亦會生出感應。
    從見到趙德言站在門外的一刻,他立即心生警兆,曉得有人在暗中監視他。
    忽然升起一個膽大包天的想法,假設他破窗人屋,能否在其他人援手前,擊殺香玉
山?
    趙德言見他默然不語,還以為他拿不定主意,正容道:「少帥擔心我們會言而無信,
是因不明白我們的真正立場。在我們東突厥來說,任何與李世民作對的人,我們必會鼎
力支持。」
    寇仲心中好笑,暗罵趙德言當他寇仲是傻瓜,只憑他寇仲和突利可汗的關係,東突
厥的頡利大汗已把他痛恨入骨。
    頡利會支持劉武周,梁師都,甚至王世充和蕭銑,卻絕不會支持他寇仲。因為天下
誰不知寇仲只會去支配人,絕不受人支配。頡利要的是聽話的傀儡,以遂他進侵中原的
陰謀。在中原的歷史上,西北的外族對侵佔中原的妄念從未間斷,問題只在有否進侵的
實力而已。
    直到此刻他仍弄不清楚趙德言和香玉山的關係。假設香家全面投向東突厥,頡利立
即可全盤掌握中原所有最新的變數發展,這在以前是沒法想像得到的。
    過往頡利只能把人安插在中原各大城市,得到的情報亦不會極關機密,且大多只是
道聽途說回來的。可是香家打楊廣時代開始,因明的是經營青樓、賭館,暗的是販賣婦
女,爪牙遍佈,所以其情報網的完備,敢誇天下無雙。頡利若得香貴父子成其耳目爪牙,
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故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他都必須把香家的勢力徹底剷除。
    寇仲開始有點明白香玉山為何會參與對付李世民的陰謀。
    他瞧著趙德言的雙目精芒轉盛,一字一字的道:「我就信言帥一趟。假設言帥食言,
我寇仲於此立下誓言,將會不借一切,不擇手段的進行報復。」
    趙德言雙目殺機乍閃即收,顯是強忍下怒火,陰側側笑道:「少帥放心。我趙德言
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否則如何統軍服眾。」
    可達志在後面提醒道:「少帥什麼時候把人和聖舍利送來,我們就什麼時候施法救
人,千萬不要遲過後天年初三戌時,否則大羅神仙都無能為力。」
    寇仲冷哼一聲,裝出深深不忿的無奈樣兒,轉身欲去。
    變成身在後方的趙德言揚聲道:「少帥請安心離去,德言不送啦!井中月已物歸原
處,請少帥查收。」
    寇仲心中暗歎,若非徐子陵有幸把雷九指救回來,又得師妃暄懂解刑之法,今回確
是栽得到家,全無還手之力。
    歸根究底,問題出在香玉山這小子身上。他武功雖平平無奇,其陰險狡猾卻勝過奇
功異技。可能是素姐在天之靈保佑他們,否則今趟一敗塗地下仍不知是其實全敗在香玉
山手中。
    他會把「雷九指」送來,屆時香玉山必會像今次般在旁主事,那將是殺他的最好時
機。

                  ※               ※                 ※

    徐子陵親自護送雷九指從水路秘密離城,沿途暗伏人手在兩岸制高點,肯定沒有人
跟蹤後,才棄舟登岸,計劃趕半天路後,在黃河一條支道再登船,只要進入大河,就離
成功不遠。
    現在長安各大勢力人人各有所忙,他又得天策府暗裡照拂,若非怕給突厥人和香家
發覺,根本用不上這麼多掩人耳目的手法。
    雷九指藏身在運貨的騾車暗格內,連徐子陵亦自問看不出任何破綻,最妙的是御車
的兄弟確是落地生根,在附近村落佐上近兩年時光,還娶妻生子,且脫離了雙龍幫,現
在才被找出來幫手。
    封上暗格前,雷九指道:「差點忘記告訴你,昨天虹夫人曾派手下來通知,取消賭
局,說再有安排時才通知你。」
    徐子陵道:「她理當如此,雷大哥不用再為我們的事費神,好好休息,異日我們再
縱橫賭館,殺他香家一個落花流水。」
    雷九指被安全載走,徐子陵與高占道、牛奉義、查傑等一眾兄弟,重登漁舟,往長
安駛回去。
    高占道等自昨晚曉得楊公寶藏已有眉目,一洗頹唐之氣,變成將士用命、情緒高張
的神態。
    徐子陵送走雷九指,心神舒泰,測覽兩岸美景,說不出的悠然自得,河風拂來,冰
寒得來令人精神大振。
    高占道道:「徐爺眼下有什麼用得著我們的地方?」
    他們三人自歸降寇仲和徐子陵後,雖一直斷斷續續得到關於這兩位年輕領袖的消息,
知他們聲勢日盛,勢不可擋,但終欠缺跟他們並肩作戰的機會。
    到今次兩人潛入長安,視長安有如一個遊戲的場所,已令他們心服口服。到雷九指
忽然被擄,而兩人則變戲法般立即把人救回來,那還不更敬他們若神明。現在楊公寶庫
又有著落,士氣激振,願效死力,自然不在話下徐子陵想起尤鳥倦慘死的情況,又想到
金環真和未現蹤影的周老歎,暗想自己若有雙似侯希白描繪人像的妙手,把周老歎栩栩
如生的描繪出來,便可讓高占道等按圖尋人,不讓他潛藏龜縮。
    沉聲道:「暫時來說,你們該不會有危險,但極有可能已在敵人的監視之下,包括
天策府在內。所以你們只要能做到在敵人的嚴密監視下忽然消失,等若幫了我們大忙,
使我們無後顧之憂,立於不敗之地。」
    牛奉義低聲道:「我們這幾年在長安的時間是沒有白費的,在我們現時藏身的地方,
有一條長達十多丈的秘道,通到鄰近宅院的後院,精采處是那個宅院的人家並不曉得此
事。」
    徐子陵皺眉道:「假若敵人趁你們不在,入屋查看,會否發現秘道?」
    查傑道:「屋內一直有人留守,且秘道人口經過精心設計,不易發現。我們還有特
別佈置,只要有人曾把入口打開,將瞞不過我們。」
    高占道道:「問題是這秘道我們只作逃生之用,借秘道遁離後必須立即離城,否則
始終會被敵人綴上。」
    徐子陵微笑道:「躲進楊公寶庫又如何?」
    高占道等鄂然以對,臉臉相艦。
    徐於陵道:「我不是在說笑。楊公寶庫是楊素在魯妙子的幫忙下,精心設計出來的
一個地下軍事基地,在必要時可推翻隋文帝楊堅,進可攻退可守,有什麼藏身之所,比
那裡更安全可靠。照我們猜估,寶庫肯定有秘道可通往城外。」
    高占道等首次領教到徐子陵判事的精明果斷,均對他有另眼相看之感。
    牛奉義猛喘兩口氣,用力一拍額頭道:「這麼簡單便捷,更是妙絕無倫的方法,為
何我們偏想不到。還一直在為如何把財貨運離長安而頭痛。」
    高占道道:「我們會依從徐爺的指使,看看該如何配合」。
    徐子陵道:「少帥今天該可尋到寶庫的真正入口,希望晚上有好消息帶給你們,我
們要在第一時間全躲進寶庫去,只要能瞞過敵人耳目,我們就可佔盡上風,掌握主動。」
    查傑問道:「徐爺打算怎樣處置那邪帝舍利?」
    徐子陵道:「這將交由少帥決定,他會作出最好的安排,務令魔門三大勢力互相殘
殺,自顧不暇,沒有閒情去理我們的事。」
    高占道心悅誠服的道:「兩位爺兒確是算無遺策,能為寇爺徐爺效命,是我們的福
份。」
    徐子陵苦笑道:「回到彭梁再說吧!」
    那將是最艱苦的一段路程。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