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4卷)
第七章 路轉峰回

    寇仲、李靖、紅拂女冒雪以快馬抄山路捷徑,棄馬後展開提縱之術,在短短個許時
辰內趕近百里路,來到黃河另一支流浸水的上游處,往北十多里就是長安以北另一大城
徑陽,這處則是徑陽城外一個小渡頭。
    錯非天策府線眼廣佈長安內外,李靖又不放過與池生春有關的任何行動,池生春肯
定可把雷九指運走。
    李靖作出判斷,肯定池生春把雷九指運往徑陽,是基於三個原因。
    首先這艘來往徑陽和長安的客貨船,是由長安一個小幫派浸水幫經營,別人不曉得
這小幫派跟池生春的關係,但天策府卻查出池生春不時在金錢上支持徑水幫,助它擴展
勢力。
    其次是監視池生春的哨眼見到可達志的兩名得力手下,曾護送一輛馬車到池生春在
北裡的華宅,馬車離開時,留在雪地上的軌跡明顯輕淺了。
    第三個原因,是這艘開往徑陽的運貨船把啟旋時間延遲近兩刻鐘,待池生春把一批
報稱是絹帛的貨物送上船才開走,池生春的兩名手下還隨船押送。
    在一般的情況下,這種操作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在天策府全力追查火器下落
之際,當然不會放過任何出入池府的貨物。
    寇仲凝望徑水下游,擔心的道:「會否剛巧錯過呢?」
    紅拂女對他出奇地親切,柔聲道:「不用擔心,我們早飛鴿傳書,通知徑陽我方的
人,只要船抵徑陽,立即上船搜查。」
    李靖冷靜的道:「我們雖在船開航半個時辰才追來,不過走的是捷徑,船又是逆水
而行,怎會追不上,伯就怕他們耍花樣,才來到這徑陽和長安間唯一的渡頭守候,防止
他們在抵徑陽前把雷先生卸下船。」
    寇仲狠狠道:「趙德言真狡猾,懂得立即把人運走,幸好我心血來潮,沒往齊王府,
返去看見那宇條和外袍,否則到今晚才曉得,就糟糕透頂。」
    紅拂女道:「假若今趟成功把人救回來,稍後趙德言來找你談判講條件才有趣哩!」
    寇仲愕然道:「我倒末想及這問題,嫂子真細心。」
    紅拂女得他讚賞,以微笑回報,道:「你在關切你的好朋友嘛?紅拂卻是旁觀者清。」
    李靖見兩人關係首次有改善跡像,大感欣慰,乘機說道:「你嫂子不知多麼關心你
們,不時向我問起,只是我不敢說而已!」
    紅拂女微嗔道:「還好說,什麼都瞞著人家。」
    寇仲感受到紅拂女溫柔的一面,心生感歎,將來若要和這對兄嫂兵戎相見,會是什
麼一番滋味?以前他雖曾想過這問題,但卻沒有詳加思慮。現在和李靖的關係和緩,兼
且並肩作戰,感覺自然深刻多了。
    寇仲忽然喜道:「來哩!」
    李靖和紅拂女忙往下游瞧去,見到的仍只是一片漆黑和不斷灑下的雪花。
    寇仲低呼道:「聽!」
    蹄音從徑陽的方向傳來。
    寇仲道:「我們且躲進渡頭旁的樹林去,來的必是接貨的車輛,這一招真絕,若非
李大哥知道這處有個渡頭,只是派人在徑陽守候,就會中敵人的狡計。」

                  ※               ※                 ※

    變回雍秦的徐子陵,回到秘巢,等候他的是高占道。
    寇仲在離城前,聯絡上他,再由他通知徐子陵。
    徐子陵聽得心兒直往下沉,像寇仲般立刻想到是香玉山在弄鬼。
    高占道解釋道:「寇爺說,若非香玉山與突厥鬼合作,趙德言怎能從他的寶刀推測
出他的身份,所以他循這線索去追截雷爺,希望雷爺吉人天相,能與寇爺一起安全回來。」
    徐子陵心中苦笑。
    魔門三大巨頭,可謂各有奇謀法寶,如非三方面都想以靜制動,希望他們能起出寶
藏,他們早吃不完兜著走。
    祝玉研是通過涫涫控制他們;石之軒則學曉秘法,能在邪帝舍利出土時測知其所在,
雖是玄之又玄,但魔門詭功異術層出不窮,誰都不敢否定有此奇法;趙德言最直接,索
性擄人勒索,不愁他們不屈服。趙德言的手段肯定是香玉山設計的,只有他才清楚他們
這方面的弱點。
    目下他們可說是處於絕對的下風,無論如何計算,即使真的尋到寶藏,想攜寶安全
離去,實屬妄想。
    轉向高占道問道:「你們的情況如何?」
    高占道答:「大部分人撤離長安,現在除我、奉義、小傑和十多名最得力的兄弟外,
城內再沒其他人。徐爺放心,發生雷爺此事後,我們再重新部署,包保敵人尋不到我們。」
    徐子陵苦笑道:「你到這裡來等我,早暴露形跡。」
    高占道道:「我曾想過這問題,所以奉義和小傑此時都伏在外面,監視任何可疑的
人,若有發現,待徐爺回來便抓起幾個還以顏色。」
    徐子陵點頭道:「除非他們曉得我們能把雷大哥搶回來,否則應不會有其他行動,
唉!」,高占道安慰道:「徐爺不用憂心,寇爺有天策府的人幫手,應可救回雷爺。」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在這裡呆等不是辦法,我要去見一個人,你們千萬要小心,
一錯不能再錯。我會暗中送你們一程,以肯定沒人跟躡你們。」

                  ※               ※                 ※

    客貨船終於開到,船速漸緩,最後泊在渡頭處。
    在寇仲三人虎視耽耽下,兩名大漢把一個長木箱找下船,送到馬車廂內。
    接應的四名壯漢,不待客貨船開走,便和隨船來的兩人,一行六眾,護著馬車離開。
    寇仲低聲道:「全部要活口,絕不可讓任何人脫身。」
    李靖和紅拂女點頭表示明白。
    三人退後出林,來到一道斜坡處,才往馬車駛上的泥道撲去。
    四野無人下,他們不用掩蔽行藏,務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把敵人收拾。
    瞬那間他們在鋪滿白雪的泥道飛馳,馬車則在百步許外急奔。
    隨後的兩騎聽到破風之聲,回頭瞧來,其中一人竟大叫道:「扯呼!」
    五騎立即四散落荒而逃,駕車的躍上一匹空馬,還踹了拉車的馬兒一腳重的,這才
逸去。
    寇仲等心叫不妙,此時雖明知馬車上裝的是假貨,仍不得不先追上被馬兒扯得東歪
西斜,沿路疾走的馬車,一任六人策馬作鳥獸散。
    寇仲首次怨恨自己沒有殺死香玉山,只有他才可想出如此陰損的毒計。
    今次他是一敗塗地,再難平反。

                  ※               ※                 ※

    徐子陵抵達玉鶴庵,道出來意,片刻後在上趟的待客室見到仍是一身男裝的師妃暄,
看樣子她該是剛從外回來。
    徐子陵開門見山道:「小弟想請小姐把不死印法念一趟給我聽。」
    師妃暄用神注視他半響,柔聲道:「子陵是否受了內傷?」
    徐子陵苦笑道:「我這岳山又和石之軒交手,小姐法眼無差,看得很準。」
    師妃暄坦然道:「我是聽出來的,不過瞧你的眼神,子陵顯得心事重重,沒有平日
的澄明清澈,了無桂礙。」
    徐子陵歎道:「雷大哥給趙德言和香玉山合謀擄走,寇仲刻下正全力進行拯救,我
的心情會好到哪裡去?」
    師妃暄淡談道:「此事在什麼時候發生的?」
    徐子陵答道:「是在午後到黃昏的一段時間內。」
    師妃暄盈盈起立,仍是那種淡雅如仙悠閒冷靜的神態,輕輕道:「子陵請隨妃暄一
行,說不定妃暄可助你把雷先生救回來。」

                  ※               ※                 ※

    開箱。
    果然是一箱錦鍛,貨真價實,童受無欺。
    除寇仲因戴著面具看不到神色,李靖和紅拂女的臉色變得有多麼難看就多麼難看。
    失而復得,得而復失,希望忽然變成絕望,那心理的轉變過程,最是使人難受。
    寇仲兩手緊握箱邊,沉聲道:「池生春怎懂得耍這一招?」
    紅拂女驚訝的看寇仲一眼,想不到他被人擺弄得團團轉後,仍這麼冷靜沉著地問出
這大有深意的問題。
    池生春這樣大玩手段,太出入意外,除非他肯定寇仲會追尋到這條線索上,才能早
作預謀。
    李靖沉吟道:「他是想測試你和天策府的關係。」
    寇仲點頭道:「這或者是唯一的解釋。因為趙德言和香玉山一直弄不清楚天策府和
我們的關係,究竟是被我們騙倒還是秘密合作,他們必須找得答案。而忽然間天策府派
人密切監視池生春,更惹起香玉山的警覺,所以使出這一招來,既可向我示威,亦摸清
楚我們的關係,一石二鳥,真虧香玉山那臭小子想出來。」
    若非紅拂女在場,他早大罵粗話。
    李靖歎道:「看來只好先回長安,—方面待趙德言來找你講條件再隨機應變,另一
方面則盡人事瞧可否找到別的線索。」
    紅拂女插入道:「雷先生會否仍在船上。」
    李靖道:「若在的話,我方恭候在徑陽的人會有好消息傳給我們,小仲認為如何?」
    寇仲斷然道:「我不宜離長安太久,我們立即趕回去,小陵可能會有他的想法。」

                  ※               ※                 ※

    師妃暄領著徐子陵離城,在雪地全速飛馳。
    由於今天是元旦正日,城門會延至亥時末才關閉,方便附近城鄉的人出入。
    徐子陵尚是首次和師妃暄並肩作戰的去幹一件事,有這玉人在旁衣挾飄飛的疾馳,
天地是無盡的黑夜和茫茫大雪,別行一番滋味。
    直到此刻,他仍末弄清楚師妃暄帶他到那裡去及她怎會認為可有把握救回雷九指,
只隱隱想到該是師妃暄受他所托在追查火器的過程中,說不定誤中副車,發覺懷疑與擄
劫雷九指有關的事。
    此亦頗合情理。
    換過他是趙德言,拿到雷九指這種重要人物,首要之務就是設法從他口中,迫問出
楊公寶庫秘密。若把他運往外地。一來一回實費時失事。
    要雷九指出賣寇仲和徐子陵,當然非是易事,主事的必須是用刑的高手,懂得從心
理肉體兩方面人手,摧毀雷九指的意志,才能成事。
    兩人攀山越林,趕了近大半個時辰路,來長安東南滋水西岸一個頗具規模的漁鎮,
犬吠聲時有傳來,還間有一陣陣爆竹聲。
    師妃暄在一座可俯視全鎮的小丘頂止步,道:「今天妃暄依子陵之言,分別查探陰
癸派和突厥方面的有關人等,於黃昏前看到天策府的杜淹,竟在市內登上可達志的馬車,
最奇怪的是稍後下車的竟是可達志而非杜淹,於是妃暄決定跟蹤馬車去向,看杜淹會到
哪裡去。」
    徐子陵道:「駕車的是什麼人?」
    師妃暄道:「妃暄先不談這個。可達志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他離開外賓館後,
顯得小心翼翼,像怕給人跟蹤的樣子。到他抵達城南青龍裡的一所普通民房,離開時棄
馬乘車,到近城門才把車轉交給杜淹和他兩名手下。我一直跟到這裡來,目睹他們在途
中改乘漁舟,鬼鬼祟祟的把一箱東西借夜色掩護,送到村南那所房子去。我雖感事有蹊
蹺,為了不打草驚蛇,故先返長安,正想去找你們商量,你便來了。」
    徐子陵道:「希望他們仍未把雷先生運走。」
    師妃暄微笑道:「我感到雷先生仍在屋內,不若進去看看,好證實妃暄的感覺是否
靈光。」
    徐子陵壓下患得患失的緊張心情,笑道:「小姐請!」

                  ※               ※                 ※

    三人原路返長安,途中尋得早先棄下的健馬,冒雪飛馳。
    像來時般他們仍是默默趕路,心情卻有天淵之別。
    寇仲此刻想的再非楊公寶庫,而是香玉山這奸徒。
    從在街上認識他那刻開始,他和徐子陵注定交上噩運。
    此子城府至深,工於心計,騙人的本領更是到家,一個不防備,就為他所乘。
    寇仲下定決心,只要有機會,定要把他一刀殺掉,再不會因素姐或小陵仲而心軟。
    以楊虛彥和白清兒的作風,肯定不會告訴香玉山他們曾暗地上船的事。所以香玉山
該仍不知他們曉得他香公子身在長安,且參與傾覆大唐的陰謀。
    他和徐子陵仍有抗爭的本錢。

                  ※               ※                 ※

    徐子陵和師妃暄分別由宅院東南方和西北方潛入,當他們在主宅積雪的瓦面會合時,
已摸清對方的虛實。
    這所宅院規模不大,前中後三進建築物以兩個天井連起,屋內只有四名大漢把守,
看模樣應是幫會人物,肯定沒有杜淹和他的手下在其中。
    師妃暄湊到徐子陵耳旁道:「雷先生應給收藏在地下秘室那種地方,所以聽不到任
何聲息。妃暄去救人,子陵去揍人,如何?」
    徐子陵心情轉佳,聽她說得趣怪,點頭微笑道:「小姐想救人就得揍人。不若小姐
給小弟在這把風,粗重的事由我一手包辦好了。」
    師妃暄白他一眼,微嗔道:「去吧!」
    徐子陵把差點被她勾去的魂魄收回來,猛提一口真氣,翻身躍落天井,想也不想的
推門竄入前一進的大廳。
    廳內兩漢正在推牌九,賭得興高采烈,以為來的是自己人,其中一漢頭也不回的叫
道:「老李你來看看,我這手牌多麼棒。」
    徐子陵笑道:「那定要讓我開開眼界。」
    兩漢聽出聲音不妥,愕然瞧來,眼前一花,徐子陵迫至桌前,兩人毫無招架之力的
應指倒下。
    在墮地前徐子陵把他們扶著,免得發出聲音。
    徐子陵大搖大擺的穿房越捨,剛要進入中進,一漢推門往前廳走來,與他照臉相迎。
    那人算是反應敏捷,大駭下連忙拔刀,徐子陵右手探出,看似緩慢,但那人卻像陷
身到噩夢中,怎都沒法避開,眼睜睜的給他一指點在眉心,昏死過去。
    徐子陵把他安頓在門旁,跨過門檻,師妃暄悄然卓立小廳內,微笑道:「妃暄也可
分擔小部分粗重的工作,至於找尋秘室這類工巧精細的事,當然由你這魯大師的高徒全
權負責。」
    徐子陵忽然感到與師妃暄的距離拉近了。不過只要想起她穿上尼服的樣子,哪敢妄
想。欣然道:「學機關土木的是寇仲,我只是個建築欣賞者,既然小姐擺明要考較小弟,
我這廖化只好充作先鋒。」
    負手往後進而去。
    心情不由拉緊。
    假若踏過全屋也找不到秘室,他該怎辦才好?
    唉!
    只好請師妃暄暫避往遠處,再由他下辣手迫出口供。
    他怎也沒法將這類人世間的醜惡事和這仙子般的美女連在一起。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