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4卷)
第四章 掉包之謎

    徐子陵悄悄離城,回來時換上岳山的裝束面貌,大搖大擺的返回客棧。
    坐下喝口熱茶,尤鳥倦穿窗而入,怨道:「這幾天你到哪裡去了?」
    徐子陵半眼都不望向他,只冷哼一聲。
    尤鳥倦在他旁坐下,低聲下氣的道:「我不是怪你老人家,只是這幾天長安形勢吃
緊,又遍尋你老人家不著,心中有點急而已!」
    徐子陵淡淡道:「你可知石之軒想殺我。」
    尤鳥倦沒好氣道:「小弟早說過他要殺你,難道你老哥到這刻才信我沒說謊?」
    徐子陵心中好笑,事實上他想見尤鳥倦比尤鳥倦想見他尤甚。現在尤鳥倦自動獻身
送上門當然最好,否則他也要通過秘密聯絡手法把他召來。
    徐子陵終正眼望向扮作一片忠心誠意的大奸鬼尤鳥倦,緩緩道:「我和石之軒交過
手。」
    尤鳥倦失聲道:「什麼?」
    徐子陵雙目射出濃重的殺機,語氣卻非常平靜,道:「他在躍馬橋截擊我,以為我
『霸刀』岳山仍像當年敗於宋缺手下般窩囊。哼!事實證明他根本沒有殺我岳山的資格。」
    尤鳥倦期期艾艾的道:「你真和石之軒動過手?」
    只聽他的語氣,便知他對石之軒戒懼極探。
    徐子陵微笑道:「你什麼時候聽過我岳山會說謊的。石之軒這麼看得起我,我岳山
定要作出回報。」
    尤鳥倦定下神來,道:「老哥的換日大法確愈來愈厲害,由蝠洞、成都到現在長安,
一次比一次厲害。現在連邪王都奈何不了你。」
    徐子陵皺眉道:「少說廢話,你說我該否回敬石之軒?」
    尤鳥倦獰笑道:「有仇不報非君子。君子都要報仇,何況我尤鳥倦從來不是君子。
只是我並不曉得石之軒藏在哪一個狗洞,恐怕安隆都不曉得。」
    徐子陵道:「沒關係!就先拿安隆來祭旗吧!」
    尤鳥倦愕然道:「這個!嘿!這個……」
    徐子陵淡淡道:「你走吧!我們的合作就此一刀兩斷。」
    尤鳥倦賠笑道:「你老要殺安隆就殺安隆吧!何須這麼大火氣。」
    徐子陵雙目精芒電閃,直瞧進尤鳥倦的凶睛去,道:「我並不是發脾氣,而是看穿
你並非辦大事的人,畏首畏尾,怎能成事。現在形勢非常明顯,在魔門裡你變成勢孤力
弱,假若不是趙德言看在你仍有利用價值,你早給石之軒或祝玉研宰掉,不過除非你有
那麼遠走那麼遠,否則此事早晚都會發生。」
    尤鳥倦給他說得啞口無言,事實如此。否則他就不用來央求出名難相處的岳山合作,
更要受盡他的鳥氣。
    徐子陵來完硬的,再來軟的,聲音轉柔,歎道:「你可知為何我肯幫你,假若你以
為你的口才可說服我,又或我信任你的為人,就大錯特錯。」
    尤鳥倦尷尬的道:「難道有別的原因嗎?」
    徐子陵嘴角逸出一絲詭異的笑意,道:「因為我要栽培出另一個邪帝。」
    尤鳥倦一震,露出不能相信的神色。
    徐子陵再歎一口氣道:「為練成換日大法,我把自己透支得很厲害。我快九十歲啦!
時日無多。在我死前,只希望能不計勝敗與宋缺再拼一場。假若你能成為邪帝,可代我
岳山向最痛恨的人討回點舊債。我岳山從來是有恩必還,有仇必報的。」
    尤鳥倦沉聲道:「岳老指的是否祝玉研?」
    徐子陵沉吟片響,斷言道:「現在一言可決,你是否肯不顧一切,不擇手段的奪得
聖舍利?」
    尤鳥倦被他一番說話激起凶性,點頭道:「我尤鳥倦的處境全被老哥看通看透。我
一是把聖舍利搶到手上,一是找個山洞永遠躲著不出來,再沒有第三個選擇。」
    接著輕輕道:「我非是怕石之軒,而是在現今的情況下,幹掉安隆有什麼好處?在
那種情況下,趙德言會很難為我說話。」
    徐子陵從容道:「假設能把殺死安隆嫁禍給祝玉研,你認為是否划算?」
    尤鳥倦一對凶目立即亮起來,道:「這當然是另一回事。不過石之軒絕不易騙,只
要他檢查傷勢,定能判斷是否祝玉研下的手。」
    徐子陵道:「我們不可令安隆永遠消失嗎?」
    尤鳥倦一拍額角,點頭道:「我真蠢!」
    接著興奮起來,道:「這種手段,沒有人比我更在行。假設能令祝玉研和石之軒鬼
打鬼,對我們當然最有利,岳老哥你真厲害。」
    徐子陵道:「安胖子現在哪裡?」
    尤鳥倦眉飛色舞道:「此事更妙,安胖子躲的地方,只有祝玉研和趙德言兩方面的
人曉得。石之軒絕不會懷疑趙德言,但卻不會信任祝玉研的。」
    徐子陵道:「他會否懷疑到你身上?」
    尤鳥倦道:「到長安後,我從沒有和安胖子接觸過,我所以知他藏在那裡,是憑自
己的本事查出來的。」
    徐子陵道:「這就最好。有沒有那兩個小子的消息?」
    尤鳥倦道:「這兩個小子真的神通廣大,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長安,不過今早寇仲
那小子險些中伏,幸好是可達志主持大局,故意放他一馬,才不致誤事。」
    徐子陵聽得心中一懍,假若可達志確是故意放人,而寇仲竟不能覺察看破,那對可
達志必須重新作出估計。
    尤鳥倦苦惱的道:「真奇怪那兩個小子在等什麼,為何還不去起出寶藏。」
    徐子陵聽得大吃一驚,表面當然絲毫不顯露出來,沉聲問道:「你曉得他們的藏處
嗎?」
    尤鳥倦道:「岳老哥肯這麼支持我,鳥倦不敢隱瞞。本門有套功法,只要邪帝舍利
在百里之內,能生出感應。老哥自然會問,那小弟豈非可憑此法,探知寶藏所在。只恨
魯妙子那奸鬼怎會那麼便宜我,不知做過什麼手腳,使我難憑此功法找到舍利所在。」
    徐子陵雖少去一個擔心,卻生出另一個擔心,皺眉道:「你的同門師弟妹中,還有
誰懂得這功法,當日在邪帝廟,你們好像並不知青旋的黃晶球是假的。」
    尤鳥倦獰笑道:「晶球是真是假,哪瞞得過我。我的目標是誰,岳老哥該比任何人
清楚。少只香爐少隻鬼,他們怎鬥得過我尤鳥倦。」
    徐子陵想起被點穴道躺在楊虛彥船上的金環真,暗付聽尤鳥倦的口氣,好像只他一
個人懂得這套功法。不過事關重大,必須從尤鳥倦處證實。否則縱使起出寶藏,逃走時
仍難避過給石之軒或楊虛彥攔途截劫的厄運,道:「是否只你一人有此能力?你定要清
楚告訴我。」
    尤鳥倦苦笑道:「坦白說,連我也不敢肯定,不過丁九重給你老哥幹掉,周老歎和
金環真則給小弟重創,生死未卜,我們該不用擔心他們。」
    徐子陵很想問他這套功法如何施展,又怕惹他起疑,只好把這渴望壓下去。
    尤鳥倦忽然問道:「岳老哥現在與李淵究竟是什麼關係?」
    徐子陵知他終忍不住,向自己提出這疑問,微笑道:「李淵是我用來對付石之軒的
一隻厲害棋子,明白嗎?」
    尤鳥倦不敢追問,顯然亦對此不太介意。對他來說,最重要是得到邪帝舍利,其他
的天塌下來仍沒有閒情去理會。
    徐子陵道:「徐我之外,是否尚有人曉得你懂這套功法?」
    尤鳥倦道:「這是本門的機密,絕不會洩露給任何人曉得。」
    徐子陵卻不是這麼想,以金環真為例,假若她自知沒有得到邪帝舍利的希望,由於
對尤鳥倦恨之入骨,說不走會把尤鳥倦這本領透露與楊虛彥知道。那楊虛彥只要盯緊尤
鳥倦,可循之尋得邪帝舍利。
    何況周老歎可能在附近,令形勢更是複雜。
    徐子陵道:「好了!其他事暫且擺到一旁,現在我們先研究如何對付安胖子。」
    尤鳥倦雙目射出興奮神色,點頭道:「安隆做夢都想不到有我們兩人在背後算計他,
今次死定哩!」

                  ※               ※                 ※

    寇仲和常何購齊給李元吉贈與尚秀勞的禮品,寇仲隨便找個藉口,先回沙府,約好
常何待會才到沙府找他,然後一起把禮品送往齊王府。
    返抵沙府,來賀年的賓客早散去,老爺子回房休息,沙府雖仍充滿節日喜慶的氣氛,
但再不似先前那般鬧哄哄忙得人人頭昏腦脹的情景。
    大少爺沙成就和三少爺沙成德兩人在廳內說話,看樣子該在商量業務。
    寇仲和他們打個招呼後,逕自回房。
    在花園迴廊處遇上刻意為今天打扮過,明艷照人的五小姐沙芷菁。
    此妹見到寇仲,立時笑意盈盈的迎上來道:「刻下在長安裡,先生肯定是最受歡迎
的人。鳳姊對你更是讚不絕口,說你不但醫術高明,人又風趣,且是個大好人哩!」
    寇仲謙虛道:「鳳姑娘真客氣。」
    沙芷菁目下對他的態度,與初見時確有天淵之別,湊近親切的道:「聽說尚秀芳更
特別對先生垂青,令全城的男人都對你非常羨慕。」
    寇仲想不到一向保守莊重的沙芷菁會說出這種俏皮話,苦笑道:「可是一定沒有女
孩子會羨慕秀芳小姐呢?」
    沙芷菁「噗嗤」失笑,掩嘴道:「先生的話真有趣,難怪鳳姐對先生有風趣的評語。
不過任何人與先生相處多些時日,自然會發……嘿……發覺……唉……芷菁不懂說啦!」
    說到最後幾句,這美女竟霞生玉頰,連耳根都紅起來。
    寇仲卻瞧得膽顫心驚,暗付不是發覺他醜得可愛吧!
    沙芷菁無法掩飾失態,垂首避開他的目光,找個借口逃命的跑掉。
    寇仲糊里糊塗的回到居室,跨過門檻,立生感應,頹然坐下道:「出來吧,涫大姐
今趟又有何指教。」
    赤足的涫涫像一朵雲般從房裡飄出來,來到他跟前單膝跪下,兩手按上他大腿,像
妻子向丈夫問好般道:「官人辛苦哩!幸好你還有命回來見奴家。」
    寇仲不耐煩的道:「有什麼事快說,想睡一覺也不成。」
    涫涫媚笑道:「少帥少安毋躁,現在外間有人懷疑,你們根本不知寶庫所在,我們
也在考慮應否取消合作。」
    寇仲冷哼道:「不信就拉倒,我寇仲什麼場面未見過。」
    涫涫柔聲道:「少帥可否多說一遍。」
    寇仲登時語塞,現在形勢比人強。涫涫只須放出消息,說莫神醫是寇仲扮的,他就
要吃不完兜著走,根本沒資格逞強。
    尷尬下溜目四顧,只是不看涫涫那對有穿透力的美麗眼睛,當掠過像他這神醫般的
冒牌井中月,順口道:「你什麼時候把刀子還我?」
    涫涫愕然道:「還什麼刀子?」
    寇仲虎軀一震,往涫涫瞧去,背後整條脊骨像給冰水澆下,寒氣透腦。
    涫涫雙目射出異樣神色,望往掛在牆上的假井中月。
    寇仲此時可百分百肯定把真井中月掉包的非是涫涫。
    究竟是誰?
    足音響起。
    涫涫一溜煙的飄回房內去,大少爺沙成就的聲音在房外響起,道:「莫先生!我可
以進來聊兩句嗎?」
    寇仲無奈起立,開門把沙成就請進來。
    沙成就一屁股坐下,頹然道:「真掃興!約好的賭局說取消便取消。」
    寇仲心中一震,曉得他們所料不差,楊虛彥跟香玉山勾搭的火器終於有了著落。

                  ※               ※                 ※

    尤鳥倦去後,李淵微服而至,把十多個護駕高手留在外面,到房內向徐子陵拜年。
    坐好後,李淵道:「原來大哥這兩天不在長安,小弟還為大哥擔心。」
    徐子陵沉聲道:「形勢如何?」
    李淵冷笑道:「想對付我李淵,豈是那麼容易,現在我以靜制動,看看石之軒能有
什麼作為?」
    徐子陵道:「你有否把此事告訴任何人,包括你的兒子紀擯。」
    李淵搖頭道:「事關重大,我怎會洩漏風聲。不過我已有部署,足可應付任何突變。」
    徐子陵道:「這招叫引蛇出洞,最緊要一切事情如常進行,切勿打草驚蛇。」
    李淵沉吟道:「大哥若能查悉石之軒藏處,我可發動人手,一舉把他除掉,以絕後
患。」
    徐子陵心中湧起一股衝動,差點把石之軒的秘密說出來。李淵手下的人中,可能沒
一個能與四大聖僧相媲,但勝在人多勢眾,只要出其不意把無漏寺重重包圍,說不定連
石之軒也不能憑「不死印法」和「幻魔身法」脫身。
    不過可能在調動人馬時,石之軒早聞風而遁。
    又或在完成包圍網前,石之軒突圍而去。
    只好道:「我正在想辦法。」
    李淵道:「若不是仍不想公然與額利為敵,我第一個殺的就是趙德言。」
    徐子陵勸道:「千萬勿要輕舉妄動,現在最大問題是根本不曉得魔門有多少人混進
你的大唐朝去,所以必須待他們自己暴露形跡,你才可把他們盡數揪出來,去除內患。」
    李淵道:「後天我要依慣例領群臣往終南山行宮春獰,大哥有沒有興趣同行。」
    徐子陵微笑道:「小刀你足可獨力應付任何突變,何須我在身旁。你可以放心的是
我會牽制石之軒,教他難以插手你那方面的事。」
    李淵訝道:「看岳大哥成竹在胸的神態,是否仍有什麼事是小刀不知道的?」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有些事你不曉得更好。現在我要去殺一個人,除去此人,等
若去掉石之軒的一條手臂,你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