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3卷)
第九章 妙手空空

    三人頭戴黑布罩,只露出一對眼睛,幽靈般來到主艙的廊道時,足音在甲板上響起,
在艙門外傳進來,迅快迫近。
    寇仲此時掠過左右各兩道房門,離尾端的房間只有七、八步的距離,想退返原房已
來不及,無奈下推開最接近他左邊的一扇房門,閃身而入,打定主意無論房內住的是天
王老子,又或仙佛聖僧,也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在對方弄出任何聲音前,把房內
的人制服。
    侯希白和徐子陵先後閃入房內,後者順手掩門,外邊的艙門剛被推開。
    房內一片黑漆,房窗緊閉。
    寇仲立在床頭,床上隱見有人擁被而眠,兩人想當然的以為是他們入房前已給寇仲
制服。
    徐子陵和侯希白移往房門兩側,若有任何人進來,先要闖過他們的聯手突襲。
    足音在門外經過,停在尾房外,一把蒼老的聲音道:「少爺:安爺來了!」好半晌
後,楊虛彥的聲音從房內傳出道:「請他在艙廳喝口參茶,我立即過來。」
    老者領命去了。
    徐子陵和侯希白交換個眼色,心中大訝。本以為這是榮姣姣的座駕舟,現在看來應
屬於楊虛彥的才對。否則老者就該向榮妖女請示。
    寇仲來到徐子陵旁,三人凝神細聽。果然是一陣穿衣服的蟋蟀聲,均大感有趣,因
為一直以來,楊虛彥以來無蹤去無跡稱著江湖,人人聞「影子刺客」之名而色變,今趟
卻給三人誤打誤撞下綴上,還窺伺一旁,對他有所圖謀,想想也要大叫過癮。
    接著是榮妖女的聲音道:「真是掃興,遲不來早不來,偏在這個要命的時間來。」
    楊虛彥沉聲道:「沒有緊要的事,安胖子不會來找我,得去看看他有什麼話要說。」
    房門推開,兩人出房後左轉,從旋梯拾級而下,往艙廳去了。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床上有個女人,給人餵了迷藥一類的東西,正昏迷不醒,
你去看看。」
    徐子陵大感愕然,移到床旁。
    寇仲和侯希白來到他兩旁,見徐子陵看得虎軀一震,低呼道:「這不是金環真嗎?」
    尤鳥倦、丁九重、周老歎和金環真同為「邪帝」向雨田的徒弟,為爭那帝舍利反目
內鬨。當日在蝠洞迷宮,石青璇把四人誘人洞內,再以簫音催動蝙蝠襲擊四人,丁九重
被徐子陵所殺,金環真和周老歎先後披尤烏倦以卑鄙手段偷襲重創,落荒而逃,想不到
此刻金環真竟出現在楊虛彥的船上。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樣,教人感歎。
    金環真正是其中一個懂得使用邪帝舍利的人,地出現在這裡,代表著楊虛彥可能已
得悉此法。
    寇仲低聲道:「要不要把她移走?」
    徐子陵搖頭道:「這種那人死不足惜,我們不要節外生枝,你和小侯到他們的房間
踩探,我負責偷聽他們說話。」
    寇仲一聲得令,與侯希白閃出門外,徐子陵則撲伏地上,貼耳偷聽。
    安隆的聲音從艙廳的方向傳上來道:「雲帥來了長安。」
    徐子陵在全無準備下收到這麼好的一個消息,知道雲帥逃過石之軒的毒手尚在人間,
不禁大喜過望。
    寇仲和侯希白先後閃進楊虛彥和榮姣姣的豪華艙房,無論大床小几,裝飾設置,均
極盡請究。
    兩人二話不說,展開遂分遂寸的搜查,到肯定楊虛彥沒有把印卷留在房內。又聚在
一起商量。
    寇仲道:「此房一目瞭然,只有榻底可以藏人,就由我躲在下面。只要你們能在適
當時間把他引開,我就動手偷東西。」
    侯希白搖頭道:「太接近啦:楊虛彥必能生出感應。」
    寇仲蠻有信心的道:「我不但可長時間閉氣,還可以運功把毛孔封閉,不會發出熱
量,包保他一無所覺。」
    侯希白搖頭道:「除非你能把生機斷絕,否則只是心跳的聲音,已會惹起楊虛彥的
警覺,此計絕行不通。」
    寇仲苦笑道:「都是你想得周到,不過除此法外,尚有什麼辦法?」
    侯希白道:「我們回到剛才的房內再說,現在我們既把握到楊虛彥的虛實,實力又
穩勝於他。必要時就動手強搶。」
    寇仲皺眉道:「正因我們佔上風,才要搶得來漂漂亮亮的,事後更要他疑神疑鬼。
弄不清楚是誰搶了他的東西,這才叫『上兵伐謀』。哈,隔鄰是什麼地方?」
    侯希白道:「該是另兩間艙房。記得我們進來前左右各有一道門呢?」
    寇仲迅速移至左右壁,貼耳細聽,伸手道:「有沒有匕首一類的利器?」
    侯希白掏出美人扇,道:「這傢伙可當匕首般用,你是否要在壁上開個洞?」
    寇仲笑道:「果然話頭醒尾,我們就在牆角開個老鼠洞,到時就由老子表現隔空取
物的本領,把印卷手到拿來。」
    侯希白雙目亮起來,道:「一不做二不休。我們就索性在左右兩壁各開三個洞,到
時可看情況從那個洞出手。不過你真可以只憑內勁取得兩丈外的東西嗎?」
    寇仲道:「只是騙你,不過只要有布帶那一類東西,等若把我的手延長。來吧,快
動手,切口要整齊,以便補壁。我則負責戳出窺視的眼孔。」
    兩人分頭行動,不片刻完成任務,此時徐子陵來到,道:「安隆走哩!」楊虛彥和
榮姣姣進入房內,茫然不知大敵正伺伏兩旁,覷機發動。
    左邊的房間寇仲和徐子陵席地坐在漆黑的艙房內,閉氣斂功靜待。寇仲還以手捂著
用手指刺穿的洞口,以免因光度不同,令場虛彥生出警覺。
    這小窺洞開在隔壁一張小几底下,非常隱秘。
    兩人你眼望我眼的,不敢說話。
    接著是一陣親熱擁抱的聲音,兩人顯是打得火熱,不肯浪費任何光陰。
    榮姣姣喘著氣道:「淑妮肚內的孩子是你的嗎?」
    楊虛彥道:「這個當然,虧李淵一向自以為是花叢老手,竟看不破淑妮已非完璧。」
    榮姣姣笑道:「你該怎麼多謝奴家。若非我傳她秘法,怎瞞得過李淵。」
    楊虛彥邪笑道:「謝你這小淫婦只有一個方法。」
    按著是寬衣解帶的聲音。
    寇仲向徐子陵眨眨眼睛,移開手掌,伏身睜眼去看。
    徐子陵腦海中不由浮起榮姣姣美麗誘人的身段,風情萬種的玉容,也大感香艷刺激。
    寇仲邊看邊打出手勢,表示兩人正互相為對方寬衣,還丟到在地上。
    徐子陵可想見另一邊的侯希白,亦正作壁後觀。
    兩人倒在榻上的聲首響起。
    寇仲坐直身體,湊到徐子陵耳旁道:「成功啦!」移到正中牆腳的方洞處,貼掌運
勁,無聲無息的把破壁吸起移開。
    徐子陵俯頭瞧去,赫然見到被油布重重包裡的不死印卷,連著衣物棄在艙板上。離
地洞只丈半許的距離。
    「砰砰蓬蓬!」子時終到,皇宮燃起兩座鞭爆塔,迎接新一年的來臨,響聲傳遍城
內。
    寇仲心中叫妙。手上以撕下布條編成的繩子靈蛇投在內勁驅動下,探出洞外,往目
標延去。

                  ※               ※                 ※

    寇仲在喜氣洋洋的鞭爆聲中,一覺醒來,窗外正下著毛毛春雪。
    想起昨夜侯希白把兩截印卷合而為一的喜悅表情,心中大感欣慰。
    現在他們雖然奈何不了石之軒,卻可從其他方面予這可怕的大敵各種影想和深遠的
打擊。
    下一個就是「四川胖賈」安隆。
    只要殺死此人,石之軒將斷去各方面的聯繫。
    寇仲從床上彈起來,梳洗更衣後,隨手把被人偷龍轉鳳的假井中月取下來,抽出一
截呆看半晌,歎一口氣。
    對井中月他雖有著深厚的感情,但又心情矛盾,始終那是仇人蕭銑贈他之物。拿在
手上總有點不自在的感覺。
    唉!索性不問涫涫,就讓井中月無疾而終。憑他現在的功力,什麼刀來到他手上也
可變成神兵利器。來到大廳,喜慶滿堂,沙家上下大小全聚在那裡互相恭賀,大說好意
頭的話。
    寇仲的駕到更惹起全堂起哄,人人爭相向他恭喜。
    接過老爺子特大的紅封包後,常何扯著他到一旁坐下說話道:「太子殿下對你昨晚
的做法非常欣賞,此著確是高明,這麼一來誰都曉得輸的是那天策府的莫為,他的傷好
了沒有?」寇仲倒沒想過此點,記起尚秀芳的約會,道:「我只是想醫人吧,他的傷經
小弟施針後巳沒有什麼大礙,十來天當可復原。」
    大少爺沙成功來道:「我們到明堂窩玩幾手,應應春節。」
    常何道:「待會我還要和莫兄去向太子拜年,晚一點才成。」
    又同寇仲問道:「莫兄愛入賭館嗎?」
    寇仲一邊心中叫苦,邊應道:「只是閒來賭兩手鬆馳一下而已,既然要去太子府拜
年,不如早些去,我還要到上村苑為尚小姐治病,是昨晚約好的。」
    「有客到!」三人暫停說話,往大門瞧去。
    只見嬌俏可人的獨孤鳳巧笑情合的走進來,美目環視一下全廳,當目當落在寇仲身
上時,忽然明亮起來,還展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這才朝座坐在北端主位的沙老爺子和
沙夫人走去。
    寇仲心中升起異樣的感覺,一向愛看俊男的獨孤鳳,難道竟看上自己這個醜陋的神
醫?

                  ※               ※                 ※

    徐子陵和雷九指在崇賢裡的落腳處悠閒的喝茶賞雪,心中一片平和。
    雷九指道:「照你這麼說,你們偷去陰癸派那批火器,定令她們陣腳大亂,須馬上
從其他地方補充火器。不過時間急迫,卻到什麼地方找呢?」
    徐子陵呷一口熱茶。道:「恐怕要涫涫有說才曉得。但現在巳可肯定他們的陰謀會
在初四後發動,目標就是李世民。」
    雷九指沉吟道:「若能趁他們發動偷襲的混亂時刻。我們乘機把寶藏運走。將更萬
無一失。」
    徐子陵苦笑道:「問題是我們現時連寶藏的影子都沾不著半點邊見。假若寶藏的入
口真在無漏寺內。情況就更糟糕。坦白說,就算我和寇仲聯手,恐怕仍勝不過石之軒。
他的不死印法根本不懼你人多。」
    雷九指道:「定要想個什麼辦法把他引開。」
    銅環叩門聲響。
    兩人臉臉相覷,誰會在新春節的清晨來找他們?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