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3卷)
第八章 幸中副車

    外賓館位於皇城西的市政裡內,與皇城只隔開一道安化大街,共有十所,每所均有
獨立院落,大小建築物十多座,佔地廣闊。
    由於最近下過幾場大雪,屋頂堆上厚達數寸的積雪,樹木更結滿冰串,對高來高去
的夜行踩盤者已是非常不利,今晚更另外多出一道難題。就是整個裡坊內的官邸華宅,
無不張燈結綵,熱鬧喧天,映得處處明如白晝,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進去,只是癡心妄
想。
    經雷九指的妙手易容成為三個粗鄙江湖漢的徐子陵、寇仲、侯希白繞著東突厥人居
住的外賓館走足兩個圈,仍找不到偷進賓館的方法。幸好街上全是趁熱鬧的人,他們亦
不虞惹人懷疑。
    最後三人在賓館兩旁其中一座瑞獸石雕的底座處挨坐下來,相視苦笑。
    大儺戲的鼓樂聲陣陣從皇宮方面傳來,此時是亥時中,離元旦只有半個時辰,街上
放煙花、燃爆竹、趁熱鬧的人人情緒高張,迎接新一年的到來。部份人開始往大儺舞驅
鬼下河的必經之路湧去,好沾染些吉祥氣,以求得來年的平安。
    寇仲把賓館圖則取出,攤開道:「若我們從後院跨牆而入,可借東北角的園林作掩
護,但出園後將寸步難行,除非我們想大幹一場。」
    徐子陵搖頭道:「這是下下之策,大幹一場,對我們有害無益。」
    侯希白道:「但若要殺死趙德言。這確是個難得的機會。至少我們知道可達志、康
鞘利和其他有身份地位的突厥人,都去了皇宮參宴。」
    寇仲苦笑道:「這叫聰明人出口笨人出手。涫妖女現在是牽著我們的鼻子走。」
    侯希白提議道:「不若我們再到後院門去,若找不到機會,就各自回家睡覺。」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同意,於是又繞回後院,這條里巷只有大街的二成的寬度,遠及
不上大街的熱鬧,有的只是疏落路經的人。
    忽然後院門張開少許,一個把帽子壓蓋至眉眼處的人鬼鬼祟祟的閃身而出,擠進人
流去。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劇震。
    侯希白盯著那人的背影,問道:「是誰?」
    寇仲雙目湧起濃烈的殺機,沉聲道:「香玉山!」

                  ※               ※                 ※

    三人在永安渠的東岸,瞧著小艇把香玉山送往停在河心的一艘大型風帆,此時河渠
泊滿大小船隻過千艘,全都是張燈結綵,映得河水閃閃生輝,大增潛上敵船的困難。
    寇仲皺眉道:「究竟這是誰的船?香玉山到長安來幹什麼?」
    兩人當然沒有答案,徐子陵目光掃過岸旁趁熱鬧的人,道:「無論如何冒險。我也
要刺探香玉山去見的是什麼人。只要給我接近船底,我有辦法聽到香玉山說的每一句話。」
    侯希白咋舌道:「子陵這探子真厲害,不過只要你浮上水面換氣,很容易會被岸旁
的人瞧見。」
    寇仲的目光在河渠上下遊巡逡,最後落在泊於岸旁的一排小艇上,道:「只要我們
偷一艘小艇,可解決往返上落的問題。」
    又伸手搭上侯希白肩頭,微笑道:「若香小賊不是和人說足三天二夜,我和陵少都
不用到水面換氣的,去吧!」

                  ※               ※                 ※

    徐子凌從小艇滑入水中,迅速貼著渠底潛游過近七丈的距離,來到目標大船的底部,
水蛭般貼附上去。
    為怕弄濕衣衫,他身上僅穿內褂。河水雖是冰寒澈骨,但他內功深厚,不畏寒冷。
    當他把耳朵貼在船身,運功收聽,整座大船的空間和不同部份的音源,立時活現在
他腦海之內。
    在眨眼的高速中,他追蹤到從船艙部份傳來香玉山可恨的聲音。只聽他道:「此事
尚須從長計議,若給李世民有任何反撲的機會,會前功盡廢。」
    徐子陵聽得心中愕然,香玉山為何會捲進對付李世民的陰謀中?
    一個女聲輕柔的道:「香公子啊,現在那還有時間從長計議呢?一切均準備就緒,
只要我們照計劃行事,保證李世民難逃大限。」
    徐子陵依稀把到這聲音是認識的人。一時卻想不起是誰,心中苦惱時。另一把陌生
低沉的男音道:「香兄在擔心什麼?」
    香玉山微作沉吟,歎道:「不知如何我總有點心緒不寧,但真正因的是何事,我卻
說不出來。」
    女子笑道:「香公子是否因寇仲和徐子陵那兩個小子而不安哩!」男子冷哼道:
「香兄這擔心是否過份了點?」
    女子柔聲道:「這兩個小子確最擅長搗蛋。不過長安可不同洛陽,他們為尋找寶藏
自顧不暇,都還有能力去管閒事。」
    徐子陵心中一震,終猜到說話者正是身份曖昧的榮姣姣,而那男子自然就是像石之
軒般神秘鬼祟的「影子劍客」楊虛彥。
    涫涫為何要撒謊?楊虛彥和榮姣姣根本是在城內而非城外。若非誤打誤撞的跟上香
玉山,便會給她騙倒。
    到此刻他仍弄不清楚三人間是什麼關係。當年在巴陵楊虛彥曾行刺香玉山,還全賴
自己和寇仲為他消災解難,該是敵而非友。
    香玉山歎道:「問題在我比你們更明白他們,我敢肯定他們刻下正在長安。可是他
們究竟躲在那裡?正在幹什麼?我們卻連他們的影子都摸不著。」
    榮姣姣恨恨道:「若摸到他們的影子,他們早被碎屍萬段。長安定有幫助他們的人,
否則不能躲得那麼隱密。」
    徐子陵心中大訝,若榮姣姣是祝玉妍的徒弟之一,怎會不曉得他們的事。但聽她的
語氣,確是發自肺腑。難道涫涫蓄意瞞她,又或她和陰癸派的關係另有微炒。
    楊虛彥沉聲道:「對這兩個小子,我們當然不會掉以輕心,但亦不必過份憂慮。李
元吉正全力搜索他們,只要他們稍露行藏,保證不能生離長安。香兄便可去掉這兩個心
腹之患。」
    徐子陵暗忖假若楊虛產這番話發自真心,那他可能並不知寶庫內存在著魔門巽寶邪
帝舍利。
    此亦合情合理,以石之軒的作風,當不會讓徒弟曉得此事。
    香玉山忽然道:「那批火器到了沒有?」
    徐子陵心中一震,隱約中像把握到某些事,一時卻不能具體的說出來。
    榮姣姣道:「最遲初四我們可把火器交到你手上,有問題嗎?」
    香玉山斷然道:「初四收到當然沒有問題,卻不能遲過這一天,否則我們會退出整
個計劃。」
    楊虛彥道:「這個我們明白,大家以後保持緊密聯絡。」
    徐子陵離開船底,朝寇仲和侯希白的小艇潛游過去。
    徐子陵爬上停在兩艘大船間陰暗處的小艇,笑道:「侯兄的運道相當不錯,那半截
不死印捲至少有半截到了你的口袋裡。」
    寇仲愕然道:「楊虛彥竟在船上。」
    徐子陵一邊運功揮發水氣,點頭道:「榮妖女也在船上,最妙是船上除他們外只有
十來人,聽呼吸只是武功一般的好手或不懂武功的,不足為患。」
    寇仲把小艇撐到可遠眺榮姣姣那艘大船的位置,看到香玉山正乘艇回岸。
    此時兩岸遊人大減,很多人都趕著去看大儺舞趕鬼落河的表演。
    侯希白興奮的道:「楊虛彥仍在船上。」
    寇仲瞧著徐子陵穿上衣服,微笑道:「孤男寡女在船上,又是久別相逢。楊虛彥更
性好漁色,際此佳節良宵,兩人會幹什麼?」
    徐子陵欣然道:「去聽聽不是最清楚嗎?」
    侯希白道:「且慢!這可能是我唯一搶回印卷的千載良機,是否須周詳計劃呢?」
    寇仲道:「子陵怎麼說?」
    徐子陵道:「我只有四字直言,就是『攻其無備』。楊虛彥做夢都沒想到會給我們
把握到他的行蹤,船上亦沒有什麼防守。只要我們能成功潛到船上,進可攻退可守,隨
機應變,根本不用計劃。」
    寇仲笑道:「大概是這樣子,但我卻有個更精采的提議。」
    侯希白興致盎然的問道:「什麼提議?」
    寇仲忍著笑得意洋洋的道:「楊虛彥一向自命來無蹤、去無跡,今趟我們來個以其
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無影無跡之法把半截印卷盜走,兩位意下如何?」
    徐子陵笑道:「上船再說吧!」
    寇仲催舟而行,藉著附近船隻的掩護,往目標大船潛去。
    徐子陵和侯希白提高警覺。監視敵船,只要有人在船上向他們瞧來,絕躲不過他們
的眼睛。
    侯希白壓低聲有道:「船上燈火通明,若我們爬上船去,會很易被發覺的。」
    寇仲笑道:「侯公子太少干偷雞摸狗的事,我和陵少卻是這方面的大行家。你看到
那些艙窗嗎?每個窗都是一個入口,明白嗎?」
    說話間,小艇繞了個大彎,船頭對正敵船的船尾,從這方向駛過去,除非對方有人
站在船尾處,否則休想能發現他們。
    徐子陵忽然自言自語的歎道:「為何我們竟像沒想過要殺死香玉山,甚或沒起過跟
蹤他好看他在什麼地方落腳的念頭。」
    寇仲一震道:「給你提醒,此事果然古怪。唉,我雖恨不得把他剁為肉醬,但坦白
說事實上很怕面對這問題,始終他是小陵仲的爹。怎辦才好呢?」
    侯希白插口道:「只要搗破他香家傷天害理販賣人口的勾當,令香玉山身敗名裂,
不是比殺了他更令他痛苦難過嗎?」
    寇仲收起雙漿,純以內功催般滑行。無聲無息的橫過十多丈的河面,來到敵船背岸
的一邊,另一邊則泊有另一艘大船,故不虞岸上的人看見他們的舉動。
    侯希白取出三個黑布頭罩,低聲道:「這是雷老哥早前為我們準備的,想不到又可
派上用場。」
    徐子陵伸掌貼在大船船身,運功吸附,把小艇穩定下來。
    橡楊虛彥那種高手,只要小艇輕撞船體一下,會立生警覺。
    寇仲接過頭罩,把耳朵貼往船身,聽了片晌,眉頭大皺道:「怎麼竟沒有那小子和
榮妖女的聲音?」
    徐子陵亦施出偷聽之術,雖偶有人聲走音,不過都與楊虛彥和榮姣姣無關。奇道:
「這事不合情理,他們就算不談情說愛,至少會就香玉山的事情商量討論。」
    侯希白低聲道:「我想到一個可能性。」
    兩人牢盯著他,讓他續下去。
    侯希白道:「老君廟自立派以來,一直為男女分流,無論那種流派,都精擅陰陽相
調採補之道,謂之『陽流』和『陰流』。陰流中有種叫『玄牝奼女術』,來自老子《道
德經》的『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調天地根』之語。此功法必須男女合修,
練時呼吸斷絕,只以內氣往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寇仲喜道:「這邪功是否脫清光來練的?」
    侯希白苦笑道:「我只是聽石師說過,其中細節卻不甚瞭然。」
    徐子陵道:「這麼說榮妖女本身應是老君廟的人,她之所以成為祝玉妍的徒弟,只
是兩派的一種交易,等如兩國互以姻親修好的情況。」
    寇仲道:「老石還有沒有說過別的呢?」
    侯希白道:「石師只從理論去解釋」玄牝奼女法」的特質,他說「玄者妙也,牝者
是有所受而能生物者也,是神氣之根,虛無之谷,須在身中求之,不可於他」。」
    寇仲凝神想了半晌,道:「既同男女」受」和「生」有關,指的可能是男女交合。
唉:多想無益,摸上船看看。」
    徐子陵道:「這艘小艇怎辦?」
    寇仲道:「對不起它的主人也要做一次。把它沉掉了事。」徐子陵雙腳運力。送出
陰勁,踏足處立時陷下去。侯希白愕然道:「子陵的功力大有精進,難怪連晃公錯都要
在你手上吃虧。」
    寇仲再把耳朵貼往船體,忽然往上騰升,當侯希白往他望去時,他使出手法打開一
扇艙窗,鑽了進去,動作敏捷靈活得似如鬼魅。
    水開始從船板破裂處湧入來。
    寇仲從艙窗探頭出來,打出「安全」的手勢。
    徐子陵道:「侯兄先行。」
    侯希白貼壁游上,鑽進房內與寇仲會合。
    寇仲把探往門外的頭縮回來,把門關上,向來到身邊的侯希白低聲道:「此船主艙
分三層,底艙是放貨物和離物,上兩層是宿房,艙廳在中間那層,我們這最高的一層布
置華麗。楊小子和榮妖女定在這一層某一間房裡。看結構應以艙廊盡頭的艙房最大,你
的不死印卷該在那裡。」
    侯希白訝道:「你不過比我快了少許上來,為何這麼快可查得這許多事。」
    寇仲道:「這就是坐船多的好處,來來去去都不外幾種格局。」
    此時有人在門外走過,聽來該是小婢丫環那類人物,其中一人歎道:「良宵佳節,
只能困在船上看別人熱鬧,若在洛陽,今晚才好玩哩!」另一婢答道:「給人聽到會有
你的好看。還是去看看謝叔有否弄好參湯吧?然後再到船面去看煙花。」
    足音遠去。
    徐子陵來到他兩人身後,皺眉道:「若他們在練什麼『奼女大法』沒理由著人弄參
湯的。」
    寇仲默默計算,忽然拉開房門,閃身而出。
    侯希白嚇了一跳時,徐子陵拍他一下,隨寇仲掠出房門。
    侯希白別無選擇,只好隨他們闖出房門,忽然間,他感到今晚能否成事,全要看他
們的偷雞摸狗之術,是否確如寇仲所吹噓的那麼高明。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