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3卷)
第七章 縛手縛腳

    河風迎面吹來,帶著煙花火屑的氣味:吹起絕色美女涫涫的秀髮,拂在兩人的假臉
上。
    寇仲苦笑道:「涫大姐確是神通廣大,你不是一直跟在我兩叔侄身後吧?」
    涫涫「噗哧」嬌笑道:「兩叔侄,直虧得你們有這麼大的膽子,一個叫莫為,一個
叫莫一心,看看李家的人何時把你們關進大牢去。」
    徐子陵把注意力從她香軟嬌柔的胴體收回來,淡淡道:「今趟又要弄什麼把戲。」
    涫涫美眸往他飄來,微嗔道:「不見人家這麼久,客氣點好嗎?先回答人家的問題
再說。」
    寇仲道:「剛才我們到寺內參神拜佛是求轉個好運,現在登橋憑欄則是等運到,夠
清楚明白嗎?」
    涫涫指著空中爆開的一朵煙花,道:「看,多麼美麗!」徐子陵和寇仲臉臉相覷,
又莫奈她何,更是心中叫苦。若給她這麼糾纏不休,今晚如何去進行大計。
    涫涫忽又凝望河水,清麗脫俗的玉容露出思索的神色,悠然道:「自從傳出消息,
說你兩人會到關中尋寶,李建成派人遍查長安所有與楊素有關的大小建築共二十八座,
差點把房舍也翻轉過來,仍找不到任何寶庫的痕跡,這才放棄。假若寶庫就在無漏寺內,
那真是出人料外。少帥不是說過今晚是最佳的尋寶吉日嗎?」
    寇仲給他說得差點啞口無言,再現苦澀的笑容道:「皇宮內誰是涫大姐的奸細探子,
宮中的事似乎沒有大姐是不知道的。」
    涫涫半邊嬌軀挨往徐子陵,揍到他耳旁柔聲道:「還是子陵老實點。子陵啊!勸勸
你的好兄弟吧,沒有我的合作,你們得到寶藏亦只會是白便宜石之軒。」
    徐子陵忍受著她親暱的挨擦,道:「誰敢不與你合作?問題是今晚我們另有要事,
尋寶只好留待另一天。」
    寇仲把心一橫,沉聲道:「我寇仲說過的話從沒有不算數的。總之我們找得寶藏,
必有你的一份,但假若你這麼攪渾,最多是一拍兩散,大家學李閥的府兵制般就此解甲
歸田,各行各路。」
    涫涫挨入他懷裡,仰首失笑道:「少帥息怒。人家只不過想幫忙你嘛。還以為你會
感激呢。不過你的威嚇恐怕難起什麼作用。少帥有這麼多兄弟在長安,想解甲歸田也沒
有那麼容易吧?」
    寇仲給她命中弱點,苦歎道:「幸得涫大姐提醒,不然我定會把這點忘記。小弟可
以保證尋著寶庫時。必會用大紅花轎來抬你去分贓。」
    涫涫佔盡上風。站直嬌軀,明眸閃閃生光。神態回復一向的篤定冷靜,輕輕道:
「這還差不多,說得也好聽,只是好聽的話通常並不實在,我要清楚知道你們的計劃。
這可是最後一個機會,讓你們表達合作的誠意。」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感拿她無法。
    徐子陵正容道:「我們根本沒有計劃,你不信也沒法子。」
    涫涫平靜的道:「那就讓涫涫曉得目前的情況吧:這要求並不過份。」
    寇仲湊到她的小耳旁,先作怪的吹一口氣進去,才道:「實情就是我兩兄弟仍在摸
索寶庫入口所在。假若你能提供李建成曾查過那二十八座建築的名單,對我們的工作會
有一定的幫助。咦,為什麼你的小臉蛋紅得這麼厲害?」
    霞生玉頰的涫涫狠狠白他一眼,道:「我想殺人時臉孔就會轉紅。你們若不是在騙
我,就是根本不曉得寶庫在那裡。小妹正在想:究竟該與你們繼續合作,還是揭破你們
的身份,好讓恨你們入骨的李元吉挽回失去的顏臉。」
    徐子陵微笑道:「不要唬嚇我們,只要尚有一絲可能性,貴派絕不肯放棄取得邪帝
舍利的機會,那亦是擊敗石之軒唯一的方法。」
    寇仲接口道:「我們不若在別的事情上合作,例如聯手殺死石之軒,只要你查得他
藏身之處,我們可助你把他幹掉。」
    徐子陵知他在試探涫涫。看她是否曉得無漏寺的主持就是石之軒。
    涫涫搖頭道:「縱使知道他所在,我們也沒法把他殺死,否則當年他早命喪於四僧
手下。除非有辦法令他作決死戰,不然憑他的不死印法和幻魔身法,就算祝師和寧道奇
聯手,亦留不住他。」
    兩人聽得心中駭然,難怪正邪兩道對石之軒如此忌憚,這實在是個根本無法擊敗的
蓋世魔君。在另一方面,亦看出涫涫至少在這個階段,有與他們合作的誠意,否則不會
說得這麼坦白。
    寇仲道:「撇開石之軒不說,但他手下的人是不懂不死印法吧:至少我們可找幾個
來祭旗,削弱老石的力量。」
    涫涫歎道:「我們和石之軒之間現在正維持著某一種微妙平衡,雙方互有顧忌。一
旦破壞平衡,後果將不堪想像,所以至少在得到聖舍利前,我們不想輕舉妄動。」
    徐子陵道:「你們不用出手,一切由我們包辨。只要你提供準確的情報。我們自會
把事情辦妥。」
    涫涫沉聲道:「你們想殺誰?」
    寇仲試探道:「楊虛彥如何?」
    涫涫道:「楊虛彥得石之軒幻魔身法真傳,想殺他難之又難。你們不若把目標定得
實際點,安隆會是個很好的選擇,失去他對石之軒會是個很嚴重的打擊。他更是楊虛彥
和石之軒問的聯繫,亦是石之軒唯一信任的人。」
    徐子陵道:「安隆藏在什麼地方。」
    涫涫道:「安胖子是頭老狐狸,不過要找他仍是有跡可尋,此事包在奴家身上。好
啦,今晚你們有什麼打算?」
    徐子陵和寇仲打個眼色,寇仲斷然道:「我們想試試楊虛彥是否真個殺不死的?」
    涫涫皺眉道:「楊虛度今晚根本不在城內,你們怎去殺他?」
    徐子陵和寇仲為之愕然,同時又半信半疑。涫涫憑什麼能如此清楚以行藏詭秘稱著
於世的影子刺客的行蹤去向?
    涫涫微笑道:「我只是湊巧曉得他今晚的行蹤。他離開長安是為去接他另一個情人
榮姣姣,明白嗎?」
    寇仲乘機問道:「榮姣姣和你們是什麼關係?」
    涫涫道:「這個請恕小涫不能邊露,橫豎你們今晚閒著無事,我倒有個提議,讓你
們考慮。」
    寇仲只希望她不跟著他們,無奈的道:「你有什麼好的介紹?」
    涫涫雙日殺機一閃,從懷內掏出畫卷,語氣平靜的道:「這是突厥使臣居住的外賓
館圖卷,若我們所料不差,趙德言該藏身館內,如能把他殺死,對石之軒將會做成最嚴
重的打擊。趙德言當然非是易與之輩,突厥人中又不乏一流高手,你們自己考慮一下吧!」
寇仲接過畫卷,涫涫嬌笑道:「若給奴家發現你們今晚偷偷去尋寶,我定要教你們吃不
完兜著走,清楚嗎?」
    再一陣嬌笑,就那麼赤著腳幽靈般沒入橋西端處興高采烈慶祝除夕的人流去。
    寇仲和徐子陵相視苦笑,無言以對。

                  ※               ※                 ※

    同興杜的秘密巢穴內,高占道聽到楊虛彥不在城內的消息,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徐子陵向正沉吟的侯希白道:「侯兄認為涫妖女的話是否可信。」
    侯希白歎一口氣,有點意興索然的道:「在得到聖舍利前,她的話可以信足至九成,
皆因若我們被假情報所誤,對她們是有害無利。」
    寇仲斷然向高占道道:「取消今晚的年夜飯,來的既非楊虛彥,別的刺客連給我們
宰殺的資格也欠奉。」
    牛奉義領命去了。
    徐子陵道:「另一個頭痛的問題,就是涫妖女巳探悉我們和同興杜的關係,占道可
有應付的方法?」
    高占道胸有成竹的道:「這個容易,這些年來,我們曾針對種種可能出現的情況,
反覆推敲出各種應變的方法。只要兩位當家點頭,整個同興杜立可銷聲潛跡,不讓敵人
找到半點影子。」
    寇仲大喜道:「這就成哩:但現在尚未是時候,否則只教妖婦妖女們生出警覺。」
    雷九指道:「聽希白剛才的語氣,陰癸派並不會因得到聖舍利而滿足,對嗎?」
    侯希白冷哼道:「這個我可作萬二分的肯定。陰癸派之所以能成魔門勢力最龐大的
教派,全靠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祝玉妍更是絕情無義的人,若她們肯和別人分享
成果,太陽會改由西邊升起來。」
    寇仲同意道:「我也不對她們存任何幻想,但她們的確神通廣大,像神仙般無所不
知。唐宮內究竟誰是她們的人呢?這人的身份地位絕不會低。」
    雷九指道:「這問題該由你自己來答,誰比你更熟悉宮內的情況。」
    寇仲沉吟片晌。道:「宮內勢力最大的不出張婕妤、尹德妃兩女,但究竟誰是妖女,
我實在瞧不出頭緒。」
    侯希白點頭道:「我們若因張婕妤中了焚經散而認定她不是妖女。會是非常不智。」
    雷九指道:「有機會可設法試探,誰肯為莫神醫你掩飾,誰的嫌疑最大。不過行事
可要特別小心,否則弄巧成拙。反暴露身份。」
    寇仲向一直沒有作聲的查傑道:「你是否看上喜兒姑娘?」
    沒有人想到他忽然岔到這話題去,還是開門見山,查傑立時非常狼狽,尷尬的道:
「屬下……唉……屬下……」
    寇仲笑道:「這裡全是自己人,有那句就說那句,我是關心你的終身大事。」
    查傑臉孔全脹紅了,垂頭道:「仲爺明察,小傑絕不會因私而誤公。」雷九指倚老
賣老的笑道:「那即是對喜兒情深一片哩!」寇仲問道:「那喜兒對你又如何?」
    查傑苦惱的道:「她對我比對其他人好。可是……唉,我也不懂怎樣說才好。」
    寇仲微笑道:「這個沒問題,我會為你給她來個愛情把脈,查個一清二楚。」
    侯希白一頭霧水的道:「請恕在下愚魯,仲少你是否想插手此事呢?」
    寇仲昂然道:「小傑是我的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當然要為他盡心力。」
    查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不過仍未明白這種事他能幫上什麼忙。
    寇仲又道:「我們今晚該各自回家睡覺,還是聽涫妖女的話去尋趙德言的晦氣?」
    侯希白道:「只是趙德言一個已可教我們頭痛,何況尚有其他突厥高手,子陵以為
如何?」
    徐子陵道:「眼前頭等大事,該是先把不死印卷從楊虛彥身上搶回來。」
    侯希白目射出感激的神色,旋又頹然道:「我們恐怕很難辦到,有時我真想把手上
的半截印卷毀去,讓楊虛彥永無可能得到完整的印卷。」
    徐子陵道:「想搶回另半截印卷當然難比登天。但想得窺全豹卻非絕無可能。師妃
暄是曾遍閱印卷的人,只要……」
    侯希白斬釘截鐵的道:「限於敝門規矩,我絕不能從外人處學得不死印法。」
    寇仲豎起拇指讚道:「有志氣,辦法總會有的,例如我們倘能買通榮妖女,要她誆
得他脫衣登榻,他沒可能把不死印卷掛在頸上來幹那事兒吧!」徐子陵心中一動,聞言
道:「長安有沒有澡堂溫泉浴室那種堂子?」
    寇仲拍腿道:「果然厲害,連這都給你想到。」
    高占道、查傑和雷九指都聽得一頭霧水時,侯希白「啊」一聲叫起來,臉露喜色,
道:「我差點忘了,安胖子最愛在溫水內練氣功。既舒服又特別有利他那家的內功修為。」
    最後這點寇徐兩人並不曉得。心想原來如此。
    查傑道:「長安共有大小淨堂百餘所,最著名的三所是東市的清風泉、西市的凝翠
堂和北裡的樂泉館,用的都是溫泉水。」
    高占道道:「只要我曉得安胖子的模樣,查出他到那所澡堂該非常容易。」
    徐子陵和寇仲的目光同時落在侯希白身上。
    侯希白道:「要把他描畫出來只是舉筆之勞,問題是我們如何從他處去對付楊虛彥
呢?」
    寇仲向徐子陵使個眼色,徐子陵會意,道:「有幾句話。我想單獨和侯兄說。」
    寇仲起立道:「我們這些閒人避席片刻吧!」侯希白微笑道:「少帥請留下。」
    寇仲受寵若驚的重新坐好,到雷九指等難開,小廳剩下他們三人,爆竹煙花和喧嘩
歡笑聲,仍不住從街外傳來。
    徐子陵有點難以啟齒的。默然片晌,才道:「據涫妖女所言,令師最厲害的除不死
印法外,尚有幻魔身法,所以無論敵手如何人多勢強,仍能突圍而走,對嗎?」
    侯希白點頭道:「正是如此,涫涫沒有騙你們。這兩項功法,都是石師自創的,兩
者間還有很密切的關係。」
    寇仲沉聲道:「侯兄懂幻魔身法嗎?」
    侯希白搖頭道:「這是石師的看家本領之一。除非我能勝過楊虛彥,否則石師不會
把這種秘技傳給我。」
    徐子陵和寇仲聽得臉臉相覷,之所以會提到幻魔身法。原意只是件開場白,好弄清
楚侯希白對乃師石之軒真正的心意,豈知卻問出另一件事來。
    侯希白見兩人神色古怪,心中湧起不祥的感覺,愕然道:「有什麼問題?」
    寇仲道:「不知涫妖女是否胡言亂語,她說楊虛彥已得令師幻魔身法的真傅。想擊
敗他容易,殺他卻是難之又難。」
    侯希白虎軀劇震,臉上血色盡退,失聲道:「什麼?」
    旋又搖頭道:「不會吧?唉,真的很難說。」
    徐子陵瞭解的道:「侯兄定因當日在四川爭奪印卷時,楊虛彥沒有施展幻魔身法,
而認為他尚未得到令師傳此秘技。但也有可能是他蓄意隱瞞,所以一時難下判斷。撇開
這事不說。假設侯兄當日不是遇上我,是否根本不知印卷的存在呢?」
    寇仲拍腿道:「我明白啦!」侯希白茫然往他瞧來,苦笑道:「說吧,我現在亂成
一片,極須有人指點迷津。」
    寇仲道:「石之軒想害死自己的女兒。」
    連徐子陵也失聲道:「什麼?」
    寇仲道:「我這叫旁觀者清,石之軒或者沒有親自下令殺害女兒,卻把印卷所在透
露與安隆,其他的事便由得他兩人去做。唉,虎毒不食兒,石之軒太狠心啦!」侯希白
點頭道:「石師確是心如鐵石的人,唉!」徐子陵和寇仲只能呆看著他。
    侯希白俊臉陰晴不定,好一會才頹然道:「太不公平啦,石師擺明是褊袒楊虛彥,
還要讓他來宰掉我。」
    徐子陵道:「這是因為楊虛彥生性與他相近,且利用價值大得多。」
    寇仲不解道:「若我是石之軒,絕不會浪費侯兄這等人才。為何不命候兄去和楊虛
度合作,反要借楊虛彥的手來殺你?」
    侯希白道:「這是我們的傳統,外人很難理解和明白的。石師的原意是培肓我出來
專門對付慈航靜齋的傳人。不過我卻有負所托,或者因為這個原因。他決定把我放棄。」
    徐子陵道:「侯兄以後有什麼打算?」
    侯希白勉力振起精神,道:「幸好有兩位支持小弟,否則我侯希白定會一蹶不振,
只能有多麼遠逃多麼遠。」
    寇仲喜道:「果然是好漢一個,現在是否改變主意,央師妃暄念不死印法你聽聽。」
    侯希白回復一貫的灑脫,啞然失笑道:「根深蒂固的思想,怎會一下子改變過來,
按敝門法規,在現今的情況下,無論我或楊虛彥,只可把不死印卷二合為一,才能從中
學習印法。」
    徐子陵道:「假若令師像私傳幻魔身法般違規傳了楊虛彥不死印法,侯兄豈非很吃
虧?」
    侯希白道:「子陵有此想法,皆因不明白我魔門的規矩。石師把秘法記於卷內,是
為『立法卷』,好讓我們去爭奪,更受到咒誓的約束,不得另以其他途徑傳授於任何人。
除非他不立法卷,才可不在此限。」
    寇仲斷然道:「好吧:我寇仲亦立誓無論以任何手段,也要把楊虛彥身上那半截印
卷搶回來給侯兄。」
    徐子陵微笑道:「我們對印卷是志在必得,楊虛彥何嘗不如是。只要好好利用這雙
邊的關係,又有安胖子作誘餌引子,說不定真可辦到。」
    寇仲正容道:「根據貴門的規矩,師傅要殺門徒,徒弟該怎麼反應?」
    侯希白嘴角飄出一絲冰寒的笑意,淡淡道:「當然是全力反抗,難道坐以待斃嗎?」
    寇仲哈哈笑道:「那就成了。今晚如此美景良辰,我們又閒著無事,不若按圖索驥
的到外賓館踩踩盤子,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徐子陵和侯希白欣然答應。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