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3卷)
第四章 太極夜宴

    寇仲步入太極殿廣闊壯麗的空間,才發覺自己在長安是多麼受歡迎,無論認識或不
認識的人,都爭著來和他打招呼攀交情。
    他忙個不亦樂乎時,梅洵拍拍他肩頭道:「小弟要失陪哩!遲些再找莫先生喝酒作
樂,由小弟作小東道。」
    寇仲愕然道:「梅掌門要到那哪去?」
    常何笑道:「梅掌門不是要到什麼地方去,只是各有席位,暫且分手吧!」
    梅洵哈哈一笑,自行去了。
    常何扯著寇仲,往貼近主席的宴席走去,解釋道:「建成太子佔八席,秦王六席,
而齊王則只有四席的配額,席位矜貴,梅洵只能坐到齊王的配席去。」
    寇仲明白過來,道:「小弟當然和老爺公子等坐入太子殿下的配席,對吧?」
    常何笑道:「你老哥是特別嘉賓,坐的是皇上的配席,到哩!」
    寇仲隨他停步在東席外檔的第三席,兩名大官長身而起,道:「莫先生請坐!」
    寇仲定神一看,竟是劉政會和今天在四方樓見過,外事省的溫彥博,連忙回禮。
    劉政會親自為他介紹席上諸人,都是各部省的頭號官員。
    他坐到劉政會和常何間,還有兩個席位是空著的。
    談笑兩句後,寇仲忍不他問道:「誰人尚未來呢?」
    劉政會笑道:「這要問老溫才成。」
    溫彥博道:「一位是重要的外賓,禮貌上當然該由我們等他,而非讓他呆等!小弟
暫且失陪。」
    寇仲沒有放在心上,湊近常何道:「這種宴會可把人悶出鳥兒來,究竟什麼時候才
可到外面玩?」
    常何為難的道:「我本以為你坐的是太子殿下的配席,溜起來沒有那麼礙眼,現在
嘛……」
    劉政會見他兩人交頭接耳,好奇問道:「什麼事?」
    寇仲苦笑道:「沒什麼,只是我的外游大計完蛋了。」

                  ※               ※                 ※

    同坐者都是天策府的高手,包括長孫無忌、尉遲敬德、李靖夫婦、龐玉、羅士信、
劉德威。
    尚有四個空席,卻不知留給何人,徐子陵不像寇仲,雖心中嘀咕,卻清楚不宜詢問
任何人。
    幸好長孫無忌沒有坐在他身旁,否則還要招架他的問題。
    爆娥太監為他們的杯子添酒,左邊的龐玉歎道:「今晚不知誰家的幸運兒,能坐在
秀芳大家的身旁。」
    大殿雖坐滿人,但因此乃宮廷宴會,人人莊重自持,不敢喧嘩,氣氛克制嚴肅。
    紅拂女低聲笑罵道:「照我看秀芳的心早另有所屬,玉公子勿要癡心妄想。」
    在座諸人無不動容,且亦不無妒忌之意。
    「玉公子」乃龐玉在天策府的諢號,聞言一震道:「那人才是真正令人既羨且妒的
幸運兒,究竟此子何人,只要本公子把此訊傳出,包保有很多人會找他拚命。」
    紅拂女道:「此君姓甚名誰,請恕紅拂未能提供,因為我只是猜想出來的。」
    長孫無忌興致盎然的道:「在下雖沒有資格作秀芳大家裙下之臣,但仍關心尚才女
的終身幸福,不知大姐是從什麼蛛絲馬跡猜出尚才女心有所屬呢?」
    紅拂女道:「昨天紅拂到上林苑探訪她,見到她在箋上把『長相思、長相憶;珠淚
紛紛濕綺羅,少年公子負恩多』這幾句詩詞反覆寫下十多遍,見我來到,還把箋子扔掉,
若非深受相思之苦,怎會如此?」
    龐玉頹然道:「多謝大姐提點,這箋子絕不會是為我寫的。」
    李靖忽然低聲道:「看是誰人來了。」
    眾人跟他眼光瞧去,只見一群人昂然人殿,其中兩人赫然是東突厥的康鞘利和京兆
聯的大龍頭楊文干。後者顯然在長安的權貴間很吃得開,不斷和東西兩席的達官貴人打
招呼。
    隨在他們身後的是大仙胡佛和他的女兒胡小仙,想不到這對賭界的名人父女也在被
邀之列。
    胡小仙經過時美目朝徐子陵瞟來,還抿嘴淺笑,一副得意盈盈的可恨神態。
    坐在徐子陵旁的羅士信奇道:「莫老師認識胡小仙嗎?」
    徐子陵大感尷尬,只好含糊道:「只是一面之緣吧!」
    紅拂女此時經推李靖一把,道:「世績偕夫人來哩!」
    徐子陵聽得心神一震,往殿門瞧去,果然是沈落雁小鳥依人般傍著李世績朝他們走
來,不由心中叫苦。

                  ※               ※                 ※

    寇仲忍不住又向劉政會探問躍馬橋一帶建築的來龍去脈,正說得入味時,忽然在座
諸人紛紛起立,正不知發生什麼事,卻見美麗的尚秀芳在今晚負責打點廷宴的太監頭兒
陳公領路下,翩然直趨席前。附近各席的人無不露出羨慕的神色。
    寇仲醒覺過來,慌忙學其他人般起立迎迓,暗忖尚秀芳可比任何大官巨富,更具有
魅力。
    陳公公親自為尚秀芳親開椅子,請她入座,豈知尚秀芳竟道:「秀芳有一不情之請,
可否改坐莫先生身旁,俾能向莫先生請教一些醫學上的問題。」
    若換過寇仲是龐玉又或侯希白那類長相風流的人物,眾人必猜是神女有心,但若是
寇仲這位丑神醫,自然沒有人懷疑到這方面去。
    當下劉政正會近然讓位,另兩名小太監到來為尚秀芳朝遷席位,等尚秀芳安然在寇
仲旁坐下,眾人才紛紛回座。
    常何湊到寇仲耳旁說笑道:「小心老兄你的童身不保。」
    寇仲惟有以苦笑回報。
    尚秀芳立時成眾矢之的,包括常何在內,人人爭著向她奉承,而她亦是口齒伶俐,
口角生春,絕不得失任何人。
    寇仲則像變成一個啞巴,不時偷眼朝殿門瞧去,先後見到李密、王伯當、晁公錯、
可達志等人入場。
    當他瞧見入場的是東溟公主單婉晶和她指定的夫婿尚明時,尚秀芳終於「撇下」席
上諸人,湊到他耳旁輕輕道:「莫先生知否秀芳為何會給安排到這席來呢?」
    寇仲心知不妥,硬著頭皮低聲道:「究竟是什麼原因?」
    眾人以為他們在討論醫學上的問題,不敢打擾,各自捉對說話談笑。
    尚秀芳道:「因為這是秀芳特別要求的。唉!你這人呢!差點給你騙了。」
    寇仲心中劇震,愕然往她望去。
    尚秀芳報以迷人的笑容,若無其事的道:「莫神醫什麼時候可抽空來為秀芳治病?」
    寇仲仍未弄清楚她「差點被騙」的真正含意,苦笑道:「秀芳小姐有命,小人怎敢
不從,小姐什麼時候要人,小人就什麼時候向小姐報到。」
    尚秀芳「噗哧」嬌笑,那對能勾魂攝魄的翦水雙瞳滴溜溜的在他醜臉上打了個轉,
湊近把聲音壓至低無可低,但仍字字清晰,呵氣如蘭的柔聲道:「新春佳節,少帥來上
林苑陪秀芳過年如何?今趟可不要失約哩!」
    寇仲立時頭皮發麻,完全不曉得在哪裡露出破綻,竟給她識破自己的假面目,頹然
道:「小人怎敢違命?」
    此時溫彥博回來,領著的外賓赫然是東突厥派來作貿易的使節莫賀兒。
    蹦樂聲起。
    大唐皇帝駕到,大殿近千賓客肅立恭迎。

                  ※               ※                 ※

    徐子陵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四個空席分別給兩對夫妻填上,一對是徐世績和沈落雁,另一對是單琬晶和尚明。
    聽到「駙馬爺」的稱呼,徐子陵始知東溟公主單琬晶依照東溟派本身的安排,「納」
尚明為婿。難怪先前再會伊人,她表現得那麼莊重自持,言談間盡量避免男女之私。
    沈落雁美目深注他兩眼後,裝出不再留意他的神情,但徐子陵敢肯定她已看穿自己
是徐子陵。
    單琬晶卻因有「雍秦」這前科,雖有懷疑,仍不能斷定,故眼神不住住他掃射,弄
得他更是坐不安寧。
    雖說他從沒有與兩女發生過什麼關係,又或談情說愛,更早知名花有主,但如此面
對面的看著兩女成雙成對的同席對坐,那種不好受的古怪滋味只有自己才知道。
    幸好此時李淵率領妃嬪、三子和皇親國戚進場,一行浩浩蕩蕩的近百人,吸引所有
人的注意,他的苦況和壓力因而得以舒緩。
    李淵諸妃中徐子陵唯一認識的是董淑妮,她的艷色絕不遜於其他妃嬪之下,緊跟在
德妃和怪病罷愈的張婕妤之後,可見甚得李淵愛寵。
    李建成等亦各自領著妃嬪,依尊卑之序入殿,建成後是世民,接著是元吉,最後是
李神通、李南天等李閥成員。

                  ※               ※                 ※

    寇仲的目光從李秀寧入殿後便離不開她,最令他悲苦的是柴紹公然伴在她旁,顯是
名份已定,才能在席位作出如此安排。
    到李閥諸人在六圍主席坐好,殿內群臣賓客,在李淵最親近的兩位大臣劉文靜和裴
寂領頭下,向李淵祝酒三通,令人殿的氣氛登時熱烈起來。
    李淵再說一番請各人不用拘禮、佳節盡歡的話後,百多名歌舞伎在紀倩的領導下從
主席兩側的後殿門彩蝶般飄出來,在悠揚的鼓樂聲中,載歌載舞。
    拌舞中的紀倩份外迷人,在眾多歌舞伎的襯托下,尤能顯得她出眾的曼妙姿態。眾
女和唱下,她輕歌曼舞,聲音甜美,雖及不上尚秀芳獨特出眾的風格,亦另有一番動人
的韻味,難怪能成為長安最紅的名伎。
    只見裙裾翻滾,長袖飄蕩,紀倩婉轉動人的歌聲,能一顧傾城、再顧傾國的艷色舞
姿,連李淵亦難把目光從她身上移開。
    寇仲尚是初見紀倩,不由也把因李秀寧而來的愁思悵緒暫且放下,看得如癡如醉,
耳旁忽然響起尚秀芳嬌柔的聲音道:「莫先生是否心動哩?」
    寇仲驚醒過來,鼻內充盈著這美女的芳香,忍不住隨口反擊道:「只有對秀芳小姐,
小弟才會動心。」
    尚秀芳微感愕然,俏臉一熱,白他一眼低聲道:「又在騙人!」
    這次輪到寇仲一怔,暗忖難道尚秀芳看上自己,否則怎會有此女兒嬌癡神態,更用
這種口氣語調和他說話。
    其他人正全神欣賞歌舞,並沒有留心在這對男女間發生的小插曲。
    只聽紀倩領唱道:
    花萼樓前雨露新,長安城裡太平人。
    龍銜火樹千重焰,雞踏蓮花萬歲春。
    帝宮三五戲春台,行雨流風莫妒來。
    西域燈輪千影樹,東華金闕萬重開。
    一曲既罷,燈火倏暗,忽然眾女手上變戲法般多出一盞彩燈,霞光耀射中百燈齊舞,
在大殿的空間變化出千萬種由燈火舞動軌跡所編織出的圖案,人人看得目不暇給,歎為
觀止。
    當殿內燈火重明時,眾舞伎已從來路退出殿外。
    喝采聲震殿響起。
    寇仲席內另一位大臣高士廉邊鼓掌,邊向尚秀芳道:「秀芳大家編的這場舞曲,確
是精采絕倫,教人佩服。」
    寇仲這才明白為何尚秀芳會住進上林苑,原來是為了訓練歌舞伎以作這場表演。
    尚秀芳連忙謙讓。
    爆娥此時流水般把佳餚美饌奉上席來,又是另一番的熱鬧。
    輪到李淵向眾人祝酒,又掀起一派賓主盡歡的融洽氣氛。
    另一邊的徐子陵心有所感,暗忖若非大唐聲勢如日中天,今晚年夜宴的氣氛絕不會
像刻下般高張熾熱。如非宮廷派系鬥爭不絕,大唐確有誰能與爭鋒之勢。
    酒過三巡後,三百名雄赳赳身披戰甲的禁軍衛士,從正殿門操入,排成各種陣勢,
分持刀搶劍盾,表演一場充力學美感的「兵陣」
    比對起剛才旖艷的舞伎,又是另一番滿陽剛味道,同樣扣人心弦。
    「兵舞」既罷,李建成領著李世民、李元吉和其他王親貴謂向李淵祝酒,再掀起另
一個高潮。
    到平靜下來時,李建成長身而起,朗聲道:「我大唐自起兵太原,一直戰無不克,
究其因皆因能以武立國,又廣攬各方賢材。今晚際此盛會,依我大唐傳統,武試當不可
缺,本殿下就拋磚引玉,派出長林軍都尉可達志將軍,接受挑戰,點到即止,不論勝敗
方,兩方各賞十兩黃金,以為助興。」
    殿內立時爆起一陣采聲。
    徐子陵心中叫好,想不到這麼快就可上場比武。
    在眾人注目下,可達志長身而起,昂然來到殿前,向李淵下跪叩首。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