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33卷)
第一章 死心不息

    徐子陵抵達興昌隆,猶幸段志玄尚未至,但卜傑、卜廷早已等得不耐煩,底子裡是
怕他怯戰爽約。
    匆匆梳洗更衣,來到廳堂,段志玄剛抵步,與卜傑和卜廷兩人在說話,見徐子陵出
廳,道:「計劃有變!」
    徐子陵一頭霧水的在他旁坐下,問道:「什麼變了?」
    段志玄道:「秦王本定下若可達志再挑戰我天策府,就由莫老師出手應付,現在取
消這計劃,莫老師今晚不用出手。」
    徐子陵微一發怔,卜廷解釋道:「莫老師萬勿誤會,只因天策府剛有高手從外地及
時趕回來,所以另有安排。」
    徐子陵立即想到該是李靖和紅拂女回來,只不知誰受命去應付可達志的挑戰,趁機
道:「鄙人當然聽從公子的吩咐,既然如此,鄙人可否不出席今晚宮廷的年夜宴?」
    段志玄歉然道:「但秦王特別吩咐,莫老師今晚必須出席,俾可在旁觀察可達志的
狂沙刀法。」
    徐子陵心中暗歎,只好答應。
    段志玄起立道:「時間差不多哩!我們先到天策府,與秦王一起赴宴。」

                  ※               ※                 ※

    熱氣騰升。
    寇仲一手按在熱水半滿的巨桶邊,另一手探入桶內測試水溫,微笑道:「小弟準備
沐浴,美人兒你是否要在旁欣賞?」
    躲在房內的涫涫嬌笑道:「不要那麼吵嚷,人家要睡覺哩!」
    寇仲兩眉上揚,哈哈笑道:「悉隨尊便!」就那麼脫個精光,坐入桶內來個熱水浴,
還哼著輕鬆的曲調。
    涫涫幽靈般從房內飄出來,忍俊不禁的道:「你的歌喉真難聽,這是否揚州流行的
小調,小心會在這些地方露出馬腳。」
    寇仲心中一懍,這確是少時在揚州偷聽妓女唱曲學回來的小調,卻仍不忘涫涫的眼
精在佔他便宜,把身子縮入桶內,皺眉道:「非禮勿視,最怕你愛上我威武的雄軀,不
能自拔,那小弟就要頭痛了。」
    涫涫來到高及胸口的巨桶旁,朝他望去,「噗嗤」嬌笑道:「那有男子漢大丈夫像
你那麼扭扭擰擰的,君子坦蕩蕩嘛!人家早就對你不能自拔,何須等到眼前此刻。」
    寇仲以浴刷遮著重要部位,苦笑道:「不要耍我啦!令你難以自拔的是陵少而非小
弟,你再不挪開點,我就把你拖落桶裡來個鴛鴦共浴,切勿怪我沒預作警告。」
    涫涫淡淡一笑道:「人家想你的時間和思念子陵的時間都是那麼多,你愛怎麼想就
怎麼想吧!唉!不過你這人大事精明,小處卻粗心糊塗,你可知人家怎能肯定莫神醫就
是你寇少帥呢?」
    寇仲愕然道:「我在什麼地方露出破綻?」
    涫涫正要說話,忽然露出警惕的神色,低聲道:「有人來哩!」
    說罷一溜煙般鑽入臥間去。
    寇仲比她遲上剎那光景才聽到接近的足音,心知自己在這方面尚差她一線。
    接著常何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道:「小弟和梅兄一道來陪莫兄入宮。」
    寇仲尚未有機會囔自己正在洗澡,梅洵推門而入,笑道:「咦!莫先生原來正——
哈!請恕我們打擾之罪。」竟就那麼排門而入,毫不客氣。
    寇仲就驚且怒,幸好因涫涫的關係,所以沒有脫下面具,否則這下便要原形畢露。
不過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梅洵肯定對他仍有懷疑,所以專誠尋上門來,找他的破綻。
    常何見寇仲壯男出浴,大感不好意思,怨梅洵道:「嘿!小弟都說在大廳等待莫兄
的啦。」
    梅洵正以銳利的目光審查寇仲,假如他是匆匆戴上面具,又或臉孔是以易容術造出
來的,不露出破綻才奇怪。
    寇仲心內雖恨不得跳出桶來把梅洵捏死,表面卻不得不裝出欣悅得神情,道:「沒
關係,梅兄這麼給小人面子,是小人的榮幸。」心忖若給梅洵看到自己完美的體魄,他
寇仲將無所遁形。
    梅洵目光在四處巡逡,隨口說道:「小弟和莫先生一見如故,所以在街上碰到常將
軍,知他來與莫先生一道入宮,亦湊熱鬧隨他來了。」
    最後目光落在寇仲掛在牆上的井中月,一對俊目立時以倍數亮起來,往掛刀處油然
步去,道:「莫先生原來是用刀的高手,以莫先生的品味,此刀必非凡品,可否讓小弟
一開眼界。」
    寇仲在桶內的身體立時出了一身熱汗,魂飛魄散。
    刀鞘和刀柄雖被油布重重包著,外表看似破舊,但內涵卻是難以瞞人的,尤其這是
因他而名震天下的絕世寶刀。
    常何眉頭大皺,知道梅洵對寇仲懷疑未釋,特來探究他的底細,偏又莫奈他何,梅
洵如此膽大妄為,當然有齊王元吉在背後撐腰。
    寇仲像被判刑的死囚,頭皮發麻的瞧著梅洵從牆上把井中月取下來,一時間完全失
去方寸。
    「鏘」!
    梅洵不待寇仲答應,把刀子從鞘子內拔出。

                  ※               ※                 ※

    徐子陵是第二次到掖庭宮,宮內其實並沒有一座叫天策府的宮殿,只以李世民因功
被封為天策上將,他治事的承乾殿便被稱為天策府。
    天策府佈置得像一般大富大家的廳堂,卻實而不華,北端是主座,左右各排放十八
套几椅。
    主座後交叉豎起兩支大旗,分別為大唐的國旗和李世民天策上將的帥旗。另東西二
牆掛滿中外各類型的奇兵異器,營造出一種馬騁沙場、威武懾人的氣勢,令徐子陵印象
深刻。
    當徐子陵隨段志玄等步入天策府,李世民正在北座和天策府諸將閒談,神態雍容自
若。
    李世民右方占首席的是杜如晦,接著是候君集、柴紹、羅士信、史萬寶、劉德威、
龐玉和幾位徐子陵不認識的文武官員。
    左邊首席赫然是李靖,然後是紅拂女、被賜李姓的沈落雁夫婿李世績、長孫無忌、
尉遲敬德等人,卻不見沈落雁。
    眾人目光往他們投來時,李靖虎軀微顫,立時把徐子陵認出來。徐子陵這才記起在
落陽時曾以這「疤面客」的面具見過李靖,此時後悔莫及。
    李世民顯然對他這「莫為」非常看重,竟起立迎上來親自招呼,卜家兄弟亦因他而
沾得光采。
    一番客套場面話後,卜傑、卜廷和徐子陵坐於李靖那邊末席的空位上,由於最後一
席由段志玄爭著坐下,所以心理上卜傑和卜廷亦感受到尊重。
    李世民向各人敬茶後,忽然搖頭一歎,道:「今午父皇急召太子殿下、齊王和本王
晉見,當著我們的面吩咐工部在春節後立即把貫通掖庭、東宮和太極宮的所有門道動工
封閉,各位對此有什麼看法?」
    整座天策府在他說畢這番話後,立時靜至鴉雀無聲,人人你眼望我眼,卻沒有人說
半句話。
    此事關係到李淵,誰敢亂說話。
    在座只有徐子陵把握到李世民這番話背後的深意。
    適才在玉鶴庵,他曾把石之軒、趙德言兩大邪人透過可達志和楊文干,利用建成、
元吉對他的陰謀和盤托上,令李世民生出很大的感觸。
    李世民是做大事的人,多年的征戰生涯,使他明白成王敗寇,生死決勝,是不容婦
人之仁有容身之地的。
    他在洛陽要殺徐子陵和寇仲正代表他一旦認清目標,會狠下心腸,不達目的不肯罷
休。
    這是每一個成功將帥的條件,否則就會被淘汰。
    寇仲亦有這種性格和特質。
    李世民現在對建成、元吉兩人死了心,因這再非只限於宮廷內鬥,而是牽涉到天下
蒼生,及與外族及魔門的爭鬥。
    但李世民對李淵仍有憧憬和幻想,尤其李淵忽然把東西兩宮通往中宮太極宮的內通
道封閉,燃起他的希望,所以忍不住說出這番話來,一方面想聽聽眾人的意見,更重要
是測試座上諸人的反應。
    一陣不自然的沉默後,由徐姓改為李姓的李世績乾咳一聲道:「這會否是皇上一個
警告?」
    徐子陵心中大訝,想不到第一個發言會是剛加入天策府的李世績,旋又明白過來。
    李世績實是李世民對付李密和李建成一隻厲害的棋子。
    李密投靠唐室後,依建成以抗李世民,當然是居心不良,希望分裂唐室,甚或取而
代之。不過李世民亦不是沒有應付的方法,就是把對李密再不寄厚望的李世績收歸己用,
將李密餘下的實力進一步分裂。
    自李密兵敗,使李密不敗的神話破滅,他的聲望跌至最低點,到他投降唐室,各方
霸主早不當他是一號人物。反而李世績領導李密的殘餘兵將據守河北以抗王世充,聲望
騰升,不但令天下群雄刮目相看,更令他在瓦崗軍中有取李密而代之的勢頭。即使在唐
室諸將裡,也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無論劉武周想南下,又或竇建德要東來,首先得闖
他把守的防線。
    正因他地位特殊,兼且旁觀者清,故首先發言。
    柴紹沉聲道:「皇上想警告什麼呢?」
    只看寇仲這頭號情敵的神情,便知他和李世積的關係不是太好。
    李世績微微一笑,淡然自若的答道:「皇上是要警告任何有異心的人不得輕舉妄動,
因為皇上此舉,正表示他非是沒有防範之心。」
    座上諸人無不動容。
    李世民含笑點頭道:「世績與本王的看法不謀而合。誰可告訴本王為何父住早不下
令、遲不下令,偏在春節即臨的時刻,隆而重之的在今午頒發此令呢?」
    杜如晦乾咳一聲道:「此事可否稍後再討論?」
    眾人紛紛附和。
    李世民雖似意猶未盡,卻不再堅持,望向一直默然不語的李靖,道:「假若可達志
出乎我們料外的並不挑戰,我們是否該主動出擊?」
    徐子陵聽得心中讚許,李世民不愧是統兵司令的長才,不斷提出問題,激勵下面的
人去動腦筋,好聽取他們的意見,以比對修正自己的定見。
    李靖尚未答話,長孫無忌搶先道:「我以為若非具有十足把握,否則不宜輕啟戰端,
若不幸敗北,對我們天策府聲威的損害更難彌補。」
    長孫無忌這分析很有見地,同時可知這位曾在可達志手底吃過虧、在天策府位列前
三甲的特級高手,對可達志猶有餘悸,顧忌甚深。
    事實上可達志這種「以武會友」的惡意挑戰,對天策府的威望確造成沉重的打擊,
令李世民亦不得不善為籌謀應付。
    尉遲敬德接著道:「敬德支持長孫將軍的話,更認為即使可達志今晚正面挑戰,李
將軍或李夫人亦不須應戰,否則如讓可達志再次得逞,他便可四處宣揚盡敗我天策府上
下諸將。」
    紅拂女冷哼道:「假設勝的是我們那又如何?豈非可大挫他長林軍的威風。今晚就
由紅拂出手,看他可達志是否三頭六臂。」
    李世民從容一笑,道:「誰人出手或不出手,容我們稍後再談。」
    虎目朝徐子陵瞧來,親切的道:「莫老師有什麼意見?請隨便隨出來,不要有任何
顧忌,就當是閒話家常。」
    徐子陵那敢長篇大論的去回應他,裝作謙卑的道:「由於鄙人是外來的人,就算今
晚出手輸掉這一仗,對天策府的打擊該沒有那麼嚴重。」
    李世民搖頭道:「不!我們絕不可輸。」
    霍地立起,步下台階,負手緩步而行,仰天哈哈笑道:「想不到我李世民無懼外面
千軍萬馬的大戰,卻被這裡一場區區單獨鬥的小戰難倒。」
    眾人均露出羞慚之色。
    來到殿心,李世民倏地立定,雙目閃閃生輝,冷然道:「眾卿切勿以為這種兩人爭
斗的成敗無關大局,事實上對我們天策府的聲勢、士氣、信心均產生嚴重的影響。」
    徐子陵心底同意。
    天策府由於李世民的蓋世軍功,在大唐軍民中建立起至高無上的完美形象,但可達
志卻憑著一手狂沙刀法,要在這本無瑕疵的形象攻破出一道缺口。此消彼長下,長林軍
的聲望自因而提高。若李世民不設法補救,挽回聲譽,在與建成元吉的鬥爭中,會被迫
處於下風。
    李淵因被寵妃及小人唆擺,對李世民的印象日趨惡化,但仍不住策封李世民,亦是
迫於形勢,一旦這形勢被逆轉過來,確是後果難測。
    李靖從椅上彈起,撲跪地上,朗聲道:「秦王請讓李靖今晚出戰可達志。」
    全場文臣武將,紛紛離椅下跪,使得徐子陵和卜廷兩兄弟,亦只好依樣葫蘆的跪伏
地上。
    李世民的一番話,激勵得人人充滿鬥志,願為他死。
    李世民回歸王座,道:「諸卿請起。」
    眾人坐好後,李世目光熠熠的巡視各人,露出絲充滿自信的笑意,油然道:「可達
志乃東突厥新一代最出類拔萃的高手,只有跋鋒寒可堪比擬。不過就算他能盡敗我天策
府的人,仍不代表他無敵於中原。」
    眾人包括徐子陵在內,無不大感愕然。照李世民先前的語調,今晚之戰可勝不可敗。
但此刻口風一轉,就像輸掉也不打緊似的。
    紅拂女道:「秦王請讓李靖出戰,他必不負秦王的期望。」
    龐玉道:「李將軍的『血戰十式』,在我天策府諸將中穩據首席,只有他能挽回我
們的面子,請秦王允淮。」
    眾人紛紛點頭同意,氣氛凝重,鬥志激昂。
    李世民目光落到徐子陵臉上,沉聲道:「莫老師曾和可達志交手,究竟有多少勝算?」
    徐子陵心答連半成都欠奉,皆因與可達志交手的是侯希白而非他,而侯希白因不敢
以美人扇這獨門兵器與他對仗,使得威力大減,也讓可達志佔得很大便宜。
    李世民的話他卻不得不答,只好道:「勝敗只是五五之數。」
    席上過半諸人均露出認為他過份自誇的神色。若徐子陵以本來的身份說這句話,將
沒有人敢懷疑,甚至會讚他謙虛;換過莫為的身份,當然是另一回事。尤其曾與可達志
交過手的龐玉、長孫無忌和尉遲敬德三人,更覺得他不自量力。
    只有李靖心知肚明:在座諸人中,他是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人。
    李世民長笑道:「好!莫老師既有此信心和膽色,本王就維持原議,由莫老師出戰
可達志,李將軍明白本王的心意嗎?」
    眾人恍然大悟,李世民兜兜轉轉,只為說明一件事,就是天策府輸不起另一仗。讓
莫為這外人出戰,即使敗北仍未至使天策府威名盡喪的地步。
    李世民最厲害處是平衡府內各人的意見,把不同的聲音統一起來,鼓勵士氣。
    否則只接受其中一種意見,不被接受的人自然不會心服。
    長孫無忌和尉遲敬德並不主戰,更不能接受由外來人代表出戰。可是經李世民的一
番話後,反覺得由莫為這外人出戰是理所當然的事,值得一試。
    李靖真心誠意的道:「李靖明白,這確是最隹的選擇。」
    李世民長身而起,微笑道:「就這麼決定,今晚要看莫老師的本領啦!」
    徐子陵跪伏地上,朗聲道:「小人必不負秦王的期望。」
    眾人轟然應好,士氣昂揚至極點。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