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威迫要脅            

    寇仲抵達侯希白的多情窩,徐子陵尚未回來,雷九指和侯希白在閒聊。

    寇仲脫掉面具,隨手摔在椅旁几上,頹然坐下道:「這東西戴得我非常辛苦。」

    侯希白深有同感道:「未戴過面具的人,永不知道不用戴面具的幸福。不過魯妙子不愧
天下第一妙手,這面具直可亂真,不但可把臉肌的表情表達得鉅細無遺,還有透氣的作用,
否則會更加難受。」

    寇仲笑道:「侯公子定有攬鏡自照的習慣,否則怎知道得這麼清楚。」

    侯希白俊臉一紅,沒好氣道:「寇兄好像很歡喜與我抬摃似的,我確有對鏡觀察,但為
的只是模仿子陵所扮『莫為』的神情姿態,非是有此習慣。」

    寇仲怡然失笑道:「我確想看看你能否永遠保持爾雅風流,溫文瀟灑的樣款,不過你生
氣時亦很好看,難怪那麼多女孩子喜歡你。咦!陵少為何仍未回來?」

    雷九指道:「他去找師妃暄哩!」

    寇仲嚇了一跳,失聲道:「什麼?」

    侯希白不客氣道:「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呢?我們需要高手助陣,除了寧道奇外,有什
麼人比她更勝任。」

    寇仲奇道:「我們為何要找高手助陣?」

    雷九指怕兩人頂撞,忙道:「希白得到消息,楊虛彥從不出席公開的宴會,而你和陵少
今晚又分身乏術,所以才要找師小姐幫手。」

    寇仲眉頭大皺道:「師妃暄是仙子,除了和妖女外,只曾因和氏壁與陵少過了幾招,照
我看她是不會直接捲入江湖間劍來刀往的鬥爭中。」

    雷九指道:「但對付的是魔門中人,又與天下萬民有關,該是另一回事吧!」

    寇仲拍胸向侯希白保證道:「公子放心,今晚除非楊虛彥不來,否則小弟定會為你從他
身上搶回另半截印卷,皇宮的宴會少我一個,誰會真的費神理會。」

    院外某處傳來一陣爆竹的響聲,嘈吵熱鬧,提醒他們佳節的接近。

    侯希白想不到寇仲這麼關心他的半截印卷。登時對他大為改觀,感激道:「剛才小弟言
語冒犯處,請少帥見諒。」

    寇仲哈哈笑道:「我是故意逗逗你的。這或者是我表達友情的獨特方式,對陵少我也總
愛耍他,很快侯兄會習慣。我和陵少都是義氣為先的人,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何況我對楊
虛彥這小子的印象是差無可差。別人怕他楊虛彥,我才不當他是什麼一回事呢!」

    侯希白道:「聽子陵說,楊虛彥曾在你手上吃過大虧。」

    寇仲道:「那次只是楊虛彥運道太壞兼低估我寇仲,我卻永不會輕敵大意,吃虧的當然
是他。」

    雷九指訝道:「聽你平常說話愛好誇大,很易予人浮誇自大的印象,事實上真正的你卻
全不是這樣,這是否一種偽裝?」

    寇仲攤手道:「若連這都可偽裝,我就是大奸大惡的人。」

    侯希白反為他辯白道:「寇仲只是把話說得生動和有趣點,我遇上美女時,說話也會變
得更揮灑自如,不但靈思泉湧。且出口成詩成文。」

    寇仲笑道:「希望小陵扮你時不要碰上尚秀芳。照我看她對你的印象很好哩!唉!閒時
真要跟你學兩手對付女孩子的招數。」

    此時徐子陵回來,劈頭便道:「我剛見過李世民。」

    三人全嚇得從椅上彈起來,齊失聲道:「什麼?」

    扮回莫為的徐子陵進入東市的西門。朝興昌隆走去,心中在重溫侯希白告訴他這幾天內
發生的事。

    離赴皇宮的晚宴仍有近一個時辰,他和卜傑、卜廷兩人會由段志玄親接往宮城去。

    快抵興昌隆時,忽然有把女子的聲音喚道:「弓辰春!」

    徐子陵大吃一驚。

    他已快忘記弓辰春這個名字,只記得自己叫莫為。

    愕然瞧去。

    一輛馬車駛到身旁,窗簾掀起,露出「大仙」胡佛愛女胡小仙的如花玉容,只見她拉長
臉孔冷冷道:「終於記得自己的名字嗎?快給本姑娘上車。」

    徐子陵心叫好險,若刻下喬扮莫為的仍是侯希白,必會因開罪此女而把事情鬧大。現下
形勢雖不妙,但仍有轉圜的餘地。

    聽她的口氣,她該與侯希白的莫為碰過頭,侯希白當然不認識她,說不定還沾沾自喜以
為自己戴上面具仍魅力依然。

    胡小仙因曾被冷落而不服氣,運用她明堂窩的勢力起「他」的底,故能在這裡恭候他的
大駕。

    別無選擇下,徐子陵拉開車門鑽入車廂內。

    在這美女身旁坐下後,馬車開出,沿街緩行。

    爆竹聲此起彼繼,充滿過年的氣氛,嗅著胡小仙嬌軀傳來的香氣,確另有一番滋味。

    胡小仙繃著俏臉冷冷道:「你究竟叫莫為還是叫弓辰春。」

    徐子陵歉然道:「那天不敢招呼小姐,皆因弓某人別有苦衷,請小姐見諒。」

    胡小仙氣憤難平的道:「你真會裝蒜!我還以為你的眼睛長到額角上。更想不到你對色
比賭更沉迷,晚晚都到上林苑去廝混。」

    徐子陵心叫冤枉,當然不會解釋,尷尬的道:「只因敝東主歡喜到青樓風花雪月,我只
是作個陪客吧!」

    胡小仙不悅道:「還說作陪客,若非你對上林苑的紅阿姑紀倩大獻慇勤,她怎會說起你
時就喜翻心頭的樣子。」

    徐子陵吃了一驚,自己和她只曾有一臉之緣,為何她的口氣卻帶著強烈妒忌的意昧,哪
敢插口。

    胡小仙往他瞧來。冷笑道:「沒話說了吧?」

    徐子陵苦笑道:「胡姑娘對我的事調查得很清楚。」

    胡小仙道:「我早知你定會到洛陽和長安來。還特別知會關防的朋友留意你的出入,豈
知你竟懂用另一個身份混進來。告訴我,你如此苦心,究竟有何圖謀?」

    徐子陵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何進入關中的邊防有自己的畫像。

    他能作什麼解釋呢,歎道:「弓某人因有幾個厲害的仇家,才要由南方轉來北方,還要
改姓換名,以避仇人的耳目。」

    胡小仙毫不客氣道:「你作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別人要這麼和你過不去。」

    徐子陵想起「美姬」絲娜,道:「此事說來話長,一言難盡。」

    胡小仙道:「你私人的事,我沒興趣去管。只想知道你為何不再到賭場去,是否怕碰上
我?」

    徐子陵乾咳道:「小姐誤會啦!我來長安不過幾天,未熟悉環境,過兩天自然會到明堂
窩拜候姑娘。」

    胡小仙壓低聲音道:「假若我去通知興昌隆的卜家兄弟,揭破你的真正身份,會有什麼
後果呢?」

    徐子陵很想答「最多我費一番唇舌去解釋吧」,卻知激起她的性子和賭徒品性,真走去
告密,連他都不知會引起什麼後果。

    只好低聲下氣道:「胡大小姐請高抬貴手,放過小弟好嗎?」

    胡小仙大為得意,「噗哧」嬌笑道:「算你懂說話,難怪能哄得紀倩那丫頭那麼高
興。」

    徐子陵只希望能盡快脫身,賠笑道:「小弟尚有急事,可否改天到明堂窩拜會姑娘,再
作詳談。」

    胡小仙秀眉輕蹙道:「男人的話,有多少個是靠得住的?」

    徐子陵苦笑道:「我的話當然與別的男人有異。否則若大小姐來個登門造訪,大興問罪
之師,弓某可要吃不完兜著走。」

    胡小仙喜孜孜的道:「你明白就最好。弓爺哪!小女子有一事要請求你呢?」

    徐子陵心知不妥,偏在威脅下又無法拒絕,頹然道:「只要小弟力所能及,又不是去殺
人放火,傷天害理,定會為大小姐效勞。」

    胡小仙忽然往他挨過來,香肩輕碰著他,吃吃笑道:「當然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我要你
去把『神仙手』池生春的六福賭館賭垮,教他以後都不能在長安混下去。」

    徐子陵愕然以對,這意外之變,教他該如何應付?

    寇仲回到沙府,離起程往皇宮的時間只餘小半個時辰,沙福截著他道:「莫爺的新衣
服,己放在房內,我叫兩個婢子來侍候莫爺梳洗更衣好嗎?」

    寇仲道:「你忘記我練的是混元一氣童子功嗎?」

    沙福一呆道:「不是混元童子功?」

    寇仲胡謅道:「全名是混元一氣童子功,咦?新衣是你給我找人做的嗎?」

    沙福陪他往臥房走去,低聲道:「由選料至尺寸全由三夫人一手包辦,她對莫爺最關
心,不時問我莫爺你到了哪裡去。」

    寇仲差點把她忘掉,心中湧起溫暖的感覺,道:「明天定要向三夫人道謝。」

    沙福送他至房門,叮囑道:「莫爺準備好後,請到大堂去。我會著人送熱水來。」

    入房前,兩名小婢在身旁經過,其中一婢是二少爺成功愛妾娥夫人的貼身艷婢玉荷,與
他施禮時還橫他一記媚眼,看得他心都癢起來,但又暗自警惕。

    他雖生得醜,但體魄軒昂,兼且有本事,故亦得女性垂青。

    像玉荷這種身份的下人,若能嫁他為妻,自可望飛上枝頭作鳳凰。

    不由懷念起翟嬌的婢子楚楚,對她寇仲有著一份真摯的感情。

    翟嬌近況如何呢?她當然會把素素的兒子視為己出,小陵仲該能用他那對小腳自己走路
了吧!

    神思迷糊間,寇仲推門入房。

    綰綰柔美的聲音從內間傳來道:「歡迎少帥大駕回來!」

    寇仲暗歎一聲,把門關上,直入內間。

    絕色美人綰綰拿著一襲新衣,道:「讓綰綰侍候少帥更換衣服好嗎?」

    寇仲沒好氣道:「你是否想欣賞小弟動人的身體?這麼躲在我房內,傳出去會影響本神
醫的清白。」

    綰綰仍是那副篤定自若神態,把衣服溫柔地放回椅裡,來到他身前,微笑道:「少帥息
怒,你答應綰綰的事,辦出成績了嗎?」

    寇仲道:「這麼便宜的事,當然沒有問題,邪帝舍利歸你,寶藏歸我,不用徐子陵親口
承諾,老子說過的話,從沒試過不作數的。」

    綰綰微怔道:「邪帝舍利?你是知道了。」

    寇仲曬道:「早便知道,你也不用立什麼魔門的鬼咒誓,不過邪帝舍利在離城後才可交
給你,你最好負起保護我們的責任,若給石之軒搶走,可不能怪我們。」

    綰綰落在下風,皺眉道:「你們何時去起寶藏。」

    寇仲道:「你或者不會相信,到此一刻,我們仍未找到寶庫的確切位置,否則小弟就會
趁今晚人人到皇宮歡宴的時刻,去起寶溜走,明白嗎?」

    綰綰皺眉道:「人家為何不信你呢?若寇大爺不是仍末肯定寶庫的位置,今天就不用到
工部去忙個昏天黑地哩!」

    寇仲愕道:「你倒是消息靈通。」

    綰綰嬌笑道:「京城內發生的事,休想能瞞過我們的耳目,我還曉得子陵化身為雍秦,
長安同興社乃你們安排在這裡做臥底的人,所以若你想挾帶私逃。只是個笑話。」

    今趟輪到寇仲落在下風,氣道:「還不給我寬衣侍浴,呆頭鳥般站在那裡只想著怎樣算
計害人,算他奶奶的什麼一回事。」

    敲門聲響,熱水送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