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有緣能會            

    獨孤閥的府第位於西市東光德裡內,躍馬橋就在裡坊西南方,規模宏大,房舍重重,卻
不像沙府般是新建的府第。

    寇仲印象中也曾翻看過這府第的資料,因它佔地遠過裡內其他華宅,不過因建成的年份
在開皇六年之前,所以擺到一旁,沒有太著意。

    從沙府到這裡來只是一盞熱茶多點的工夫,但寇仲故意逗獨孤鳳的開心,扮得傻里傻氣
的,在正院廣場下車時大家已混熟了。

    寇仲習慣成自然的對主宅仔細端詳,獨孤風奇道:「莫先生對園林建築定是很有心得
哩!」

    沙芷菁為他吹噓道:「莫先生正因和工部的劉政會大人志趣相投,所以認識兩天,立成
莫逆。」

    寇仲心付沙芷菁倒留意自己的事,照理常何是不會四處對人宣揚他與什麼人交往這類事
的,她的消息不知是從何而來,有機會定要查個清楚。

    獨孤鳳欣然道:「先生原來是這方面的專家,鳳兒對建築一無所知,不知先生對我們的
『西寄園』有什麼評價。」

    寇仲心叫問得好,乾咳一聲道:「這是舊隋的建築風格,且該是隋初建成,故在風格與
手法材料仍上承魏晉南北朝的遺風。」

    獨孤鳳移到他旁,訝道:「先生看得真準,究竟在什麼地方和現時的建築有分別?」

    寇仲心答這恐怕要老天爺或劉政會才曉得,即隨口答道:「每一代都有一代的建築手法
和精神臉貌,內行人一看就知。」

    沙芷菁本以為他除懂醫病外,什麼都不曉得,此刻頓然刮目相看,低聲問獨孤鳳道:
「你們的西寄園真有這麼久的歷史,我還以為是新建的。」

    獨孤鳳道:「在開皇八年曾翻新過,此宅是當年大臣陳拱的府第,陳拱是楊素的親信,
官職雖不很高,在當時卻很有權勢。」

    寇仲劇震道:「什麼?」

    兩女訝然看他。

    寇仲知道自己失態,幸好此時獨孤峰親自出迎,才不用費唇舌砌詞解釋。

    同時改變主意,怎都要在醫治尤楚紅的哮喘病弄點成績出來。否則尤楚紅這脾氣古怪的
老太婆不要他再來看病,他將沒機會來踩場尋寶。

    徐子陵沿東大寺繞一個圈,仍找不到師妃暄的玉鶴庵,心中奇怪時,發現東大寺後方有
道窄小的路徑,兩旁林木蔽天,予人直通幽微的隱蔽感覺。

    由於下過一場雪,小路鋪滿白雪,不留神下確很易錯過。

    徐子陵走進小徑,腳踏處發出「沙沙」的響聲。

    倏地豁然開朗,一座規模只有東大寺四分之一大小的廟堂出現眼前,樸實無華,予人躲
避俗塵的清幽感受。

    若非要找師妃喧,他絕不敢驚擾庵內出家人與世無爭的寧洽平和。

    來到外院大門,正要扣環敲門,他感到有人正在內朝大門走來。

    徐子陵心付又會這麼巧的,退後三步,避往一側,以免對方啟門時,見他立在門外,會
因而嚇個一跳。

    「衣丫」!

    大門敞開少許,一個男子閃身而出,頭戴的風帽,壓低至遮著眼睛,一時看不清楚他的
樣貌。

    兩人同時嚇得一跳。

    徐子陵想不到出來的不是尼姑而是個大漢,對方則想不到會有人立在門外。

    那人抬頭在帽沿下朝他瞧來,徐子陵亦往他望去。

    打個照面,兩人同時虎軀劇震。

    那人愕然呼道:「子陵!」

    徐子陵則心中叫苦,啼笑皆非的道:「竟會這麼巧哩世民兄。」

    竟是李淵次子,秦王李世民。

    寇仲的「三指禪」,搭在尤楚紅瘦骨外露的腕脈上,在獨孤峰、獨孤鳳、沙芷菁、獨孤
策和另幾位獨孤家的兒孫媳婦的注視下,隨即把目光深注在尤楚紅的臉上。

    這老太婆非但再不復見當日在洛陽時的火氣,兩眼深陷,呼吸急促,一副給哮喘病折磨
得非常辛苦的樣子。

    尤楚紅可不比張婕妃,寇仲一個不小心,就會給她識破虛實。

    獨孤峰這個老奸巨猾對著母親完全是副孝子的模樣,關切問道:「莫先生,我娘的病是
否很棘手呢?」

    寇仲問道:「老夫人這哮喘病起於何時?」

    尤楚紅睜開老眼,有氣無力的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先生的真氣很精純正宗,不知
是什麼家派的內家真氣」

    獨孤策代答道:「莫先生是家傳之學。他的親叔是南方有名的神醫。」

    寇仲心道:「小策真乖」,然後信心十足的道:「老夫人的哮喘病是否因練功而來
的。」

    尤楚紅點頭道:「先生看得很準,老身此病,起於當年練披風杖法時,出了岔子,初時
並不在意,還以為是暫時的現象,豈知終至不可收拾的地步,這幾天更是辛苦。」

    寇仲的內家真氣,大部份憑自己摸索探究出來,故對人體內的經脈瞭若指掌,道:「老
夫人的披風杖法,以十二正經為主,奇經八脈為輔,與大多數以奇經八脈為主的內功,剛好
相反,而問題正出在這裡。」

    沙芷菁虛心請教道:「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有什麼關係?」

    在座雖不乏內家氣功的大行家,但包保沒有人懂回答這問題,因為人人均是依法修練,
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更何況關乎到兩類不同性質經脈的關係。

    寇仲在這方面的知識,全是盲人騎瞎馬的靠內視與自省體會出來的,微笑道:「所謂奇
經,是任、督、沖、帶、陽蹺、陰蹺、陽維、陰維這八脈。既不拘於常,又不系正經陰陽,
故謂之奇。」

    獨孤鳳雙目射出崇敬的神色,道:「先生醫論高明,令人佩服。」

    寇仲乘機展示實力道:「人體氣血,循環流注於十二正經,週而復始,維持正常。倘氣
血湧至,經脈滿溢,流入此八經,別道而行,便成奇經。嘿!打個譬喻,正經就是江河,奇
經就是湖潭,江河滿溢則流於湖潭,江河枯涸則湖潭輸出,互相起著調節的作用。老夫人的
哮喘病,正由於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間協作失調,禍及肺經,經年累月下,才催此疾患。」

    尤楚紅一震道:「這麼多年了,還可治好嗎?」

    在眾人期待下,寇仲道:「老夫人放心,只要我分多次施針,摸出調節平衡的方法,老
夫人再自行改變體內經脈運行的情況,包保立見成效。」

    眾人大喜。

    獨孤峰道:「幸有莫先生出而濟世,實天下人的福氣。」

    寇仲掏出九針銅盒,道:「小人用針後,包保老夫人今晚可睡得舒舒服服,明天我會續
來為老夫人治病。不過小人待會因有急事,必須立即離開,請各位見諒。」心則暗喜,從尤
楚紅身上,他窺探出十二正經的奧秘,對他的刀法裨益之大,實難以估計。

    兩人均想不到在這種意料不到的情況下狹路相逢,李世民首先拙劣的道:「你來找師姑
娘?」

    徐子陵尷尬點頭,苦笑道:「原來昨晚你真的已認出我來。」

    李世民點頭,一沉吟後道:「我們進去再說吧!」

    反手推開院門,率先入內。

    徐子陵隨他入內,兩名尼姑正在清理院內的積雪,主庵門階處立著一位手持珠串的老尼
姑,慈眉善目的向兩人合什問訊。

    李世民道:「常善師太勿怪世民去而復返,皆因遇上好友,想借貴庵靜室說幾句話。」

    常善尼絲毫不以為怪,更沒有查根問底,道:「兩位施主請隨老尼這邊走。」

    帶著兩人繞過廟堂,領他們到中院左側的待客間坐下,悄然離開。

    兩人坐下後徐子陵脫掉面具,道:「師小姐不在嗎?」

    李世民雙目射出複雜熾熱的神色,搖頭道:「她仙駕外出未返,沒有人曉得她何時回
來。」

    徐子陵心叫糟糕,二度苦笑道:「世民兄準備如何對付我們?」

    李世民歎道:「這該是建成太子和齊王元吉的問題,與李世民並沒有關係。」

    徐子陵想起當日李世民在洛陽指示手下要將他圍殺一事,感到很難再和李世民返回以前
那種關係去,道:「世民兄因何事來找師小姐呢?唉!這是否個不大恰當的問題。」

    李世民搖頭道:「子陵不須有任何避忌,我是因形勢不妙,才來找師姑娘傾訴。

    她是唯一能令我心平氣和的人,只是從未想過子陵和她有這麼緊密的聯繫。」

    徐子陵沉吟片刻,斷然道:「假若世民兄肯答應在長安放我們兩人一馬,說不定我們還
可助世民兄應付迫在眉睫的大禍。」

    李世民動容道:「這是否包括對你們去起出寶庫要坐視不理?」

    徐子陵回復冷靜,微笑道:「以世民兄的不世之才何懼得寶庫而歸的寇仲?事有緩急輕
重,比起來楊公寶庫只是小事一件。」

    李世民豪情湧起,哈哈笑道:「聽子陵的語氣,似是寇仲得寶庫後子陵將不會參與他的
少帥軍。若確是如此,則讓寇仲取走寶庫又何礙之有。不過小弟也要明言宣告,寇仲奪寶離
長安之日,將是小弟開始全力對付他的一刻。」

    徐子陵道:「就此一言為定,世民兄可知自己成了眾多勢力聯手布下一個陰謀下的主要
目標?」

    李世民訝道:「子陵來長安頂多只有幾天吧!為何似是比小弟更清楚長安的事。」

    徐子陵道:「此事說來話長,假設我所料無差,短期內長安必有大變,如世民兄應付不
當,你們李家的天下,將四分五裂,永遠都回復不了元氣。」

    李世民色變道:「竟然這麼嚴重。」

    徐子陵道:「在未來一段時間,世民兄會否離開長安,到別的地方去?」

    李世民搖頭道:「在現今的情勢下,我就算有心出征,父皇亦不會答應,皇兄亦會設法
阻撓。」

    徐子陵道:「這就奇怪。照理就算令兄真個直接參與,也很難在城內發動。」

    李世民一震道:「我明白子陵的意思了,若要趁我離城對付我,眼前將有一個大好良
機。」

    徐子陵精神大振。

    李世民道:「每年新春後第三天。父皇會在我和元吉陪伴下到終南山狩獵,太子則依慣
例留守長安。抵終南山後我們會入住仁智宮,那處無險可守,只要敵人攻我無備,又有足夠
軍力,成功的機會相當大。」

    徐子陵道:「敵人的陰謀肯定就是這麼一回事。」

    李世民冷笑道:「既然被我曉得,他們便休想有成功的機會。」

    徐子陵道:「此事牽連極廣,世民兄絕不可掉以輕心,不過若佈置得宜,世民兄說不定
能把整個形勢逆轉過來,甚至登上太子之位。」

    李世民雙目閃閃生輝,道:「小弟正洗耳恭聆,請子陵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一道出,
讓小弟可詳細考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