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車內伊人            

    徐子陵和雷九指的注意力集中到雜在行人內朝他們破來的四名高手之際,後方有人大喝
道:「姓雍的,你欠的銀子什麼時候還?」

    接著風聲響起,對方該是擲出飛刀一類的暗器,分取兩人,手段狠辣。

    徐子陵頭也不回的喝道:「溫兄應付後方!」

    雷九指乃老江湖,剎那間把握到對方的策略,二話不說,一個旋身,穿著的棉袍像變法
術般甩到手上,往射來暗器掃去。

    附近行人見有人動武,驚駭欲絕,四散躲避。

    四名突厥高手此時離開徐子陵只有兩丈許的距離,忽然加速,撞的兩個無辜的路人東倒
西歪,同時掣出兵器,均為便於馬背上砍劈的馬斬刀,聲勢洶洶。

    徐子陵不但是宗師級的武學高手,更是身經百戰的實戰專家,一眼瞥去,立知這四個突
厥人不但刀法厲害,且慣於群戰,為求能在同一時間向自己發動攻擊,故不惜撞倒阻路的路
人。

    他可以肯定可達志和爾文煥此時並不在場,這些前後夾擊的偷襲者只是奉他們的命令守
在這裡等他們出來。此亦合乎情理,以可達志和爾文煥的身份、地位,絕不會為一個無名之
輩苦苦守候。不過,四個突厥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最可怕是他們悍勇好鬥的天性,若給四
刀同一時間往他攻來,即使以徐子陵之能,亦頗感扎手。

    在一般情況下,只要徐子陵能後退或橫移,可從被動變回主動,再以種種戰略和手法破
去他們看似無懈可擊的陣勢。問題是雷九指正與後方的偷襲者正面對上,他閃開的話等若把
雷九指空門大露的後背送給敵人試刀。所以他是別無選擇,必須迎頭硬撼敵人。

    更頭痛的是他不能表現得太高明,「雍秦」可不像「岳山」、「莫一心」又或「莫為」
般有特別的身份作掩護憑藉。若一旦給認定是徐子陵或寇仲扮的,這身份不但不能再用,說
不定會牽累高占道等至乎寇仲本人。

    所有這些念頭在剎那間閃過他的腦際,護臂落入手上,雙腳彈起,往敵疾衝,勇猛悍
厲,尤過敵人。

    雙方像兩道閃電般交擊。

    就在短兵相接前的剎那,中間的兩名突厥高手先後窒了窒,緩了一線。

    原來這兩人分別感到徐子陵那種一往無前,一心同歸於盡的可怕攻擊氣勢,全集中在自
己身上;就算同夥能為自己殺掉對方報仇,自己卻先要沒命。心中虛怯下,登時心膽俱寒,
從攻擊線落後少許,造成己方陣勢的破綻。

    護臂與馬斬刀交擊聲連串響起。

    徐子陵感到最左方的敵人刀尖挑中左肩頭,衣衫破損,另一敵人的刀卻刺入他右臂,深
入盈寸。

    「砰砰」!

    兩敵打著轉倒跌開去,徐子陵濺血後退,這兩處刀傷都是他蓄意製造出來的,表面看雖
是鮮血淋漓,事實上只不過皮肉之傷,好掩藏他的真功夫。

    「砰」!

    徐子陵的背脊撞上雷九指後背。

    餘下的兩名突厥高手,見徐子陵負傷,竟看也不看受傷同伴的生死,叱喝如雷,持刀追
殺過來。

    徐子陵暗歎一口氣,心想既要找死,就讓老子成全你們吧!正要再出手,驀地一聲大
喝,從街中車馬道傳過來,道:「秦王有令,立即住手!」

    寇仲隨沙成就來到天皇廳,環目四顧,竟見不到應該見到的徐子陵和雷九指,心叫不
妙,有人往他們迎來笑道:「原來是沙賢侄,自聞得賢侄來長安定居,胡某人一直在恭候大
駕。」

    寇仲聽得他姓胡,心中一動,朝他瞧去。

    果然沙成就一揖到地,恭敬的道:「成就拜見大仙。」

    在四名大漢簇擁下,「大仙」胡佛油然來到兩人身前。

    這位以賭稱霸的人年紀在四十五、六歲間,灰白的濃髮從前額往後直梳,結髻後蓋上以
綠玉製的小方冠。臉目清秀的很有個性,長著五綹長鬚,也像頭髮的花白顏色。配上修長高
挑的身形,確有種「狐仙」般的奇異氣質。

    寇仲特別注意他那對手,潔白晶瑩,修長纖美,本身就像具有法力般。

    當他詢問的目光來到寇仲的醜臉上,寇仲竟無由心虛,似是胡佛的眼光能看破他的臉是
假的那樣。

    沙成就忙道:「這位就是治好張娘娘怪病的莫一心莫神醫!」

    「大仙」胡佛抱拳道:「久仰久仰!胡某有幸,竟得莫先生賞臉光臨,乃我們明堂窩的
光榮。」

    寇仲心不在焉的回禮,終忍不住問道:「胡老闆的明堂窩有多少座內廳呢?」

    胡佛顯是想籠絡和巴結他這位長安紅人,笑吟吟道:「除天、地、人皇三廳外,尚有專
接待貴賓的大仙廳,莫先生如有興致,請讓小弟陪先生逐一參觀。」

    寇仲心叫糟糕,這下錯失,會惹來什麼後果?

    徐子陵別頭瞧去,只見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路心處,左右各有十多名騎士,認識的有尉
遲敬德、長孫無忌、龐玉、羅士信、史萬寶五位天策府高手猛將。此時人人雙目射出凌厲神
色,盯著雖停手卻仍是一臉不服氣神色的兩名突厥高手。

    倒地的另兩名突厥高手先後爬起來,與雷九指交手的三個爾文煥手下並沒有吃虧,見秦
王駕到,知機的退入圍觀的人堆內,走個無影無蹤。

    車門敞開,久別的秦王李世民步下馬車,神采迫人的環目一掃,看熱鬧的人群被他不怒
而威的丰采所攝,竟全體肅靜下來。長孫無忌叱喝一聲,十多名騎士同時甩蹬下馬下馬,動
作整齊畫一,就像早經排練千百次一般,充滿表演示威的味道,本身具有極大的震撼力,登
時惹起圍觀者的一陣喝采聲,亦可見李世民的得人心。

    那四名突厥高手的外表雖似仍是悍然不懼,但徐子陵感到事實上他們見到李世民後,立
即氣虛情怯,走不是不走更不是,只是在硬撐場面。

    李世民冷哼一聲,目光從他們身上移到徐子陵和雷九指處,劍眉略蹙,溫和的道:「這
位仁兄受的傷不太重吧?」

    徐子陵暗叫好險,若剛才他行的不是苦肉計而是全力出手,保證會給李世民看破他是徐
子陵。而假若身後的不是雷九指而是寇仲,就算他扮作醜臉怪醫,亦很難不惹起精明如李世
民的疑心。

    徐子陵一揖到地,道:「多謝秦王關心,鄙人沒有什麼大礙。」

    此時四周聚集近千看熱鬧的人,人人爭著瞧李世民的風采,這條北裡最繁盛的大街,交
通癱瘓下來。

    就在徐子陵施禮後站直虎軀的剎那,他感到李世民座駕的車窗簾子掀起小許,一對目光
透窗而來,對他用神打量。

    徐子陵很想看看是誰透窗瞧他,但亦知如此作是非常不智,只好將這衝動壓下去。

    長孫無忌和龐玉分別來到李世民身後,前者朝那四名突厥人喝道:「是否長林軍的人,
見到秦王竟不懂見禮,給我跪下。」

    四名突厥高手同時色變,也知唐室軍法極嚴,在這種情況下若敢反抗,等若違背軍令,
就算李建成都護不住他們,更遑論爾文煥或可達志。你眼看我眼下,垂頭喪氣的同時單膝跪
地施禮。

    李世民看也不看他們半眼,從容自若的微笑道:「這位仁兄身手不弱,請問高姓大
名。」徐子陵抱拳道:「鄙人雍秦,來自山東,作的是絲綢生意,閒來愛到賭場玩上兩手。
因拜把兄弟開罪了人,致令鄙人遭到報復,多謝秦王援手之恩。」

    李世民微一點頭道:「雍兄小心點!」

    轉向那四名突厥人喝道:「給我滾!」

    四人如喪家之犬般垂頭溜掉。

    李世民可能以為雷九指就是徐子陵所指的拜把兄弟,向雷九指低聲道:「兩位最好立即
離開長安,有些事連我也不便管到的。」說罷登車離開。

    當車隊遠去,大街回復正常時,寇仲才氣急敗壞的來到,見到徐子陵兩處血漬,駭然
道:「可達志真這麼厲害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你若不想知道,就立即和我們一起溜吧!」

    酒鋪的一角,三人舉杯對飲,到長安後,他們尚是首趟這般在公眾場合相聚,感覺痛
快。

    店內十三張桌子,有七、八張坐有客人,生意算是相當不俗。這是北裡比較僻靜的一道
橫巷,與上林苑、明堂窩所在處隔著兩條街。

    寇仲直皺眉苦思,道:「在李小子車內盯著你的究竟是誰呢?若非生出疑心,絕不會用
神來看你;如非熟悉你陵少者,又不會生出疑心,所以這個該是熟人,但又不完全站在李小
子的一方,否則就會當場揭穿你。」

    雷九指道:「可能那人尚不敢肯定。在南人中你們算長得非常高大,但在北方像你們這
類體型的卻不少,所以只要你們改變平常的姿態習慣,配上魯師全無破綻的面具,連我也不
時生出錯覺,真認為你們變成另一個人。」

    寇仲搖頭道:「不!照我看陵少已給認出來,我有個感覺這人該是個女人,故才不方便
下車。」

    頓了頓低笑續道:「男人看女人,女人看男人都特別仔細深刻。像我看宋玉致,只看她
香肩削下的優美斜度,便可把她背影認出來,男人看男人是不會那樣去看。」

    雷九指瞥徐子陵一眼,道:「會否是李秀寧呢?」

    寇仲智珠在握的斷然道:「絕不會是李秀寧,因為她對陵少並不熟悉。」

    徐子陵奇道:「你像猜到是誰的樣兒。」

    寇仲壓低聲音,難掩得色的道:「當然是位心儀於你的美人兒,『東溟公主』單琬晶是
也。哈!我算厲害吧?」

    雷九指為酒杯添酒,點頭道:「有道理!真厲害!」

    徐子陵微一錯愕,說不出話來。

    寇仲道:「李元吉回來了,這人如今視我和你為仇深似海的敵人,定會不擇手段,盡全
力把我們擒拿。」

    雷九指不解道:「李元吉該和建成太子狼狽為奸,但看今晚針對你這神醫的行動,李建
成該不知情。」

    寇仲嘴角飄出一絲充滿殺氣的笑意,道:「我不會看錯像李元吉這種人,現時他顧忌的
是李世民,所以要藉李建成之力把李世民除去,當他成為皇帝的障礙就是李建成時,他就會
調轉槍頭去對付李建成。若不是有野心的人,怎會如此著力培養自己的勢力班底。」

    徐子陵同意道:「李元吉確是這種野心勃勃的人,他把截殺我們的任務接到手上,就是
要從我們口內敲出楊公寶藏的藏處,然後隱瞞不報,留備日後之用。」

    雷九指歎道:「大唐之亡,將由此開始。」

    寇仲雙目射出摺摺神光,盯著徐子陵道:「你看在這場激烈的鬥爭,李世民有多少機會
勝出?」

    徐子陵答非所問的應道:「明早我去見李淵。」

    雷九指皺眉道:「你不怕言多必失,露出破綻嗎?」

    徐子陵聳肩道:「我主要是去臭罵他一頓,有問題嗎?」

    寇仲和雷九指兩臉相覷,愕然以對。

    寇仲回到沙府,成就和成功這一好睹、一好嫖的兩兄弟尚未返家。

    沙老爺子正和三少爺成德在商量如何在關中擴展開礦和鑄造業。

    直到此時,寇仲仍弄不清楚當年有人下毒手害三少爺成德愛兒那筆糊塗帳,為的究竟是
什麼事。

    若照表面的事實推斷,沙天南乃任何想得天下的霸主要籠絡爭取的人,因為他手上不但
擁有礦藏和兵器製造廠,最重要在這二方面都是專家,這種人才豈是易求。

    照目前的情況看,只有三少爺沙成德才能繼承沙天南的衣缽和事業。沙天南畢竟老了,
再難有多大作為。

    所以三少爺沙成德和夫人程碧素在沙家份外戰戰兢兢,皆因易招另二位少爺的妒忌,一
個不好,就會惹來攻擊。回內院途中,碰上沙福。

    沙福奇道:「莫爺不是和二少爺去赴齊王的宴會嗎?為何會自己一個人返家?」

    寇仲心想沙成功定將齊王邀他晚宴一事盡力傳播,以顯自己的身份、地位。笑道:「我
明早尚要入宮,怎敢夜歸?今晚定要好好休息,這幾天累的我連老爹姓什麼都忘掉。」

    沙福笑道:「莫爺愛說笑啦!我已吩咐府內各人,晚上莫爺入房休息後,絕不可驚擾莫
爺練臥功。嘿!聽說莫爺練的是童子功,對嗎?」

    寇仲大奇道:「沙管家是聽誰說的?」

    沙福尷尬的道:「好像是由五小姐的婢女那邊傳過來的。」

    寇仲道:「這叫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唉!練童子功的男人,算是什麼傢伙。」

    沙福忍不住問道:「莫爺為何要練這種功夫,是否真不能破身?」

    寇仲搭上他的肩頭,頹然道:「這要老天爺才曉得,但師父這麼說,你敢去搏嗎?一個
不好,變成四肢癱瘓,難道叫韋正興來救我?」

    沙福駭然道:「那莫爺千萬不要嘗試啦!」

    寇仲心中好笑,道:「我要回房練童子功,練少半晚都不行的。」

    說罷逕自回房。

    甫抵門外,心中忽然升起奇異的感覺,一時又捕捉不到確切的跡象。

    心想難道是自己杯弓蛇影,疑心生暗鬼。

    在推開房門前,他運功細察房內的動靜,肯定沒有人潛伏其中,這才推門入內。

    侍婢給他點燃了外進小廳的一盞油燈,佈置清雅的小廳予人溫暖舒適的感覺。

    內進的臥房與外廳被一道簾子分隔,裡面黑沈沈一片。

    寇仲凝視簾子,低喝道:「誰?」

    「卜」的一聲,外廳唯一的油燈熄滅,全屋陷進漆黑裡。

    異變突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