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面對挑戰            

    寇仲把馬兒交給沙家府僕看管,接著到侯希白的密巢找徐子陵,此時侯希白剛離開,徐
子陵和雷九指正在研究賭術,準備待會再往明堂窩大殺四方。

    寇仲劈頭向兩人道:「李元吉回來了!」

    徐子陵早知此事,當然不會因此驚異,點頭道:「因為有人製造我們入關的假象,李元
吉當然要趕回來。寇仲愕然道:「你竟然知道的比我詳細。」

    雷九指為他斟茶,把侯希白的話轉述與他。

    寇仲摸著茶杯底,沈吟片刻,皺眉道:「製造假象的人究竟是想害我們還是幫我們?」

    假若他們尚未入關,而楊文干的情報網因為誤以為他們已經入關以致懈怠下來,當然有
利於他們前進關中;如若他們以在關內,因替身曾在關外現身,自然會使人更不懷疑他們此
刻的身份。不過當人人都曉得他們到了長安,會提高警覺,大大加重壓力。」

    徐子陵沉聲道:「不要輕估敵人,製造假象者肯定是深悉我們性情與作風的人。」

    雷九指一呆道:「子陵為何有此推論?」

    寇仲挨往椅背去,伸個懶腰道:「陵少之言有理,若我猜的不錯,這定是妖女的手段,
她甚至曉得莫神醫就是我寇仲,故意用此法向我們增加壓力,迫我們及早去把楊公寶藏起出
來。」

    雷九指色變道:「為何不是石之軒或趙德言,而是妖女呢?」

    徐子陵同意寇仲的看法道:「因為她最熟悉我們,甚至熟悉我們長生訣氣功的底細。別
人會因寇仲精通醫術而不懷疑他是寇仲,可是只要曉得神醫莫為的治病方式,會立即看穿識
寇仲喬扮的。」

    雷九指憂心忡忡道:「此事非常不妙,我們該如何應付?」

    寇仲笑道:「放心吧!陰癸派絕不會把這珍貴的秘密傳開去,皆因她們要獨吞邪帝捨
利,故還要努力為我們護航,這假象正是一種手段。」

    接著苦惱的道:「明晚宮內舉行年夜宴,李淵指定要我參加,這事真令我頭痛。」

    徐子陵淡淡道:「我和你有同樣的煩惱,幸好楊虛彥亦要赴這夜宴盛事,只要我們定好
應變之法,該可應付得來。」把侯希白的情況順帶說出來。

    寇仲忽然雙目發光,道:「最佳的尋寶時刻,肯定是在明晚無疑,因為所有人都集中在
皇宮內,事後飲飽食醉,更沒閒情四處巡邏看看有沒有人暗中尋寶,陵少以為如何?」

    徐子陵沒好氣的道:「你查到寶藏在那裡了嗎?」

    寇仲信心十足的道:「明早為張美人兒把脈問安後,小弟已得工部尚書大人劉政會允
許,到工部的宗卷室查閱躍馬橋附近建築的資料,只要找到年份吻合又或由楊素親自督建的
屋宇,等若找到寶藏的入口,這重任包在小弟身上好啦!」

    雷九指逐漸習慣他的作風,語重心長的道:「由魯師設計的密庫,絕不會這麼容易被看
破的。」

    寇仲轉向徐子陵道:「今晚李元吉會在風雅閣請我吃飯,你可知道風雅閣的漂亮老闆
娘,同時也是李元吉心儀的美女是誰呢?」

    徐子陵愕然道:「是哪一位?」

    寇仲湊過去,神秘兮兮的道:「就是曾經對我們恩將仇報的青青姑娘。」徐子陵茫然
道:「誰是青青?」

    寇仲早猜到他這般的反應,笑吟吟解釋清楚,歎道:「這證明她是個有良心的人,才會
事後內疚於心。」

    徐子陵記起高占道的話,道:「真巧,查傑跟你沙家的二少般,都是拜倒於喜兒裙下的
追求者,希望他只是一時之興,勿要沈迷。」

    寇仲倒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從懷內掏出李建成贈送的金子,放在桌面,笑道:「這是我
參加的一份賭本,贏了可要算我一份。」

    雷九指立時雙目放光,長身而起,把金子納入懷內,哈哈笑道:「兄弟們!出動的時候
到啦!莫要辜負大好時光。」

    寇仲道:「且慢!趁尚有點時間,雷老哥最好過兩招醫理給我防身,好教不用給人問的
啞口無言。」

    雷九指欣然道:「論吹牛皮,本人肯定是高手的高手,憑少帥的資質,我包保可在一個
時辰內教曉你。」

    寇仲失笑道:「我不是想跟你學吹牛皮,而是想真正學些醫學上的竅門理論,不用給人
問起來時乏言應付。」

    雷九指兩眼一翻,道:「這有分別嗎?」

    徐子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寇仲瞪他一眼道:「虧你笑得這麼痛快,我始終覺得今晚李元吉是宴無好宴,非只是為
感謝治好青青的病那麼簡單。換過是你,今早才從外地長途跋涉地趕回來,晚上便要不辭辛
勞的宴請只為情人診病的大夫,這是哪門子的道理?還要三催四請,特別差常何來要老子去
赴宴。」

    雷九指沉吟道:「聽說南海派的掌門人梅洵不但武技強橫,且智計絕倫,定是他生出疑
惑,所以佈局來試探你的真偽。」

    徐子陵道:「幸好你和沙家早有前緣,若是在沙家來長安途上才突然橫裡殺出來,他們
不肯定你是冒充的貨色才怪。目下只能是真假難辨,疑惑叢生。」

    兩人禁不住為寇仲擔憂起來,李元吉等人與李建成情況不同,皆因他們是四處追捕、搜
索寇仲和徐子陵二人,任何來歷不明的人亦會被他們懷疑。

    否則以李元吉的身份、地位那會親試探。

    徐子陵皺眉道:「醫學理論繁比天上群星,你這麼急就章的去硬學,遇上懂醫理的人,
不錯漏百出才是奇事。」

    雷九指拍腿道:「有啦!醫學理論雖歷代層出不窮,但追源流,仍以皇帝內經為圭臬,
莫出其右。湊巧老哥我曾對皇帝內經下過一番苦功,就選其中論及四氣、陰陽、五臟、經
脈、氣血等條目的精要,盡傳與你,到時少帥臨場發揮,說不定可以關。」

    徐子陵擔心的道:「若對方問及用藥的實際問題,他怎麼應付的來。」

    寇仲苦笑道:「怕不得那麼多啦!到時只好隨機應變,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雷九指道:「這個也不成問題,我順道把神農本草經的歌訣說幾首你聽,到時只講大
概,不談細則,除非對方是精通醫道的高手,否則休想察破。」

    寇仲作揖道:「師父請賜教,小徒正洗耳恭聽。」

    這晚的北裡特別熱鬧,徐子陵的「雍秦」和雷九指扮的山東行腳商「溫寬」,隨便找間
飯館填飽肚子,來到明堂窩門外。

    徐子陵不解道:「說到底我們針對的是香家,為何不直接到他們開的六福賭館,狠狠贏
他們一把,我賭起來亦可心狠手辣點。」

    雷九指胸有成竹的道:「這正是關鍵所在。要知明堂窩和六福賭館各有各的後台,雖是
死對頭,卻都奈何對方不得。依江湖規矩井水不可犯河水,就算『大仙』胡佛有信心勝過自
己的賭術勝過『神仙手』池生春,亦不能到六福去踢場。但有你這外來的高手就是另一回
事。老弟乃聰明人,該明白我的我的話吧!」

    徐子陵恍然大悟,這才明白雷九指為何要他在賭國闖出名堂來,當他成為能在賭桌上與
「大仙」胡佛爭雄決勝的對手,將成為六福賭館拉攏的對象,利用他來打擊對手,這確是混
進香家的奇謀妙計,真虧雷九指想得出來。

    皺眉道:「為何你以前說及這方面的事,都是語焉不詳,早點說出來,讓我知道自己在
幹什麼,鬥志也會高昂點兒。」

    蹄音響起,七、八騎迎面馳來,其中一人赫然是爾文煥,見到徐子陵這黃臉漢,登時雙
目發亮,湊到策騎旁行的可達志說了兩句話,可達志一對眼睛精光大盛,朝徐子陵瞧來。

    徐子陵尚是首次遇上可達志,但也向寇仲般一眼把他認出來,心叫不妙,避開他的眼
神,扯著雷九指進入明堂窩去。

    雷九指感覺到不妥當,問道:「什麼事?」

    徐子陵解釋兩句後,道:「溫兄仍未答小弟剛才的問題。」

    雷九指下意識的瞥一眼入門處,道:「我不清楚向你說明,是不想你有得失之心。賭博
這玩意最邪門,愈想贏,輸的機會愈大。嘿!他們沒有跟進來。」

    徐子陵道:「以長林軍的橫行霸道,肯定不會放過我,讓寇仲來解決他吧!」

    雷九指愕然道:「這與寇仲有什麼關係?」

    兩人步入主大堂,擠身在眾多賭客間,卻完全沒有安全的感覺。

    徐子陵道:「由於明晚我可能要代莫為出戰可達志,所以今晚絕不宜與可達志動手。麻
煩雷老哥到風雅閣設法通知寇仲,著他這神醫詐作約了我們到這裡賭錢,我將可必過此劫。
只要我留在賭場裡,可達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所以時間該來得及。」

    雷九指喜道:「我去後你到地皇堂賭番攤,贏夠一千收手。千萬要待我們來到才可離
開。」

    一股腦兒把懷內所有銀兩金錠全塞給他後,匆匆去了。

    徐子陵心中苦笑,暗忖這趟只能自食其力,孤軍作戰。

    寇仲策騎進入風雅閣,甩蹬下馬,尚未道明自己是齊王李元吉的客人,常何已迎上來,
扯著他到一旁,道:「齊王在等你,由我陪你進去吧!」

    寇仲道:「怎好意思呢?要常兄親自出來接我。」

    常何挽著他衣袖,沿林間小徑朝東院走去,風雅閣四座院落全部燈火通明,不時傳來笙
歌管弦和喧笑的聲音,氣氛熱鬧,跟早前寇仲來為青青治病的情景相比,像分屬二個不同的
天地。

    常何低聲道:「齊王似乎很著意莫兄的出身來歷,剛才不住向成功探問,其實他問我便
成,為何卻如此轉折?」

    寇仲心內對常何好感大增,他是當自己是好朋友,才肯早一步來警告自己。

    聳肩道:「小人身家清白,並不怕人知道。」

    常何停下來道:「此事異常複雜,我很難向莫兄解釋清楚。簡單的說,就是目前長安正
處風聲鶴唳,因為懷疑有兩個響噹噹的厲害人物,已潛來長安有所圖謀,而齊王正是負責捉
拿這兩個人的統帥。他們懷疑莫兄,亦非沒有道理,原因在他們不曉得莫兄乃我岳父大人的
素識。剛才從成功口中釋清疑慮,該沒有問題啦!」

    寇仲很想問他沙成功究竟說過些什麼話,但當然不敢問出口,只道:「是什麼人這麼厲
害?」

    常何道:「此事莫兄還是不知為妙,小弟特別出來迎接寇兄的另一個原因,是今晚出席
的人中,有『活華陀』韋正興在內。」

    寇仲脊骨立時直冒寒氣,失聲道:「什麼?」

    常何諒解的道:「我知莫兄不想見到他,這人對莫兄既妒且忌,一副同行如敵國的樣
子,我也不歡喜他。若事先知道齊王請他來,我就索性給莫兄推掉齊王今晚的宴會。」

    寇仲正猶豫該否掉頭走時,常何道:「進去吧!萬事有皇上和太子殿下為莫兄撐腰,韋
正興怎都不敢太過份的。」

    寇仲暗歎一口氣,像赴刑場的死囚般,給常何「押」進東院去。

    莊家從銅罐中抓出一大把銅碼子,一下子灑在桌上,在圍著賭桌的數十賭徒尚未看清楚
前,以薄鐵做的圓罩子一把蓋上,唱道:「諸位官人請下注,押一門中一門一賠三,押兩門
中一門一賠一,看定下注。」

    唯一沒有看的是徐子陵,他是用耳去聽,他聽了五鋪,到這一輪才下注,把百兩通寶的
籌碼押在二門上。

    對普通人來說,銅碼子灑注桌面的聲音只是連串密集的脆響,但落在徐子陵的靈耳內的
猜準籌數。可分辨數目的聲音組成,在他心無二用的專注聆聽下,剛才五鋪中他曾三次聽出
了分別,地皇廳比昨晚更熱鬧,賭氛熾烈。

    眾客紛紛下注。

    大局已定,莊家左手一把掀起蓋子,右手運作「扒攤」,熟練的把碼子四個一組的分開
來,數十顆攤子轉瞬變成七、八堆,剩下的正好是二數。

    有人雀躍歡呼,有人歎息失望,亦有人羨慕徐子陵下的百兩重注。

    莊家呆一呆,深深盯徐子陵一眼,才以一賠三的賠率按九成派彩陪給徐子陵。這是賭場
的規矩,以賭注的一成作抽頭,錢先取走作計。

    香氣襲來。

    徐子陵不用看亦可憑這熟悉的香氣,曉得是楊文干的小妾來到身旁。

    虹夫人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道:「這位官人,奴家下一鋪可隨你下注嗎?」

    徐子陵歎一口氣,朝她瞧去。

    寇仲跨過門檻,踏入東院最大的廳堂,立時成為廳內各人目光的眾矢之的。

    齊王李元吉銳利的目光在他身上打個轉,帶點自持身份的傲慢只以手勢向他打招呼,坐
著笑道:「莫先生之名,如雷貫耳,賜坐!」

    坐在李元吉另一邊的青青容光煥發,盈盈起立,報以感激的笑容,並向他施禮問好。

    寇仲盡力不在神態上露出任何破綻,環目一掃,除韋正興和沙成功外,陪席的尚有南海
派掌門風度翩翩的梅洵,李元吉的大將秦武通,身手可與「天策府」像長孫無忌、尉遲敬德
等媲美的丘天覺,曾被他擊傷的隴西派高手「柳葉刀」刁昂。

    不認識的還有位造貌岸然,神情倨傲的老者和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漢。

    一番場面客氣話後,李元吉逐一為寇仲介紹席上各人,那老者竟然是隴西派一派之主金
大椿刁昂的師傅。

    官服漢子則是李元吉另一心腹將領職銜「護軍」的宇文寶。

    以這般實力。一旦拆穿寇仲的身份,任他三頭六臂,也休想能從容突圍逃生。想通這
點,寇仲豁了出去,決意全力與韋正興周旋到底。

    酒過三巡。李元吉哈哈笑道:「今晚我們把酒盡歡,千萬不要因本王在座而講求禮節。
一切隨便。」

    佳餚美點流水般奉到席上來。

    久違的喜兒此時入廳撫琴唱曲,沙成功當然聽得如癡如醉,不能自己。

    長大了的喜兒確出落得如花似玉,不比艷光四射的青青遜色,難怪有這麼多裙下之臣,
查傑亦對她情不自禁。

    一曲既罷,李元吉邀喜兒入席。坐在梅洵之旁。沙成功雖恨得牙癢癢的,卻無可奈何。

    照寇仲所見,論身家沙成功可能比座上大多數人富有,可是一來是初來甫到,二來本身
欠缺權位身份,所以席上諸人表面雖對他客氣有禮,其實沒有人看得起這二世祖。換過沙天
南當然是另一回事。

    李元吉欣然道:「不見才個許月,喜兒無論琴技曲藝均大有進步,餘韻繞樑,我們敬她
一杯。」

    眾人轟然對飲。

    李元吉接著向隴西派派主金大椿打個眼色,金大椿微微一笑,向寇仲*潰骸柑*說莫先生
不但醫道如神,且精通武功,不知先生家傳之學,屬於南方哪個流派?」

    青青訝道:「莫先生竟來自南方嗎?從口音真聽不出來。」

    寇仲心道若不改變口音,只憑耳朵便可聽出他是來自揚州。先向青青微笑點頭,後者嬌
軀微顫,似是認出他的眼神。嚇得寇仲魂飛魄散,忙把目光移往金大椿,苦笑道:「小人的
武功全由家叔所傳,他教我什麼我練什麼,好像正式的名堂是『混元童子功』,至於是什麼
流派,恐怕要問他才曉得。」

    梅洵鷹隼般的眼神利箭的投到他臉上,務要把他看通看透,語調卻平和無波的淡淡道:
「令叔身兼醫術武學兩者之長,該是南方家傳戶曉的人物,可能是在下孤陋寡聞,竟從未聽
過令叔這號人物。此事非常奇怪。」

    常何微笑道:「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中原武林臥虎藏龍,莫先生的叔叔正是那種
不慕名利的高人異士,梅掌門未聽過,該是平常不過的事吧!」

    這番反駁的話頗不客氣,聽得齊王元吉亦眉頭略皺,不過常何在皇宮舉足輕重,更得李
淵和李建成寵信。連李元吉自己也不願開罪他。

    梅洵卻絲毫不以為忤,含笑點點頭道:「常大人所言甚是。」

    寇仲見常何這麼不怕冒得罪李元吉之險,為他出頭,更肯定常何是有義氣的人。

    豪情忽起,拋開一切顧慮,洒然笑道:「家叔常說人怕出名豬伯壯,又說練武功是用來
救人的。請求以武入醫,故能另僻蹊徑,創出與別不同的路子。」

    韋正興乾咳一聲,道:「說起醫學,韋某有一事請教莫先生。」

    寇仲硬著頭皮道:「韋先生請賜教。」

    他最怕的事情,終於發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