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驚天陰謀            

    高占道恭敬的向爾文煥道:「大人明察,小人是同興社的老闆,一向奉公守法,經營水
運生意,頗得同行抬舉,出任這一帶水運業的社長。不知如何今天忽有惡人登門,把我鋪內
所有東西砸爛,還要出手傷人,小人這受害者只因自衛而出手,此事人人目睹,可作見證屍
此番話剛完,圍觀的人一齊起哄,均指斥以符敵為首的渭水盟一方欺人太甚,橫行霸渲。

    爾義煥見群情洶湧,臉色微變,若鬧成民變,傳到李淵耳內,又有李世民大做文章,恐
怕連李建成亦罩壓不住。不過他在官場打滾多年,什麼處事手段不曉得,待群眾靜下來後,
喝追:「是非曲直,本官自會查個一清二楚,嚴懲犯事的人。你們兩方做頭頭的,須隨本官
返署解釋經過。」

    眾人又是一陣起哄。

    誰都知渭水盟和京兆聯有太子建成在背後撐腰,高占道這樣給他押往官署,等若送羊入
虎口,有命回來才怪。

    高占道臉色一變,朝徐子陵瞧去,請他指示。

    徐子陵則心內為難,原則上他是絕不能讓高占遣這麼隨爾文煥到官署去,可是如若公然
反抗,高占道等還用在長安混嗎?低聲向高占道道:「人證!」

    高占道醒悟過來,向爾文煥道:「就算小人和符敵隨大人回署,可是各說一套,仍是難
辨誰是誰非。大人若要查清楚這件事,何不當場向附近店舖問明經過……」爾文煥喝斷他怒
道:「如何查案,須你來教導本官嗎?有誰人想為你作證,就到官署來吧!人來!」

    眾兵衛同聲應命,也頗有威勢。

    本想挺身作證者立即噤聲,誰都知到官署去不會是好事。

    符敵一方人人臉露得色,一副看你高占道怎樣收場的幸災樂禍的表情。

    「且慢!」

    包括爾丈煥在內,眾皆愕然。

    寇仲扮的莫神醫排眾而出,笑嘻嘻道:「爾將軍你好!幸好小人剛好路過,把整件事看
個一清二楚。可免得爾將軍浪費精神,就由小人隨爾將軍返公署作見證好了。」

    爾文煥立時頭大如斗,他今趟能「及時出現」,解去符敵之困,乃預先早作安排,以官
威配合幫會實力,務求一舉弄垮同興社。豈知竟橫裡殺出個神醫莫一心,登時令他的如意算
盤難以打響。

    寇忡可非任他欺壓的平民,而是當今炙手可熱的紅人,可直接向李淵說話還會得到李淵
好感和信任。

    爾文煥忙換過另一張臉孔,恭敬道:「原來是莫神醫駕到,這等小事,怎須勞煩莫神
醫?」

    高占道、牛奉義和查傑仍未能認出這仗義勇為的人是寇仲,一來因多年末見,更因此刻
的寇仲無論聲音姿態都活脫脫是另一個人。

    徐子陵心中叫妙,自抵長安後,寇仲要見他們都是在偷偷摸摸的情況下,可是經此一
事,寇仲將可公然和他們建立「關係」,旁人只會認為他們是經此事而結成朋友的。

    寇仲親熱的挨到爾文煥旁,笑道:「維護法紀不但是爾將軍的責任,也是每個人的責
任,如此正義才可伸張。小人決定為此事作證,這群為非作歹的人惡得太過份啦!」

    爾文煥差點捧頭叫痛,這類牽涉到城內治安的事件,根本在他長林軍職權範圍之外。他
原本的打算是把高占道押回長林軍總部,關他十天半月,待大局已定才放他出來。可是寇仲
這麼一插手,勢須把高占道送往城衛所,一切須依規矩秉公辦理。有寇仲這神醫作證人,誰
敢不給面子憑著證供來處理?若罪證成立,符敵給送往刑部,那時將連李建成也偏袒不了。

    不過他也是滿肚子壞水,兩眼一轉笑道:「既有莫神醫指證,末將還有什麼懷疑呢?更
不用勞煩神醫來回奔波,若累壞先生,未將怎向皇上和太子殿下交待。人來,只給我把符敵
等人押回衙署。」

    歡聲雷動中,符敵等垂頭喪氣的隨爾文煥離開。

    徐子陵順勢邀請莫神醫到內院小坐,以示謝忱,到內院的偏廳坐下,徐子陵才向高占道
三人揭開寇仲的身份,彼此自有一番久別後重逢的敘話。

    寇仲把目前的處境扼要解釋後,徐子陵道:「楊文乾透過渭水盟來控制關中的幫會,只
是更重要行動的一個先兆。現在我們公然挫折他們的威風,雖然痛快,也成了他們的眼中
釘。楊文干由主動變成被動,以後不得不以雷霆萬鈞的手法對付我們,否則威何以立?我們
若無應付良法,必會後悔莫及。」

    高占遣三人點頭同意。

    符敵只是楊文干的先鋒小卒,若論實力,有楊虛彥、李建成、李元吉在後面撐腰的京兆
聯確是不可小覷。

    寇仲問徐子陵道:「照你看,楊文於是否正與建成、元吉等密謀刺殺秦王呢?」

    高占道等無不動容。

    徐子陵道:「我和你結論相同,楊文干的如意算盤該是先除去李世民,然後再對付李閥
其他人。此事必有突厥人牽涉其中,『魔帥,趙德言亦因此事而來。」

    寇仲拍腿道:「若我們能好好利用這個形勢,說不定可左右逢源,既能提走寶藏,更可
令李閥因派系之爭致元氣大傷,難以東侵。」

    徐子陵搖頭道:「這並非派系之爭,而是突厥人入侵的驚天陰謀。一個不好,可能會重
漬魏晉蓖北朝訖夷入侵之局,請問少帥你於心何忍?」

    寇忡抓頭道:「給陵少你說得我糊塗起來啦,那我們難道要助李小子去對付我們尊貴的
太於殿下嗎?最怕是李小子不但不領情,還會學洛陽那趟幫王世充對付我們,再害多我們一
次。」

    塗子陵不悅道:「這乃大是大非,我才不信你真的糊塗至此!我們漢人自己關起門來打
架總仍是自家人的事,但若給突厥的魔爪伸入關中,那天下勢將大亂,你真會不明白嗎?」

    高占道三人見兩人言語衝撞,不敢插口,更不敢表示意見。

    寇仲苦笑道:「大是大非我總說不過你,一場兄弟,我當然要尊重你的意見。」

    轉向高占道等岔開話題道:「這麼多年哩!有沒有些兄弟在此娶妻生子,落地生根
呢?」

    牛奉義答道:「我們眾兄弟無不受過戰爭之苦,一日天下末定,我們都不敢成家立室。
所以娶妻生子的兄弟非是沒有,但為數極少,發生這情況的兄弟都已被勸離開我幫,斷絕所
有關係,免得有事時被拖累妻小。」

    徐子陵讚道:「你們處理得很好。」

    寇仲欣然迢:「這祥會易辦很多,由此刻開始,我們立即化整為零,散往各處暫避風
頭,免成敵人攻擊的目標。生意是否可交給同業代理?」

    查傑道:「該沒有問題。」

    寇仲道:「我和陵少負責摸清楚楊文幹那方面的形勢。你們則要設法保存實力。只要你
們想想來對付你們的極可能有楊虛彥在其中,那不用我教你們也知該如何小心哩!」

    高占道等一齊倒抽一口涼氣,不住點頭答應。

    高占道沉吟道:「後天就是新春佳日,就算沒有楊文千的事,明晚我也要暫時歇業,待
初三後才啟市營業,所以趁機關門五、六天,誰都不會在意,更猜不到我們提高了警覺。」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往年近晚你們會否聚在一起吃團年飯?」

    牛奉義苦笑:「這是我們的慣例,早在酒樓訂下十多席酒筵,預備慶祝春節,現在只好
取消。」

    徐子陵道:「是哪間酒樓?」

    查傑道:「福聚樓輪不到我們,不過北裡的長安樓也不錯,只是景觀及不上福聚樓。」

    寇仲喜道:「這團年飯不能不吃,敵人若要鬧事,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徐子陵微笑道:「剛才占道和小傑分別露了一手,顯示出高手的功力,所以對方若要在
這種情況下一擊得手,事後則安然離去,做得乾淨利落,捨楊虛彥外,楊文干方面尚有何人
呢?」

    寇仲點頭道:「侯公子會很歡喜聽到這個消息。」

    徐子陵道:「此事尚需從詳計議,若再給楊虛彥脫身,我們將吃斤完兜著走,故不容有
失。」

    寇仲向高占道等道:「你們先去通知眾兄弟,由此刻到明晚團年,盡量避免露面。」

    高占道等領命去了。

    寇仲轉向徐子陵道:「你真要幫李小子嗎?」。

    徐子陵歎道:「我非是不肯為你設想,而是大義當前,怎都不能容魔門和突厥人聯手荼
毒天下!寇少帥英雄了得,若要爭天下,將來就堂堂正正的和李世民對仗沙場,決勝爭
雄。」

    寇仲微笑道:「若論英雄了得,我寇仲怎及得上陵少。我完全同意你的話,只是如何著
手進行,卻非是易事。」。

    徐子陵默然片晌,沉聲道:「你是否因我一意堅持,才同意幫李世民呢?」。

    寇仲哈哈笑道:「陵少太小看我寇仲哩!我是真的認為你說得對,才答應幫忙的。來
吧!先說你有什麼好主意?」

    徐子陵道:「我要警告李世民。」

    寇仲失聲道:「什麼?」

    變回岳山的徐子陵大搖大擺的返回東來客棧,店主夥計都對他泰若神明,恭敬得不得
了。還主動安排他遷入店內北苑最大最豪華的連廳上房,惟恐開罪他這大唐皇帝的老朋友。

    坐在廳內的太師椅裡,徐子陵閉目養神,把這幾天來的事思索一片,以計劃將來的行
動。

    他和寇仲現在就像走過橫跨高崖的殘舊索橋,一下失足,就會摔往深淵,跌個粉身碎
骨,故在任何情況都不可以出漏子。

    忽然心生警兆,徐子陵冷喝道:「誰?」

    一人穿窗而入,行雲流水的坐入與他相隔一幾的太師椅去,笑道:「岳霸別來無恙!」

    徐子陵睜開眼睛,從容道:「原來是『倒行逆施』尤鳥倦。你到長安來,未知有何貴
干?」

    尤鳥倦臉上每道皺紋都在發亮放光,壓低聲音邪笑道:「重出江湖的岳霸果是不同凡
響,先搏殺席應於成都,今天又狠挫晃老怪於躍馬橋上,風頭之勁,天下無人能及。」

    徐子陵裝出不耐煩的樣子,皺眉道:「我岳山豈是愛被吹捧的人,你若再說廢話,勿要
怪岳某人下逐客令。」

    尤鳥倦忙陪笑道:「岳霸的火氣仍是這麼大,閒話休提,小弟今趟來是要請岳霸幫一個
忙。」

    徐子陵訝道:「我為何要幫你?」

    尤鳥倦湊近少許,壓低聲音道:「因為石老邪要殺你。」

    徐子陵淡淡道:「他若要殺我,你尤鳥倦能幫得上什麼忙呢?」

    尤鳥倦好整以暇的道:「小弟現在詐作與安胖子同流合污,進行與趙德言合作的一項陰
謀,對付的正是你的老朋友李淵。假設岳霸肯答應幫小弟這個忙,我尤鳥倦可立下魔門咒
誓,完全站到你這一方來。」

    徐子陵微笑道:「這交易聽來對我並沒有什麼大好處。你究竟想我怎樣幫你?」

    尤鳥倦雙目邪光劇盛,一字一字的道:「小弟想請你老人家助我去奪得聖舍利,此物對
我是生死攸關,對你卻是毫無用處。假如你不幫找,它勢將落入石老邪手上,當石老邪集邪
王邪帝於一身後,他第一個不放過的人就是你,然後才輪到祝玉研和寧道奇。」

    徐子陵很想問他為何石之軒第一個要殺的是自己,但當然不敢真的問出口,否則尤鳥倦
不懷疑他是假冒的岳山才怪。

    徐子陵冷然道:「聖舍利藏在哪裡?」

    尤鳥倦沉聲道:「就在楊公寶藏之內。』』徐子陵心中劇震。

    尤鳥倦應是一直不知邪帝舍利在楊公寶庫內,這消息當然不會是從『四川胖賈』安隆處
聽得,祝玉研更不肯告訴他這宿敵,那麼他究竟是從何而知呢?徐子陵凝起岳山的心法,雙
目射出冷酷的光芒,別頭迎上尤鳥倦興奮狂熱的眼神,道:「我從末聽過有此一說,你是從
誰得悉此事?」

    尤鳥倦道:「請恕小弟賣個關子,岳霸你一言可決,是否肯和我尤鳥倦合作。」

    徐子陵不答反問道:「你知楊公寶藏在哪裡嗎?」

    尤鳥倦獰笑道:「若我曉得,就不用來求你。但曉得寶藏的兩個臭小子,刻下該已在長
安,石老邪正在旁虎視耽眈,等待他們去尋丟時好坐享其成。為人為已,岳霸你也該幫我這
個忙。」

    徐子陵心中再震,暗忖自己和寇仲實在低估了石之軒的心計和手段。

    寇仲回到沙府,沙福正指揮下人,為宏偉的府第張燈結綵,迎接新春。

    他這時的身份地位自不可與昔同日而語,人人對他執禮恭敬,慇勤親切。

    沙福放下手上的工作,領他直進內廳見沙天南夫婦。

    沙天南詳細問過他為張婕妤治病的事後,欣然道:「這兩天來求診的人絡繹不絕,老夫
都以一心只為娘娘診病為由推掉,不過春節過後,一心怎都要應酬一下老夫的朋友。」

    寇仲唯唯諾諾的應允,稍坐半刻,告罪離開,才踏出廳內,給五小姐沙芷箐的貼身俏婢
截著,道:「小姐有請先生。」

    寇仲乏辭推搪,只好隨她往沙芷箐的南園雅捨走去。

    抵達門外,只聽有把嬌滴滴的女子聲音傳出來道:「那個寇仲最愛扮鬼扮怪,不過無論
他扮作什麼樣子,只要我看上一眼,定可把他認出來。」

    寇仲聽得魂飛魄散,大叫不妙。

上一頁  下一頁